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749. 场景互换

时间:2021-01-31作者:斜线和弦

    “我最不擅长猜谜了。”岩桥慎一说。

    中森明菜跟他耍赖,“你猜猜看嘛。猜对了的话,有奖励的。”

    “什么奖励?”小气抠门、爱吃软饭的岩桥慎一,对她的奖励充满好奇。

    中森明菜又笑起来,跟他卖关子,“你先猜。猜中了就知道了。”

    “话是这么说,但是,不知道奖励是什么,就没什么动力。”岩桥慎一开始故意逗她玩。

    中森明菜叫他牵着鼻子走,差点被绕进去。还好立刻反应过来,说不过他,就使出绝招——掀棋盘,嫌弃道:“怎么这么斤斤计较的。”

    岩桥慎一叫她逗得哈哈大笑,配合她玩下去,“在自己家里?”

    “不对。”

    “那是在公用电话亭?”

    “错了哦。”

    猜两次不着,岩桥慎一想了想,故意道:“不会是已经过来了,正躲在我的卧室里,或者正藏在洗手间里,给我打电话吧?”

    中森明菜连连否认,表示鄙视,“怎么可能。”

    “那真可惜。”

    岩桥慎一表示失望,“还想着答出这个答案来的时候,你说着‘猜对了’然后突然出现呢。”

    “想也知道不可能吧?”中森明菜知道他是故意的。但是,打着电话突然出现,这种想象当中,却带有某种微妙的温情,让她的语气软和了许多。

    “我倒希望是真的。”也是话赶话,岩桥慎一脱口而出。

    中森明菜得意洋洋,问他:“想见我吗?”这语气,听着像个占了上风,正拿出糖来引诱年下弟弟的大姐姐。

    “可想了。”岩桥慎一说,“全身上下,没有不想的地方。”

    电话那头,中森明菜拉长声调,嘴上开始嫌弃,“慎一你肯定在想些奇怪的事情。”

    岩桥慎一语气无辜,拉她下水,“你难道不想见我吗?”

    “不想。”她回答。

    “真的?”

    中森明菜又哧哧笑,“就算我说了‘想’也没有用……”

    “嗯?”

    “不是让你猜我在哪里吗?”她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揭晓答案,“我在札幌哦。”

    这真是意想不到,猜三十六次也猜不着。

    岩桥慎一“哦”了一声。仿佛被一道无形的雷给劈过,顿时无语。刚才接电话时,想着和她同在东京,为距离拉近高兴。结果没想到,其实距离没有变,只是掉了个个儿。

    “其实前两天就决定了行程,不过,想着吓你一跳故意瞒着来着……”她得意洋洋。

    听这兴冲冲的语气,估计在知道了要跟岩桥慎一来一次完美的擦身而过时,就已经开始合计,到这天晚上给他打电话,捉弄他一把。

    从整蛊节目开播起,岩桥慎一就时不时被当成整蛊对象。

    想什么来什么。中森明菜和他说起昨天的电视节目,“昨天晚上有工作没有看,所以提前准备好,录下来了。好期待、好期待~”

    她孩子气的跟岩桥慎一撒娇。

    岩桥慎一笑笑,“我也还没看,把录像带给带回来了。”

    “今天晚上要看吗?”她好奇。还没得到回答,自作主张先说下去,“其实,很想和你一起看。”

    “会很不好意思的。”岩桥慎一说。

    中森明菜“诶~”了一声,一副洞悉人心的语气,问他,“故意这么说的吧?”他越是说会不好意思,就越是让中森明菜想跟他一起看。

    要这么说的话,不是岩桥慎一欲擒故纵,而是中森明菜坏心眼想看人出丑。

    两个人在电话里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起来。

    刚从札幌回来、在那里待了几天沾染的札幌气息还没散去,这样的岩桥慎一,跟中森明菜聊着札幌的时候,多少有一丝现在自己人还在札幌的错觉。

    电话线似乎模糊掉了许多东西,让两个离得正远的人,距离一下拉近。

    但也或许,是因为心的距离更近。

    中森明菜和他说起,今天到札幌来,还看到了关于dreams e true演唱会的报道。岩桥慎一听了,想起自己病倒的事,叮嘱她,“札幌晚上气温低,出去的时候可不要穿太单薄。”

    一说这个,就想起被札幌的记者给拍到,过后还要糊他一脸马赛克的事。不过,这事小得不能再小,他不放在心上,也就觉得没必要提。

    “而且,最好也不要洗完澡以后再出去……”他继续说着自己的经验谈。

    倒把电话那头的中森明菜给逗笑了,“有点啰嗦哦。”

    “……”行吧。他啰嗦。

    她觉察到岩桥慎一的郁闷,一边继续笑,一边和他说,“好像没有听你叮嘱过这些。”比起岩桥慎一,更像是她会说的话。

    中森明菜冒出个念头来,带点玩笑的语气,问了句:“该不会,是慎一你自己,晚上洗完澡以后出去玩着凉了吧?”

    “唔。”这个精准的直觉。

    “真的被说中了?”中森明菜玩笑的语气变得认真起来。

    岩桥慎一回答着她的问题,听着她喋喋不休,忽然有种感觉,仿佛正被她被抓着衣袖,问东问西,瞧上看下。叫她这么念,恍惚之间,觉得此刻的女朋友颇有点老妈的神韵。

    “洗完澡头发没吹干就出去玩,怎么能做这样的事呢?”中森明菜觉得不像是他的作风。

    岩桥慎一叹气,开始吃不消这顿经,“总之,现在身体已经好了,不用担心。”

    “所以,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正在生病吗?”她想到。

    岩桥慎一老实承认,“那时就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本来也不是值得兴师动众的事……”

    确实,反正就算说了“病得起不来”,也不可能跑去照顾他。中森明菜想到这儿,不禁觉得泄气。

    “刚才说‘不想’是骗你。”她旧话重提。

    她对着电话,像在说悄悄话似的,小声和他说,“其实想见你想的不得了。”

    岩桥慎一听着她的表白,心里痒痒的。刚才隔着电话线被模糊掉的距离,立刻又变得清晰起来。两个人就是离得很远。

    他想说点什么,结果,先被中森明菜把话题给抢走,“跟你说哦。”

    “什么?”

    “富士电视台的制作人,想邀请我去演电视剧。”中森明菜告诉他。

    岩桥慎一“嗯”了一声,听她的下。

    “主人公从事的是出版业或者唱片业之类,和普通上班族不太一样的工作,在这样的背景下进行的都市电视剧。”她自己说着也一知半解的。

    不过,这么说也足够听的人听个大概。现在这个泡沫时代,非常流行这样的电视剧。主人公不是那种朝九晚五的枯燥上班族,要么从事自由职业,要么就是阿提斯特,要么就在广播局或者唱片业界之类比较自由随性——不论是衣着打扮还是男女关系——的地方上班。

    然后,衣着时髦,住在漂亮的公寓里,在酒吧和迪斯科夜夜笙歌,尽管如此纸醉金迷,但内心有自己的坚持、或是感到内心空虚不满足……如此种种。尽管是年轻人也能开宝马的时代,但是,能尽情挥洒的年轻人跟面对着这个浮华的世界不知如何是好的年轻人一样多。

    电视剧既要引人共鸣,也替人满足想象。

    “不过,被我拒绝了。”中森明菜说。

    她并不是在征求岩桥慎一的意见,而是在向他汇报这件事。

    “我虽然也挑战过演戏,但相比做演员,能好好把歌手这份工作给做好就很不错了……”她虽然崇拜山口百惠,倒是没有打算像山口百惠那样歌影双栖。

    “以前,也不是没有接到过邀请,因为我不怎么想做,事务所就帮忙都推掉了。”中森明菜和他说起来。

    已经在录音室里见识过她的横行霸道的岩桥慎一,能够理解研音为什么会顺着她的性子。而且,真要说起来,巅峰时的中森明菜忙到脚不点地,也根本没有去演戏的时间。

    在她已经通过唱歌积攒了顶级的人气和知名度的情况下,没有必要再让她去当演员。在她每年的巨额唱片销售额的衬托下,当演员赚得那点钱不值一提。

    有那个去演戏的时间,还不如多唱点歌,多参加点节目,多给事务所赚大钱。

    “不过,这次事务所的经理有劝我,说是剧本不错,可以考虑一下。”中森明菜告诉他,“还提到了事务所现在正在拓展演员的业务……”

    她不大喜欢这些弯弯绕绕的东西,说一点,觉得岩桥慎一能明白,就自作主张停下来。从这点来说,既任性,又相信岩桥慎一能明白。

    岩桥慎一当然明白。研音正在拓展演员业务,中森明菜这个登上了塔尖的桃浦斯达,如果能把她送去演戏,就能用她去换取相应的影视资源。

    “这样,我就更不想演戏了。”她像个孩子似的闹别扭。

    岩桥慎一无奈。这种自己想一出就是一出的个性,也够事务所头疼的。只能说,还好她是桃浦斯达,有这个任性的资本。

    不过,研音会再动让她演戏的心思,除了想用她这个桃浦斯达换资源之外,大约也有她现在发行唱片的速度放慢、电视台削减偶像综艺、她不必再像从前那么忙、同时她的歌手生涯也在巅峰期后开始有走下坡迹象的原因。

    “慎一你以前还说过,想看我演舞台剧呢。”中森明菜突然提起来。

    岩桥慎一一笑,“还记得吗?”

    “清清楚楚记得呢。”她像个重复老师话的优等生,“你说,我唱歌时像是舞台剧演员。”

    他更觉得有意思,“没错,果真清清楚楚。”

    “要是演舞台剧,事务所大概会接连不断说‘不行’。”中森明菜说着,笑起来。

    舞台剧周期长,项目一旦开始,大半年的时间什么都做不了,得一心扑在上面。不能给事务所赚钱的话,会被拒绝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虽然是跟在拒绝了电视剧邀请的话题后面,但是,她表现的并不讨厌舞台剧。

    “虽说如此,我现在也觉得,明菜你和舞台很搭调。”岩桥慎一真心实意。

    他的言语之间,满是对中森明菜这个人才能的欣赏。如果可以,真希望她能够爱舞台上永远闪闪发光。

    但是,岩桥慎一这种欣赏,对中森明菜来说,高兴固然值得高兴,却也忍不住在心里想到,谈论工作的时候,他们两个人,在想的不是一回事。

    “对了,还有件事要和你说哦。”她话题又一转。

    “什么?”

    “前几天,我有个大发现。”

    岩桥慎一以为她要说什么大事,结果,这个桃浦斯达一开口,说的却是:“俊酱和美穗酱,他们两个的关系好像很不错。”

    俊酱是田原俊彦,美穗酱是中山美穗。

    “还以为你要说什么呢。”岩桥慎一让她给闪了一下。

    谁能想到,这个桃浦斯达,会跟自家的男朋友八卦同事的事呢。

    “应该没有在交往,只是看上去非常合拍。不过,那两个人也挺般配的……”中森明菜对着他嘀嘀咕咕。

    岩桥慎一听着她这八卦的语气,笑着打断:“偶像们之间,也相互八卦吗?”

    “嗯……”

    她一副随便岩桥慎一猜的反应。

    ……

    前一天晚上对着自家男朋友八卦同事,隔天,在从札幌前往小樽的路上,中森明菜随手翻杂志打发时间,就看到自家的男朋友出现在了杂志内页里。

    还是跟别的女人一起。

    大标题上,写着“衣锦还乡的吉田美和桑,在深夜的札幌展露笑容”。

    配的图片,是深夜札幌的街头,吉田美和高高兴兴走在路上,跟同行的男人有说有笑的。说是有说有笑,其实只能看到吉田美和开朗的笑容和正在说些什么的表情。跟她在一起的男人,脸被一团大号马赛克糊得严严实实,不知道是副什么德行,更不知道他是何表情。

    配图下面的小字,介绍说这是吉田美和事务所的工作人员。

    中森明菜对着这条消息看了一会儿。跟吉田美和一起被拍到的工作人员,身形怎么看都是自家的男朋友。不仅如此,他手腕上戴着的,还是自己送的手表。

    普普通通的照片,看内容,也不过是讲了“彩排前一晚,衣锦还乡的吉田桑在札幌高兴散步”之类的话。这么一条消息,甚至都算不上八卦,只能说是“消息”,让人扫一眼就匆匆翻过去的程度,中森明菜看完,也准备翻过去。

    然后,手一停,忽然想到件事。

    就说洗完澡头发没吹干就出去玩,不像是他的作风。

    原来是因为跟吉田桑出去玩才病倒的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