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747. 承你吉言

时间:2021-01-29作者:斜线和弦

    举办音乐节的时候,岩桥慎一跟美和酱约定,今后要开专属于dreams e true的户外巡回演唱会。

    当初的约定如愿实现。现在,美和酱又和他做下了新的约定。

    面对这个两难的局面,岩桥慎一想来想去,为了兑现新的约定,还是把目光又放到了这已经实现的约定、这场意义特殊的户外巡演上面。

    “只在那五座大城市开演,场次也少,这样一来,我即使跟着去演出,也不成问题。”岩桥慎一说。

    关于这一点,这次的巡演已经证明。只要带上个办事员,彩排当天到场,演出结束当晚再回东京,什么也不耽误。

    虽然时间紧一点,但毕竟场次少,也就只忙碌那么几天而已。不像是全国范围的那种巡演,一旦开始,什么也做不了,就是从一个地方转到下一个地方。

    渡边万由美听了他的话,想了想,直中要害,“而且,这样的大型户外巡演,不适合年年都开。更不能和主题巡演在同一年开。”

    她这么说着,心里自然已经猜着岩桥慎一是个什么打算。

    “是这么回事。”岩桥慎一笑道,“不愧是你。”只要听他开个话头,渡边万由美就能猜得着他在想些什么。

    被这么称赞,渡边万由美不紧不慢,回了一句,“这话该原封不动还给你才对。”

    到底想到这种程度的人是他自己。

    这样的大型户外巡演,兴师动众,成本又高,不寻求赞助商根本不能独立负担。又是在夏天,对观众来说,去看一次也是不小的挑战。

    再者说,如果一年之内开两个不同主题的巡演,首先是时间排不开,乐队至少要留出半年的时间来制作当年要发行的唱片。

    二来,如果一年之间开两个不同主题的巡演,但一边是三个人同时出场,另一边只有两个人演出,会给观众留下不好的印象。

    要让长颈鹿男只在举办户外巡演的时候出现,不论从哪个方面,都不能年年都举办户外演出。如此一来,岩桥慎一在演唱会方面的压力就会大大减轻。

    “本身,户外巡演强调的就是园游会一般的热闹气氛。如果长颈鹿男成为了只在户外巡演时出现的人物,还可以加以引导,为这个形象赋予特别的意义。”

    岩桥慎一把他的打算跟渡边万由美和盘托出,“……直接让长颈鹿男不参加主题巡演不合适,既然不参加,不如就顺势把长颈鹿男不参加主题巡演这件事,变成乐队的一个设定。”

    “你早就在做这样的打算了?”

    渡边万由美听了,心里一边佩服,一边又好奇,是否早在一开始、决定要做户外巡演时,就想到了这一步。

    之所以会这么想,是因为乐队从出道以来,不算宣传期的跑场演出,根本没有举办过正式的全国范围巡演。这次的户外巡演,就是他们的第一次巡回演出。

    没有举办过正式的主题巡演,观众也就从来没有见过三个人都在场的“主题巡演”。

    这也就给岩桥慎一实施他的“长颈鹿男(户外巡演限定)计划”提供了更多的便利。因为从来没有过,所以更能像他说的那样,成为乐队的一个设定。

    “走一步看一步。”岩桥慎一含混其辞。

    渡边万由美嫌弃他,“卖关子的男人最叫人不痛快了。”

    “那就要你多包涵了。”岩桥慎一笑道。顿了顿,“但不管怎么说,不能等到下了雨才去买伞。”

    走一步看一步是真的,只不过,差别在于,美和酱能不能接受长颈鹿男的替补。

    最简单的处理方式,就是找一个替补,代替他站到舞台上。

    是因为这次她宁可空出长颈鹿男的位置,也不同意别人代替岩桥慎一,由美和酱自己把窗户纸给捅破,暴露了她的心意、以及这个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彻底明白了她的心意、体会到她的固执和对“三个人的dreams e true”的执念,岩桥慎一不可能再提替补的事,更不能和她说自己准备退居幕后、让三人行回归二人转——还不是他跟美和酱最开始的二人转。

    到这个份儿上,这才让他从两个办法当中,选择了这个过后需要布局、需要跟美和酱跟中村兄沟通、需要承担更多风险的做法。

    “看这样子,你也不是会被淋湿的人。”渡边万由美莞尔一笑,打趣道。

    岩桥慎一也笑,“承你吉言。”

    “放心,我说话可灵了。”渡边万由美大概也松了口气,跟他开起了玩笑。可玩笑开过去,想到些什么,跟他提议,“明天的演出,不管你身体恢复如何,不如就不参加。”

    “正相反。”岩桥慎一否决,“只要感觉能参加,我就一定会出场。”

    如果没有下这个决定,他还有可能会不参加。既然下了这个决定,为了能更顺利的推行自己的计划,也为了不给这第一个约定留下遗憾,只要能上场,他就不会缺席。

    ……

    跟渡边万由美把计划说开,放下电话,岩桥慎一觉得脑袋清爽了不少。

    脑子越用越灵活,这话看来不假。虽然在这个白天睡太足、正烦恼过后要怎么入睡的情形下,脑袋越清爽,入睡也就更困难。

    来这一趟札幌,先是病倒在床,又不得不想办法解决这个拖了许久的大问题。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有够辛苦的。现在睡不着,他又觉得无聊、又想好好歇一歇。

    明明还躺在床上,却想要歇一歇。

    岩桥慎一手一伸,又把电话拿过来,往东京打。智能时代过来的人,不太擅长记电话号码之类的东西,最先记在心里的,就是这串时不时就要打一次的号码。

    不过,这个时间,不知道能不能接得通。现在这个时代,每个电话打出去,都像是猜奖一样。直到接通之前,都不知道奖券里是“再来一份”还是“谢谢参与”。

    岩桥慎一一边拨着号,先从这份期待感当中,体会到一份趣味。

    “莫西莫西——”

    等听筒里传来中森明菜的声音,他不禁一笑。

    “晚上好,明菜。”

    电话那头,中森明菜本来客气的语气为之一变,活泼了起来,“是你。”

    “我在酒店的房间里。”岩桥慎一和她说。

    中森明菜“嗯、嗯”听着,“演出是明天。”想了想,“北海道是吉田桑的老家吧?”

    “不过,吉田桑的老家离札幌可远了。为了看乐队的演出,她的家人还特意提前来了札幌。”岩桥慎一和她说。

    “真好。”她的语气是真的羡慕,“能回老家开演唱会。”

    岩桥慎一好奇,“你在清濑市演出过吗?”

    “其实演过的。”中森明菜告诉他,“刚出道的时候,在清濑的高中学园祭上演出过,唱了两首歌,然后对台下说‘请多多支持我’,就立刻跳下舞台离开了。”

    “听着真是手忙脚乱的。”

    “刚出道的偶像可忙了,分不清现在是白天和黑夜、今天是一日还是三日的程度。”

    岩桥慎一听了,故意逗她,“今天是十八日的晚上。”

    电话那头的中森明菜连连嫌弃,“这也太冷了吧。”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做到一本正经说这种冷笑话的?

    相比起岩桥慎一无聊的冷笑话,还是中森明菜这个嫌弃的态度更好笑一些。

    ……

    隔天,岩桥慎一虽然没有痊愈,但没有发烧、自我感觉也尚可。这么着,到底没有动用到临时退票点。

    这么个结果皆大欢喜,工作人员们松一口气——为不必承担长颈鹿男缺席有可能出现的问题。

    虚惊一场,要数美和酱最高兴,昨天那副自己跟自己闹别扭的样子早就丢到九霄云外去。高兴归高兴,还没忘记跟岩桥慎一说,自己会在舞台上照顾他。

    一听在舞台上“照顾”他,岩桥慎一就有点想出冷汗。

    被这只小狐狸给重点关照,可不是什么叫人感到“高兴!快乐!喜欢!”的事。

    为了稳妥起见,导演和岩桥慎一沟通,临时取消了几个原本的长颈鹿男跟美和酱、跟观众互动的环节,让他除了开场以外,几乎都留在阵地里弹他的键盘,尽量保存体力。

    开场之前,乐队先在休息室里待机。美和酱处在一种微妙的,又想撒欢、又努力克制的状态当中。她坐在岩桥慎一身边,却跟中村兄用gameboy对战。

    任地狱的新款游戏机,不仅陪伴美和酱从福冈走到札幌,还给了她这份又想撒欢又努力克制的情绪一个出口。

    美和酱玩游戏的时候好胜心极强,中村兄也是个寸步不让的。两个人斗得热火朝天,气急了就互骂“八嘎呀路”“扩诺呀路”。幸好札幌场不录像,不会把这个画面给记录下来。岩桥慎一心里无厘头的想着,瞄一眼美和酱的游戏机显示屏。

    又要输了、又要输了……

    看热闹就是这么开心舒适。

    札幌场的门票全数售出,刚出道就能在札幌这种地广人稀的地方开超大型演唱会,配合着事务所的通稿,这件事早就被大吹特吹。

    今天的演唱会,观众席里有美和酱的父母和弟弟,有她毕业以后留在了札幌的朋友,有为了看乐队的演出从全国各地飞来的观众,还有因为北海道又出了个歌星而骄傲的北海道人。

    各种各样的情绪,各种各样的想法,各种各样的人,汇聚到一处。

    然后,为了同一支乐队欢呼,为同一支歌鼓掌、又为同一支歌而感动。

    演出开始以后,美和酱说到做到,岩桥慎一留在圆形舞台里面不出来,她就多跑进去几次,和他面对着面唱歌,贴着他的背唱歌,看她脸上的笑容,就知道她是真的高兴。

    今天的美和酱,状态格外的好。这既是因为回到了札幌,她梦想开始的地方。还因为差点要上不了场的岩桥慎一,也能顺利站到舞台上。

    在北海道的老家,台下就有她在老家的亲朋好友。他们在很早之前,就听她说起过自己的梦想,既有全力支持她相信她的,也有虽然不理解但也支持的。

    虽然被挖苦嘲笑过,但因为有温柔的家人和朋友,当她去往东京,四处碰壁时,回想起北海道老家,就又从中得到力量。

    还有在她的心里画下一道彩虹,和她一起,把梦想一点点实现了的岩桥慎一。现在,他也正在自己的身旁。

    两份的勇气,注入到她的身上。身在札幌的美和酱,体会到前所未有的幸福与力量。

    在这一刻,忘记了昨天被摆上了台面的问题,也不去考虑今天过后的未来。只在这一刻,她全力以赴。为自己,为所有人。

    为岩桥慎一,为了三个人的梦想成真。

    心里带着要照顾岩桥慎一的想法,虽说如此,等到演唱会结束,退场的时候,满场跑的美和酱自己气喘吁吁,体力到了极限,反倒是一直留在内圈舞台演奏键盘的岩桥慎一,退场时还能顺手搀她一把。

    “慎一君没问题吗?”她一边被岩桥慎一扶着往后台走,一边问。

    岩桥慎一笑了笑,“没关系,我的身体好了。”

    “那就好。”

    得到这么个回答,小狐狸放心了。接近虚脱,干脆啪叽歪到他身上,开始耍赖走不动了。

    还是这样更接近她的作风。

    岩桥慎一扶住她,体格健壮的工作人员赶紧过来,从他怀里接过美和酱,把她先抱进休息室。

    ……

    札幌的演唱会结束,美和酱在台上玩得疯,过后直接回酒店休息。吉田家的父母之前就说过,演唱会看完,就直接回老家。

    这么着,无人打扰,她自己回去大睡特睡。

    明天上午,团队的人启程回东京,留下善后的人拆除掉舞台,再运回东京。下一次,就是在湾岸广场举行这次巡演的最后两场。

    湾岸广场,岩桥慎一跟美和酱许下将来要开户外巡演的承诺的地方。

    岩桥慎一想着收拾东西准备明天启程,突然想起来,这次一到札幌就生病,没有出去逛街,也就没有给中森明菜带出差的礼物。

    心里正琢磨着这件事,电话忽然又响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