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761. 小赌大赌

时间:2021-02-16作者:斜线和弦

    要是还在二月办,那现在就要跟湾岸广场的管理方申请。

    当然,距离上次举办已经是两年前的事,不是一年一度,倒也不必拘泥二月这个月份。就这场音乐节来说,如果再要举办,就要把它当做是串珠子时、柱子当中的一颗来进行。

    它不能是独立的一环,而是要和别的安排环环相扣。因而,所谓的决定时间,其实就是决定时机。

    “看排行榜的表现,乐队的表现越来越好,女性为中心的乐队现在也相当强势。dreams e true和princess princess的单曲榜接力可正是今年的事。”

    岩桥慎一跟渡边万由美细数,“除了这两支,提出了‘naonのyaon’这个标题的寺田惠子桑,她所在的show-ya,今年也风头大劲,nokko桑所在的rebecca,如今也仍旧备受欢迎……还有浜田麻里桑,在排行榜也有一席之地。”

    “包括我们的zard,也不容小觑。这是商业成绩上非常显眼的女子乐队或是女性摇滚。”岩桥慎一说,“除此之外,还有正在上升期的乐队、在地下音乐圈受到欢迎的乐队……”

    商业成绩优秀的女子乐队,起到的重要作用就是让更多唱片公司、更多女孩看到唱摇滚、组乐队的可能性,带动着她们也加入进来。

    一个领域,进来的人越多,越是有机会发扬光大。

    “甚至,现在还有转型摇滚的女偶像。”

    今时不同往日。相比起第一次办音乐节时的无处下手,现在岩桥慎一尽管能大说特说,“当然,女偶像当中,有实力不济,只是追随热度而转型的,但也有的确实力出众的。”

    “但不管怎么说,只要转了型,就有可能成为我们邀请的对象。”

    岩桥慎一把想到的盘点了一遍,玩笑道,“怎么样?比起从无到有的第一次音乐节,现在的情势——不说五十倍,至少好了个三十倍吧?”

    这还只是曰本,放眼海外的话,还不知道能邀请到怎样的人。

    “三十倍总有。”渡边万由美莞尔一笑。

    不过,可不吃他这一顿迷魂汤,话头一转,问他更详细的打算和计划。一谈音乐节,两个并肩作战的伙伴,还真又有了那么点从前boss和小经纪人的感觉。

    “虽然知道现在女性为主角的乐队受到欢迎,但是,不这么盘点一下,就体会不到原来已经有了这样的规模吧?”

    岩桥慎一说着自己的打算,“要把现在的女子摇滚热推到现象级,就需要有件标志性的事。”

    “再举办一次规模更大的音乐节?”渡边万由美把话接上。

    “就是这么回事。”岩桥慎一点头,“所以,不妨再考虑看看,万由美桑。”他说着一笑,“这次,我们可未必只是在赔本赚吆喝。”

    “嗯?”

    “说不定是名利双收。”

    渡边万由美看着他那副胸有成竹的表情,觉得他有点少年气的好笑——当然,这份好笑并非来自于觉得他不切实际。

    正相反,是因为知道他心里有成算,所以,才为他那份自信时才流露的少年气而笑。

    “那么,就请你先……”她开口道。

    岩桥慎一笑着把话接过来,“准备企划书,对吧?”

    渡边万由美却没有笑,而是认认真真和他说,“那就拜托你了,岩桥桑。”她故意叫“岩桥桑”。

    岩桥慎一也收起笑容,“是,boss。”也故意叫一声“boss”。

    这下,又让她一笑破功。

    其实,好笑的并不是“boss”,而是一本正经叫她“boss”的岩桥慎一。渡边万由美低下头,去拿茶杯。

    光顾着聊天,茶变凉了。她把手收回来,准备回去。

    “对了。”

    岩桥慎一又开口,“如果再办音乐节,万由美桑,能不能拜托美佐桑,请渡边制作也再加入进来呢?”

    举办第一次音乐节时,核心就是渡边制作。这次如果再办,自然是由nzo来牵头。但是,岩桥慎一希望渡边万由美能把再办音乐节的事跟渡边美佐透底,得到渡边制作的支持。

    “等你先把企划做出来再说。”

    渡边万由美既不回答“可以”,却也不说“不行”。

    “好。”

    岩桥慎一答应着。

    再办一次音乐节。在岩桥慎一的计划当中,这场计划中的音乐节,就是他为现在的摇滚热潮——这顶王冠上准备好的那颗宝石。

    除了让他起家的女子摇滚,岩桥慎一甚至还考虑不限定性别的音乐节。

    不仅是女子摇滚,就成为摇滚热中跑在最前面的那个人。

    ……

    一进九月,一张叫《老子就站在这儿》的地下单曲,在东京二十九家唱片店里上架。跟主流发行、大肆铺货的单曲不能比,但作为地下单曲,已然是大规模铺货。

    九成九的地下音乐人,都是制作个一千张唱片,寄放在某家唱片店里贩卖。

    岩桥慎一大赌一把,和印盘厂订了十五万张。虽然二十九家唱片店的订单加起来,才只订走了一万两千张,余下的都压在仓库里。

    就这订走了的一万两千张,如果卖不掉,唱片店还得回来退货。

    要是单曲卖不出去,这些塑料垃圾就得送去填海——

    开玩笑的,填海也不要。

    为一张地下单曲,一口气下十五万张的订单,是放到哪里都会被反对的事。就算一直站在他这边的渡边万由美也难以信服。于是,岩桥慎一剑走偏锋,用制作公司的名义发这张单曲,让这十五万张单曲的订单从他的制作公司里走。

    制作公司只有少许股份给了美和酱跟中村兄,两个人都不参与经营,绝对控制权在岩桥慎一手里,连讨论都无需讨论,只要他跟印刷厂联系。

    当然,这么做,跟他自己掏腰包垫上也没什么两样。

    好在地下单曲本身成本就低廉,这次,岩桥慎一又决定不再印制cd以外的格式,除了保证录音质量,其他的成本都被压到最低。即使如此,也是一笔可观的数字。

    多亏制作过的歌手争气,dreams e true又足够畅销,通过制作公司打给他的版税够多,能让岩桥慎一偶尔这么胡来一把。

    因为他包揽了全部,所以这张地下单曲的原盘版权属于他的制作公司。而发行版权仍属于唱片公司那边。七零八落,相当分散。

    当然,版权这东西,畅销了才值钱,否则连压箱底也嫌占地方。

    不过,坚持通过制作公司发单曲,一口气订货十五万张,岩桥慎一也不是脑袋发热。虽然,要说赌的话,也未尝不是在赌。

    但是,一眼看不到结局的事,本身就是在赌,不过大赌和小赌而已。

    通过制作公司发这十五万张单曲,一方面是为了超热乐队做准备,另一方面,也是在为制作公司创造机会——如何让它变得更加值钱。

    制作公司越是值钱,岩桥慎一的腰杆就越硬。

    地下单曲上架之前,针对乐队的宣传就在地下音乐圈悄然进行。既然现在的身份是地下乐队,为了不招人反感,宣传时也不能用主流出道的歌手们那种狂轰滥炸的方式。

    这时,就多亏峰岛人脉广阔,岩桥慎一自己在地下音乐圈又有个好名声,外加这次事情特殊,涉及到“创作自由”,平日里主流与地下的门户之见也得暂时放到一边。

    有共同的敌人,要比有共同的朋友更好团结。

    润物细无声,不知不觉,the blue hearts的事就在地下音乐圈越传越广。

    the blue hearts几个家伙,从解约以后就开始在livehouse演出,地下单曲印出来以后,又在演出过后进行贩售。

    不过,演出的贩售环节还是小打小闹,岩桥慎一的重点还是在唱片店。

    这二十九家唱片店,都是和地下音乐圈关系密切、主要销售小众唱片、地下唱片的店铺。

    这一边,the blue hearts的成员们卖力演出,唱片公司的人暗地里努力宣传,挑动大众的情绪。那一边,《musica》甲本的报道也新鲜出炉,登在杂志上。

    岩桥慎一和甲本商量的时候,也一再强调,把重点放到“创作自由”上面。这点,不仅甲本心知肚明,《musica》的编辑也不会犯糊涂。

    音乐杂志,最能煽动读者情绪的是什么,做杂志的自己最清楚。

    肯特意买音乐杂志来看的人,首先就得是音乐爱好者,而考虑到《musica》的受众,这些人还是歌手和乐队的乐迷。对创作自由之类的事,较之偶像粉丝们更加敏感。

    对岩桥慎一来说,选择《musica》发行报道,首先就是一轮筛选。

    而这首《老子就站在这儿》,作为乐队的回应,也被甲本大写特写。同样,杂志一开始发行,也就成了一个大大的广告。

    杂志发行以后,关于乐队的这件事,果真先在乐迷之间掀起轩然大波。

    过后,只看这个广告的威力能有多大,能引爆多少的话题度,能消化掉多少张单曲。

    ……

    一边是踩着钢丝往前走、前程宛如赌博的the blue hearts,另一边是一条康庄大道、只等把宝石镶嵌到王冠之上的dreams e true。

    东京场就在家门口,不必提前赶到,对岩桥慎一来说,也轻松许多。不用赶行程,连彩排的环节也自由了许多,没有卡正式演出的前一天。

    正式开演的两三天前,彩排就已经开始,岩桥慎一抽个空过去参加,有感情的司机就在旁边等着,彩排结束,就把他送去下个工作地点。

    到场彩排,先进更衣室,把西装换下来,穿宽松的t恤。

    t恤是这次演唱会的周边,一件最普通的白t恤,只在前胸印上这次巡演的logo,身价立刻翻倍——就这样,还被疯抢。

    巡演期间,现场的工作人员们,都把周边t恤当统一的工作服来穿。

    进了九月,多少有点秋天的样子。虽然白天还是热,但夏日天空带给人的压迫感一扫而空。

    湾岸广场离海边近,海风清凉,比在都内要舒适许多。扩建后的湾岸广场,站在舞台上放眼望去,一切尽收眼底,更是神清气爽。

    “变了很多,湾岸广场这里。”

    美和酱跑到岩桥慎一身边,和他说。

    “因为重新扩建了。”岩桥慎一一本正经的回答。

    美和酱“嘁”了一声,“这个不用你说我也知道。说的是又站在这里的感觉。”

    “是感觉!”

    她强调了一遍。

    “好的。”岩桥慎一听着,“那么,感觉有什么变化?”

    美和酱想了想,“这广场突然间变得比从前更开阔、更大了。站在这儿,想到有四万人马上要为了我们而来……”

    “为了我们而来?”岩桥慎一等着下。

    美和酱认认真真的回答,“于是,站在这儿,一下觉得再也许不出新的愿望了。”仿佛作为dreams e true的梦想,起点在这儿,尽头也在这儿似的。

    “是吗?”

    岩桥慎一正要说什么,被她给打断了,“……还有呢!”

    “……”行吧,你说。

    美和酱笑嘻嘻的凑到他跟前,“但是,想到连这样的愿望都能梦想成真,就又有了比从前多出三倍的动力来许愿做梦了。”

    “三倍?”岩桥慎一露出个被她的雄心壮志给吓到的表情。

    再多三倍的动力,是想让宇航局把乐队的歌送上外太空吗?

    美和酱笑得厉害,拍拍他的肩膀,“别这么轻易就被吓到嘛,我们可是dreams e true——”

    看她这没心没肺的样子,似乎乐队的歌真能被送上外太空。让她“梦想成真”的,正是这个不停做着奇奇怪怪的梦的吉田美和自己。

    她人来疯,从岩桥慎一身边跑开,又去跟伴舞团队的人打打闹闹。这副模样,不像是来彩排的,像是小学生郊游。

    上次札幌的演唱会,岩桥慎一缺席了彩排。这次,他出现在彩排现场,美和酱心里就高兴。

    湾岸广场是这次户外巡演的起点,现在又回到这里,不能不让她高兴。何况,岩桥慎一也参加,这样一来,梦想成真的巡演,从头到尾就都是三个人在一起。

    虽然,心里也不是不知道,她正在从另一边,把岩桥慎一使劲儿往她这边拉扯。

    但是……

    美和酱乱跑了一阵,又回到岩桥慎一身边,拉住他的手,“快走!”

    下半场的彩排,有摄像机要拍。长颈鹿男不露脸,岩桥慎一就又回后台,把头套戴好。

    而后,在摄像机的拍摄下,进行着余下的环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