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758. 未雨绸缪

时间:2021-02-11作者:斜线和弦

    炒热度要趁早,乐迷的同情与愤怒是有时效的。

    火要从乐迷这里开始点,然后才能烧到连大众也不能忽视的程度。

    这样的道理浅显易懂。

    一支乐队,到底是想要当个我行我素的阿提斯特,还是希望能抓住机会走红,这种事同样也显而易见。

    the blue hearts绝对不是一支拒绝名利的乐队。

    越是这样,计划进行起来就越顺利。

    乐队里有个曾经当过经纪人的成员,在这种时候,和他沟通起来,有些事也更容易。真岛昌利虽然有主见、有想法,但涉及到这些东西,还是不够河口纯之助通透。

    河口纯之助口才一流,脑筋转得也快,岩桥慎一跟他沟通完以后,恶趣味的想道,这个贝斯手,去当个房产推销员或者证券公司理财员,在这个时代估计也能出人头地。

    岩桥慎一安排乐队去代代木的录音室,把那首《老子就站在这儿》制作出来。

    制作公司现在手底下签了不少音乐人。人手充足,乐队缺什么,立刻就能补上。几个成员都不怎么玩得转键盘乐器,就把先前峰岛签下来的那对姓黑泽的兄弟叫过来帮忙。

    期间,岩桥慎一到录音室那边去了一次,顺便见了见那兄弟两个。

    兄弟两个年纪都不大,哥哥健一刚满二十,弟弟秀树才是高中刚毕业的未成年人。两兄弟个头都不高,也就一米六多一点,身材又瘦小,看着像两个没长起来的孩子。

    听峰岛说,带他们兄弟两个出去玩,还被店家特意问他们两个有没有满十八岁。

    岩桥慎一本来就比他们年长,再加上兄弟两个早早听说过这是个了不起的大人物,心里对他充满尊敬,以至于真的见了面时,两兄弟在岩桥慎一面前格外老实,像在严厉的长辈面前努力唯唯诺诺的小孩。

    入行这么久,岩桥慎一还是头一回有这么神奇的体验。

    不过,虽然在第一次见面的老板面前唯唯诺诺,看着有点靠不住。但两兄弟的业务水平倒是不错,开始工作时一丝不苟,对得起峰岛在岩桥慎一那里的称赞。

    据峰岛说,这兄弟两个都能创作,岩桥慎一还没听过他们的原创曲。这次既然见了面,就随口告诉他们,如果有想要让公司代理曲子的打算,可以把原创曲的小样送过去,要是岩桥慎一听着合格,会支付报酬,过后帮忙推销出去。

    只要有歌手选走,过后发行,兄弟两个就有版税能拿。

    岩桥慎一来的匆匆,只待了一会儿。跟黑泽两兄弟随口聊了两句,就跟乐队开始沟通,确认制作的进度。至于具体要怎么唱怎么做,这些他都没有过问,就让乐队成员们自己商量,全部“自主”制作。

    有点神经兮兮的甲本浩人,似乎除了唱歌之外,其他时候永远无法集中精力。这边,岩桥慎一正跟成员们聊着天,只是多跟真岛昌利和河口纯之助说了几句,自觉受了冷落的甲本浩人,就自作主张跑到一边去,拿出gameboy游戏机,自己跟自己玩。

    真岛昌利瞥了一眼,立刻开始上火。

    甲本浩人振振有词,“不是已经没有我的事了吗?”

    不讨价还价正好,一说,真岛昌利更恼火,过去把他的游戏机给夺过来没收,若无其事坐回来,跟岩桥慎一说,“请继续吧,岩桥桑。”

    被抢了游戏机的甲本浩人,撅了噘嘴,瞪起眼睛,对着空气做起了鬼脸。再看看乐队另外两个成员,都是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

    这情景,真说不好真岛昌利和甲本浩人是队友还是基友,是小两口还是男妈妈和儿子。

    岩桥慎一今天来这趟录音室,又添一桩神奇的见闻。

    录音和制作都交给乐队们自己做,岩桥慎一只负责过后的发行,以及后续的宣传——热度不是自己起来的,地下单曲一出,宣传就要跟上。

    比如说《musica》那边甲本的报道,以及在地下音乐圈的宣传。

    the blue hearts这件事,不仅乐迷同情愤怒,同在地下音乐圈的歌手乐队们也很难无动于衷。毕竟,都是创作音乐人,难免在心里想一想自己。

    或许对许多音乐人来说,事情到了自己头上时,会果断选择删除歌曲,或者干脆就不会惹出这样的事。但地下音乐圈不仅有削尖脑袋要往主流业界钻的音乐人,还有事不关己的音乐人、把风骨放在第一位的音乐人……各种各样的音乐人。

    尤其,the blue hearts还是朋克摇滚乐队。

    这种事情,要想闹大,就是要先煽动最激进的那部分人,把最烈的火星撒出去。

    当最硬气的那波音乐人开始支持乐队时,不是那么事不关己的音乐人也会跟着转向。团结能团结的力量,然后一起把火烧热、烧旺,烧到主流业界。

    而这一整个过程,都会被摄像机记录下来。

    ……

    八月收尾,整蛊节目的第二期特别节目也在电视里播出。

    没有对打棒球比赛,收视率比起第一期时,上升了3.3,来到了15.9,相当销魂的卡九。

    考虑到时段,这个数字,其实也算不上是“反响极佳”,但作为试播节目来说,两期收视率结合来看,过后商谈常规化的事,倒也有了能进一步的可能。

    要常规化,就又是各种问题。

    谈时段,拉赞助商,研究一季的台本,筛选能邀请的明星,各种各样……

    这些细节的东西,基本上岩桥慎一就不再过问,渡边万由美把接力棒拿过来,过后就看她如何去商谈,如何去处理。

    不过,在跟渡边万由美沟通时,岩桥慎一随口提到一件事,“这档节目相比其他的黄金档综艺来说,成本要低不少。”

    “确实,相比之下,是不那么铺张的节目。”渡边万由美应着,等他的下。

    岩桥慎一继续随口说说,“只是忽然想到,以现在的作风,如果常规档化,会不会被要求内容更加华丽一点。”

    渡边万由美露出个听到了傻话的表情。

    岩桥慎一看着她的脸,笑道:“万由美桑整张脸都写着‘莫名其妙’。”

    “你自己也知道。”渡边万由美吐槽一句。

    “那当然了,”岩桥慎一继续开玩笑,“毕竟话是我说的。”

    渡边万由美甚至有点不想理他——这种事有什么值得骄傲的?

    不过,岩桥慎一倒也不是没头没脑的说这种话,而是在提到赞助商的时候,想到一件事。

    现在是钱多到没处花的泡沫时代,什么都是只选贵的不选对的,好心帮忙省预算、反而会因为钱花的不够多而被臭骂一顿。

    这样的时代,电视台的广告赞助费也多到用不完,所以能大手大脚,上天下海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不够奢华反而会被嫌弃抓不住眼球。

    但是,等到泡沫一破,这种奇景恐怕就很难再见到。

    赞助商会纷纷缩紧腰包,甚至顶不住破产倒闭,电视台也会更加看重收视率,同时还要努力控制预算,对赤字节目挥起大刀。

    到那时候,注重豪华、制作费高昂的节目就难以再生存下去,反倒是成本低的节目大受欢迎。可降低成本、还要保收视率的话,就只能在内容上面下功夫。到那时,为了节目效果,估计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综艺节目不把人当成人的“优良”传统,估计会更加过分。

    岩桥慎一心里想的,是泡沫离破越来越近,到时,百分百波及到艺能界。而到那时,如何制作出又便宜又好吃的食物,就成了制作综艺节目的要点。

    综艺节目还另说,音乐节目要何去何从,是岩桥慎一思考的另一件事。

    偶像们的演出需要华丽舞台,又恰好遇到曰本经济腾飞,给了偶像们能够站在奢华舞台上演出的机会。

    但随着偶像退潮,乐队热潮兴起,过去依靠偶像支撑收视率的音乐节目也跟着摇摇欲坠——

    虽然《the best ten》和《夜晚劲爆录音棚》这类赤字大户并不是单纯的偶像音番,只要当红都能被邀请。

    但是,现在新兴起的乐队,并不需要华丽的舞台布景来展现自己的魅力。取代烧钱偶像的,是不那么豪华也可以的乐队,这才是对赤字大户的音番最后的致命一击。

    是因为这样,明明社会还是花团锦簇,两个赤字大户的音番,近来才时时被研究砍掉,相关的通稿隔三差五出现在杂志小报上,只看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而等到泡沫破灭,电视台削减经费时,各路音番估计更是首当其冲。

    可音乐节目如果只是主持人寒暄两句,歌手上去唱一首,这种形式也足够无聊——虽然也能保证长寿。比如富士电视台那档已经开播几十年的《music fair》。除了研究综艺节目怎么做之外,到是不是也能考虑制作别样一点的音番……岩桥慎一想到。

    没有等到下雨才去买伞的,何况他还心知肚明雨一定会下。

    除了提前思考泡沫破灭后如何应对电视台的变化,还有泡沫破灭可能会对唱片业界带来的影响,以及对艺人明星们的影响,这些都是笃定泡沫就要破掉的岩桥慎一所要考虑的。

    尽管此时此刻,整个曰本沉浸在一种近乎疯魔的狂欢之中。

    ……

    the blue hearts的地下单曲制作起来进度飞速,上次岩桥慎一过去跟他们商谈一次,隔天就接到录音室那边的电话,说是已经录制结束,送去了混音机房。

    岩桥慎一得了信,就联系印盘厂,只等母带制作出来,送去压制,然后开售。

    背靠一家制作公司和一家唱片公司——虽然都很小,但跟一支乐队自己的行动力比起来,还是强得过百倍。

    印盘厂做好准备,印刷厂已经开机,制作单曲封套和歌词。而相关的工作人员,去准备地下音乐圈宣传的、跟拍解约后更加放肆,每天晚上都跑去livehouse演出的乐队的……做什么的都有。

    这一边,工作人员们把能做的事都给包揽,那一边,还有必须岩桥慎一亲力亲为的事。他辗转联系到琼杰特,此时,她人正在米国开巡演。

    虽然已经过了两年,好在这位大爷还没有忘记“话术很有一套的曰本人朋友慎一”。

    “还记得那个‘蓝色的心’吗?”岩桥慎一问她。

    来不及真的飞一趟米国去跟她面对着面说话,两个人就打通电话。

    琼杰特在电话那头想了想,回答他,“很可爱。”——还特意用了“卡哇伊”,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学来的。

    “我去看了‘沟鼠’的照片。”琼杰特告诉他。

    那是收录在那张唱片里的一首歌《linda linda》的歌词,“我想像沟鼠一样美丽,有照片所不能展现出的美”。

    “如何?”岩桥慎一问。

    她继续回答,“很可爱。”——卡哇伊。

    两个人在电话里都笑起来。

    而后,岩桥慎一适时,告诉琼杰特,他正要让这颗蓝色的心去纽约演出,是否有幸,能得到她的邀请。

    “现在他们是你的乐队吗?”

    “目前暂时还不是。”岩桥慎一说,“但演出归来以后,会是的。”

    琼杰特听着,没有立刻给出答案。

    过了一会儿,问他,“慎一,音乐节之后,曰本的女性摇滚现在如何?”

    “超乎想象,真想向你分享那样的喜悦,撒下的火种,最亮的那颗是你。”

    岩桥慎一回答这个问题时,有一点自豪——毕竟他直接参与了进来,还亲自制作了女性主唱的乐队。

    而且,还从那场音乐节当中,找到了自己奋斗的目标,并且真的为此奋斗到了现在。

    “如果可以,真希望能再邀请你来东京。”岩桥慎一说。

    “你还会再举办那样的音乐节吗?”

    “会的。”岩桥慎一给出肯定的回答,“会再举办比那还要盛大的音乐节,上次举办音乐节的场地,在这期间进行了扩建。”

    “曰本人正在全世界盖房子。”

    “没错!而最先沦陷的就是东京。”岩桥慎一哈哈大笑,听歪果仁吐槽曰本人,听得开心。

    “到时,再用比那时更盛大的音乐节来邀请你。”他向琼杰特发起邀请,同时,也是保证。

    而后,两个人又把话题转回了那颗蓝色的心上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