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728. 狗仔呆呆

时间:2021-01-13作者:斜线和弦

    岩桥慎一也跟着停下脚步,看过去。

    说是块空地,也不是真的空空荡荡。似乎是被临时征用做了建材的堆放地,几根笨重粗犷的水泥管堆在那儿。

    有个灵活的小东西,在笨重的水泥管跑上跑下,见着白色的蝴蝶飞到眼前,兴奋地追来追去,不时发出小狗仔细而尖的叫声。

    好吧。

    让桃浦斯达驻足的不是狗仔队,而是狗仔。

    是只茶褐色的混种小狗,体型不大,看模样,多半有柴犬的血统。觉察到有人,小狗停下追逐的脚步,观察了一下在那里驻足的两个陌生人,接着,毫无戒心的晃动尾巴,露出兴奋的表情。

    这性格,真是welco到家了。

    而被小狗打了招呼就立刻露出笑容,开始逐渐忘记他们是要回去,一边和它挥手,一边走进这块空地的中森明菜,也有够天真、无防备心的。

    她蹲下来,跟小狗打招呼。小狗跑到她跟前跳来跳去,像在邀请她一起玩。

    岩桥慎一也跟着,踩上雨后松软的泥土地。想逗逗小狗,结果他一蹲,把小狗仔吓得往后一退,连中森明菜的手指一道逃开,钻进水泥管,有点警惕的看着他们——

    重点关注岩桥慎一。

    “你动作太大,吓到它了。”中森明菜教他。

    岩桥慎一“哦”了一声,“我不知道。”

    “慎一养过宠物吗?”她一边晃动手指,试图把小狗再唤出来。

    “什么也没养过。”答案显而易见。

    岩桥慎一也学她的样子,对着小狗晃晃手腕。防备心近乎于无的小狗,就算被吓到,不一会儿又从水泥管里钻出来,晃着尾巴往这跑。

    “一点戒心也没有的狗。”岩桥慎一吐槽。

    中森明菜“嗯、嗯”表示赞同,手指在小狗脑袋上揉着,“所以,应该不是流浪狗。”

    “嗯。”岩桥慎一也试探着把手伸过去,轻轻摸了摸。这次,总算没把小狗吓得落荒而逃。

    背着书包、结伴的两三个小孩子,路过空地那边。一个小女孩“啊”大喊了一声,跑进来,同行的两个小男孩也一起。

    正跟两个陌生人玩的小狗,听到声音,一下窜过去,尾巴晃到仿佛螺旋桨,兴奋的上蹿下跳,只差借着甩动尾巴的力量飞起来。

    “呆呆!”几个小孩叫道。

    小狗哈哧哈哧,在小孩的身边跳来跳去。

    所以,这只狗的名字叫“呆呆”吗?

    中森明菜没忍住,笑起来。

    几个小孩这才把注意力放到两个陌生人这里。然后,又是“啊”的一声大喊,小女孩指着中森明菜,“是明菜酱!”

    今日第二次掉马甲,中森明菜笑着跟小孩挥手,无比亲切,“你好哦!”

    两个小男孩还有点懵,早熟的小女孩已经四下张望,像是在找摄像机,看这模样,在家里多半也是个资深电视儿童。

    上次被认出来,是因为吃东西的样子太香。

    这次被认出来,是因为小女孩是她的忠实粉丝,对她曾经素颜戴眼镜上电视的形象印象深刻。

    她认认真真表示,“和阿拉蕾酱很像!”

    中森明菜听了,开心得很。

    至于小狗为什么叫“呆呆”,则是因为这只笨狗总也学不会坐下和握手,并且不管看到谁都高高兴兴晃尾巴,毫无防备心的跟他们一起玩。

    本来就不聪明的狗,又偏偏起个“呆呆”的名字,真是让它不富裕的智商雪上加霜。

    “握手!”中森明菜伸出手。

    小呆狗抬起后腿,搔了搔脖子,傻乎乎的吐舌头。

    真不愧是“呆呆”。岩桥慎一也开始觉得好笑。

    要觉得蠢狗可爱,只需一个前提——不是自己家里养的。

    这时,小女孩又开始打听岩桥慎一是谁。童言无忌,想到什么说什么。中森明菜告诉她,“是经纪人桑哦。”她若无其事,一副这就是事实的笃定。

    也确实是经纪人没错。只不过不是她的就是了。

    先前,岩桥慎一用经纪人的话来应付卖鲷鱼烧的大叔,中森明菜有样学样,在小孩子的面前,扮演个跟经纪人出来的明星的样子。

    只要做好设定,这个桃浦斯达比谁入戏都快。

    在相互捉弄这件事上,两个人越来越得心应手。

    笨狗呆呆是被抛弃在公园的流浪狗,被住在附近的小孩们发现以后,住在一个叫“卓也”的小孩家里,但平时一直是附近的小孩们一起养它。这只笨狗偶尔看不住,就自己偷溜出来玩、最喜欢来的地方就是这儿。好在是小地方,不会被打流浪狗的巡逻队给抓走。

    这片堆放了建材的空地,先前还是个公园,小狗就是在这儿被捡到的。公园废弃后,据说要在别处建个更漂亮的。

    附近的那块停车场,似乎也在考虑,要改建成度假的公寓,卖给东京人。

    泡沫吹起,连待在伊东乡下的小孩,也看到泡泡七彩的颜色,幻想坐上去、飞到半空中看看。

    只有连握手都学不会的小笨狗呆呆,还记得这个自己被丢弃、又被捡到的,已经废弃了的公园。

    ……

    下午,两人收拾东西,启程回东京。

    在伊东待了两天,心弦放松,现在再回去,难免有种假期结束前的空虚。来时喋喋不休,回去的路上反而提不起说话的劲头。

    “想养只小狗。”

    就在岩桥慎一默默开车的时候,听到中森明菜嘀咕了一句。

    “什么?”

    “之前不就是因为想要养只小狗,所以才搬家了嘛。”中森明菜旧话重提。

    当明星、还是个当红的明星,要在家里养宠物确实不容易。

    不过,养运动量小的小狗,平时再让助理帮忙遛一遛,也不成问题。只要这个桃浦斯达想,事务所就得给她安排个遛狗专员,把狗收拾的可爱又漂亮,等着她回家时抱一抱。

    赚得多,特权就多。

    当时,中森明菜说要考察一下,养只什么狗。

    不过,搬完了家,一忙起来,养狗的事就没再提,像是一时心血来潮,然后又过了劲儿。没想到,现在又突然提起来。

    “想养小狗~养吧、养吧~”

    她像是跟父母撒娇要养宠物的小孩,对着岩桥慎一说傻话。

    岩桥慎一笑道,“那就养啊。”

    “嗯……”

    中森明菜瞄他一眼,和他商量,“要养什么样的呢?”

    “至少要能学得会坐下和握手吧。”岩桥慎一说。

    她哈哈大笑,“那起名字的时候,可要取个听上去伶俐一点的。”看样子,两个人都还记得那只叫呆呆的笨狗。

    也或者,是看到了笨狗呆呆,又跟岩桥慎一一起和呆呆玩耍,才又勾起中森明菜养狗的心思。

    “要是我养了狗,你再到我家去,还能和它一起玩哦。”

    岩桥慎一答应着,“所以,还要为了跟它早点混熟,给它带狗点心。”

    “哈哈!”中森明菜调侃他,“加油哦。”

    这话题跑偏的,跟追求女孩子的时候,要想方设法跟她的朋友打好关系似的。

    不过,鉴于这只想养还没养的狗暂时没有着落,品种模样秉性一概未知,与其说是要讨好没追到手的女孩的亲友,不如说是恋人之间在妄想未见面的小孩的品性。

    总之,不管哪一种,都是在想象。说不好这个中森明菜这次到底是被小笨狗呆呆勾起了养狗一时的劲头儿,还是真的要带只狗回家。

    “慎一你挺会装蒜的,扮经纪人的时候可一点也看不出来是在说谎。”她正说着狗,突然把话跳到别处去。

    这颗大头蒜,糊弄人的本领可强了。

    岩桥慎一放下那颗叫“养狗”的球,捡起丢过来的这一颗,“我本来就是经纪人出身,不如说是分内的事。……再说,你也不赖。”

    “因为我本来也是艺人。”她有样学样。

    “确实。”岩桥慎一点头。还是个桃浦斯达呢。

    角色扮演的时候,刚好能本色出演,那自然是再顺手不过。但如果能够扮演好自己并不感兴趣的角色,就一定有自己的两把刷子。

    看她这个立刻改变话题的速度,岩桥慎一感觉这次的养狗想法大约也要半路熄灭。

    ……大约吧。

    到东京的时候,华灯初上。

    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现金/点币等你拿!

    离开时是平日的下午,又是下行,路况不错,回来却是在星期六的上行,塞车塞到叫人不耐烦。好不容易磨蹭着送中森明菜回家,两个人肚子都饿得扁扁的,人也怪累的。

    在一块儿过了两天,现在送她回了家,岩桥慎一又跟着上了她的楼。

    他自己不问能还是不能,中森明菜也不提要或者不要,就像这也是这次旅程的一部分似的,自然而然,和她一起上去。两人一起吃了顿晚饭,过后,岩桥慎一告辞回家。

    隔天一早,中森明菜就要工作。星期天,岩桥慎一也另有安排。两天的伊东之行结束,马上又是各有各的忙。

    第二次进东芝emi的录音棚,是单独录坂本冬美的部分。不算是正式录音,而是岩桥慎一打算跟坂本冬美研究一下,要怎么拿掉她头顶的水杯,让她更松弛一点。

    结果,这一次的录音,她的表现,竟然比起第一次进棚时,稍稍松动——虽然松动的不多,但的的确确是看到了变化,并且还是好的变化。

    “挺厉害的,坂本桑。这么快就找到方向了。”岩桥慎一表示佩服。

    本来还打算苦战一下,结果她自己能找到感觉,岩桥慎一就省心一大半。

    受到夸奖,坂本冬美显得有点腼腆,自己不居功,提到一个人的名字,“是浅香唯酱帮忙了。”

    “浅香桑?”岩桥慎一有点意外。

    主要是没想到,距离第一次进棚录音,中间不过短短一周的时间,这两个人竟然有了来往。

    而更加意外的,是这个看着大大咧咧的女孩,还能有这么两把刷子。

    “第一次录音结束后,浅香酱发现我放不开,主动跟我打招呼了。”坂本冬美露出个温柔大姐姐的温和笑容,“相当开朗活泼的孩子。”

    当然,坂本冬美那种包容一切的温和个性,也在浅香唯主动迈出一步以后,给了她继续靠过来的勇气和动力。

    这个外向、看着没心没肺的女孩,似乎同时也勇敢、聪明。

    “不过,她倒是抓重点抓得很准,建议给的也很合适。”岩桥慎一有点佩服浅香唯这个本领。

    结果,他这么说,坂本冬美倒是笑起来,摇摇头,欲言又止。岩桥慎一看着她,示意她讲下去。

    “这可是只能在录音室里说说的话。”她还是按捺不住。

    坂本冬美告诉岩桥慎一,浅香唯和她说,自己当初出道时,完全没想过要当偶像,只是为了能拿到奖品,去参加了选美比赛,过后被推荐给了事务所,就稀里糊涂出了道。

    正因为开始不打算当偶像,个性中也有着许多和偶像相反的东西,所以,就要自己探索个能够扮演好偶像这个角色的办法。

    看她如今跟工藤静香、中山美穗、南野阳子并称的势头,这个角色扮演当然成功。能够扮演好自己并不感兴趣的角色,就一定有自己的两把刷子。

    没想到,她还慷慨分享经验给坂本冬美,挖掘她的偶像潜力。

    “如果是说这些,坂本桑倒不用担心。”岩桥慎一道,“不算是在暗地里嚼舌头。”而且,这点事,说不定浅香唯的粉丝也清楚得很,不是秘密。

    坂本冬美一笑,“我可不想当个长舌妇。”反过来,会说这些,犹豫归犹豫,心里也觉得不是不能说的事。

    不过,对偶像的身份不太感兴趣、想转型去唱摇滚,然后,主动去跟坂本冬美联系沟通打关系……

    这个看着没心没肺的偶像,也并不真的是个什么都不去考虑的傻瓜。

    这样反而更正常。

    “下次见浅香桑的时候,连我也要向她道谢。”岩桥慎一半开玩笑半认真。

    坂本冬美点点头,“确实。”对浅香唯赞不绝口。看她一口一个“浅香酱”,就知道这两个过去八竿子打不着的人,这会儿正合得来。

    说着“下次”,再见到浅香唯,其实也就是这两天的事。

    不过,不是单独只见浅香唯一个,而是三个女孩都到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