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776. 交换钥匙

时间:2021-03-27作者:斜线和弦

    >

    “没有让你知道,就上门来了。”中森明菜看着对面的岩桥慎一。

    他慢条斯理嚼着食物。洗完了澡,整个人宽松舒展,心情愉快。听着中森明菜的话,回了一句,“还是知道的。”

    “你知道?”她瞪起眼睛。

    这副反应,岩桥慎一看在眼里,觉得未免夸张。他也没多想,解释道,“之前你不是说过,还会在我不知道的时候悄悄上门吓我一跳吗?”

    有一就有二。年上姐姐刚拿到他家里钥匙的时候,来之前都是先打个电话说一声,自从上次偷袭大成功,这次再悄悄上门,就顺腿多了。

    “……”中森明菜有点无语。

    顿了顿,嘟囔一句,“原来说的是这个。”

    “什么?”岩桥慎一没听清楚。

    中森明菜以为他在问“这个”是什么,支起胳膊肘儿,看着他,“我给你打了电话和传呼。”

    但是电话打不通,传呼也迟迟没人回,这个急性子按捺不住,等不到回复,就自己悄悄跑上门。刚才,岩桥慎一说他知道,还以为这家伙是故意装傻。

    虽然不是故意装傻,但却是故意说怪话逗她。

    “原来是这么回事。”岩桥慎一一琢磨,串起来了。

    怪不得刚才反应那么大。

    中森明菜瞧着他的反应,后知后觉自己刚才跟他说的不是一件事。一回过神来,开始为自己的急性子感到不好意思。男朋友什么都不知道,结果,自己先忍不住跑上门来了。

    真够厚脸皮的。她在心里悄悄这么想自己。

    一边想着,抬起眼皮,看看岩桥慎一,也说不好是在掩饰因为这份急切的暴露而产生的不好意思,还是打算把脸皮厚到底,冲岩桥慎一吐了吐舌头,扮了个鬼脸。

    ……萌混过关还行。

    中森明菜自己在这里有的没的一顿乱想,岩桥慎一把她的神态都给看在眼里,觉得有意思。

    “不吃了吗?”中森明菜回过神来,熟练运用起倒打一耙的技能。

    岩桥慎一放下筷子,“饱饱的了。”

    她“哦”了一声,站起来,要收拾餐桌。岩桥慎一叫住她,“什么都让你做了。”跟个照顾晚归丈夫的太太似的。

    中森明菜一下把脸凑到他跟前,“不可以吗?”

    她眨巴眨巴眼睛,理直气壮。

    岩桥慎一也跟着眨了眨眼睛,“也让我帮忙,一起收拾吧。”

    中森明菜笑眯眯,“那就拜托了~”这语气,仿佛不是在岩桥慎一家里,而是在她家里。

    两个人一块儿把盘子撤下去,桌子也擦干净。收拾完以后,又泡了茶。这才算开始享受今天这有点久违的见面。

    “我想见你,就自己过来了。”中森明菜和他说。

    这阵子,岩桥慎一忙着处理the blue hearts的事,两个人一直没机会见面。中森明菜工作之余,也知道企划专辑的广告正在电视里播出。

    作为参加了企划的人,企划的制作人又是岩桥慎一,中森明菜心里期待着专辑发行,期待大众对这次企划的反响,以及对她在企划当中的表现的反响。

    当然,期待着专辑发行,也就难免想念制作了专辑的岩桥慎一。

    但十月八日一过,岩桥慎一的名字忽然成为话题焦点。

    当初,企划专辑刚公布的时候,岩桥慎一在业界有意的吹捧下,短暂、小范围的聚集了一波话题度。当然,业界吹捧他,真正的目的还是替企划专辑贴金,不出三天,重点就又回到了企划本身。

    但是,中森明菜在报纸上看到岩桥慎一,心里比谁都高兴。

    可这一次不一样,这次聚焦到岩桥慎一这里的话题度和关注度都高得不可思议,且不再是业界为了给企划专辑贴金的有意造势,而是一种自发的追捧。

    到这时,中森明菜才知道,岩桥慎一帮助了一支陷入困境的乐队。

    她平时不会跟岩桥慎一聊他的工作,只是知道他是唱片公司的社长桑,捧红了好几个歌手,以及在录音室里像个恶棍一样……但当知道了这件事以后,中森明菜的第一反应是:这是岩桥慎一会做、也是他能做得到的事。

    只要认定了的事,明知有麻烦也不怕麻烦,选择把手伸过去。

    一直以来,在中森明菜心里的岩桥慎一,就是这样的形象。这样的他,会对陷入困境的乐队伸以援手,再正常不过。

    因而,当她知道了这件事,也毫不犹豫站在岩桥慎一那边,支持他的做法。

    尽管,岩桥慎一那样的人,大概用不到她的支持……

    两个人各忙各的,中森明菜见不着岩桥慎一,却每天都能看到或是听到岩桥慎一的名字。不仅业界对他一片赞赏,今晚跟母亲通电话,才知道连邻居家的大婶看了电视以后都喜欢他。

    “你知道吗?上了年纪的太太们现在可喜欢你了。”中森明菜像在跟他宣布什么了不起的发现似的,和他说。

    岩桥慎一反问了句,“是吗?”

    “没错,就是这样!”中森明菜摁着他的膝盖,凑到他跟前,一本正经盯着他的脸,语气严肃认真,“我早就知道,慎一你很讨上了年纪的太太的喜欢。”

    之前,去趟大阪,不就带回来那么多的干货,多到吃都吃不完了。

    “是这样吗?”

    中森明菜“嗯、嗯”点头,“就是这样。”

    “那这么说的话,”岩桥慎一问,“千惠子桑对我的印象也还不错了?”

    “这个嘛~”她卖关子。

    岩桥慎一“嗯?”了一声,等她的下。

    中森明菜不高兴他转移话题,故意跟他对着干,“说不好哦,毕竟慎一你才只见过母亲一次而已。”

    岩桥慎一把她的装模作样看在眼里,“那下次再去一趟。”

    “你还要去?”中森明菜看着他。

    岩桥慎一点点头,“还想吃炸汉堡。行吗?”

    中森明菜忍俊不禁,“这么嘴馋。”

    岩桥慎一拿住摁在他膝盖上的那只手,“我喜欢千惠子桑的厨艺。”

    中森明菜“哼~”了一声,踢掉拖鞋,腿蜷上来,挨着他,“是吗?”

    “可喜欢了。”岩桥慎一和她说,“吃过一次,就知道你的厨艺得到了千惠子桑的真传。”

    中森明菜抿了下嘴唇,想笑又忍住,手一抬,啪叽打他一下,“真滑头。”

    岩桥慎一又按住打他的那只手,攥在手里。

    “你真的还想再去见母亲吗?”中森明菜问。

    岩桥慎一回答,“想去。”

    她眯起眼睛,“要是去的次数多了,说不定会遇到家里其他的人哦。”

    “我会向其他人问好的。”他说。

    中森明菜钻进他怀里,“其他人大概不像母亲那样……”

    岩桥慎一摸摸她的头,逗她开心,“见势不妙,我们就快跑。”

    “快跑的程度倒是还不至于。”中森明菜哧哧笑。一边笑,一边说,“不过,最近这阵子你要是过去,说不定还会被邻居家的大婶给认出来。”

    “有那么夸张吗?”

    中森明菜认真点头,“母亲和我说,邻居的大婶跟她打听,我知不知道你的事。”她藏不住话,当时忍住了,过后总一个不留神全都倒干净。

    岩桥慎一听着她的描述,再一次深深体会到朝日电视台的工作人员为什么想请他上《彻子的部屋》,果真是收视密码。

    中森明菜说够了,叹口气,“早就说过,上了年纪的太太们可喜欢你了。不止呢,事务所的经理也夸你,去录节目,还听到有艺人议论你……”

    “这下,你可是大受欢迎,还不知道有多少人觉得‘岩桥桑真帅气!’呢。”中森明菜喋喋不休,又发挥起声优技能,装模作样的说那句“岩桥桑真帅气”。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岩桥慎一叫她这副幼稚的模样给逗笑了。

    中森明菜自己也不是不知道自己好笑,但话已经说了,只好装傻。过了一会儿,听到岩桥慎一问她,“那你呢?”

    “觉得你又坏又狡猾。”中森明菜跟他对着干。

    岩桥慎一故作严肃,“你这么想我吗?”

    “嗯……”她含混其辞,“有一点点。”

    “是吗?”

    “本来嘛,你偶尔就是会坏心眼。”中森明菜振振有词。一边说,一边自己还傻乎乎强调,“不过,只有一点点而已。”

    “其他的地方是都很好……”她鼓起腮帮子。

    就是因为很好,所以才会在节目里露了面以后,这么受欢迎。

    “我呢,可为你高兴了。”她像在自言自语,“现在见到你,把想说的话说给你听……”中森明菜不能把自己心里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说给他听。

    她打住,扬起脸,看着岩桥慎一。

    “嗯?”岩桥慎一伸手摸摸她的头。

    两个人的目光碰到一块儿,她冲岩桥慎一撒娇,“想做。”

    “什么?”岩桥慎一眨眨眼。

    她心里知道这家伙在使坏,不过,这次倒是难得沉住气,没掀棋盘,勾住他的脖子,把撒娇进行到底,软声细语,催促他,“你快抱一抱我。”

    “你难道不想吗?”她楚楚可怜。

    怎么可能不想啊。就算知道她是在装可怜、不,就是因为知道她在故意装可怜,杀伤力才更强。

    ……

    “我把公寓的钥匙也带来了哦。”中森明菜忽然说。

    岩桥慎一正迷迷糊糊,随口应了一声。

    中森明菜往他那边靠靠,凑到他脸前,“你也收下我公寓的钥匙吧。”

    岩桥慎一睁开眼睛,瞧见这张近在眼前的脸,伸手捧住,亲了亲她的嘴唇。中森明菜没忘记正事,“你不要吗?”

    “嗯?”

    他含混其辞,中森明菜撅起嘴,不高兴了。

    岩桥慎一胳膊一伸,又把她抱进怀里,故意逗她玩,“我又不能替你把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饭菜也全部都做好以后,再悄悄回家去。”

    “你怎么这么小气!”中森明菜好气又好笑。

    岩桥慎一也笑,继续逗她玩,“不过,说不定也学你,悄悄埋伏在你的卧室里,等着吓你一跳。”

    她哧哧笑,“我才不会被你吓到呢。”一副尽管放马过来的样子。

    看这样子,不像是把家里的备用钥匙送给他,像是强买强卖、不准不收。

    “真的?”岩桥慎一问。

    中森明菜“嗯、嗯”点头,“随便你好了。”倒是够大方,“就算你悄悄过来,把我家里弄得一团糟以后,再大摇大摆的离开也无所谓。”

    “快饶了我吧。”岩桥慎一苦笑。

    回到家发现家里一团糟,第一反应绝对是报警吧……

    中森明菜的豪言放完,自己也知道行不通,跟他撒娇,“钥匙,你要不要?”

    “那我就收下吧。”岩桥慎一说。

    他一答应,中森明菜高兴了,不管不顾的,从他怀里挣出来,跳下床,光着脚丫跑出去。这敏捷身姿,岩桥慎一恍惚一瞬,产生错觉,她是从自己怀里飞出去的。

    她去得快回来的快,又跳上床,把钥匙在他眼前晃了晃,“给你了哦。”

    岩桥慎一收下钥匙,拉开床头柜的抽屉,放进去。

    中森明菜趴在他身边,瞧着他把钥匙收下,高高兴兴,拉住他的胳膊,钻进他怀里,“那就说好了。”

    “什么说好了?”岩桥慎一有点迷糊。

    她笑眯眯,“下次你也悄悄埋伏在我的卧室里啊。”

    岩桥慎一无语。

    这个怎么可能“说好了”啊。

    不过,这个说了傻话的中森明菜,却先已经自己接受了这番说辞,煞有介事的点点头,钻进被窝里,“我要睡了~”

    这个桃浦斯达,耍赖和自说自话的本领也不差。

    ……

    胡闹归胡闹,对收下中森明菜公寓的钥匙这件事,岩桥慎一多少感到心情复杂。

    原先把他公寓的钥匙交给中森明菜时,是这个桃浦斯达说要过来替他整理房间。当时给钥匙的时候,岩桥慎一给的顺手。

    可是现在,收下了她公寓的钥匙,忽然之间,感觉有什么地方变了。再去想她手里拿着的那把他公寓的钥匙,就觉得意义也跟着不同了。

    他不能去替中森明菜整理房间、做好饭菜。也就是说,什么目的也没有,什么也不能为她做,却收到了她公寓的钥匙。

    这样一来,中森明菜把钥匙交给他,只有一个理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