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752. 偷袭上瘾

时间:2021-02-04作者:斜线和弦

    “慎一你这个人呢,要是和你说了‘不许’,就真的能什么都不做。”

    所以,这就是年上大姐姐主动出击的理由?

    岩桥慎一想调侃她一句,可抬起眼皮,瞧着中森明菜那副认认真真发表感想的模样,就说不出轻佻的话。只是伸过手,摸了摸她的头发。

    年上大姐姐嘴上说着“不让做”、“年下君要好好忍耐”,岩桥慎一只能自己去放他的洗澡水。结果,前脚迈进来,后脚,浴室的玻璃门上,映出她的身影。

    “我把你放在洗衣篮的衣服拿走了哦~”她的声音听着自然而然。

    倒是玻璃门另一边的岩桥慎一,听她用这种女主人似的语气说话,觉得有点不自在,含混其辞的答应着。

    不过,声称要拿走他换下来的衣服的年上大姐姐的身影,始终映在玻璃门上。她抬起胳膊,又弯下腰,隔着玻璃门,影影绰绰的,看在岩桥慎一眼睛里,觉得她在跳舞。

    一支短短的舞跳完,女演员拉开浴室的门亮相。

    中森明菜迈进来,头轻轻一歪,上下打量他。岩桥慎一有样学样,也挪动目光。俩人较完劲儿,早晚目光和目光碰到一块儿。

    “我也还没洗呢。”年上大姐姐理直气壮。

    什么“不让做”、“年下君要好好忍耐”,论出尔反尔的本领,年上大姐姐也挺有一套的。

    ……

    “不过,真的好累。”年上大姐姐跟他叫苦。

    但岩桥慎一听在耳朵里,没从这句话当中体会到她的辛苦,倒是觉得被这句话给撩拨了心弦,怪痒痒的。

    “之前不是说过不跟我一起吗?”他自己也说不好,这话是在调侃她,还是在引诱她。

    中森明菜一副看傻瓜的表情。

    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伸过手去,捏住他的耳朵,“你怎么又耍滑头啊。”

    “我耍滑头的话,你也是滑头了。”岩桥慎一笑了一下。

    他语气游刃有余了,中森明菜就控制不住胡思乱想,想多了,手指尖发热,往岩桥慎一那边挤一挤,“……说‘不想’的时候是假的。”

    但就怕她嘴上说了“不想”、“不许”,这家伙就当了真。自己放出“年下君要好好忍耐”的狠话,到头来,自己挖的坑还要自己填。自己嘴硬,就得自己心软。

    “其实也不一定。”岩桥慎一开始有点想卖乖,“刚才,你过去之前,我还在想,等会儿要做点什么,才能让你改口,把‘不许’变成‘快过来’呢。”

    中森明菜叫他逗得哈哈大笑。

    笑一会儿,心里正得意,转转眼珠,翻身上马,高高在上看着他,“那你说说看,你想出了什么主意?”

    岩桥慎一眨眨眼睛,没回答。

    洋洋自得的年上大姐姐“嗯?”了一声,等着听年下君说点好听的。

    “……”岩桥慎一继续看她。

    中森明菜急性子,想再催两句。可瞧着他认认真真看自己的表情,心里的急躁不可思议的平静下来。

    一双大手拉住她的手,硬邦邦的手指头钻进她软和和的指缝里。

    “我最喜欢你了。”等着听年下君说点好听的,结果,年上大姐姐自己先脱口而出。

    岩桥慎一不禁一笑。

    中森明菜骨碌躺回去,抬起眼皮,看着他近在眼前的肩膀和胸膛,把手伸过去,“我,没怎么被好好疼爱过。”

    岩桥慎一感受着她的手指,默默听她说着。

    “我感觉得到哦,慎一你总是替我着想,一直都被你疼爱着。被你喜欢,被你疼爱,就是我最高兴的事了。”

    “我也很想好好疼爱你,虽然也给不了你什么。……所以,就悄悄告诉你一个秘密。”

    “什么秘密?”岩桥慎一好奇。

    “你要好好听着哦。”

    岩桥慎一点头,“嗯,听着。”

    中森明菜卖够了关子,笑嘻嘻的枕上岩桥慎一的肩膀,“那就是,我嘴上说‘不让’的时候,心里其实在想,你要是叫我的名字,我就会到你身边来。”

    所以,根本就用不着想什么主意,名字就是最短、最见效的咒语。

    “这个让我知道可以吗?”岩桥慎一心里高兴,陪她玩这个关于秘密的游戏。

    中森明菜眨眨眼睛,开始装无辜,“不知道~”

    “明菜。”岩桥慎一叫她。

    中森明菜“嗯、嗯”答应着,“什么?”

    “明菜。”又叫一声。

    她接着“嗯、嗯”答应,说起傻话来,“明菜就在你身边哦~”

    年上大姐姐一冒傻气,年下君就想笑。又想笑,但又为她这份傻气觉得心里热乎乎的。拉住她放在自己胸前的那只手,翻个身,“明菜。”

    “嗯?”她不厌其烦。

    岩桥慎一心里蠢蠢欲动,脸上一派纯真,“再来一次怎么样?”

    “哈哈!”中森明菜乐得在床上滚来滚去。

    闹腾够了,滚到他身边,搂住年下君的脖子,放轻了语气,引诱道:“快过来。”

    岩桥慎一听在耳朵里,觉得这个中森明菜说话的声音像极了小猫。

    ……

    折腾完这一顿,俩人都老实了。

    缓了一会儿,中森明菜往他那边挤了挤,趴到他身上,和他脸对着脸。

    岩桥慎一眨眨眼睛表示回应,伸手搂住她。

    这个桃浦斯达,像是巡视的猫咪,看了看他,目光往下挪,忽然低下头,牙齿贴上他的肩膀,轻轻咬了一口。

    “又要干什么?”岩桥慎一问她。

    她抬起头来,跟他商量,“不让咬脖子,咬这里行吗?”

    “……”岩桥慎一无语,忽然想起她前阵子热情表示想要养狗的事。看她这副模样,真是很想问一问这个年上大姐姐,她的养狗计划进行得怎么样了。

    沉默约等于默许。

    这个桃浦斯达权当获得许可,兴致上来,装模作样说一声:“我要开动了~”趴在他肩头开始种草莓。

    就这副想起一出是一出的样子,离“成熟的年上大姐姐”真是路漫漫。

    ……

    隔天,岩桥慎一把昨晚的剩饭一扫而光,吃饱喝足去上班。

    出门之前,跟中森明菜确认行程。这个桃浦斯达,今天也照样有的忙。跟她在录音室里合作共事的时候,岩桥慎一觉得她与其说是偶像,不如说是个成熟的歌手。

    但是,这种从偶像到歌手的蜕变,在录音室里和她共事的人看的一清二楚,却没有办法体现在她每天的工作行程上面。

    研音安排她的工作,照样还是用偶像的模式。

    偶像工作的一大特点就是“密集”。歌手可以一年之中拿出四个月巡演、四个月录音,余下的四个月尽情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但偶像就是从白天忙到晚上,一年到头没几天休息的日子,不断维持着曝光。而从另一方面来说,把她继续当偶像来安排,研音赚得会更多。

    “今天晚上我回来,就先进卧室去看看。”岩桥慎一捉弄她。

    中森明菜一副和她没关系的样子,“今天晚上我要去录广播,又不会过来。”

    “以后,每次回来,都要想着‘今天明菜不知道有没有偷袭’了。”岩桥慎一继续逗她。

    中森明菜冲他做了个怪相,“下次还这样偷袭你。”

    “真的?”

    她使劲儿点头,露出个坏笑,“敬请期待哦。下次说不定又在你不知道的时候上门了。”

    “好吧。”岩桥慎一装作拿她没办法的样子。

    中森明菜笑眯眯的拍拍他的肩膀,“别担心嘛。下次说不定是像田螺姑娘那样,替你把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饭菜也全部都做好以后,再悄悄回家去。”

    “既然都做好饭了,干嘛还要回去啊。”岩桥慎一吐槽。

    中森明菜瞄了他一眼,嘴上开始捉弄他,“原来年下君这么黏人啊。”

    “……”

    再说下去,不知道还会说出些什么话来。

    岩桥慎一打住,“我去上班了。”

    中森明菜送他到玄关,冲他张开胳膊要抱抱。

    “年上的姐姐还不是很黏人……”岩桥慎一忍不住吐槽。

    她哼哼两声,拿出自己年上大姐姐的蛮横,“不准说了。”抬起头,冲他嘟起嘴巴。

    行吧,不说就不说了。

    出门之前,岩桥慎一从自家那个根本没有年上样子的女朋友手里接过包。这架势,真有那么点新婚夫妇、太太送丈夫出门上班时的黏糊劲儿。

    一这么想,岩桥慎一心里就带上点真的有了个太太的得意——

    尽管某种意义上来说,会因为想到自己有了太太而感到得意,正是因为自己还没有太太。

    ……

    上了班,岩桥慎一还记得昨天晚上没打完的电话,开完了会,就去给《musica》的甲本打电话。

    岩桥慎一又打电话给他,甲本有些意想不到。在电话里,许多事不方便说,岩桥慎一想到甲本对the blue hearts的热切关注,反而故意没有提这件事。

    尽管如此,甲本接了电话,也还是答应了岩桥慎一见面的邀请。

    两个人约定了个见面的时间,至于地点,甲本出于好意,想定在唱片公司附近,不过,却被岩桥慎一否定,他提议,选在甲本的家附近。

    甲本猜不着这个年轻制作人葫芦里到底在卖什么药,但还是接受了提议。

    约在甲本家附近见面,未必不是出于免得在这边被熟人碰见,进而揣度岩桥慎一又在打算什么的顾虑。

    还没开始正式布局,岩桥慎一不愿意被人知道他要插手这件事。

    另一方面,选择这么个见面地点,还考虑到了是故意给甲本一点好奇心。

    打完了昨天晚上原本的第二通电话,岩桥慎一又拿起电话,拨出第三通,打给索尼的酒井政利。

    酒井政利事务所的人接了电话。岩桥慎一挂断,等了一会儿,酒井政利本人打了回来。

    “酒井桑,晚上要不要一起去喝一杯?”岩桥慎一问。

    接到这么通电话,酒井政利反应了一下,立刻就知道这家伙绝对有事要说。无他,岩桥慎一像是生怕他不知道自己有事要说似的,选了上午这么个时间约酒局。

    “今天晚上不太凑巧。”酒井政利回了句,“要去录音室。”

    “那还真是可惜。”

    “明天晚上倒是可以。”他把时间往后推了一天。

    岩桥慎一倒是无所谓,看了看自己明天晚上的行程,“明天傍晚时分,我再把电话打去您的事务所。

    对时间推后这件事并不敏感,多少意味着,要说的并不是什么急事。酒井政利心里有数,跟他开起了玩笑,“明天傍晚,我可恭候了。”

    两边又客套了几句,岩桥慎一放下电话,舒了口气。

    而后,又开始觉得迷茫。心里琢磨,准备好见the blue hearts的成员,约定跟音乐杂志《musica》的记者见面,也跟酒井政利做了约定。

    但是,这些还都不够,只能算是开始行动之前的准备工作。不过,越是准备工作,就越是棘手。

    除此之外,还有南野阳子那边。

    岩桥慎一去咨询完朝子以后,和南野阳子打过电话,把自己的想法说给了她听。

    南野阳子出道的时间不短,但基本上都在艺能界里工作,世面没少见,甚至可以说比普通人多好几倍,但即使如此,听到岩桥慎一建议她去跟事务所把账面理清楚的话,还是反应了一会儿。

    倒不是因为惊讶,而是因为迷糊。

    这个未成年时就签了事务所、成了偶像的女孩子,人情冷暖、光明黑暗见了不少,但涉及到这些东西,听一耳朵,跟傻瓜没什么两样。

    要不是如此,也不至于稀里糊涂被事务所的社长以她的名义去投资。

    关于南野阳子独立的事,音协的封杀和那堆莫名其妙的投资,两件事都是要解决的问题。但很明显,比起前者,不要背上莫名其妙的债务才是最重要的。

    被音协封杀,最多是上不了电视。

    但欠了债的话,等到泡沫一破,小偶像离上天台就只有一步之遥。

    债务问题要靠找空子来解决,退一万步,如果解决不了,岩桥慎一还有个不得已时才能考虑用的办法。

    至于音协封杀的问题,就要看the blue hearts的事会怎么进展。

    南野阳子答应岩桥慎一,去跟家人商量。岩桥慎一还把姐姐朝子的电话给了她,告诉她,“是非常值得信赖的律师。”

    他真心实意这么看待自家的姐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