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781. 唱片大赏

时间:2021-03-27作者:斜线和弦

    菊池桃子和研音签约的事,岩桥慎一这个代理人,中间除了接打几个电话,跟野崎公子和菊池桃子沟通之外,没有再额外关注什么。

    他信得过研音,研音答应收人,也就意味着过后会把他想要的资源送到他手里。

    多一个合作共赢的朋友,眼前的路就更宽一些。

    在菊池桃子婶母的餐馆里,让她请客吃了顿午饭以后,岩桥慎一就没再和她见面。不过,合约的事还没完全完成,期间还是要跟她通个电话,汇报进度。

    第一次时,菊池桃子坚持要请他吃饭,但过后就没有再提出过邀请。倒是在电话里说完正事以后,她总得额外跟岩桥慎一说点她这段时间的“休假心得”,像个在写暑假观察作业的中学生。

    当红的偶像永远工作满档,因为偶像这个职业的特性,注定了他们什么都能做。既能唱也能演,甚至在松本明子去开了搞笑的头以后,放得开的还能去搞笑。

    歌手和演员只做一样,偶像却要做两三样,不忙才怪。

    “我今天去报了烹饪教室的课程。”菊池桃子告诉他,“学习制作怀石料理。”

    岩桥慎一有点被唬住,“是吗?这你也能做得来吗?”

    “还不知道呢……”她有点困扰的说了句,“不过,接下来会踏踏实实好好学习的。我本来就很喜欢烹饪。”

    “嗯。”岩桥慎一还记得,这是个不当偶像就有可能继承婶母餐馆的人。

    “除了烹饪教室,我现在每周还去参加四次演技课。”菊池桃子像是担心被当成不务正业似的,又加了一句,“料理也好,演技也好,都会踏踏实实学习的。”

    岩桥慎一又不是她的老板,跟他汇报这些也没意义。他听在耳朵里,客气着回了句,“那就祝你的料理和演技都能学有所成。”

    菊池桃子“嗯!”了一声,“努力如果能看到进步,那我也会很高兴的。”

    怀石料理。

    岩桥慎一放下电话,回想一下,觉得菊池桃子有够厉害的。女偶像们个个是人才。尽管如此,感慨完了,也没往心里去。

    ……

    晚上,岩桥慎一去赴胖胖青年秋元康的约。

    这段时间以来,他忙于the blue hearts的事,跟这个胖胖青年有阵子没有见过面,更不要说一起喝一杯。

    “慎一君现在真不得了。”胖胖青年秋元康眯着他那双油滑的小眼睛,揶揄道,“你的时代可要来了。”

    这话从别人嘴里说出来,就是恭维。但是,由这个胖胖青年来说,哪怕他是真这么想,也透着一股喝醉了酒以后戏耍人、等着看人得意忘形出丑的意味。

    “借秋元桑吉言。”岩桥慎一笑着回了句。

    他不紧不慢,既不得意,也不谦虚,让秋元康有种扑了个空的感觉。这个胖胖青年存着想戏弄岩桥慎一的心,但他不是不动声色化解,就是干脆不接招。

    换成别人,就觉得没意思。但大泥鳅秋元康就不那么想。

    一朝扬名,岩桥慎一周遭的方方面面也跟着发生了变化。

    今时今日的他,就连来到夜总会,在陪酒小姐之间都比从前更受欢迎,不输给人气明星。

    现在的岩桥慎一,在业界的地位,比起胖胖青年只高不低。

    入行还没几年,刚开始还是个跟着扑街小偶像鞍前马后,为了说动胖胖青年帮忙、跟着到处去应酬的小经纪人,摇身一变,就成了叫人不能小瞧的人物。

    对于看着这个家伙赤手空拳一路走过来的秋元康来说,最为直观的看到了他的本领。

    不仅秋元康这个他的老熟人看待他时的目光略有变化,整个业界都是如此。

    一方面是岩桥慎一展现出的才能让人无法忽略,而另一方面,年轻有为,制作的歌手唱片大卖、荷包应该鼓鼓的。不仅如此,还是未婚状态,相貌也气派,跟他相处时用不着把眼睛闭起来……

    对着这么个年轻制作人,业界的人,心里想什么的都有。

    “对了,有一件事。”

    秋元康这人,对着一朝扬名的岩桥慎一,内心其实多少有几分嫉妒。不过,不是嫉妒他名利双收还成了业界抢手的黄金单身汉,而是嫉妒他那份行事的才能。

    但他绝对不是那种会耿耿于怀的人。

    这个胖胖青年,虽然本质上是个商人,但到底还有着才子的风度,即使一时为岩桥慎一漂亮的手笔、嫉妒他拥有如此行事的才能,过后也立刻化解。

    不仅如此,还因为看到了他的才能,对他开始抱有更高的期望。和岩桥慎一共事,一定比跟其他人共事更加刺激,而同样的事,如果去跟岩桥慎一合作,也许就能收获不同的结果。

    秋元康排解嫉妒心的方式,是将其化为欣赏、以及将来合作共事的可能。

    尽管如此,以他那点恶趣味的个性,一定还是少不了过个嘴瘾,嘴上悄悄挖个坑,想看他掉下去,正好戏弄一番。戏弄不着,也不觉得恼,喝一杯酒,就又翻篇。

    正因为胖胖青年是这样的人,这个家伙在业界如鱼得水,处处是朋友。

    岩桥慎一当然也是他的朋友。

    “什么?”岩桥慎一听着。

    秋元康告诉他,“加藤和也君——美空云雀桑的养子。”他顿了顿,“正在处理美空桑的遗物。慎一君要不要也去买下一件?”

    “遗物吗?”岩桥慎一倒是没想到,胖胖青年跟他说的是这么件事。

    一代演歌女王,积攒下来的财富绝对不少。当然,遗产税也绝对不是个小数目。不过,即使如此也不至于让加藤和也变卖养母的遗物度日,何况还有此后每年到账的版税。

    这个养子只要不头脑发热去投资,可以靠着美空云雀的招牌一辈子吃香喝辣。所以,现阶段处理遗物,绝对不会是因为急着变现成钱。

    “哥伦比亚唱片计划要为美空桑建一座纪念博物馆,将她的一部分遗物,以及历年演出时的服装进行公开展出。”

    “除此之外,演歌界的人希望能通过购入美空桑的遗物,来表达对她的怀念。所以,和也君就拿出来了其中的一部分。”秋元康告诉他。

    “原来如此。”岩桥慎一这下子明白了。

    买美空云雀的遗物是幌子,借此机会再继续造势是本心。

    美空云雀极爱美,生前光是和服,少说也得有上千套,据说她在目黑的家里放不下,还另外买了个公寓,专门用来放她的和服。

    赶上泡沫时代,地价打着滚往上翻,放和服的公寓也跟着升值。

    和服造价昂贵,光是上千套和服,就价值几个亿日元。除此之外,还有她的收藏,她的艺术作品——有没有艺术价值另说。

    总而言之,演歌界王冠上最大的那颗宝石陨落,看演歌界这帮人的劲头儿,是要把这个势一鼓作气给造到这一年结束。

    年末。

    最后一天的唱片大赏。

    ……

    这位演歌女王,一生唯一一次拿到唱片大赏,是在1965年,和大明星小林旭离婚以后发表的单曲《柔》大受欢迎,热卖一百八十万张,获得大赏实至名归。

    此后没几年,她就深陷“云雀丑闻”,被国民抵制,事业大受打击。直到生命的最后,也没有再有一个重现当年辉煌的机会。

    在她过世前的这十几年,销量最高的单曲就是她的遗作《川流不息》。

    遗作加成,再加上演歌界有意的支持——自她过世后至今,时而有演歌歌手以纪念美空云雀的名义,在音乐节目里演唱这首歌。

    如此一来,这张单曲热度不减,销量也稳步上升,到现在为止,今年的销量已经超过了五十万张,并且还继续在排行榜上坚持,到年末榜单截止时,保底也有五十五万张。

    这个成绩,在普遍走下坡路的演歌界,已经是绝大多数活着的演歌歌手所做不到的。

    五十五万张的销量,再加上是演歌女王的遗作。

    要拿到唱片大赏,总不是无理取闹吧?

    从1984年,五木宏拿到了唱片大赏以后,大赏就再也没有发给过演歌歌手。但是,不发给演歌歌手,并不是业界有意针对,只是对手太强大。

    年轻一代对演歌不感兴趣,演歌越来越衰落,是摆在那里的现实。但即使如此,对演歌派来说,绝对不会承认这一点,不仅如此,还会尽全力挽回面子。

    这帮至今还保留着师徒制、跟极道颇为相似的演歌派们,把面子看得极重。

    这几年,先是中森明菜三连霸,接着是长渕刚的名曲《干杯》……马上就是今年了。

    总不能让演歌派一连五年摸不到大赏的奖牌吧?

    ……

    幌子也好,另有图谋也罢,也不是谁都有资格买美空云雀的遗物。

    美空云雀人已经过世,魂灵被永不停止的人生之河送往远方。但被她留在阳世的招牌,照样能被换着花样利用起来。

    十八岁的加藤和也不过是个学生,一切听事务所的关系者,以及养母的妹妹、也是自己的亲生阿姨佐藤势津子的话。

    佐藤势津子没什么主见,姐姐美空云雀走红后,被母亲安排着蹭姐姐的名气出道。过后成绩不理想,本人也对艺能界没什么留恋,就离开业界,回老家横浜结婚,开了家音乐教室,教业余人士唱歌。

    现在,加藤一家的兄弟姐妹除她之外已经全部过世,她本人为了帮忙处理姐姐的后事、照顾外甥和也,隔几天在横浜和东京之间往返一次。

    不过,她并没有多话的意思,全凭事务所和唱片公司的关系者们去筹划。

    被放在新闻里报道出来的是“美空云雀纪念馆筹建”,而不会出现在镜头里的,则是在事务所、唱片公司、演歌界多方促成下的,对美空云雀的“纪念”。

    佐藤势津子没有意见,加藤和也更是在心里觉得高兴。在他看来,只是卖出养母的一点和服、还有收藏的艺术品之类的东西,并不算什么。

    反正和服放在那里也没用……再说,上千件和服,就算卖掉一百件也只是一点点而已。

    不仅如此,事务所的关系者们说给他听的“为了表达对云雀桑的怀念”的说法,更让这个十八岁的少年,出于对养母的骄傲,愿意配合他们卖掉养母的遗物。

    ……

    关注公众..号,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越是靠近年末,各种事情就越是纷杂。

    而对业界来说,一进十月,许多事就已经要开始做准备。不同的领域,不同的派系,众人各做各的,同一天之内,不知道多少件事被同时筹谋。

    胖胖青年提到这件事,岩桥慎一没有听过就忘,等着过后跟渡边万由美说。不过,九成九用不着他说,渡边万由美就会跟他提起来。这些消息瞒不过她。

    不仅如此,两个人还想到了一块儿。

    “《eyes to 》最多到十月结束,就能正式发实销百万张的通稿了。”

    渡边万由美点头,“还是进入平成年间的第一张百万单曲,目前看来,本年度唯一的一张百万单曲。”

    要是这张单曲拿不到唱片大赏,大赏制定协会绝对会收到一堆质疑公正性的声音。但如果这张单曲拿到了唱片大赏,就是把演歌派给狠狠得罪了一次。

    只谈成绩的话,《eyes to 》销量完胜《川流不息》,谈今年度的影响力的话,《川流不息》确实是今年现象级的一首歌,某种程度上,是高于这首《eyes to 》的——

    但《eyes to 》今年的热度也不低,只是不够《川流不息》那种高度。

    硬要把大赏发给《川流不息》,也不算是演歌派撒泼耍赖要过来的,但大众也不会心服口服。

    毕竟,也不是每个人都在为美空云雀的过世而感慨“人生如川流不息”。

    再说了,平成第一张百万单曲的名头只要拿下来,这张单曲也会被写入曰本的流行音乐史。

    “真够麻烦的。”岩桥慎一抱怨了一句。

    听他这么说,渡边万由美倒是笑了起来。对上岩桥慎一看过来的探究的目光,说他:“相比之下,这次也没有那么麻烦,不是吗?”

    岩桥慎一叫她不软不硬的揶揄一句,没接她的话。过了一会儿,才又开口:“要化解肯定有办法。”

    “不过,”他话头一转,反问:“万由美桑想要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