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725. 中森黑菜

时间:2021-01-08作者:斜线和弦

    ……

    明天又是另一天的开始。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停的雨,天空还阴着,但多多少少透出夏日的明亮。岩桥慎一站在窗前,看着雨水浸透了的树叶,反射着微光的浅浅的积水洼。

    雨后的风湿漉漉的,稍微有点凉。挂在窗前、立了大功的晴天娃娃,衣角被风轻轻吹动。

    今天早上,两个人都起晚了。

    昨天晚上,先是放任中森明菜高高在上,耀武扬威,耍尽了纸老虎的威风。又换岩桥慎一把这只纸老虎给打回原形,拆开铺平。

    反正是出来度假,用不着绷紧弦。打着这样的主意,就先是睡过头,再算上赖床和回笼觉,等不干不脆的起来,分别去洗漱,一顿饭就说不好是早饭还是午饭了。

    撤下盘子的时候,已经过了十点半。

    岩桥慎一三下五除二,换了出门的衬衫和长裤——衬衫还是中森明菜给新买的。感谢她手下留情,没有真的给他买时髦到穿不出去的衣服。

    又软又香的饭吃得饱饱的……

    然后,就被中森明菜给赶下二楼,她慢慢梳妆,慢慢穿和服。

    不能在旁边看一看和服怎么穿,岩桥慎一颇感到遗憾。只是,这点小遗憾刚冒了个头,就被中森明菜给教育了一顿。

    她一本正经的说,“女人穿和服的时候,男人是不许看的。”

    说这话时,她素面朝天,穿着浴衣,顶着还有点乱的头发,单手叉着腰。岩桥慎一看着她那副模样,觉得这话从她嘴里说出来怪有意思。

    心里其实不大相信真的有这样的规矩,但她发了话,也不至于赖在这里不走。

    不过,到底是个对和服一无所知、且还带着一点歪果仁的好奇心的家伙,又觉得这里面说不定真的有什么讲究,于是认认真真询问道:“为什么?”

    然而并没有得到回答。

    中森明菜为他这奇怪的好奇心感到好气又好笑——越是认真提问,越显得这家伙欠揍,干脆推着他的背,气势汹汹把他给赶下二楼。

    行吧,他老老实实等着。

    十分二十分、足足等了三十分钟。期间,传呼机响了,岩桥慎一去拿电话,回拨过去。今天是星期五,在公司里请了假,不代表公事就不会找上门来。

    算上起床之前没来得及回的,等待的时间一点也不枯燥无聊,甚至还有点不够用。

    ……

    岩桥慎一想看中森明菜穿和服,她就想穿得漂漂亮亮的给他看。不过,只在家里穿一穿,感觉又怪怪的,叫人不好意思。

    趁这次出来玩,正好穿着和服逛一逛。

    岩桥慎一送了和服腰带给她,为了搭配他送的腰带,中森明菜又去采买了新的和服。这么着略显得夸张,不过……那不是一回事。

    中森明菜就是想穿着喜欢的和服,系岩桥慎一送的腰带,和他一起逛一逛。

    母亲千惠子穿和服的手艺很棒,中森明菜对漂亮的东西充满兴趣,小的时候,就跟在母亲身后,在她替姐姐们穿和服的时候帮忙打下手。

    等成了偶像、成了时尚达人,这些更是不在话下,一个人轻轻松松,也能把和服穿好。

    何况,穿的还是日常和服,用不着太繁复。

    中森明菜对着梳妆台的镜子,系上岩桥慎一送她的那条博多织腰带。全新的腰带,一收紧带缔,发出悦耳的响声。

    她背对着镜子,扭过头去,看看穿戴得如何。确认无误,走下楼梯。在台阶上,听到岩桥慎一在打电话,脚步一停,站在那儿听了一会儿,立刻觉得没意思。

    反正说的每句话都听得懂,但完全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本来是岩桥慎一在等她,结果到这会儿,情势一转,等待和被等待的对象掉了个个儿。穿得漂漂亮亮的下来,正要给他个惊喜,结果先得在一边等着。

    中森明菜腮帮子一鼓,站在那儿,偷偷瞄那个打电话的背影。脑筋一转,冒出个调皮的主意来,轻手轻脚下楼,往他那边走。

    还差一点……

    岩桥慎一忽然扭过头来。看到后面有个蹑手蹑脚的桃浦斯达,他一下闭嘴,瞪着她。中森明菜没料到,也当场定住,盯着他看。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

    岩桥慎一回过神来,跟电话那头说了两句,挂断电话。拿着听筒,继续看这个被当场抓获的桃浦斯达。

    穿和服好看。

    岩桥慎一的目光落到中森明菜的肩头。他不认得和服的花纹,看着觉得应该是蝴蝶。再往下看,她系着自己送的那条腰带。

    再往下,长长的和服下摆,隐隐约约露出只穿着白色足袋踩在地板上的脚。

    分趾的袜子,大脚趾和第二根脚趾之间隔出一道缝隙。在半遮半掩的和服下摆里露出来,不知为何,叫人心里有点说不上来的滋味。就是想多看一眼。

    “喂。”中森明菜先出声。

    岩桥慎一回过神来,抬起视线,看到一张表情有点别别扭扭的脸。与其说是不高兴,不如说是有点不好意思,还有那么点恼。

    干嘛盯着脚下看个没完没了?

    “喂。”岩桥慎一学她说话。

    中森明菜正在心里碎碎念,没有防备,叫他这反应给逗笑了。又板起脸来,手背到身后,晃来晃去,盯着他看。

    “被你给吓了一跳。”她倒打一耙。

    岩桥慎一看着她的脸,把她的话原封不动还给她,“被你给吓了一跳。”……其实并没有被吓到,正相反,回过神来以后,还觉得她蹑手蹑脚的模样好笑。

    “唔。”中森明菜露出个心虚的表情。毕竟,最开始想要过去吓一吓他的人是自己……这就是传说中的吓唬人不成反被吓炸毛。

    岩桥慎一目不转睛看着她,把她这小表情看在眼里,觉得怪好玩的。伸过手去,轻轻捏住她的耳垂。

    上面什么也没有戴,正方便下手。

    中森明菜不闪不躲,看着他,眨巴眨巴眼睛,像个在等糖的小孩。

    “好看。”

    岩桥慎一和她说,“这么穿真的很美。”

    就想听这一句。吃到想吃的那一粒糖,这个中森明菜立刻眉开眼笑,换她打量岩桥慎一看看,见他穿着自己买给他的衣服,心满意足,拍拍他的肩膀,“很帅气哦。”

    这得意洋洋的模样,看着让人心里痒痒。

    岩桥慎一手往后一探,把电话放回去。想抱一抱她,不过,手伸过去,看看她穿得整整齐齐的和服,又有点不知道要怎么下手,想了想,先拉住她的手。

    “慎一你像个外国人。”中森明菜说他。

    岩桥慎一意想不到,瞪起眼睛,盯着她看。中森明菜莞尔一笑,“开玩笑的~就是有一点那样的感觉。”一边说,一边拉着他的手,晃来晃去。

    这个感觉真是有够精准的……岩桥慎一心里暗戳戳想。

    糊涂侦探中森明菜,推理的本领没几分,蒙起来倒是一蒙一个准。

    把他给蒙了个措手不及,中森明菜只要看到他被自己捉弄、回不过神来的样子,就觉得好玩。她猜着岩桥慎一刚才想抱她,手一松,放开他的手。

    两条手臂主动圈住他的腰,扬起小脸看着他。

    “……”这个感觉也很精准。

    岩桥慎一冲她眨眨眼睛,刚抬起胳膊,想往她身上放,却被她给阻止,“不让你抱哦。”

    当然,这里的“抱”,指的是普通的“拥抱”。

    “嗯?”

    “会弄乱的,和服很容易起皱褶。”中森明菜振振有词,给岩桥慎一讲和服知识,“要是弄得皱巴巴的,就没办法出去了。而且,不小心把腰带弄开了的话,系起来可麻烦了。”

    她吃定了岩桥慎一确实什么都不懂,一不留神,就开始捉弄起他来。

    岩桥慎一听得一愣一愣的。她忍着笑,板起小脸,继续大说特说她的歪理,仿佛一个在观光景点把外国观光客骗得团团转的女阿飞。

    对和服毫无了解的岩桥慎一,无从分辨她说的话哪句真哪句假,只能照单全收。

    “所以,我抱着你,你老老实实不要动哦。”中森明菜眨眨眼睛。

    岩桥慎一感受着搂着自己的那双胳膊,还有自己的皮肤感受到的和服凉丝丝的质地,点点头,“好吧。”

    他陷入被动,只能cos木桩,让她搂着。

    “接下来去哪儿?”

    中森明菜调整好了恶作剧的状态,控制住不笑场,开始问他之后的安排。

    这次出来玩,负责订计划的人是岩桥慎一。中森明菜把自己交给他,乐得轻松,只准备拉着他的手,拽着他的衣角,紧紧跟着他。

    当然,不排除中途突然改主意、反过来牵着他鼻子走的可能。

    “今天去山里……”

    岩桥慎一让她抱着,一低头,就是近在眼前的、贴在自己胸前的小脑袋。虽说穿和服,不过她的头发倒是没有额外修饰,还跟来时那样,散开在肩头。

    他抬起一只手,后知后觉想起来还有个地方能动,轻轻摸了摸她的头发。

    中森明菜哧哧笑,在他怀里动了动,催促他的下。

    “好像有虫子在叫。”结果,岩桥慎一说的却是这个。中森明菜扑了个空,愣了一下。岩桥慎一却有点在意,“不会是有虫子进到屋子里来了吧?”

    “哎?”中森明菜听他这么说,也有点在意的竖起耳朵。

    不过,什么也没听到。

    与此同时,岩桥慎一耳边的虫鸣声也消失了。他把这事给放到一边,继续跟她说今天的安排。

    说完了,让她松开,自己去做出门的准备。

    出门之前,中森明菜还认认真真的跟挂在窗前的晴天娃娃挥手,“请好好看家、在我们回来之前,都祈祷是个好天气哦~”

    岩桥慎一把她的傻话听在耳朵里,看看窗外的天空。应该不会下雨。

    两个人出了门。

    结果,等坐进车里,岩桥慎一又听到那阵虫鸣似的,吱吱的声音。总不会有虫子跑进车里来了吧?

    再要不然,就是虫子钻到了他们的身上,被带着上来了?

    岩桥慎一有点在意,低下头,检查自己的衣服。

    “怎么了?”中森明菜问。

    岩桥慎一问她,“你听到了吗?好像有虫子在叫。”

    “虫子?”

    中森明菜愣了一下,也学着他,四处看看。看了一会儿,忽然想到些什么,忍俊不禁。

    岩桥慎一摸不着头脑,“怎么了吗?”

    “你再听听看。”

    中森明菜坐正身子,一动不动。

    “还听得到吗?”

    岩桥慎一认真听了听,果真什么也听不到了。中森明菜心里有底,又大幅度扭动起了腰肢。

    那阵虫鸣似的吱吱声又响起来了。

    岩桥慎一恍然大悟,去看中森明菜,“该不会是衣服的缘故吧?”

    中森明菜哈哈大笑,连连点头,“是慎一你的功劳哦。”

    “那条腰带吗?”岩桥慎一一说就通。

    中森明菜“嗯、嗯”答应着,和他解释,“新的和服腰带,就是会有一点点响声。不过声音其实很细,一般人不会在意到的。”

    她笑眯眯的看着他,“慎一你的耳朵很灵哦~不愧是制作人桑。”

    在这种地方被夸奖,好像不是什么值得得意的事。

    岩桥慎一不禁苦笑,“原来是这么回事。”

    “很在意那声音吗?”中森明菜问他。

    岩桥慎一否认,“那倒不是。只是刚才不清楚声音的来源,所以有点在意。本身那声音的话,并不讨厌。”

    他想了想,“有点像是虫鸣。”

    “那就是把装鸣虫的笼子给挂在腰间了。”

    中森明菜说着孩子气的话,告诉他,自己小的时候,夏天去看烟火大会,父亲在小摊上,给她买了一对装在竹笼里的鸣虫。

    “……父亲很少给大家买东西,但偶尔会突发奇想,买下这样有点奇怪的东西。”中森明菜想起来,语气当中,也不是没有怀念。

    家人就是这样。即使现在父女关系紧张,但在成长的过程中,父亲也并不从头到尾都是一个恶劣、可鄙的形象,也有过他笨拙和温柔的一面。

    “嗯。”岩桥慎一默默听着。

    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抽红包!

    想了想,提起件事来,“你不是说,虫子叫的话就不会下雨吗?”

    中森明菜扭头看他,知道他在说什么。

    岩桥慎一把手伸过去,摸了一下她腰间的和服腰带——还带着万一弄坏就糟了的小心,轻轻把手放上去。

    “把鸣虫的笼子挂好了。”他说。

    中森明菜莞尔一笑,握住他伸过来的手。软软的指尖,钻进他手指的缝隙。

    两人十指相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