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708. 为谁落泪

时间:2020-12-19作者:斜线和弦

    说是小女孩,看着也有点中学生的样子了。

    五官精致到仿佛是老天爷拿着尺子精心绘制出来的,看到这张脸,第一反应和“可爱”不沾边儿,就是纯粹的“漂亮”。

    真不知道是怎样高颜值的父母、又或者是怎样受到老天爷眷顾的基因突变,才生得出这么漂亮的女儿。

    而对岩桥慎一来说,广告牌上的模特,漂亮还是其次。盯着这张脸看,总觉得有点微妙的熟悉感。

    尤其是那双洋娃娃似的大眼睛,透着几分似曾相识。

    岩桥慎一站在那儿cos电线杆,盯着那块广告牌看了又看。回忆了一下,确定不是在东京见过这个女孩。之后,又想从广告牌上找到点信息。

    但是,除了福冈中央银行的广告信息之外,广告牌上,没有任何跟这个模特有关的字。

    以曰本人强烈的地缘情结,给当地的银行拍广告的模特,基本上来说,一定是九州出身。要么是九州当地自己捧出来、只在当地活动的明星艺人,要么就是老家在九州的明星。

    岩桥慎一猜测,前者的可能性要更高一些。——毕竟,如果要请老家在九州、现在在东京打拼的明星,绝对不可能找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

    站在这儿,盯着广告牌一动不动,够显眼的。从岩桥慎一身边路过的人,偶尔向他投以一瞥,以为他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也跟着看过去。

    一块福冈中央银行的广告牌?有什么大不了的?

    岩桥慎一反应过来,也觉得这么盯着看没意思,收回视线,准备进去百货公司买游戏机。

    他买了gaboy,又选了几张游戏卡带,办完了此行的正事。下午,演唱会开场前,就能跟美和酱对战,见识一下她那自称“绝对不会输”的技术。

    岩桥慎一心里颇有自信,绝对能赢得过那只翘尾巴的小狐狸——

    上辈子他也是……

    他脚步一停。

    出了百货公司,岩桥慎一第三次看向那块福冈中央银行的广告牌。

    和他记忆当中那个女王气势十足、又辣又漂亮的天后滨崎步对不上号。这个洋娃娃似的小女孩,怎么看也不可能跟“霸气帅气”这样的词有关系,“洋气”倒是真的洋气。

    可是,那双老天爷恩赐的、灵动到仿佛会说话的大眼睛,却实实在在熟悉得很。

    岩桥慎一看着广告牌上的女孩,颇有一种和旧情人分别十五年后,在街上偶遇一个跟她出落得有几分相似的少女的感觉。

    又觉得那少女跟旧情人有着什么关系,却又疑心只是一场误会。

    ……

    中午,岩桥慎一自己在外面随便吃了点,回到酒店,等着出发去会场的时间。

    把gaboy和游戏卡带都收进包里,要随身携带的东西也都收拾好,岩桥慎一想了想,拿起电话,给随行的唱片公司办事员打电话——

    他自己唱片公司的办事员,而不是索尼那边的。

    毕竟是出远差,还要一口气在福冈待个三四天,中间如果有什么事,还是带个自己人放心,使唤起来也方便。

    不多时,办事员到他的房间里来。

    突然叫他过来,办事员还以为是有什么重要的事要吩咐,结果,岩桥慎一却让他去帮忙打听,福冈中央银行某只产品的广告模特的资料。

    办事员猝不及防,岩桥慎一若无其事,“总之,就交给你了。”

    使唤的是自己人,而不是渡边万由美或者索尼那边的工作人员,让岩桥慎一行动起来更加方便随意。

    还不知道那个女孩到底是何方神圣,这种时候,他格外不愿意被第三者知道自己的动向。

    办事员收到任务,准备回去办事。

    从他的房间里出来,正遇上从外面高高兴兴回来的吉田美和,赶紧和她鞠躬打招呼,“吉田桑。”

    吉田美和脚步一停,看看办事员,打量了一下,意识到他是从岩桥慎一的房间里出来。也冲他点头还礼,“你好!”

    打完招呼,她露出招牌的笑容,举起挂满购物袋的胳膊,和他挥挥手,“辛苦了哦!”

    这副没心没肺的模样,办事员看了,不禁觉得,吉田美和真是随和近人。

    ……

    只有跟她朝夕相处共事的人,才知道她是如何的耗子扛枪。

    差十分钟两点,事务所随行的工作人员给岩桥慎一打电话,告诉他,准备出发去现场。过一会儿,工作人员还没来叫他,美和酱先跑过来找他。

    “我和娜美酱、莉酱,三个人一起去了天神的商店街。”

    岩桥慎一看着这个抓紧最后的出发时间,还要在他房间的沙发上小坐一会儿聊五分钟的美和酱,“去那么繁华的地方,没有被认出来吗?”

    今天还是乐队演出的日子,福冈正聚集了一大堆乐队的粉丝。

    直到现在,美和酱还是没什么自己已经红了的自觉。

    “当然~被认出来了。先前经纪人桑叮嘱过,不能随便给人签名,所以就和最先过来打招呼的人握手了。”

    未经允许,不能随便乱给粉丝签名。是业界不少事务所给艺人定的规矩。

    虽然也不是那种不能违反的铁则,偶尔遇到一两个路人、或者去吃饭时餐厅的老板拜托之类的,签了也就签了。

    但那种被团团围住的场合,签名是绝对禁止的。

    “结果,人越来越多……”心大如美和酱,回想当时的场面,也为自己捏一把汗,“还好不是一个人出去。”

    捏完这把汗,又跟岩桥慎一炫耀,“好不容易逃走以后,就去买了帽子和墨镜,有点装腔作势的继续逛下去了。”

    “下次可不能就那么出去了。”美和酱总算开始有了自己是女明星的自觉。

    “……”岩桥慎一对这个家伙的粗线条佩服得很。

    美和酱看看他无语的表情,眼睛使劲儿瞄他,“怎么了吗?”

    岩桥慎一摇头,故意说:“我就轻松多了,随便怎么逛都没关系。”

    “嘁。”美和酱不以为然,“连这都要炫耀,慎一君是小孩子吗?”

    难得在监护人面前也反过头来摆一摆架子。她格外珍惜这大好机会。

    岩桥慎一决定不理她,拿起自己的包,“对了,我买gaboy了。”

    “真的?”美和酱跃跃欲试,“等下来对战吧!”

    他们两个聊得开心,工作人员过来叫门——反正门也没关。

    一行人浩浩荡荡,向着演唱会举办的场地出发。沿途一路,越是靠近广场,就越能体会到几万人聚集到此的实感。

    此时,虽然天空没有完全放晴,但也并没有雨点落下来。

    进后台之前,美和酱站在场外,抬头看看天空,伸出手来感受一下,高高兴兴跟岩桥慎一说:“晴天娃娃奏效了。”

    高兴完了,看看还空荡荡一片的会场,想起过会儿要有几万人到这儿来,胃里抽搐了一下。说不紧张,那是假的。

    岩桥慎一看了看她带着笑的脸。

    美和酱伸过手去,拉住岩桥慎一的手,“等会儿真的有两万七千人等着我们?”

    岩桥慎一点头,“那当然了。”两个人手拉着手,往后台里走,“不光如此,还是只为了我们而来的、是只属于我们的观众。”

    美和酱“诶~”了一声,故意挖苦他,“听着可真得意。”

    后台的走廊有点窄,且人来人往,他们两个手拉着手,走起路来不免目标过大。岩桥慎一把手松开,先她一步往里走,“演出结束,还有烟花可看呢。”

    六月的烟花,正好当个夏日花火大会的序幕。

    要开就开全国户外巡演、在演唱会结束的时候放烟花。

    因为我们是dreams co true,所以,许下的愿望就一定能实现。

    美和酱看着岩桥慎一的后背,往事历历在目。她忽然把手贴上去,两手推着他往前走,“快点、快点~慎一君不是买了gaboy吗?快来对战吧!”

    “我可绝对不会输的!”她自信满满。

    然后,接下来,在小赢了两把以后,美和酱就开始了被岩桥慎一狂虐的游戏之旅。

    岩桥慎一玩性上来,面带微笑,“游戏也挺好玩的。”

    美和酱输到头昏眼花,去找中村兄搬救兵,把gaboy交给他,怂恿两个曾毅互斗。

    总觉得,她在内心深处,期待着能唱一次《停止争吵》。

    开场的时间到,观众开始检票入场,播送观看提醒的喇叭声响彻整座广场,待在休息室里也听得清清楚楚。

    岩桥慎一和中村兄对战了两局,不约而同放下游戏机,开始做演出前的准备。

    美和酱自己,也翻看着演出流程、小声哼歌,记住自己写下的歌词。哼着哼着,突然间走个神,又冒出两句新旋律,就拿过便携的录音机,把它录进去。

    开演前四十分钟,工作人员过来通知他们,换好演出的服装。开演前二十分钟,乐队三人和参与演出的另外十七人,聚到一起,为开演打气喊话。

    五座城市、十一场演出,开演前的喊话动员由这次演出团队的人轮流负责,打头阵的第一场、就由乐队的队长岩桥慎一来说。

    “今天是巡演的第一场,在这里就预祝演出能圆满举行。大家一起加油吧!”

    “噢——!!”

    岩桥慎一说完,众人手拉着手,齐声响应。

    而后,岩桥慎一和中村兄动身离开后台,移动到他们接下来演出要登场的位置候场。那条贯通全场的、长长的花道自有玄机,够他们在不被观众发现的时候,暗中移动。

    dreams co true第一次户外巡演的第一场,这就开始了!

    ……

    六月的白天已经很长,傍晚五点钟,天空本该还透着亮,不过,因为天气不晴朗的缘故,现在看着已经擦黑了。

    但对演唱会来说,稍微暗一点的天色,反而更添一点气氛。

    两万七千余张门票一售而空,整座会场,被规划成一片一片,但无论哪一个区,看着都满满当当。

    正式开演前的intro响起,宛如战斗之前的热身,观众席开始躁动起来。

    支援的巡演乐手们先登上那座圆形舞台,在自己的位置各就各位,演奏起来——只有其中一台键盘空着。

    气氛酝酿的差不多,观众们已经熟悉起了现场的节奏时,忽然,花道的一端、观众席里爆发出热烈的欢呼声。

    背着贝斯的中村兄出现在花道上,自然而然加入到伴奏之中,笑眯眯的和观众席打招呼。

    花道那一端的欢呼刚有所平息,花道的另一端,又响起不输给刚才的欢呼声——宛如两边正在打擂台。

    出现在花道另一端的,是乐队的长颈鹿男。

    他用一把肩背式的键盘合成器,同样一边演奏、时不时和观众打个招呼。戴着长颈鹿头套的人,出现在舞台上,一时给现场的气氛,添了一点梦幻感。

    贝斯手和键盘手各从花道的一端、向着舞台的中间走去。所过之处,如同火苗沿途亮起,带起观众们的欢呼声。

    而在热烈的欢呼声里,仍带有一丝的克制——

    这个舞台绝对的中心人物,在哪儿呢?

    仿佛是在回答观众一般,岩桥慎一和中村兄走完这段花道,在接近圆形舞台的地方停住脚步。

    而在此时,圆形舞台的机关打开,乘坐升降机的美和酱缓缓升上舞台。

    “噢噢噢——!!”

    绝对中心人物的出现,瞬间把现场的气氛给推上顶点。观众们丢掉那一丝的克制,为美和酱送上欢呼。

    可这还远远不够——

    只是升上舞台仍远远不够。

    美和酱身上绑好了安全设备,威亚带着她继续升起、越升越高。

    只是让观众丢掉克制还不够,要让他们心甘情愿送上比起热烈更加热烈的欢呼——

    岩桥慎一抬起头,仰望升起在半空中的美和酱,等着她打出开始的手势。

    升起在半空之中,美和酱非但没有胆怯、反而感到兴奋。仿佛自己生来就有翅膀,而现在她拍打翅膀、终于可以展翅翱翔。

    她往下看,观众席显得离她更远、但似乎被她看得更清楚。

    两万七千个呼喊着她的名字、为她而来的观众。

    梦想实现了一个又一个。

    她的目光扫过正对着她的、台下的岩桥慎一。

    长颈鹿男背着键盘,仰视着她。离他正远、而他戴着头套,看不到他的脸,也不知道他的表情。

    可即使如此,当她看着岩桥慎一时,就相信岩桥慎一也正看着她。

    她不是生来就有翅膀、是岩桥慎一给了她另一半的翅膀。

    她把话筒举到嘴边,抬起右手、打出演出开始的手势,唱出了第一首歌的第一句:

    “好开心!好快乐!好喜欢!”

    比热烈更热烈的欢呼声响彻整座广场,仿佛也能响彻云霄。

    长颈鹿男为她演奏着、为终于飞起来的她演奏着。能飞起来的小狐狸、演奏着乐器的长颈鹿男,再没有比这更梦幻的场景了。

    美和酱鼻子一酸,眼泪涌出眼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