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742. 有办法吗

时间:2021-01-24作者:斜线和弦

    事务所之间有音协这种约束艺人的组织,唱片行业也有个类似的组织,叫做唱片协会,其中也有阻止歌手独立、不接收非圆满解约的歌手之类的约定。

    不过,相比起音协那种赶尽杀绝的霸道作风,唱片协会的约束力并不强,极少有歌手会因为跳槽或者独立而被唱片业界下令封杀。

    说来说去,歌手和偶像艺人不是一回事,事务所和唱片公司也不是一回事。

    南野阳子不是歌手而是偶像艺人,每当她发行新唱片,都要安排大量的打歌宣传,投入大手笔的宣传经费,如此一来,就要格外依赖电视台和事务所的力量。

    都仓俊一不肯跟她和平解约的理由之一,就是咬定,推销南野阳子的宣传经费现在还没有回本,她现在要解约,是忘恩负义。

    光是去年一年,南野阳子的唱片销售额就有三十多亿日元,至于广告收入、电视节目收入之类,更是一笔可观的数字。

    一个一年给事务所赚了十亿日元的偶像,出道至今还没有回本,这种话说出来,当然不会有人真的相信。可本身“宣传成本”这个东西就比较暧昧,全看事务所怎么说。真假不论,但是,拿来堵她的路,这个理由却再合适不过。

    只要音协联合起来给电视台施压,没有了曝光机会,也就到此为止了。

    就算所有的事务所和唱片公司都不收她,南野阳子还能从地下厂牌发歌。但是,音协如果下封杀令,不许她上电视,那对需要电视曝光的偶像来说,发唱片也没有意义。

    现在这个情形,显然已经不可能毫发无伤的解约独立。解约以后要怎么办、是要转型歌手磨练硬实力从地下重回地上还是放弃唱歌改行去做别的,这些重要但不紧迫。

    当下放在首位要解决的,是把都仓俊一以她的名义投资的账目给理清楚。

    既然已经是势同水火的局面,必要的时候对簿公堂,也不是不可能。一方面,要清清爽爽把账算清,另一方面,还可以借着这笔账,反过来再谈判。

    把账目弄清楚是其一,还有唱片公司那边。

    如果业界的事务所们,因为加入了音协而一起封杀南野阳子,那么,要想有转机,考虑去寻求唱片公司势力的帮助也是个可以尝试的办法。

    索尼那边,在松田圣子和南野阳子之间选择了前者。放弃了南野阳子是不假,但是,在放弃了南野阳子的同时,也就意味着,即使过后南野阳子不再跟索尼续约,索尼也不会因此为难她。至少放人的时候会很大方。

    那样一来,或许也可以考虑,跟索尼商谈和平解约,离开索尼,再从新唱片公司的选择上下功夫,找个新靠山。

    但是,要换新唱片公司,就得解决掉版权的问题。转一圈,又回到事务所这里。看样子,要渡过难关,非得先从算账下手。

    岩桥慎一心里有点眉目,但涉及到法律之类的问题,到底不懂。本着外行不乱动的原则,他给姐姐朝子打电话,和她约定好了见面聊一聊。

    ……

    姐弟两个有阵子没见面,岩桥慎一打电话,说要请朝子吃晚饭。电话那头,朝子答应的挺爽快,确定了见面的时间和地点。

    就在朝子工作的地方隔一条街的餐厅,一起吃顿午饭。

    姐弟两个都是大忙人,尤其岩桥慎一,现在更是忙到脚不沾地,只能趁着中午吃饭的时候聊一聊。

    先前,为岩桥慎一和中森明菜交往的事,成田宽之觉得这个小舅子拎不清,对他的印象不像一开始那么好了。

    尽管如此,过后岩桥慎一和姐姐姐夫的关系也没什么变化,照样隔个一两周,他去姐姐姐夫家里吃顿饭,聊聊天,平时就各忙各的。

    成田宽之看不上小舅子走的这步昏棋,但也没有对他就此敬而远之,仍保持着跟先前差不多的态度。岩桥慎一心知肚明,也装傻充愣,权当从来没提过这件事。

    而看朝子的样子,也不像是听丈夫说起过。但也或许,是在听说过以后,认为和自己无关,所以没有多余的反应。

    “有什么事要说吗?”朝子问他。

    姐弟两个,都对“无事不见面”心知肚明。

    岩桥慎一把南野阳子和事务所的纠纷、以及都仓俊一借她的名义去投资的事说给朝子听,又把自己的打算也一并说了出来。

    朝子面不改色听完了,拿起水杯,喝了一口。

    “是会被东京法务局认定为人权侵害的程度。”她评价道。不知为何,看朝子用那副无表情的脸说出这句话来,多少有一丝她在讲笑话的错觉。

    “音协之间那个禁止艺人跳槽的协定,也算违反独占禁止法(反垄断法)了吧?”岩桥慎一像是配合姐姐说笑话似的,冒出这么一句。

    朝子听了,轻轻一笑。看样子,这句话是中了她的笑点。

    但反过来说,如果这句话中了她的笑点,也就代表刚才她说那句话时,心中多少带着一丝戏谑。

    “某种程度上来说,艺能界从根本上就是非法的。”朝子又恢复那副冷静的模样,说道。

    从艺能界诞生以来,再到现在,都是如此。被当成牲畜贩卖交换,被当成商品包装摆弄,被一刻不停的压榨,被干涉婚丧嫁娶的自由,被踩踏自尊,胆敢反抗就被联合起来封杀。艺能界就是这么个地方。

    看着再有人情味、再闻名的公司,一旦艺人过了线,那点温情也不复存在。

    但是,要想解决面临的问题,靠状告公司侵害人权没有用,甚至没有意义。

    “你要帮助南野桑?”她确认式的问了句。

    岩桥慎一点头,“想找找看,有没有空子。不过,可不是为了让东京法务局认定她的人权受到了侵害。”是要帮她解决合约纠纷,把不清不楚的账给甩干净。

    在他看来,比起解约以后要怎么安排出路,不要背上莫名其妙的债务最重要。一身清爽了,做什么都行,哪怕在业界待不下去了引退转行都可以。

    但是,如果沾了奇怪的债务,就掉进沼泽里出不来,只能被吸血。

    “那么,你打算接收南野桑吗?”

    “我的唱片公司是不会接收她。”岩桥慎一说。

    朝子看着他,猜不着他为什么要出手帮助南野阳子。不过,还是评价了一句,“不接收是比较好,对你、对南野桑本人的发展都是。”

    姐弟两个交换了一下视线,都明白是什么意思。

    朝子不知道岩桥慎一替南野阳子上心的理由,但她也不问,“要知道有没有问题,光听你说的这些肯定不行。不过,从这方面下手,倒也是个能一试的办法。”

    “这么说,我的思路没有问题就是了?”岩桥慎一看着她。

    朝子看着他带着笑意的眼睛,觉得这个弟弟似乎变了个样儿。不过,她还是先给他泼了盆冷水,“听着是能试一试,但未必能走得通。很不好办。”

    “总得试一试。我过后和南野桑商量,把这件事说给她听。”岩桥慎一说,“让南野桑把这个主意转达给她的家人……再由他们商量。说起来,南野桑签约时可还是未成年呢。”

    要是这条路走不通,那么,就得考虑下一项。岩桥慎一心里其实也没底。

    说完了南野阳子的事,一顿饭也快吃完了。

    咖啡送上来,朝子看着弟弟,忽然提到件事,“我看到你制作的企划专辑的新闻了。”

    “啊。”

    岩桥慎一难得跟姐姐聊自己的工作,“最近一直都在忙这张专辑。”顺口一提,“南野桑也参加了这张企划专辑。”

    像是在跟朝子解释为什么认识了南野阳子、又为什么掺和了她跟事务所解约的事。

    朝子无动于衷,反倒提起另一个名字,“和中森明菜桑也合作了。”

    岩桥慎一心里一动,一下明白,朝子知道他和中森明菜在交往的事。

    朝子其实也才知道不久。成田宽之从小舅子那里听来了这件事以后,当时并没有和朝子说。是直到企划专辑的新闻大张旗鼓被报道,看到中森明菜参与了企划,才忍不住告诉了妻子。

    成田宽之觉得这个小舅子胆子未免太大,说给朝子听,多少有抱怨的意思。

    “想问你一个问题。”朝子说。

    岩桥慎一“嗯”了一声,等着姐姐的下。

    “如果有被发现的那一天,你有没有对策和打算?”朝子神情平静。

    她的语气谈不上温和,听着似乎也不像是在关心他。可岩桥慎一听着,心头还是淌过一道暖流。他点点头,毫不犹豫,“有的,姐姐。”

    岩桥慎一从来都不是头脑发热、懵懂无知的情形下,仅凭着一时的冲动决定要跟中森明菜交往。在握住那只手的时候,他就开始考虑,如果真有关系曝光的那天,要怎么办。

    和中森明菜交往到现在,对她的感情越来越深,就越是不愿意放开她的手。

    “那好。”朝子说了一句,打住不再提了。

    她的神情看上去,这个答案正在她的意料之中。

    朝子似乎从来没有像成田宽之那样,认为弟弟是一时冲动走了昏棋。

    要说成田宽之的想法,其实也没有错。对成田宽之来说,岩桥慎一是个有才能的、也许大有前途的人。但对朝子来说,她眼中的岩桥慎一是另外的样子。

    岩桥慎一突然被朝子问到这样的问题,心里不禁涌动对这个姐姐的温情。似乎从朝子的问题当中,重新认识到了姐姐的另一面。他过去没有去了解的、朝子也轻易不示人的另一面。

    同时还意识到一件事,那就是,这个姐姐出乎他意料的了解他。

    ……

    北纬四十三度是札幌。

    托美和酱那首歌名长得要死的《lat.43 n -forty-three degrees north latide-》的福,一整个团队的人都对这个小知识点烂熟于心。

    这次去札幌开演唱会,还特别为这首歌准备了新的编曲版本——只在札幌场披露。

    八月中旬,一大队人浩浩荡荡,飞去札幌。

    一整个八月,岩桥慎一既忙碌、又出风头。

    月初,企划专辑官宣,半个业界助力,把他身为制作人的才能大肆吹捧了一番,过后为了制作企划专辑忙前跑后,到月中,还要跟着dreams e true到札幌巡演。

    他飞到札幌来的这期间,由他提议,渡边万由美的事务所参与投资,胖胖青年秋元康执笔台本的那档整蛊节目,也要在朝日电视台进行夏日特别档的试播。

    岩桥慎一给的是个想法,不参与节目制作,尽管如此,在试播环节,也还是说定要在演职人员名单里加上他的名字。

    对普通大众来说,看到“岩桥慎一”,也只会认为是重名。但对业界的人来说,是那个岩桥慎一在制作音乐之余,又把脚伸到了电视台踩了一下。

    这个岩桥慎一,到底是有多少精力、多少点子?

    试播的特别档,收视率固然重要,但更看重来自观众的反馈。节目的制作方,对于收视率方面,没有报以什么夸张的期望。

    而在岩桥慎一看来,节目只要不失败就是成功。他正忙得团团转,节目开播前就不怎么关注,现在人跑来札幌,更是想看也看不到。

    八月的札幌,气候舒适,到的这天,天气也不错。

    来的是美和酱的老家,衣锦还乡,待遇自然大不一样。何况,还有先前渡边万由美跟札幌正府合作,借着演唱会给札幌的旅游业大打广告的事。

    不论从哪一点来看,乐队到札幌来,被特别礼遇都是自然而然的。

    乐队到的这天,北海道当地的媒体倾巢而动,冲向机场,给了dreams e true大明星的待遇。

    除了媒体,还有前来接机的大批粉丝。

    平时人来疯的美和酱,真的面对这个迎接女明星的排场,反而害羞起来,手足无措,紧紧抓着工作人员,像个被大人领着离开的小孩。

    可说是紧张害羞,走到一半,还是笑嘻嘻的对着粉丝挥下手。

    越是这样,越显得像是个小孩模样。

    为了不被猜测身份,岩桥慎一不在她的身边,而是跟工作人员们一起行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