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783. 极限反击

时间:2021-03-27作者:斜线和弦

    虽说如此,这张苹果小调,也没有在岩桥慎一手里留多久。

    美空云雀事务所的人把画送过来没两天,就被他转送给了中森明菜。或许也可以说,是为了转送给她的母亲千惠子。

    因为注视着美空云雀而产生歌手梦想的母亲,还有跟着母亲学唱《苹果小调》的时候,不知不觉将歌唱的梦想深种于心的女儿。

    一首《苹果小调》,让那颗因为美空云雀而发芽的种子,从母亲身上移到女儿那里。而后,种子又茁壮成长,散发光芒。

    岩桥慎一觉得,把画转送给中森明菜和千惠子,比留在自己手里合适。

    于是,托这张画的福,他第二次去中森明菜的老家。拜访千惠子,送画,顺便蹭一顿午饭。

    ……

    去之前,中森明菜在电话里谆谆教导,让他不要在商店街里乱逛,直接到她家那边去。至于理由,她也给得挺充分——

    “慎一你这么受上了年纪的太太的喜欢,去商店街绝对会被认出来,然后被追问为什么会到那边去。”

    中森明菜这语气,不像是提醒,倒像是正在用个不靠谱的都市传说吓唬不懂事的小孩。

    the blue hearts的纪录节目已经播出有段时间,只是在节目露了一面的岩桥慎一,就算太太们当时喜欢他喜欢到把朝日电视台的电话打了一遍又一遍,过后他又没有再出过镜,只要他不自曝,总不至于被火眼金睛认出来。

    中森明菜与其是在提醒他,不如说是借此机会故意捉弄他。

    这个桃浦斯达,对自家男朋友一夜之间突然成了大众心头爱这件事,既为他感到自豪,又有点小小的、微妙的情绪。

    岩桥慎一听在耳朵里,也故意逗她玩,“那我就回答,喜欢吃这边某家店的点心,特意过来买。”

    “真是油嘴滑舌。”中森明菜嫌弃道。

    要是真这么说了,商店街的太太准得被他哄得心花怒放。

    这个反应,逗得岩桥慎一哈哈大笑。中森明菜后知后觉,被这个家伙当成傻瓜戏弄了一番,顿生不满——完全忘记了最先捉弄人的是她自己。

    想说什么,可偏偏嘴上说不过他。又隔着电话线,不能使出最见效的一招——扑上去物理战胜。

    只要是想见他,不管理由是因为什么,隔着电话线这件事都显得极为恼人。

    “总之,”她决定暂时先不跟这个油嘴滑舌的家伙计较,说正事,“你还记得我家在哪里吧?”

    岩桥慎一给出个肯定的答案,“那当然了。”

    不仅如此,也听她的教导,没有在商店街闲逛,直接到她家里去。

    当然,不是为了躲商店街的太太们,纯属一回生两回熟,用不着多走弯路,直接去往那座“中森”后面挂了一排名字门牌的宅子。

    ……

    先前,千惠子就和女儿表示过,欢迎岩桥慎一再去做客。对他这次又来吃饭,也非常欢迎,接到电话以后,早早拟定菜单,做起了准备。

    家里其他人都不知道,只有当母亲的和做女儿的,保守着同一个秘密,为了岩桥慎一要去做客事先通话、又围绕着岩桥慎一说这说那。

    和母亲拥有一个只属于她们母女两个的秘密,让中森明菜有一种正在和母亲撒娇的感觉。不仅如此,还是仅此一份,仅她拥有的,与母亲的互动。

    而她越是对着母亲撒娇,也就意味着和岩桥慎一之间交往顺利。

    女儿和岩桥慎一相处得好,千惠子这做母亲的,就在心里替她高兴。她对岩桥慎一的印象一直都很好,但即使如此,也想不到,他会买下美空云雀自作的“苹果小调”送给她和明菜。

    收到这么一份礼物,一边是感到意外和惊喜,另一边,也体会到岩桥慎一买下这张画的心意。

    千惠子饶有兴趣的查看这张苹果小调,中森明菜也跟着凑热闹似的,和母亲脑袋挨着脑袋,像只揣着好奇心的小猫,眨着灵动的眼睛。

    其实,在场的三个人都是外行人,品不出美空云雀的画技如何。但话也说回来,岩桥慎一决定选这张苹果小调时,想的就是意义大过价值。

    否则,与其收下老艺术家的兴趣爱好之作,不如买一点保险的。

    而对于这正在看画的母女两个来说,比起画的好坏,因为“美空云雀的苹果小调”将二人的梦想相连、又因为“美空云雀的苹果小调”让旧日回忆相汇,才是这张画的珍贵之处。

    “收到这样的礼物真是感动。谢谢你,岩桥君。”千惠子抬起头来,向他道谢。

    中森明菜像跟着鸭妈妈的小鸭子,随着母亲也抬起头来。不过,当女朋友的,说起话来就随意多了,她眨眨眼睛,“你一开始就想买下这个吧?”

    “反正总要买下一样。”岩桥慎一倒也不愿意说这是有意为之。

    但是,把《苹果小调》的事说给过他听的人就是中森明菜自己。她心知肚明,仗着自己正挨着母亲坐,不会被发现小动作,正大光明拿眼神戳他。

    接收到她的小眼神,岩桥慎一一反平时的沉得住气和不动声色,仿佛真被她的目光给戳到了似的,神情微妙。

    他不配合,自以为可以耍小聪明的中森明菜就得跟着露馅。意识到被母亲给发现端倪,她有点没趣的吐了吐舌头。后知后觉,又被岩桥慎一给耍了一次,不禁鼓起腮帮子。

    千惠子旁观者清,哪里会不明白。对女儿被耍得团团转这件事,心里觉得好玩。

    不过,她努力忍笑。

    对做母亲千惠子的来说,女儿明菜被戏弄时觉得好玩,是对岩桥慎一的信任。不因为她被戏弄而笑她,则是出于对女儿的爱护。

    但反过来说,一向沉稳的岩桥慎一,会在千惠子面前捉弄中森明菜,也是一种表达好感与信任的方式。

    不一会儿,千惠子起身,离开起居室。

    只有他们两个人在这儿,中森明菜一刻也忍不住,身体往前一倾,小脸伸过来,气鼓鼓,“你怎么这么狡猾、这么坏心眼啊。”

    岩桥慎一盯着她这副受气包的表情,“有吗?”

    她“嘁”了一声,“就算你装成没事人也没有用。”

    不这么说正好,这么说了,岩桥慎一眨眨眼睛,倒是真的做出一副无辜相,在逗她玩这件事上越来越得心应手。

    中森明菜瞪起眼睛,“你以为我不会反击,不会报复回来吗?”

    纸老虎牙尖嘴利,威胁他,“我还会加倍奉还呢。”

    “什么?”

    岩桥慎一叫她唬了一下,盯着她看。眼睁睁看着这只纸老虎转动眼珠,向着他扑过来——

    冷不丁要亲他的嘴唇。

    岩桥慎一躲了一下,“别闹。”

    “就闹。”她气呼呼,准备破罐破摔,“反正我脸皮又厚、又不知道害臊,就算被母亲看到了,也无所谓。”

    纸老虎一边说,一边膝行到他跟前来,扬起小脸,撅着嘴唇,看着他。

    岩桥慎一投降,“饶了我吧。”这就是她说的“加倍奉还”?

    中森明菜把年下君垂头丧气的样子看在眼里,总算被逗笑了。想让这个薄脸皮的年下君乖乖就范,最见效的办法就是黏着他。

    不过,也不是可以常用的办法……只能偶尔用一下吓唬他。

    “那就先放你一马。”她一副大人有大量的样子。

    但实际上,自己心里悄悄松一口气。说到底,“不怕被母亲看到”也只是说说而已,要是真的那么做了,她自己先受不了。

    “多谢。”岩桥慎一一本正经。

    中森明菜“哼哼”了两声,把手伸过去,放到他手背上。目光相对时,小声嘀咕他,“这样不至于不好意思了吧?”

    岩桥慎一感受着她放上来的手指,“这样可高兴了。”

    “真滑头。”她说。

    吐槽完一句,自己没忍住,笑起来。她拉着岩桥慎一的手,“母亲肯定很喜欢美空桑的画。”

    “谢谢你哦。”中森明菜看着他的眼睛。

    岩桥慎一不接她的话,倒是突发奇想,“我还从来不知道你唱《苹果小调》是什么样子,想也想不出来。”

    他话刚说出口,中森明菜把手抽回来,做了个虚握话筒的手势,放到嘴边,清了清嗓子——

    “苹果的花瓣,在风中散落~”

    “在月夜里~月夜里~静悄悄地~”

    开唱之前还端着架子,没唱两句,开始笑场。她放下手,笑眯眯的看着岩桥慎一,“就是这样。”

    岩桥慎一头一回听,觉得又稀奇又有意思。他做了个虚握拳的手势,又把透明的话筒递到她嘴边,邀请她继续。

    结果,被这个中森明菜“啪叽”轻轻打了一下,把他的手给拍开了。

    桃浦斯达耍大牌罢演还行。

    她耍完大牌,站起身,跟岩桥慎一说,“我去看看母亲在做什么。”

    理直气壮宣布完自己的行动计划,中森明菜拉开纸拉门,走出去。在走廊上,看到正站在电话机前打电话的母亲。

    千惠子听到动静,往她这边看过来。

    中森明菜眯起眼睛,头轻轻一偏,跟母亲打招呼。

    千惠子伸出手指,指点了两下。从小就跟在母亲身边的女儿,对母亲暗号一般的手势了如指掌。她点点头,轻手轻脚,走进厨房。

    炉灶上烧着热水,水壶底部正发着咔哒咔哒的声响,茶叶已经准备好了。中森明菜自然而然,从母亲那里接过泡茶、准备饭后点心,招待岩桥慎一的任务。

    她高高兴兴,想起刚才唱给岩桥慎一听的《苹果小调》,轻轻哼了起来。

    ……

    千惠子放下电话,没有进厨房,而是回了起居室。

    岩桥慎一一回生两回熟,对这间起居室的布局已经很熟悉。但也因为熟悉,没有了好奇。更不能到处翻翻看看,只好老老实实坐着,把注意力放到那张苹果小调上面。

    听到起居室的拉门响,一抬头,进来的是千惠子。

    他坐正了一点,礼貌地点点头。

    “虽然是粉丝,不过,我也不知道云雀桑有这样的画技。”千惠子的语气爽朗大方,“多亏岩桥君你,才知道了这件事。”

    这样的神态语气,让岩桥慎一想起中森明菜和他说过的,千惠子年轻时,为了养育儿女,走街串巷销售小商品,是大受欢迎的推销员。

    他相信千惠子有着受街坊邻居欢迎的魅力。

    “是明菜……”岩桥慎一说起来。

    上次来还一口一个“明菜桑”。千惠子不禁莞尔。

    岩桥慎一可猜不着千惠子在想什么,自己说自己的,“听她说,您唱美空桑的《苹果小调》可拿手了。”

    千惠子听了,说声糟糕,笑道:“说得这么夸张。”

    中森明菜这笃定的语气,跟对着岩桥慎一吹嘘母亲的炸汉堡是最好吃的如出一辙。不过,和被女儿吹嘘自己炸汉堡手艺时捏一把汗的心情不一样,在《苹果小调》上面,千惠子倒是信心十足。

    “前几年,家里还经营小饮食店的时候,我还时常用店里的卡拉ok设备唱起。”千惠子和他说。

    岩桥慎一安静听着。

    “之后,家里的成员,大家都各自开了新餐馆。”

    岩桥慎一想不到千惠子会主动说起家里的事。当然,说着这些话的千惠子,也知道,岩桥慎一对中森家的现状一清二楚。

    毕竟,是他劝说明菜,回来跟她这个做母亲的商量关于那栋大楼的事。

    “谢谢你肯替明菜酱出主意。”千惠子忽然向他道谢。

    岩桥慎一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反应了一下,“不算是出主意。”他实话实说,“只是想到,明菜最喜欢的就是妈妈。”

    千惠子笑了起来。

    到底是中森明菜的家事,岩桥慎一不好多说话,面对千惠子的态度,猜不着她为什么突然说起这件事,又是不是要有什么打算。

    这时,起居室外传来动静。中森明菜捧着个大托盘,手脚麻利的进来,“母亲在和慎一说什么?”

    千惠子看了看女儿,“我正和岩桥君说,明菜酱的《苹果小调》唱得很好听。”

    岩桥慎一“嗯”了一声,受千惠子的鼓动,又开始捉弄中森明菜,“是吗?”

    中森明菜抬起眼皮,悄悄瞄了那个装蒜的家伙。

    ……你不是刚听过吗?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可千惠子却虚握起拳头,把看不见的话筒玩笑着递到了女儿面前。

    两个人合起伙来,捉弄这个中森明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