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700. 暗暗佩服.

时间:2020-12-09作者:斜线和弦

    !

    不做吉他手改行当j,无损坂本琢司(博多惠美)的风骚光芒。正相反,离开了米米club那支过于华丽的乐队,他现在显得更加得意,神气十足。

    不愧是给世界带来希望与梦想的女装大佬。

    石井兄妹两个大玩家不知踪影,把过后带岩桥慎一去跟坂本琢司见面的任务甩给了天谷真利。看这样子,石井美奈子告诉他也叫上了天谷真利的时候,九成九的,心里就已经盘算好了,要当个甩手掌柜。

    “我和您过去,岩桥桑。”

    天谷真利接下石井美奈子甩给她的任务,和岩桥慎一说。这脾气实在好得很。

    岩桥慎一冲她笑笑,“那可就交给你了。”

    得到这么句话,天谷真利莞尔一笑,“走吧,岩桥桑。”

    来之前,事先和坂本琢司约定过见面的时间。他从台上撤下来以后,到准备室的入口那里接他们。后台那地方,普通顾客无人带领,自然无缘靠近。

    “岩桥桑现在很忙。”

    才从舞池里出来,显得外面格外清净。正因如此,沉默反而有点别扭。路上,天谷真利像是要挑起话题来似的,主动说道。

    岩桥慎一“嗯”了一声,自己打趣自己,“很忙这一点,倒是用不着谦虚。”

    天谷真利为他的话而笑,看了他一眼,也说了句俏皮话,“就像您跳舞与弹奏键盘的本领那样……”

    是用不着谦虚的“事实”。

    “乐队下个月就开始巡演了。”她说。

    当初临时起意要跟美和酱组队时,还是天谷真利帮忙介绍了临时帮忙的吉他手。reas coe true长颈鹿男的身份,在她这儿不是秘密。

    这样正好,岩桥慎一大大方方,和她聊起来,“第一站是福冈。……米米club在福冈演出过吗?”

    “去过好几次了。”天谷真利说,“乐队的大家都很喜欢福冈,每次演出结束,都一定要去中洲街。”

    “哈哈!”岩桥慎一大笑。

    要是米米club的话,这实在正常不过。

    “米米club现在也很有人气了。”

    岩桥慎一要时刻关注乐界流行、排行榜上的销量,虽然乐队的内部成员变动这些事不在他的关注范围内,但提到米米club这一两年间的动向,在他脑中也并非是模糊一片。

    1985年,岩桥慎一刚决定要当美和酱经纪人的时候,米米club就已经和cbs索尼签约,从地下乐队转成地上乐队。

    不过,刚出道的前几年,一直没什么大水花,稳扎稳打,在唱片公司的安排下,全国范围内的进行巡回演出。

    一直到去年,才算是积攒了一定的名气,发行的唱片也能在排行榜前面看到。总体上来说,是稳扎稳打的积攒着知名度、而后转换为人气。

    现在,乐队谈不上红,但实力已经获得业界肯定,唱片公司看好他们能再往前冲一冲,忠实粉丝则如同信徒一般的守候在侧,等着乐队一飞冲天的时刻到来。

    但偏偏,就是还差那么一口气。这一口气要是等得到,那晋升一线不是梦想,可若是等不到,那就只能捧住“中坚乐队”的牌子,成为乐界的中层。

    “不过,就算乐队红了,我也还是可以普普通通的这样出来跳舞。”天谷真利说着有点天真的话。

    虽然也是实话。米米club过于华丽的舞台风格、使得除了存在感无限大的石井龙也之外,其他成员都显得面目模糊,大家知道这支乐队有伴舞,但不会留意伴舞是谁。

    而这也是乐队的成员或来或去的变动,都不会让观众在意的原因所在。

    岩桥慎一回了句,“我也差不多。”

    反正头套一摘,谁也不爱。倒是他们两支乐队各自的主唱,不论是石井龙也还是美和酱,都是那种被认出来了也只会和大家一一握手打招呼的作风。

    不仅如此,地下乐队时期就作风豪放的石井龙也,或许还有可能触发邀请漂亮女粉丝去喝酒的隐藏剧情。

    天谷真利又为他的话笑起来,想起什么来,说了句,“岩桥桑,您的舞跳得真好。”

    这时,站在准备室入口、年轻时髦女性打扮的人冲他们挥手,“这边、两位!”

    岩桥慎一招呼天谷真利,“我们过去吧。”

    天谷真利点点头,等岩桥慎一往前走了几步,才慢慢跟在他身后。走近了,才看到坂本琢司正跟人说着话——

    和他说话的对象藏在准备室的门里,等着招呼他们两个的坂本琢司站在门外。

    ……

    准备室里灯光明亮,装潢豪华,一迈进去,甚至有点晃眼。作为现在东京人气最火爆的迪斯科之一,朱莉安娜的后台准备室,十成十的泡沫时代浮夸风格。

    坂本琢司随口把刚才说话的人介绍给岩桥慎一和天谷真利认识,“这是长尾君。”

    被叫成“长尾君”的,是个年轻男性。一张略显稚嫩的脸,让人怀疑他说不定连二十岁都没有。

    “长尾君还是学生,在朱莉安娜这边做兼职。”坂本琢司点燃香烟,在靠窗的椅子坐下。穿着裙子,就两腿斜放,连坐姿都女人味十足。可见他的女装经验有多么的丰富。

    “两位好,我是长尾智明。”

    年轻男性跟他们两个鞠躬打招呼。

    名叫长尾智明的这个年轻人,在朱莉安娜兼职做j,不过还是新手。闲聊的功夫,岩桥慎一就知道了他在东京学服装设计,还喜爱音乐,跟朋友组了乐队。

    是个相当时髦的年轻人,虽然看外表平平无奇,周身上下没什么出格的地方。

    跟“时髦”这种词唯一的关系,就是有个很时髦的女朋友的岩桥慎一,对时髦的年轻人正在做的事不太感冒,只是听到他说自己在组乐队的时候,稍微上心了一点。

    “这位岩桥桑,可是很厉害的乐队制作人。”坂本琢司对着长尾智明说。

    他的语气当中,多少听出一点打趣的意思。不过,这一丝打趣的意味,并非是因为他在说反话,而是另外的原因——

    “是吗?”长尾智明那张年轻稚嫩的脸上没什么表情,显得颇为冷酷。他酷酷的告诉岩桥慎一,自己组了支朋克乐队,不过,只是出于兴趣。

    换句话说,就是完全没有主流出道的心、也没有得到什么外界肯定的想法,只打算自己玩个开心。名制作人的头衔,在长尾智明这里,没什么吸引力。

    刚才,坂本琢司必定是在知道长尾智明对名制作人的头衔不感兴趣的情况下,还特意提了这件事。

    但这未必是想要让岩桥慎一下不来台,不如说是小小挖苦了一把长尾智明,拿他寻开心。

    “厉害的乐队比厉害的制作人要多。”岩桥慎一认认真真回了一句。

    坂本琢司不禁大笑。叫长尾智明的年轻人,没想到被回了这么一句,睁大眼睛,看着那个姓岩桥的男人。

    天谷真利在一边旁听,心里觉得,这是岩桥慎一会说的话,也是岩桥慎一能说的话。

    “石井桑……”

    天谷真利多少带着点打破这个微妙气氛的想法,提起主动联络坂本琢司、却没有一起出现在后台的石井兄妹。

    坂本琢司不用她解释,露出了然的神情,“两个石井都消失在了迪斯科人潮里。”

    “正是如此。”岩桥慎一接了句。

    几个人都对石井兄妹的秉性了解得很。

    领舞的“老师”们换班,准备室里,开始不断有人出入。衣着清凉的老师们汗津津的走进来,再汗津津的出去。

    偶尔有几个女孩,跟坂本琢司和长尾智明打招呼。

    岩桥慎一留意到,长尾智明在这几个女孩那里颇有人气。

    看样子,九成九是个富家子。

    老师们来了又去,准备室里,弥漫着一种奇特的、化妆品与汗水之类的东西混合的味道。坂本琢司从椅子上起身,“我去收拾东西,一起喝一杯吧?”

    “长尾君,之后见。”

    坂本琢司跟那个年轻人打声招呼。他点点头,睁着一对大眼睛,回应完了坂本琢司,目光却又落到姓岩桥的那个音乐制作人身上。

    他心里还回味刚才岩桥慎一那句听不出是挖苦还是赞美的话。

    既能解读成挖苦,也能理解为赞美。长尾智明刚才虽然表现的不怎么看得上岩桥慎一,可在心里,却觉得那是后者。

    不过,琢磨归琢磨,他对初次见面的岩桥慎一印象不怎么样,觉得是个太游刃有余的人。

    ……

    果不出岩桥慎一所料,长尾智明是个富家子。

    有的时候,看“老师”们私下里对某个人的态度,就能从中猜到些许的蛛丝马迹。来兼职体验生活的富家子弟,玩一玩他总是可以的。

    在小酒吧里,岩桥慎一坐在中间,一左一右被天谷真利和坂本琢司(博多惠美)夹在中间。

    这个座位的安排,是坂本琢司的恶趣味。

    他故意跟天谷真利岔开坐,还大言不惭,说什么:“被旁边的人看到,说不定要暗暗嫉妒岩桥桑受欢迎。”

    确实,从旁观的角度来说,就是岩桥慎一被两个还算可爱的女孩包围住,并且相谈甚欢。

    头套一戴、谁也不爱的是岩桥慎一。

    女装一穿、坏心眼一片的是坂本琢司。

    岩桥慎一对他这个提议,唯有叹气,“要是真的因为受人嫉妒惹出麻烦来,未免太一言难尽了。”

    因为一左一右两个还算可爱的女孩一起喝酒,结果被酒吧里的醉汉薅头发。等警察赶到,原来其中一个女孩是女装大佬。

    这个展开光是想想,就让人觉得头大。

    但或者,这个展开也会让另外一些人更加兴奋。

    坂本琢司捉弄岩桥慎一,天谷真利在旁边唯有笑而已。没办法,这种恶趣味的玩笑,较真了反而不好。

    于是,岩桥慎一就只能捏着鼻子消受这么一次。

    坂本琢司告诉岩桥慎一,长尾智明富家子一个,目标是进入东京的时尚圈,组乐队纯属兴趣爱好。

    “不过,是挺傲气的。”

    坂本琢司说不好是欣赏长尾智明的傲气,还是不喜欢这种傲气。这种有点复杂的想法,或许是他刚才故意提起岩桥慎一是名制作人的原因。

    岩桥慎一倒是不放在心上。不管是坂本琢司的捉弄,还是长尾智明的傲气。

    三个人喝了几杯,聊了点有的没的。

    坂本琢司转行去做了j以后,不仅是知道了更多岩桥慎一和天谷真利所不了解的、东京夜生活的点点滴滴——毕竟朱莉安娜现在是东京首屈一指的迪斯科,每到夜晚场场爆满,各界的名人明星都是店里的常客。在这样的地方当j,不缺长见识的机会。

    除此之外,他对东京的地下音乐了解也更为丰富了。

    闲聊着,岩桥慎一还听他提了一句,东京的地下音乐圈,说唱音乐近来有点热闹。

    不过,这话坂本琢司随口一提,岩桥慎一也随便一听,不放在心上。一来是对说唱没什么了解也不感兴趣,二来是了解说唱音乐那种最好别从地下爬到地上的特性。

    曰本的音乐市场成熟发达,各种音乐类型、不论主流与否,都有自己的一块地盘。

    说着话的时候,岩桥慎一的传呼机响了。他跟两个同伴打声招呼,起身去找公用电话。回完了电话,走回去,正好碰上个熟人——

    还是那种不太想要遇到的熟人。

    “岩桥桑?晚上好。”

    没想到在这儿碰面,大本愣了一下,回过神来,主动跟他寒暄。

    “您好。”

    岩桥慎一也没想到会遇到大本。自从不当经纪人在第一线冲锋陷阵,就没什么遇到大本的机会。

    不期待的偶然相遇,多少伴随着一点微妙气氛——双方都想快点寒暄完各走各的。

    于是,说了没两句,岩桥慎一告辞,先一步离开。

    大本稍微落后了几步,于是,未必出于故意,却也目送了岩桥慎一,看他走回去,坐到两个年轻女孩中间,和她们相谈甚欢。

    把这样的情景看在眼里,大本不由得感到有些意外。

    虽然见过岩桥桑几次,知道他工作方面挺有两把刷子。不过,没想到这位岩桥桑,连对付女孩子也挺有一手的。

    大本在心里暗暗佩服。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