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730. 给点颜色

时间:2021-01-13作者:斜线和弦

    当然是某人亲自晒的了。

    ……

    跟富士胶卷合作的时候,岩桥慎一和那边商量,借了个暗房、外加一个经验丰富的冲洗师傅,趁机学了门手艺。

    跟胶卷厂学冲洗照片,这可不是一般人享受得到的机会。

    那台一次性照相机拍下的照片,要是拿去让别人帮忙洗,两个人的关系不言自明。还是那句话,就算真的被曝光,也不能因为私房照片被泄露给周刊杂志。

    岩桥慎一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学了一段时间,马马虎虎,总算在她这个生日把照片给冲洗出来,没有真的拖延到明年。

    “总之,就是这么回事。”他解释道。

    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岩桥慎一人坐在中森明菜公寓的沙发上,而负责提问题的中森明菜,正要笑不笑的看着他。

    为了能把照片冲洗出来,去跟胶卷厂学冲洗照片。她在心里,既觉得岩桥慎一这事做得夸张,又觉得他实在是厉害。怎么会有这么厉害的人呢?

    刚才,中森明菜看完了照片,情不自禁,拿起电话来,给岩桥慎一打传呼。

    一边拨号,心里一边盘算,这个星期六和星期天,dreams e true在名古屋开演唱会,明天上午,有演唱会的彩排。

    关注v.x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现在,岩桥慎一人大概正在名古屋的酒店里,不知道是醒着还是已经睡下了。

    要是已经睡着了,那就只能明天再聊。

    想到他人在名古屋,中森明菜就想起岩桥慎一为了见她一面,从神户深夜赶去名古屋,再从名古屋回东京的事来。

    那时,从他的不假思索当中,她体会到岩桥慎一整个人扑向她的热度。尽管不能一起庆祝生日有点遗憾,不过,中森明菜还是想跟他打个电话,和他说说话。

    结果,电话回拨过来以后,说了没几句,岩桥慎一告诉她,自己还在东京。于是,就有了深夜匆匆忙忙见这一面。

    ……

    这天晚上,岩桥慎一正跟酒井政利一起喝酒。

    有饭岛三智这个送到他这里来的支援,有企划专辑、还有捆绑在一起的藤彩子的出道计划,岩桥慎一跟酒井政利的关系突飞猛进,算是他近来关系最密切的制作人。

    而在这之外,酒井政利效力的唱片公司索尼,从制作乐队天国时寻求那边的支持、再到后来一系列的合作与签约,现在岩桥慎一在业界关系最密切的唱片公司也是索尼。

    酒井政利带着事务所的一名职员当司机,岩桥慎一带着从他事务所里出来的饭岛三智当司机。

    他们两个在这边喝酒聊天,两个司机默默去休息室等着。

    “饭岛君现在负责bolan,做起事来很叫人放心。”岩桥慎一和酒井政利夸她。虽然有客套话的意思在里面,但也是出于真心。

    “bolan现在又跟藤村合作,……也算是有缘分。”酒井政利笑道。

    就是第一次见到藤彩子的那一天,岩桥慎一送了几首歌给酒井政利,打的是给杰尼斯的新偶像组合平家派供曲的主意。

    那支拿来抵债的组合,出道给的规格不低。

    杰尼斯和关系一向不错的曰本电视台协商,给这支名为“平家派”的组合制作了专门的综艺节目,出道单曲的主打歌,请了和喜多川扩关系很好的作曲家马饲野康二提供。

    在出道单曲这件事上,喜多川扩颇为稳妥,中意跟大牌合作。

    至于专辑选曲,就交给酒井政利全权负责,岩桥慎一拿去的两首栗林诚一郎的歌被选中,收录进组合的出道专辑。

    杰尼斯偶像出道时自带粉丝,成绩往往都不错,平家派的出道单曲发行到现在不到一个月,就卖出去了三十万张,紧跟着发行的出道专辑,到现在为止,也有个将近二十万张。

    作为专辑的供曲方之一,岩桥慎一给出曲子后就把这事忘一边,过后专辑一发,开始躺着入账。怪不得词曲作家们都喜欢给当红偶像写歌,实在是因为给的太多。

    这个出道成绩甩开其他偶像一大截,即使在杰尼斯内部,也是一流的数据。

    “看着是光鲜,不过,下一步玛丽桑要怎么走,就不知道了。”酒井政利的语气颇为委婉。

    平家派出道单曲的三十万张,有十五万张是在第一周卖出去的。当周组合如愿拿到周冠军,但次周开始节节跳水,显得后劲不足。

    这支组合,除了出道单曲选曲之外,喜多川扩几乎没有沾手。藤岛景子虽然担任了组合名义上的统筹经纪人,但全程得到喜多川玛丽的协助。

    平家派出道,喜多川玛丽帮忙协调了不少宣传资源,一鼓作气,把组合给推出来。

    但是,这种跳水走势,除了出道前期的宣传太强势,提前聚集了粉丝的消费力之外,也如实反映了一件事:粉丝之外的普通大众,对这支组合兴趣不大。

    现在,偶像市场萎缩,全靠那一点受众接着,榨干了也就没有了。

    强势宣传、外加组合出道前就已经积攒了人气,正因如此,才带来了这个开局。但要保持下去,更要大费一番功夫。

    下张单曲势头如果保持得住,那就大有可能。可如果势头下跌,更难得到大众关注。

    “就不知道玛丽桑要怎么做了。”酒井政利道,“景子桑人还年轻。”言外之意,幕后操纵的人其实还是喜多川玛丽。

    他这么说的时候,不禁一笑,“说是年轻,岩桥君你也年轻……”

    岩桥慎一也只是笑笑,听着而已。

    这个星期六和星期天,dreams e true要在名古屋开演唱会,明天上午,有演唱会的彩排。

    东京和名古屋的距离,相比先前的福冈与大阪,要近不少,所以,演唱会的团队们今天下午前往名古屋,在那边过一夜,美和酱跟中村兄还预定了参加名古屋放送的一档广播节目。

    这种活动,长颈鹿男很少出现。

    其中既有岩桥慎一很忙,没什么参加广播节目余裕的原因,也有故意减少他在现场演出之外的存在感的原因。

    毕竟,他的主阵地还是在幕后。

    但话说回来,对普通大众来说,广播节目这种看不到脸只能听声音的形式,长颈鹿男在场或者是不在场,其实区别也没那么大。

    跟团队分开行动,今天晚上,正好来赴酒井政利的约。

    酒喝到一半,又有人加入进来。

    来的是渡边万由美的姐夫吉田正树,他跟酒井政利的私交看起来是真的不错。岩桥慎一有段时间没见他,一本正经的表示问候,认认真真的模样,倒让吉田正树哈哈大笑。

    除了吉田正树之外,还有个面生的中年男子,一看就知道是电视台的幕后人员。

    在电视台那种地方工作的人,都颇有一种相似的气质。一介绍,果真是在富士电视台负责音乐类节目的导演,姓高部。

    吉田正树把高部介绍给岩桥慎一认识。他不仅不介意,似乎还很乐意栽培岩桥慎一,先前把饭岛三智介绍给岩桥慎一时,存的就是这样的打算。现在更是如此。

    只要岩桥慎一和渡边万由美的合作关系存在,两边就一荣俱荣。但是,对吉田正树来说,愿意给岩桥慎一加把劲儿,也不仅是因为有渡边万由美那层关系。

    他打从心里,觉得岩桥慎一这个人不错。既有才能,还靠得住。

    酒喝过几杯,高部有感而发,“现在的偶像不听话。”他负责音乐类的节目,整天跟偶像打交道,或许这话说出来有他的理由。

    不过,岩桥慎一听了几句,回过味来,高部说的“不听话”,可不是在指偶像们耍大牌,而是其他的东西。

    “南野阳子酱。”

    高部提道,“不是正跟都仓俊一桑为了从事务所独立的事大闹吗?有够任性的。”

    不提南野阳子正好,一提起来,酒井政利一笑,指了指岩桥慎一,“岩桥君正跟南野合作着呢。”

    “是吗?”高部显得颇为意外。

    岩桥慎一客气地点点头。

    高部笑了笑,口气和缓了一些,“阳子酱现在可是一身麻烦事的时候,都仓桑现在对外吹风,说是这么不听话的偶像,就该给她点颜色瞧瞧,打算拉拢业界的人排斥她呢。……想不到岩桥君能从那样的都仓桑手里,把阳子酱借出来。”

    “只是有一首歌的企划而已,再说,还是在合约期内。”岩桥慎一猜不着高部的意思,也不知道酒井政利为什么要特意提起南野阳子正在跟他合作,于是含混其辞。

    “确实。”高部笑道,“反正合约还没有结束,阳子酱也还没有正式对外公开不续约的事,现在倒是无妨。”

    至于今后的事,那就说不准了。

    都仓俊一的事务所,每年百分之九十八的销售额都是来自南野阳子。南野阳子解约,事务所就会倒闭,这是明摆着的事。

    但是,在这之外,还有放在台面之下的东西。

    也就是高部口中所说的“现在的偶像不听话”。

    偶像这份职业诞生以来,就是事务所的摇钱树、是被事务所包装操纵的商品。从出道前到出道后,所走的每一步都按照事务所的要求来做。

    正因为如此,敢于拒绝包装、拒绝名家词曲的偶像,才会成为被时时提起的另类。

    仅仅只是在对商品的包装上提意见,这尚且在可容许的范围之内。尤其是在进入八十年代以后,有自己想法的偶像越来越多,反而使得偶像变得更加多样、也给了个人富有才能和魅力的偶像以出头的机会。

    真正让业界不能容忍的,其实是偶像翅膀硬了脱离事务所。

    高部发完了“现在的偶像不听话”的感慨,接着开始好奇起了酒井政利提起来的那个合作企划的事,饶有兴致地问东问西。

    南野阳子听不听话、都仓俊一又是什么态度,跟在座的众人似乎都没什么关系。不过,当岩桥慎一偶然看向酒井政利,却发现他的表情显得颇为微妙。

    发现岩桥慎一的目光,酒井政利回看一眼,若无其事,对他举起酒杯。

    总觉得这个制作人那里,还知道什么别的。

    岩桥慎一可是还记得,南野阳子的唱片约在索尼。

    南野阳子现在正当红,索尼靠着她也赚了不少,都仓俊一放话要给她点颜色,不知道索尼打算怎么做。

    ……

    喝完这一摊,众人各回各家。

    饭岛三智送岩桥慎一回去。此时,时间已经过了晚上十点。坐进车里,他心里到底惦记着寄给中森明菜的生日礼物,拿出传呼机检查。

    她今天晚上工作到很晚,也不知道这个时间回去了吗?

    还有那份寄过去的礼物。

    以那个桃浦斯达沉不住气的个性,百分之百会给他打电话——想知道照片是怎么洗出来的。相处了这么久,岩桥慎一对中森明菜清楚得很。

    果不其然,快到家的时候,岩桥慎一的传呼机响起来。他四下看看,吩咐饭岛三智停车。

    岩桥慎一下了车,去找了个电话亭,回拨过去。

    不听不看不说的饭岛三智连多余的好奇心都没有表现出来。

    ……

    “怎么样?那些照片。”岩桥慎一问。

    中森明菜跟他抱怨,“你怎么拍了那么多奇怪的照片啊?”

    这语气,说不好是抱怨还是撒娇。

    “奇怪的?”

    她“嗯、嗯”的点头,“奇怪的。”

    “不是都挺可爱的嘛……”

    岩桥慎一去拿那本相册,努力给自己找补,中森明菜哈哈大笑,和他撒娇,“骗你的啦。”

    不过,都是些只能私下里看的照片,这倒是真的。

    尤其是那最后一张……是绝对、绝对不能给外人看,就算今后和他关系公开,也不能被人看到的照片。

    中森明菜正这么想着,瞄一眼他,岩桥慎一手里正翻到那一页看着。

    再看看他的表情,一副正欣赏杰作的得意模样。看上去未免得意过头了吧?中森明菜把相册从他手里抽走,合起来,“不让看。”

    “……”真是有够任性的。

    岩桥慎一叫她这孩子气的模样儿给逗笑了,目不转睛,盯着她看。

    中森明菜嘟起嘴,瞄着他的脸,“干嘛?”

    那还用问。不让看照片,只好看看照片的主角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