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707. 喝枸杞茶

时间:2020-12-19作者:斜线和弦

    九日,早晨就是阴天,过会儿,细雨霏霏。

    彩排时,工作人员都穿上雨衣,台上演出的,不多时就出一身汗,雨衣穿或不穿没什么两样。

    岩桥慎一戴着长颈鹿头套,要第一时间感受黏糊糊的细雨,全靠穿着短袖的胳膊。

    戴着头套彩排,是因为台下有摄影机在拍,记录下彩排的片段。过后,有可能会剪出彩排的片段,放进录像带里。

    演唱会的回本、盈利之路上,门票、周边、录像带……

    三角关系永远是最稳定的关系。当然,对演唱会的收益来说,角越多越好。

    福冈场是巡演第一站,乐队第一次开大型演唱会的首场,初次之外还多了个挂上晴天娃娃祈祷当天不下雨的名堂,看点不少。

    不过,拍下彩排片段归拍,但福冈场并没有预定拍摄演出全场的计划。

    拍摄演唱会全场,要动用到更多专业的设备,会增加更多工作量和成本,所以,巡演同场只挑选其中的一场或者几场来录像。

    福冈场是巡演第一场,乐队第一次开大型巡演,表现可能会生疏,不适合留档。

    而巡演过后发行的录像带,是乐队要拿来传世的那一场。大众了解乐队、回味演出、从此过后二十年、甚至更久,想要看乐队从前的演出,所看的就是收进录像带发行的一场。

    考虑到这些,安排了全场拍摄的,分别是在名古屋和东京两场的第一天。名古屋的场次是巡演的中间,东京场则是最后的收尾。

    选名古屋考虑到的是发挥可能最稳定,选东京场则因为这一场的场地最大、规格最高。收录两场,做两手准备,免得把宝压在同一场,结果演出效果不佳导致不能发行录像带。

    决定好了全场拍摄的场次,考虑到肖像权的问题,还要再提前告知观众,让观众知晓哪一场演出会被全程录像。在这个前提下,选择要不要买票、又要买哪一场。

    开一次巡演,方方面面,每一处的细节都要推敲安排——

    只能说感谢曰本的演唱会化发达,不仅有各种可供参考的经验和方案,观众们对于各种规则也都心照不宣。

    乐队三人,担任伴奏的乐队班底共计七人,其中包括bolan的乐队三人。除此之外,还有一名男性、两名女性共计三人的和声。

    伴奏班底之外,还动用了七人的伴舞团体。

    二十号人,不愁把舞台给弄得热热闹闹——都是美和酱的好主意。

    主舞台按计划设在场地中间,圆形的舞台,最外圈是匀速转动的花道,转速调到非常之低,到时仍旧全靠美和酱两条腿满场跑——

    为此,她在演唱会的筹备期间,还积极健身,每日长跑锻炼体力。

    美和酱要满场跑,中村兄也要负责去跟观众互动,背着他重到没朋友的贝斯,从主舞台的花道走下去,不停巡回。

    通往观众席的花道,不是把会场给分成四块的十字形,而是一条长长的,宛如贯通整座广场的花道。

    主舞台的内圈是乐手们的大本营——使用键盘乐器的长颈鹿男也混在其中。

    朵力木兹康姆秃噜的三个人,在体力方面最省的就是他。

    不过,只是藏在幕后也不像话,作为正式成员,总得跟观众互动一下,跟美和酱相互配合一下,显示出正式成员和支援乐手的区别。

    于是,为这次的巡演,岩桥慎一还紧急突击了一下肩背式键盘合成器,在演出中途,背着键盘,从营地里出来遛个弯,走两圈演出两首再回去。

    还好中村兄是贝斯手而不是吉他手,否则,这个配置、这个既视感……

    曰本fir实锤了。

    彩排在细雨霏霏中进行,主舞台的钢筋铁骨,上搭下挂着手工制作的晴天娃娃。小巧的晴天娃娃和粗犷的设备,看着颇有种奇妙的反差。

    那条长到有些过分的花道,彩排期间,美和酱试跑了两次。

    每当她在台上狂奔,工作人员就在下面跟着狂奔,以免出现意外。她体能惊人,一口气冲过去,还能脸不红气不喘的把歌的下一句给接上。

    花道上贴好了位置标记,舞台上率性的奔跑,也并非是全无章法的乱跑乱跳。

    在她狂奔的时候,中村兄对着空荡荡的广场——户外演出全都是站席——演奏,伴舞的舞团也尽职尽责跳着舞。

    美和酱从花道的终点狂奔回去,加入伴舞的舞团,也跟着蹦蹦跳跳。

    谁的身上也看不到懈怠的痕迹。

    岩桥慎一待在安逸的主舞台里,看着她撒欢一般的狂奔,心里佩服不已。佩服之余,还替她捏着把汗。

    雨水濡湿了花道,在上面奔跑的危险性也会增加。

    还好演出当天,为了方便她满场人来疯的跑来跑去,准备的鞋子是运动鞋。

    由美和酱出谋划策、明明审美炸裂、却被她声称是梦幻童话风的奇葩演出服装,再配上实用的运动鞋,这个舞台风格,全曰本找不到第二家。

    不过,审美炸裂的演出服装,其存在也并不是全无意义。一来,这是专属dreams co true的风格、虽然其他歌手们未必想要复制,但确实独一无二。

    二来,还考虑到了这是大型演唱会。夸张醒目的演出服装,方便观众认人。

    没有无缘无故被默许、被纵容的演出风格。

    “晴天娃娃到底管不管用呢?”

    彩排中途休息,美和酱一回到主舞台,就挤到岩桥慎一身边去。仿佛管用的不是晴天娃娃,而是岩桥慎一。

    “这个要到明天才知道了。”岩桥慎一回答她。

    彩排从上午就开始,分成三段进行,等到全部结束,是下午三点钟。细雨不知不觉间停了,尽管还是阴天,但西边隐隐约约,透出阳光的明亮。

    舞台导演看了看天色,颇为高兴,“看这样子,说不定明天的雨也散了。”

    但愿如此。

    要是这些晴天娃娃真的奏了效,岩桥慎一心想,那就可以把它们当成是过后演唱会录像带的限量版赠品,送给买了录像带的观众。

    前提是明天真的没有下雨。

    有“法力”的晴天娃娃才有价值,否则就没有送给观众的意义。

    主舞台的下面,就是这次巡演的休息室,结束了彩排以后,众人退到下面,冲澡、换衣服,准备回去。

    岩桥慎一边喝工作人员准备好的茶,边在心里琢磨起了如何妙用这些小东西。

    冲完了澡,后台还有跟着巡演的按摩师。运动量最大的美和酱,回到后台就去找按摩师,享受起了马杀鸡。

    一整场彩排分成了三段,就算这样,当宣布结束的时候,美和酱还是已经累到阴沉着脸,闷闷不乐地被工作人员半拉着带回到后台。

    对她这种喜欢一鼓作气的人来说,也许一口气不停进行下去,反而更舒服。

    可即使如此,等到开始享受马杀鸡,体力渐渐恢复,她又回到那副精神十足的模样。

    岩桥慎一路过她的休息室,被她看到了,冲他连连挥手:“慎一君~”

    “快来快来!”她招呼着。

    岩桥慎一走进去,“感觉怎么样了?”

    “没问题的。”她自吹自擂。

    岩桥慎一看看她的脸色,确定没问题,也放下心来,问她,“要喝点什么吗?”

    美和酱趴在那,摇了个不怎么美观的头,指了指角落的包,“能帮我把那个拿过来吗?”

    岩桥慎一顺着她的目光瞄了一眼,走过去,拿出来一个gaboy。

    “就是那个!”美和酱欢呼。

    动作幅度之大,让按摩师不禁提醒她,“吉田桑。”

    岩桥慎一把那个gaboy塞到她手里,像是在给不听话的小孩糖吃。美和酱接过游戏机,开开心心玩起了打砖块。

    “慎一君玩这个吗?”美和酱问他。

    她自信满满,“我玩这个可拿手了,慎一君和我对战一下,我绝对不会输哦!”

    “是吗?”岩桥慎一看她这副又要翘尾巴的样子。

    “可惜,我还没有gaboy。”

    “那是够可惜的。”美和酱稍显遗憾,又打起精神来,怂恿道:“慎一君也去买一台吧?超级有意思哦。”

    gaboy是任地狱今年才发布的新品游戏机。

    顺带一提,售价是一万两千五百日元。来演唱会现场当两天临时工即可轻松入手。

    ……

    隔天的十日,演唱会的第一天,早晨还是阴沉沉的。

    不过,快到中午时,天空多少开始透亮。照这么看,说不定,傍晚开始的演出,真的不会下雨。

    正式开演是在傍晚五点,提前一个半小时开始入场。

    但演唱会周边和唱片的贩卖,是从一早就开始的。因而,一大早,就有聚集到会场附近的观众。

    现场的工作人员们要从一早就开始忙碌,除了昨天跟随彩排的人,还有专为今天雇用的临时工。

    福冈的行情稍微低一点,雇一个临时工,一天只要一万日元。

    今天一共雇用了一千两百名临时工。两天的演出,光是给临时工的工资就要两千四百万日元。

    昨天的彩排完成,今天直到下午三点钟之前,参与演出的人都有一段自由活动的观光时间——

    但是千万不要乱跑乱逛。万一因为迷路错过演唱会,就是特大事故了。

    背着包袱的自由活动没有自由,乐手和舞团的人大多都选择在酒店里休息、或者就近随便走一走。

    美和酱到个地方就闲不住,邀请参与和声的两个女孩,三个人出去逛街了。

    她一点也没有自己是今天福冈最大的明星的自觉。

    全福冈、乃至于整个九州,都知道dreams co true过来开演唱会。

    今明两天,前来看演唱会的观众,来自九州的四方八面、以及和福冈相望的毛利元就老家地区,甚至还有从东京跑来的狂热粉丝。

    因为乐队过来开演唱会,这几天,福冈的酒店几乎爆满。

    中午,岩桥慎一出来逛一逛,还看到手里拿着dreams co true周边的人。

    今天星期六,福冈市内绝对不止乐队这一场演唱会,但是,规模最大的无疑是dreams co true的这一场。

    走在这些过后的观众们之间,岩桥慎一多少有那么一点完成了一场完美犯罪的幕后黑衣人若无其事经过案发现场的爽快。

    晴天娃娃的通稿昨天已经发了,今天又没有下雨,不仅团队的人觉得运气好,连这些专程来看演唱会的观众,也觉得老天爷都站在朵力木兹康姆秃噜这边。

    来一趟福冈,岩桥慎一反正闲着也是闲着,逛街之余,顺便也探听一下这边的livehouse演出情况、路演的歌手大多在什么地方之类的。

    福冈这地方,是演员高仓健的老家、是搞笑艺人大腕塔摩利的老家,还出过乡广美和松田圣子这对神奇的顶级偶像(前)情侣、井上阳水这样的超级实力派歌手。

    以及那队全方面引领过潮流的偶像派乐队the checkers。

    人才济济。

    因此,艺能界内,还有“福冈出明星”这样的说法。

    星期六路演的歌手不多,岩桥慎一打算明天上午再来看——前提是不要下雨。

    每座大城市都有一条星期天禁止机动车通行的街道,成为年轻人聚集的“天国”,到这一天,路演的歌手、搞笑艺人,必定聚集过去。

    当然,星期天的热闹,也跟学生仔星期六要上课、而星期天放假有着莫大关系。

    看路演的想法暂时搁置,岩桥慎一闲了下来。

    反正也无聊,想起昨天美和酱热情邀请他一起玩gaboy,干脆也去买一部,等下午去了后台,开演之前还能玩下俄罗斯方块打发时间。

    打定主意以后,他站在路边等出租车,告诉司机,带他去百货公司。

    即将到中午,先前还只是多少透点亮光的天空,又亮了一些。

    大街上,迎着太阳那边的广告牌,也跟着开始放亮。出租车停下,岩桥慎一下了车。刚到个新地方,他下意识打量周围的环境。

    对面,福冈中央银行的广告牌颇为显眼。

    担任模特的,是个十来岁年纪的小女孩——

    像个洋娃娃那样漂亮。

    岩桥慎一目光扫过广告牌,收回来。要往百货公司里走。可刚迈步,觉得不对劲儿,又转过头去,看那块广告牌。

    准确来说,是广告牌上那个小女孩。

    觉得有点眼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