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735. 装蒜比赛

时间:2021-01-20作者:斜线和弦

    棕色的玩具小熊,是宇多田光的最爱,也是她最好的朋友。

    几岁的小孩,把玩具小熊当作是“最好的朋友”,这种事似乎在小孩子的情理之中。可仔细想想,又有一丝微妙的寂寞。

    宇多田光从小就跟着父母出入录音室,对这个空间感到颇为亲切。小小年纪,已经能像模像样的哼歌,对录音室里各种设备感到好奇。

    当着陌生人的面,难免感到拘谨,小心翼翼的。可一跟岩桥慎一成了好朋友,再到录音室来,宇多田光就自在了许多。

    岩桥慎一带着她进棚唱歌,不用再教,当她被获准拿起对讲机,就跟录音间另一侧的父亲一边扮鬼脸一边说话。一看就知道,这种事以前跟着去录音室时没少做。

    录音室的麦克风,校对音准的小钢琴,乃至于控制台上的几个按钮,不论什么东西,只要被获准自由使用,都能够成为小孩子的玩具。

    “小光周末跟过来,早上出门的时候,还会说‘要找岩桥桑一起玩’呢。”

    休息的时候,宇多田照实像是在说小孩的趣事那样的,说起这件事来。至于因为过来没有遇到岩桥慎一的失落,这些就不会对岩桥慎一提起。

    岩桥慎一这个临时的老板,工作上不难为人,空闲的时候还帮忙带孩子,宇多田照实在这儿工作愉快,跟这个年轻老板,也就有说这些闲话的余裕。

    “我也在想,有段时间没见过小光了。”岩桥慎一回了句。

    之前,他跟中森明菜说,想让她折只纸老虎。这个桃浦斯达翻了折纸书,还动用了她小学生简笔画水平的绘画技能,学会了怎么折纸老虎,又传授给岩桥慎一。

    学会了新的折纸花样,岩桥慎一还想着,下次再带孩子,就折新的折纸给她看。

    这个迫不及待要炫耀新技能的心态……也挺小学生的。

    八月里,见过了邓俪君,过后,迎来中森明菜和original love的第一次进棚。

    中森明菜和original love,摆明了是后者借前者的光。这个桃浦斯达的工作安排多得很,所以,要凑到一块儿,全看她的时间安排。

    定了第一次进棚的时间,进行录音的地点,则是华纳在新桥的录音室。那座录音室,岩桥慎一给森高千里当制作人时,常常光顾。录音室里的设备一流,在曰本算是第一档的。

    先前,岩桥慎一在这边的录音室工作时,跟中森明菜偶然遇到过几次,也听过她的录音成品,不过,还真没见过她在录音棚里工作的样子。正如中森明菜也不晓得录音室里的岩桥慎一什么样。

    因而,对这两个人来说,这次的合作,都颇为新鲜——尽管私下里已经熟透了。

    不过,就这样,公事的场合,还是得装不熟。

    对于伪装不熟这件事,岩桥慎一不觉得怎样,中森明菜倒是劲头儿十足,只等展示自己绝佳的演技给他看。

    第一次进棚,见了面,若无其事,跟他欠身,“您好,岩桥桑。”

    “您好,明菜桑。”

    岩桥慎一神情平常,接下中森明菜的招。然后,又跟大本经纪人打招呼,“大本桑,之后请您多关照了。”

    “我们的明菜桑这边才是,这段时间,还要请您多多关照。”大本欠身行礼,和岩桥慎一客客气气的寒暄着。

    这空当儿,中森明菜就看着自家经纪人跟岩桥慎一客气的寒暄,心里觉得有意思。

    进棚前一天晚上,两个人还通过电话呢。

    也不知道算不算是默契,前一天晚上的电话里,谁也没提到过关于隔天录音的事。中森明菜在电话里乱七八糟,说了一堆有的没的。

    直到快挂电话的时候,才和岩桥慎一说了句:“明天见哦。”

    说完这句,她在电话里窃喜。

    一整晚的一通电话,仿佛就是为了能在道别之际,和他说一声“明天见”。隔天就能见面,在这件事当中,隐藏着一种奇妙的幸福与幸运。

    两边绝非是初次见面,大本还跟岩桥慎一交换过名片,某种程度上来说,双方之间有些了解。

    岩桥慎一入行以来履历光鲜,大本心里觉得,中森明菜能跟这么个制作人合作,在她现今这个正走下坡路的情况下,不失为一种大胆尝试。

    事务所和唱片公司那边,愿意参与企划,也有这样的考量。

    不过,大本不光记得这位岩桥桑跟中森明菜认识、这位岩桥桑跟事务所的野崎公子有交情,还记得上次见到这位岩桥桑时,他左拥右抱,豪放得很。

    看外表相当稳重、正经的一个人,私下里的生活倒是挺精彩的。

    真不愧是年轻有为的制作人。

    又年轻、又有成绩、不缺钱,相貌也端正,这样的家伙有女人缘倒也不奇怪。

    如果先前对岩桥慎一还印象模糊的话,亲眼目睹过他跟女人纠缠的样子,反倒让大本对这个人的印象前所未有的深刻起来。

    “总之,请多关照。”

    岩桥慎一跟大本寒暄完,又看着中森明菜,再一次冲她礼貌颔首,心里想起她前一天晚上,在电话里拐弯抹角说了一堆有的没的,只为在挂电话时说那句“明天见”的情形。

    现在这副若无其事的模样,论装蒜,这个桃浦斯达真是一点也不输。

    ……

    要说岩桥慎一装蒜的本领,可没有比她更清楚的了。

    中森明菜瞄一眼这个正跟大本说话的家伙,心里悄悄想着。

    跟制作人打完了招呼,她又和乐队的几个青年点头寒暄。original love的代言人就是主唱田岛贵男,这会儿的寒暄,也由他出面代表。

    这次的企划,起因就是田岛贵男上门去找岩桥慎一诉说对前途的迷茫。

    如今,打开名气的大好机会到了跟前,田岛贵男想一想,也知道乐队能参加企划,全靠岩桥慎一的促成。

    这位岩桥桑,平日里不显山不露水,但如果把别人的话听进心里,就真的能想出办法。

    乐队里,有一两个人私下里,其实对于和女偶像合作,可能要给对方当背景板这件事颇有微词。不过,田岛贵男清楚得很,知道机会难得,对岩桥慎一只有感谢的份儿。

    当初,为了能一展自我,在选秀节目里奉上“活动珠宝展台”的暴发户表演,这样的田岛贵男,绝对不是那种排斥商业合作、一根筋走到底的阿提斯特。

    original love由田岛贵男主导,他几乎包揽全部的作词和作曲,队友们更多是配合他,在编曲和现场演奏方面下功夫。离了田岛贵男,original love也就不复存在。

    因为这个缘故,只要他觉得可以,而且也不是什么需要被强烈抗议的事,其他人也就收起心里的想法,全力以赴跟着照办。

    寒暄的环节结束,岩桥慎一下意识看了一眼在房间角落待命的摄影师。

    先前,从bolan和藤彩子那里起了个头,岩桥慎一对这个环节已经熟到不能再熟、不拍反而觉得缺了点什么。

    “过后,几位进行讨论的时候,拍下合照可以吗?”摄影师跟他们商量。

    岩桥慎一这个制作人太年轻,可现在正受瞩目,被半个业界追捧。跟刚出道的、半红不黑的、资历不太深的,这些歌手合照的时候可以端制作人的架子。

    和老前辈、大物歌手拍的时候,就拿出后辈的矜持。

    不过,中森明菜跟他年纪相仿,出道时间却已然不短,再加上田岛贵男这个大后辈,拍照时,太拘谨了看着怪异,太随意了也不合适。

    考虑到这点,摄影师干脆先不拍,等一等。

    “哎?”

    中森明菜反应了一下,“还要拍照吗?”的问句刚到嘴边,又给咽下去了。

    后知后觉,想起自己先前跟歌曲制作人和词曲作家们合作的时候,对方到录音室来监棚时,偶尔就会有负责拍照片的摄影师在旁活动。

    她自己担任自己的音乐制作人,决定如何选曲、如何编排制作,但在具体实行的过程中,还是得有专门的音乐制作人在录音室里帮忙。

    听指挥,配合她做出想要的效果。

    这种工作做起来没劲,还有一种被偶像使唤得团团转的屈辱,所以,知名的制作人就不愿意给她服务。

    中森明菜也更青睐年轻的新人,这种特别的合影环节,也就渐渐省去了。跟知名制作人合作时,考虑到相互借对方的影响力,拍合照理所当然,但跟新人拍就没有必要。

    现在,跟岩桥慎一合作,还要和他拍照片。

    中森明菜既因为久违而新鲜,又在心里替岩桥慎一高兴。

    不管怎么说,安排了拍照合影的环节,无疑是宣示岩桥慎一在这个企划中的重要性。

    他工作顺利、前途宽广,中森明菜就打从心里替他高兴。

    “可以,拜托了。”岩桥慎一和摄影师确认。

    合照而已,有这个环节,但并不是什么重要环节,无所谓他怎么拍。田岛贵男在这件事上,更没有二话。

    于是,众人权当摄影师不在,一道围坐在桌前,开始讨论。岩桥慎一坐上首,一左一右,是中森明菜和田岛贵男,两个要合作的歌手面对着面。

    乐队的其他成员们,依次往下坐,各自拿起各自的那份曲谱,确认着过后要演唱的曲子。

    这个阶段,主要是两个歌手跟岩桥慎一沟通。他坐在中间,时不时跟他们两个交头接耳。

    一进了正题,这个中森明菜活跃得很,大大方方说起自己的想法。

    到底是自己给自己当制作人的歌手,习惯了自己说了算,这种时候,也尽管以自己为中心的说着。

    “想用稍微爵士一点的感觉来唱,想象一下的话,大概就是喝了一点酒的微醺状态。……就是那种感觉。本身,不是一支很醇厚、缠绵的曲子吗?”

    不是科班出身,全靠天分和在录音室里横行霸道的摸索,这样的中森明菜,描述起自己的想法时,比比划划、手指晃来晃去。

    “总之,想唱出徜徉爱河的味道。”中森明菜说完这句话,闭上嘴。想看看岩桥慎一,但目光却移开,去征求词曲创作者田岛贵男的意见。

    这副模样,让岩桥慎一多少联想到另一个全靠天分、并且在录音室里横行霸道的家伙。这个桃浦斯达的身影,跟那只比比划划指挥着两个曾毅改编曲的小狐狸美和酱微妙地重合。

    不太妙的联想。

    但愿过后开始录音时,不会跟中森明菜互骂“八嘎呀路”。

    岩桥慎一扶着额头,听中森明菜描述自己的想法,没有表态。目光一转,看看田岛贵男。词曲作者什么也没说,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还没进棚听演唱效果之前,他暂时不对歌手的想法指手画脚。

    中森明菜说完自己的想法,则看看田岛贵男,目光又转到岩桥慎一那里,看看他的侧脸。

    就是这个时候……

    摄影师举起相机,按下了快门。

    正说着话的三个人冷不丁,都给吓了一跳。

    岩桥慎一抬起头,下意识去看摄影师在的位置。中森明菜也瞪起眼睛,一脸被惊到了的表情。

    两个人的反应,对比鲜明、但又微妙地共通。

    摄影师顺手举起相机,又拍了一张,记录下这两个人的表情。

    “抱歉、抱歉。”

    拍完照片,摄影师笑着赔礼。

    真要说起来,不算那张不能示人的合照,这张被顺手拍下的照片,是岩桥慎一跟中森明菜第一次拍合照。

    虽然表情多半怪怪的……

    小小的插曲一闪而过,讨论会继续往下进行。沟通完了各自的想法以后,开始安排进棚试唱。

    岩桥慎一起身,走到控制台前,开始确认设备,戴好耳机,隔着玻璃,看着中森明菜走进录音间,站到麦克风前。

    两个人隔着录音间的玻璃,默默交换了视线。

    中森明菜冲他露出个小小的、看上去是出于礼貌的微笑,拿起耳机戴上,低头去确认曲谱。岩桥慎一瞧着她认真工作的表情、还有一低头显得更为纤细优雅的脖颈,觉得她很美。

    “可以了。”

    中森明菜确认了曲谱,自己又调整了麦克风,和岩桥慎一说。

    听到她发出指令,岩桥慎一点点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