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746. 一个答案

时间:2021-01-28作者:斜线和弦

    “吓了我一跳。”

    岩桥慎一吐槽了一句。一开口说话,嗓子眼干巴巴的,像要冒烟。他商量着,“给我拿点水喝,行吗?”

    “看上去好可怜的一张脸。”

    美和酱像是逮住了挖苦他的机会似的,盯着他的脸说了句。

    “……”

    小狐狸嘴里吐不出好话。岩桥慎一无语。她似乎完全意识不到自己说的话不够体贴,不像是在慰问病人。身子往前一倾,手伸过来,放到他额头上摸了摸。

    “试体温要用手背才对吧?”岩桥慎一提意见。

    美和酱没回答,照样拿手掌心贴着他的额头,绷着一张脸,看着像在跟谁闹别扭。今天一整天,她就是这么一副气压不高,要说什么又无话可说、不高兴也不生气的样子。

    岩桥慎一知道她为昨晚的事心里自责难受。越是觉得是自己有错,就越是只顾着跟自己闹别扭而不会坦率道歉,美和酱就是这样的性格。

    知道她心里不是滋味,正因如此,才不会对她说重话。

    但是,更让岩桥慎一在意的,是下午演唱会导演给他打的那一通电话。

    想到美和酱宁可给观众退票也不同意安排替补成员的心情,岩桥慎一叹口气,也不指望能喝到小狐狸亲手倒的水了,“你的手还真热乎。”

    有着似乎永远也使不完的热情与活力,这样的美和酱,手也是热乎乎的。跟中森明菜总是凉丝丝的手不一样。

    听他这么说,美和酱却把手收了回去,起身去给他倒水。

    “你什么时候来的?”岩桥慎一好奇。

    美和酱若无其事,“要不要我扶你起来?”这会儿,倒是有点要照顾他的样子了。

    “那倒用不着,也不是生了重病。”他自己起来,接过水喝了一顿,舒一口气。嗓子眼舒服了,后知后觉,身上也轻快了不少。

    “今天的彩排怎么样?”岩桥慎一提起来。

    美和酱不接他的话题,“现在感觉怎么样?好些了吗?肚子饿不饿?要吃点什么吗?”

    一串问题一股脑儿丢过来,问得岩桥慎一发愣。

    “肚子是在咕咕叫了。”他反应了一下,先回答的却是这一句。

    不过,觉得肚子饿,也就代表身体状况恢复了不少。岩桥慎一觉得盖着被子有点热,悄悄把一只脚伸出去,继续说他的,“明天……”

    “明天。”美和酱看着他,“慎一君明天一定能好起来吧?”

    “现在是感觉好多了。”岩桥慎一笑了笑,“我当然也很想说‘能’。”他故意不提导演事先打过电话,和他说了那两套备用方案的事,只当对外面的一切一无所知。

    “那就是能了。”

    美和酱手捧着腮帮子,看着他,“不是说,我们是dreams e true吗?所以,一定会没问题的。”

    这话听着又任性又不讲理,可是,说着这句话的美和酱,某种程度上来说,心里也没有了主意。她把手伸过去,拉住岩桥慎一的手,像是把自己的不安传递给他。可一开口,说的却是:“难得你来札幌,都没机会好好招待你了。”

    “确实。”岩桥慎一点头。

    她顺杆爬的本领向来高超,趁势和他约定起了下一次:“那等下次来的时候,就带你到处去玩。”

    “行啊。”他答应。

    美和酱继续往上爬,“去旭川的动物园看长颈鹿怎么样?”

    “可以。”岩桥慎一听着。

    她越说越离谱,顺着杆越爬越高,“你要是想到薄野去玩,尽管把账单送去给我就好,都说了要招待你嘛,你想做什么尽管放开手脚去做就行了。”

    “……”

    岩桥慎一无语,干脆扭过头去,不想看她,并选择性忽略了最先拿薄野欢乐街挖苦人的就是他自己这一事实。

    “总之,以后也一定要到北海道来啊。”

    美和酱像是完全体会不到岩桥慎一的无语,自己说自己的,“kirin君就是慎一君,谁也不能取代你。就算这次不行,下次再来演出也可以的。”

    “谁也不能替代我?”岩桥慎一把头转回来。

    美和酱点点头,“所以,如果明天慎一君上不了场,就把你的位置空出来。”她抓紧岩桥慎一的手,“我能这么做吗?”

    她倔强的脸上,忽然流露一丝小动物的不安。

    “行啊。”岩桥慎一答应她,“要是真上不了场,就照你说的办。”

    他也拿定了主意,“公司那边,我去说。”

    只要岩桥慎一站到她这边来,那么,事情就会按照她的想法进行下去。可是,美和酱并不觉得自己胜利、或是吃下了一颗定心丸。

    她低下头,看着被自己抓在手里的岩桥慎一的手,“我也知道这样很任性。”

    “这么说可不像你。”岩桥慎一故意逗她。

    美和酱瞄了他一眼,“我就不能知道是自己在任性吗?”

    “当然能了。”岩桥慎一无奈。知道自己在任性也还是要任性,这样就又是岩桥慎一熟悉的那个耗子扛枪的小狐狸了。

    果真,在性格方面,不能对这家伙有过高的指望。

    “不过,我不是想给你添麻烦才这么任性。”

    美和酱认认真真,“是想和你、还有正人桑,只有我们三个人一起,作为dreams e true这么进行下去。”

    因为这样,所以才这么固执己见,任性的要求这个三人的阵容不能改变。

    岩桥慎一心里当然知道。

    “一定能这样下去的,对吧?”美和酱问他。

    她目不转睛,看着岩桥慎一,等待着一个答案。

    岩桥慎一越来越忙,乐队的工作像拴在他脚边的链子,美和酱不是看不到他正被唱片公司和乐队的工作不断拉扯。

    美和酱希望岩桥慎一也能够“梦想成真”,就像岩桥慎一支持着她的梦想一点点实现那样。如果可以,愿意助他一臂之力。

    要是这么想,或许应该放开他,让他回到幕后,专注唱片公司的事。可是,对美和酱来说,她所实现的梦想当中,有一块是因为岩桥慎一在那里,所以才亮着的。

    假如放开岩桥慎一,让他离开乐队,那么,她梦想的四个角,就有一个永远灰了下来。

    美和酱知道自己不是个无私的、宁可自己遗憾也要去成全别人的人,但也没有想到,会是因为她自己,把这个她一直以来都有意忽略的矛盾摆上了台面。

    “嗯。”岩桥慎一点头,“会的。”

    美和酱一下笑开,那笑容像是能点亮这个房间一样的闪闪发亮。她松开握着岩桥慎一的手,伸出小拇指,“说好了哦!”

    要一起作为dreams e true,唱到老死为止。到那天之前,都不许放手。

    岩桥慎一勾住她的小拇指,心里却下了个决定。

    ……

    晚上,岩桥慎一没再发烧,只是头还是疼,吃了点东西,继续在房间里养病。

    中村兄和工作人员们去薄野欢乐街潇洒快活,美和酱忧心岩桥慎一无聊,热情提议过来陪他玩,被岩桥慎一给果断拒绝。

    让这只小狐狸陪着玩,无聊肯定是不会无聊,但头会不会更疼就不好说了。

    关于明天演唱会的备用方案,岩桥慎一和导演通气,告诉他,如果自己不能登台,就按美和酱说的,现场广播、提前准备好退票处。

    他发了话,也就意味着把可能会因此出现问题的责任揽到了自己身上。如此一来,不管导演心里是怎么想的,现在都会配合他的决定。

    不过,岩桥慎一自我感觉,如果今晚不再烧起来,那明天应该能坚持上场。

    心里正琢磨些有的没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岩桥慎一伸手拿起话筒,是渡边万由美打过来的。

    “没有吵到你吧?”她问。

    “白天睡了一整天,现在正烦恼,过后要怎么睡呢。”岩桥慎一回了句。

    渡边万由美一笑,“能这么烦恼,看来身体好些了。”

    “兴师动众,连东京都知道了。”

    “当然知道。你可是以dreams e true的身份去了札幌,身体情况如何,关乎接下来演出的效果。”

    巡演的阵仗这么大,投入又多,真出了岔子,各种损失多到有够受的。

    “是,boss。”岩桥慎一叫她念得有点头疼,故意戳她的笑点。

    听她笑一笑,刚才的头痛总算也缓解了一些。

    “身体没有大问题吧?”渡边万由美开始关心他。

    岩桥慎一告诉她,“大概是有点神经疲劳,又刚好着了凉。”自己也觉得吹点冷风就病倒,这个剧本过于女主,有点不甘心,“哪能想到会因为这点小事生病。”

    “就是不放在心上的小事才容易出问题呢。”渡边万由美笑道。

    可笑归笑,想糊弄渡边万由美不可能。她把话题又拉回来,提起正事,“随行的工作人员和东京这边联系,说如果你不能登场,就把你的位置空出来。”

    “是打算这样。”

    渡边万由美听他这么回答,评价了一句,“是吉田桑和你能做出来的事。”

    别人也许不知道,但渡边万由美对dreams e true的构成了如指掌,对吉田美和跟岩桥慎一之间的羁绊也心知肚明。

    但羁绊这种东西,如果被过于看重,反倒成了束手束脚的阻碍。

    “不过,我现在感觉自己明天能登场。”岩桥慎一说。

    第一次的马戏团巡演,要是其中一场因病缺席,想起来到底是遗憾。只要状态尚可,岩桥慎一就会参加。而且……

    岩桥慎一想起刚才跟美和酱拉钩时,心里下的那个决定。

    渡边万由美听了他的话,忽然问了句:“你想过今后怎么办吗?”

    “啊。”

    两个人刚好在想同一件事。岩桥慎一一愣。

    渡边万由美继续说她的,“乐队不可能只开这种大型演唱会,到时,你打算怎么处理行程的冲突?”

    “总不能每次都带着办事员在身边,跟东京电话联系。”

    要是不把岩桥慎一脚下dreams e true的链子解开,那他就注定束手束脚。这次,把事情弄到这个地步,渡边万由美也忍不住,要把事情给说开。

    “是这样。”岩桥慎一点头,“差不多该把事情给理清楚。”对他来说,窗户纸是在这样的情形下被捅破,好处大于坏处。

    “退出乐队的话,吉田桑那边大概会很难办。”渡边万由美听到工作人员转述的吉田美和的话,就知道如果岩桥慎一真的退了队,对乐队绝对是致命一击。

    “我没有打算退出乐队,万由美桑。当然,更没有考虑找个替补成员,代替我戴上长颈鹿头套。”岩桥慎一说。

    这次生病,把各方的真心都给暴露出来。知道美和酱怎么想,岩桥慎一就不可能跟她的想法对着干。

    渡边万由美闭上嘴,等着听他的下。

    “所以,我还是会继续参与唱片制作,宣传期的活动能参加的也会参加。反正以乐队现在的声势,发行新唱片,只要去那几个大电视台走一趟就可以,用不着东奔西跑。”

    “……”

    “我考虑的,是参与乐队日常的活动,但不参加每年的主题巡演。”岩桥慎一告诉她,“到时候,在巡演开始前的宣传单上,就告知观众,演出kirin君不会出现。”

    这是还没有对任何人提起过的、他所想到的解决问题的思路。

    “对普通大众来说,虽然我的身份是队长和乐队的制作人,但这两样恰好是无法被直观领略到的。即使我不出现,也不会影响他们观看演出。”

    “只要不参加主题巡演,平时的工作集中在东京,这样不就轻松多了?”岩桥慎一说。

    渡边万由美沉默了一会儿,“是个办法。但是,直接宣布kirin君不再参加巡演,可能会给大众留下不好的印象。如果真的要这么做,还得进行更圆滑的过渡。”

    “最不好解决的,是吉田桑的想法。”她说。

    岩桥慎一不接这个话头,反倒转过话题,“这次的户外巡演,事务所有得赚吧?”

    “现在看来,是赚到了。”渡边万由美回答,“户外巡演能赚钱,可不容易。”

    “观众的口碑也不错,对吧?”

    “大受好评。”

    岩桥慎一“嗯”了一声,“那就好。”

    “所以?”

    “所以,”岩桥慎一说,“既然口碑好、又赚钱,就把这个户外巡演继续做下去怎么样?”

    然后,让长颈鹿男只在举办这个户外巡演的时候出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