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779. 放弃唱歌

时间:2021-03-27作者:斜线和弦

    养演员需要相当的投资,这和歌手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

    业界三不五时会有“小事务所撞大运,因为签下的歌手一夜爆红而大赚特赚”的事发生,但是,从来没有哪家事务所因为签了一个新人演员迅速发家。

    要培养演员,前期就是不断的投入。

    新人演员签约后,至少前三年都不要想赚钱,从小角色开始不断争取露面的机会,为了提升知名度,甚至会倒贴钱拜托广告商起用……

    这也就是为什么枕营业在演员之中高发的原因。

    主流的电视台一年到头的电视剧数量就放在那里,演员竞争激烈,事务所要不断跟电视台方面打点应酬搞好关系。而财大气粗的甚至自己投资电视剧。

    别的不说,渡边万由美捧稻村泉,一部《厨房》光她的投资就有几千万日元。现在电影反响好、小赚一笔,稻村泉还拿到了一两个国内电影节的新人提名,履历成功镀金,试镜邀请不断——这是皆大欢喜的好结果。但如果反过来,就是打水漂。

    正因为培养演员前期投资多、时间长,所以相应的,年约的年限也长,十年八年都是正常操作。歌手三张唱片没有起色,就有可能会被放弃,但演员三年不开花却再正常不过。

    要经营演员部门,要么本钱够多,要么就走小而精路线,做好共苦十年的准备。

    但是,一旦旗下有了一个能顶门立户的演员,后续带来的回报也会非常可观。赚钱是基本,除此之外,还能借着头牌演员去跟电视台置换资源。比如说帮忙带小号、把新人塞进戏里。又或者自家演员当主角的戏,主题曲给自家的歌手唱……

    前期是歌手养演员,后期再换演员向歌手还人情,互助互赢。

    现阶段,渡边万由美的u-miz,还没有出一个顶门立户的演员,而她背后虽然是渡边制作,但分家出来,娘家支援有限,更没什么人傻钱多的财团支持,做不到砸钱投资电视剧。

    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领取!

    因而,就只能走现在这两条路。

    “不像是研音。”渡边万由美顺口挖苦起老相识。

    研音转型经营演员部门,背后的笹川财团大力支持,野崎公子比她可轻松得多——当然,这纯属拿别家开玩笑活跃气氛。

    “听上去好像怪羡慕的。”岩桥慎一配合她。

    渡边万由美笑道:“羡慕极了。”

    “那我可心情平和得多了。”岩桥慎一故意开她的玩笑,“毕竟,我背后有渡边制作家的二小姐。”

    “少来。”渡边万由美笑骂。

    玩笑归玩笑,话又转回来,“研音那边,签人似乎是想从时尚杂志的模特那里下手。”

    模特别的不说,相貌身材气质一目了然。

    “万由美桑呢?”岩桥慎一问。

    她想了想,“路上、培训学校、杂志、甄选会,基本上就是这样。现在重点捧的稻村成效不错,高岛桑走的则是踏踏实实磨练演技的路线。”

    区别对待,是因为稻村泉年纪小,适合找机会送去演偶像剧,过几年长大了再接都市剧,这个年纪正当时。

    但高岛礼子被签下来的时候就已经二十三岁,现在已过二十五岁,长相又偏成熟端庄那一挂,除非遇到个合适的角色,否则当主角的概率不太高,只能按照事务所中坚的路子来培养。

    “稻村现在有声有色,倒是水野,不太吃得开。”

    渡边万由美一提,岩桥慎一想起来她说的是和稻村泉同一个甄选会上出来的水野麻美。

    “当时,水野还是冠军吧。”他说。

    渡边万由美点头,“艺能界是个优胜者比不上合适者的地方。”她话头一转,“女演员现在主打稻村泉,我准备再招几个新人,倒也不必贪多。”

    “这次打算招男演员。”她提起来,“只经营女演员的事务所不容易发展。”

    男演员花期更长,等得了“大器晚成”。一旦红起来,也比女演员的血更厚,更经得起各种事情的冲击。

    只有女演员的事务所,更容易青黄不接,进而在业界失去存在感。别的不说,光是“绯闻”“结婚”“生子”这三座山,就够把一个当红女演员拖下去。

    “对了,有件事想和你说。”岩桥慎一保持分寸感,不跟渡边万由美深聊她事务所路线规划的问题。

    渡边万由美看着他,静等下。

    “菊池桃子桑。”他忽然报上个名字,“她私下里给我打过电话。”

    “然后呢?”

    “菊池桑和现在的事务所合约到期,她向我求助。”岩桥慎一和她解释。

    渡边万由美大感意外,“你和菊池桑,什么时候搭上线了?”

    “搭上线。”岩桥慎一为她这个说法不禁一笑。不过,渡边万由美不吃他这一套,看着他,等着他把事情给说清楚。

    “菊池桑不是zard的粉丝吗?”他提醒。

    渡边万由美点点头,“这我知道。”

    “之前,zard在中野sunplaza的巡演最终场,菊池桑人也到了,还去了后台探班。”岩桥慎一把旧事说给她听。

    当时,他人也在后台,跟菊池桃子还碰了个面,聊了几句。

    zard在关西演出时,菊池桃子送过花篮给乐队,还跟乐队一起吃了饭。过后,菊池桃子还给岩桥慎一打过电话,主动说了跟乐队吃饭的事。

    过后,据说是她跟蒲池幸子交换了联系方式,私下里还一起见面吃过饭。

    巡演最终场的门票,早在关西场之前就寄给了她。这一天她本来就必定到场,再加上刚跟蒲池幸子有来往,就进了后台——然后,跟岩桥慎一碰了个面。

    演出结束后的隔天,菊池桃子又给岩桥慎一打了一次电话。这次,说的就是想拜托他帮忙的事。

    合约到期,却向岩桥慎一求助。用不着他细说,渡边万由美都能猜到这个“帮忙”是要帮什么忙。但是,从乐队的粉丝再到向他求助,这中间相差的也未免太多。

    “菊池桑要和事务所解约。”渡边万由美把话说开。

    岩桥慎一点头,“大体上来说,是这么回事。听她的意思,是在路线规划方面,对事务所的工作人员产生了不信任感。”

    她想了想,问:“然后呢?”

    “我问了菊池桑,她还想不想继续唱歌。”岩桥慎一说,“如果还想歌手和演员两边一起进行,那最好还是留在现在的事务所里。”

    “但反过来,如果她下定决心要解约,最好同时也准备彻底结束偶像歌手工作,转型成演员的决心。”岩桥慎一把当时说过的话,再说给渡边万由美听。

    渡边万由美稍一琢磨,猜着岩桥慎一的想法打算,以及对菊池桃子的态度。他既不打算伸什么手,但也确确实实给菊池桃子指了条路。

    菊池桃子的歌影双栖摆明了行不通,要是她还执着两边都要,那毫无跳槽的必要是其一,会得罪事务所是其二。

    如果真要换事务所,既要给旧事务所一个交代,也要想好自己接下来的路要怎么走。

    “菊池桑怎么说?”渡边万由美好奇。

    岩桥慎一笑笑,“当时什么也没有说,只说了‘谢谢,我会好好考虑’。”

    至于考虑的结果嘛……

    “然后,前几天,the blue hearts的节目播出之前。”岩桥慎一接着往下说,“菊池桑的电话又打过来,和我说已经考虑好了。”

    “她决定放弃唱歌,专注演员的事业。”岩桥慎一说着,又是一笑。

    这下,连渡边万由美也笑了。

    “要专注演员事业,竟然想到了你。”

    “菊池桑很感谢我推荐她出演了富士胶卷的广告,我猜想,她是觉得,我看到了她身上的特质。”

    岩桥慎一不知不觉自夸了一句。

    渡边万由美露出一副看他好戏的表情。

    他全不在意,继续说,“所以,才希望我来当介绍人,再推荐她去一家合适的事务所。毕竟,我又不经营事务所。”

    岩桥慎一说完,也回看渡边万由美。

    “你该不会,想让我这间小事务所接收菊池桑吧?”她问。

    岩桥慎一不承认也不否认,“菊池桑告诉我,有个一直照顾她的经纪人,想用她的名气成立事务所,一直邀请她独立。”

    “当然,个人成立事务所不容易,”岩桥慎一说,“那个经纪人找的保护者是新荣制作。”

    渡边万由美“啊”了一声,“原来如此。”

    岩桥慎一却把话转回来,“新荣制作会长的儿子是菊池桑的粉丝。因为这样,使得菊池桑对那个经纪人的信任也产生了动摇。”

    他心里猜着,菊池桃子之所以又打之后那通决定放弃唱歌给事务所一个交代,而后专心做演员的电话,就是因为知道了那个经纪人心里的打算。

    岩桥慎一心里不禁又回想起接到菊池桃子第二通电话时的意外。

    在zard演唱会结束后的那通电话里,他提点菊池桃子的那几句话,就是没有打算插手她的事,但出于她跟zard的缘分,多少出个主意。

    但没想到,菊池桃子过后还能再打第二通电话过来。是这第二通电话,才让岩桥慎一多少上了点心。

    “菊池桑的事务所和她合作得不错,听她说,要不是不巧撞上圣子桑独立,也不会突然被事务所为难。但只要菊池桑不再唱歌,那么事务所那边也不会再为难她。”

    不再唱歌,这既是让她下定决心转型,也是为了给事务所一个交代。

    也就是,她离开事务所是因为想要转换跑道,而不是背叛。她想要发展的路线跟现在事务所的整体路线不符,即使换了新事务所,也不会威胁到旧事务所。

    演员的培养周期太长,投入又高,远不像培养偶像歌手,时时刻刻有得赚。

    菊池桃子是要转去一个她不被认可、很可能会就此滑落到业界边缘查无此人的行当,这就使得事务所在看待她解约离开这件事时,态度和缓下来。

    而且,她不再唱歌了,事务所手中握着的她出道以来的歌曲的原盘权,就可以任意处置,后续隔三差五跟唱片公司合作发张精选骗钱之类的,都是常规操作。虽然她人跑路了,但还能时不时拉她出来榨油,更不必担心过后的唱片公司和事务所不满,某种程度上来说挺爽的。

    有利益,有台阶,既然如此,事务所那边也就松口,收起了先前的强硬。

    “万由美桑要是接手了菊池桑,倒是能借她的名气,带事务所的新人上电视剧。”岩桥慎一提起来。

    渡边万由美对菊池桃子的兴趣却并不大,“我反而不想借这份名气。”

    她看得清楚,“事务所现在专捧稻村,过后我又打算招男演员,菊池桑这样的当红偶像到我这里来,要推销她说不定比推销新人还麻烦。”

    高不成低不就。岩桥慎一在心里默默补充渡边万由美的话。他当然理解霸道总裁的想法。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早做好了渡边万由美会拒收菊池桃子的准备。

    “那么,”岩桥慎一话头一转,“我把菊池桑介绍给另外的事务所怎么样?”

    渡边万由美看着他,“你想的是哪一家?”

    “研音不是正要大展拳脚吗?”岩桥慎一提醒。

    渡边万由美愣了一下,忽然一笑,“你早就又想好了?”

    “也是,也不是。”

    岩桥慎一含混其辞,“研音的演员部门现在还没个起色,就算要砸钱捧新人,总也不能让谁也不认识的新人出演电视剧里的重要角色。……真要那么做,制作局也不会答应。”

    “但是,如果有个当红偶像当引子就不一样了。”他说。

    菊池桃子在需要靠歌手补贴演员的渡边万由美这里高不成低不就,但到了一大笔钞票在手,就等着爆发一下的研音那里,就是刚好送上门来的引子。

    岩桥慎一可是记得中森明菜曾告诉他,事务所动员她去拍电视剧。其中百分百有让她带新人的打算。

    “然后呢?”渡边万由美追问。

    岩桥慎一反应了一下,“什么然后?”

    “把菊池桑介绍给研音,你想从中拿到什么好处?”她一副早把他给看透了的样子,绝不相信这个人。

    “什么好处?”岩桥慎一回道,“等把菊池桑过档给研音以后,再谈好处吧。”

    谈不成的话,想得再美也没意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