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789. 心机深沉

时间:2021-03-27作者:斜线和弦

    网 .mijiashe.c,最快更新飞越泡沫时代最新章节!

    “今年六月,松田圣子召开发布会,宣布离开事务所sunsic。这对sunsic的相泽社长来说,是莫大的打击。

    一手提拔了圣子、以长辈般的胸襟包容着圣子的相泽社长,是支持着圣子成为顶级偶像路上最重要的人物。但就是这样的相泽社长,却遭遇了圣子的背叛——”

    杂志里写道,松田圣子的独立完全没有和相泽社长商量,早在许久之前,她就密谋要离开sunsic,并且与在业界颇有影响力的某位大人物a私下接触。

    因为信任松田圣子,sunsic给了她在工作方面相当的自主权,但她却利用这份权力,早早开始为独立做准备。这样的做法,无疑是背叛。此事过后,相泽社长郁郁寡欢,据关系者的a桑提供的情报,“相泽社长私下里对人说,不敢相信松田会这么做。”

    “这样的圣子,不仅在工作中背叛了对自己有恩的相泽社长,私下的生活也是如此。”

    杂志报道里,配了一张模糊的、穿戴低调的松田圣子从某栋建筑物里走出来的照片。而对这张照片的介绍,是“和为她伴舞的舞者a桑深夜密会后,心情轻松的圣子。”

    “圣子出道之初,就曾收到过观众‘擅长在男性面前扮清纯无辜’这样的批判。围绕着这样的圣子,自出道以来,有关她恋情的传言始终不断,在和正辉结婚以后,流言也并未消失。”

    在这里,杂志还特意细数了松田圣子婚前与婚后的各个绯闻对象。

    而在最后,报道如此收尾:“看上去元气十足的圣子,似乎已经跨越了这次的独立风波。只是不知道,她和正辉的婚姻,是否也有着能够跨越难关、共同度过的默契。”

    ……

    当杂志发行,这样的一份报道摊开在了千家万户的桌面上,无论男女,在读过报道以后,心中都被挑拨起对于松田圣子的厌恶。

    平心而论,这次报道附带的照片,就是一张松田圣子的单人照,根本证实不了她去见的人是外遇对象。

    但坏就坏在“圣子独立”这件事是真的,她出道以来的花边很多也是真的。

    前面先写了一堆松田圣子如何忘恩负义——sunsic对松田圣子有恩也不假,不管松田圣子后来多么红火,如果没有事务所栽培她,也不会有她的今天。过后她和神田正辉结婚,事务所也没有因为她是女偶像阻拦过。

    不管私下里发生过什么,但在大众眼中,这就是个忘恩负义的故事。

    忘恩负义的帽子一扣,再加上从前就给大众留下的心机女的印象,使得这篇报道自来先让人多信上三分,连同后面的“外遇”,可信度也跟着增加了。

    曰本社会,已婚的女性连丢下丈夫和孩子出去蹦迪泡吧,在主妇眼里都不是什么好人,何况现在还有外遇嫌疑。

    何况这个已婚女性还是被女性认为是心机女的松田圣子,她的丈夫还是神田正辉。

    主妇们最爱的男演员里,绝对有他一席之地。

    一篇报道里,又是忘恩负义把社长气个半死,又是抛下丈夫女儿去约会。不论是男是女,都能从中找到令他们感到厌恶的点。

    松田圣子的形象,在这篇报道里,着实面目可憎。

    ……

    松田圣子的八卦敲锣打鼓的开演,另一边,岩桥慎一和藤彩子、bon的成员,以及参与这一张单曲的工作人员们,一群人热热闹闹庆祝单曲拿到周榜冠军。

    索尼对他这次的企划成果满意得很,藤彩子背后的事务所burning更是早早表示,这次庆祝的招待会,burning会负责筹备,并支付全部的招待费。

    于是,岩桥慎一又喜提“被burning招待”的成就。

    这一场招待会,岩桥慎一和藤彩子在索尼的制作人酒井政利,两个制作人都到场。boiz的一名男性经纪人,藤彩子那边,她在唱片公司的经纪人,那个生田自然到场,除此之外,burining那边,还派来了个经纪人——负责招待。

    “敝姓青山,请多指教。”

    经纪人一出现,就把名片分了一圈。岩桥慎一收了名片,看看头衔,这个青山是burning第一制作部的统筹经纪人,不是个一般的角色。

    以周防郁雄的作风,这个青山多熬个几年,多半有机会分家出去开个小事务所。

    藤彩子录这张单曲时,都是生田替她鞍前马后,事务所那边根本没有配专属的经纪人。现在,burning派人过来,随便用哪个部位想一想,都知道不会仅仅只是为了陪同庆祝。

    谁都不傻。

    岩桥慎一不动声色,收了名片,又把自己的也递过去。

    歌手们出席的庆祝会,没什么节目。对大包大揽了要负责招待的burning,以及参与的幕后黑衣人来说,真正的招待会要从结束这一摊,歌手们退场以后。

    歌手们、连同跟着他们的经纪人都离去,青山送唱片公司的关系者、岩桥慎一和酒井政利这两个黑衣人,分别坐进出租车里。

    和青山一起来的,还有个他的下属,一直没进来,专门负责招待。

    酒井政利率先叫上岩桥慎一,跟他坐同一辆车。两个黑衣人凑一块儿,车子一发动,酒井政利先调侃他,“这下,你可是藤村的恩人。”

    岩桥慎一摇头,“我只是做了点微不足道的事。”

    酒井政利直笑,“你还真沉得住气。”

    话里有话的。岩桥慎一听在耳朵里,什么也没说。酒井政利碍着是在出租车里,也没有多说下去。

    burning财大气粗,招待起业界人士时,一向丰厚豪华,糖衣加炮弹,一样也不少。这次也不例外。夜总会的陪酒小姐,若有幸被点到,估计能为这花钱不眨眼的豪爽作风,暗地里偷偷比个“v”字手势。

    “藤村这次,承蒙岩桥桑关照。能取得这样的成绩,这边实在不知道要如何表示感谢。”青山向岩桥慎一道谢。

    三四十岁的人,对着岩桥慎一这个年轻制作人,低声下气起来,一点不含糊。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当着酒井政利,岩桥慎一有点嘚瑟的自谦,在青山面前,就客客气气回了句:“还是多亏了各方共同的努力,以及索尼和burning全力的配合。”

    “接下来,”青山谢完岩桥慎一,又去给酒井政利低声下气,“藤村的再出道,就有劳酒井桑多多费心了。”

    酒井政利笑了笑,回话的对象不像是青山,而是岩桥慎一,“慎一君开了个好头,接下来,到我要烦恼的时候了。”

    “哪儿的话,酒井桑成竹在胸。”岩桥慎一把话接过来,逮着酒井政利聊天。

    酒井政利不慌不忙,跟他你一句我一句。

    青山在旁边听着,猜不着这两个制作人到底是在轻轻松松开玩笑,还是暗地里相互讽刺挖苦,不由得提着口气儿,生怕今天晚上的水端不平,得罪了哪一方。

    可没办法,既然是庆祝的招待会,不能只请一个制作人到场。

    不得罪人是第一要事,青山随机应变。

    续了两摊,再喝掉最后的收尾酒,一整个晚上,青山心里都惦记着怎么当好公关大师,也没什么机会跟岩桥慎一搭话。等把这些幕后黑衣人们都送上出租车,自己也和下属坐进最后一辆,盘点一下今晚的收获,得到的只有一张名片而已。

    ……

    另一边,岩桥慎一跟酒井政利,散了场又去找个地方,再补上一杯。

    只有两个熟人坐在一起,酒井政利忍不住吐槽他,“慎一君也太油滑了。”

    岩桥慎一听了,只是笑而已。

    看他这副反应,就休想再从他这里套出什么话。酒井政利跟岩桥慎一也有些交情,对他的性格颇为了解,也就算了。

    喝了一杯,酒井政利又提起来,“音协要对圣子下手了。”

    这是他坐在出租车里的时候,就想说的话。

    那一句“沉得住气”,说的不是藤彩子的事,而是南野阳子的事。

    别人不清楚,酒井政利可是一早就隐隐约约觉察到,岩桥慎一站在南野阳子那边。过后,南野阳子和索尼解约,岩桥慎一介绍她改签了ldac唱片。

    至此,业内有心的,就知道南野阳子傍上了岩桥慎一这棵树。

    当初,松田圣子突然宣布独立,把南野阳子架到火上烤的时候,业界等着看的戏码,是南野阳子被放逐出艺能界。结果,几个月后,这出戏成了南野阳子脱离险境,再度出发。

    从打听松田圣子的计划,再到把南野阳子安排妥帖。

    作为帮助他打听了松田圣子动向的人,酒井政利够得上说他一句“沉得住气”。

    “总要有个人来承受。”岩桥慎一接了一句。

    不仅如此,这篇报道,充其量只是拉开“圣子包围网”的序幕,接下来,有松田圣子瞧的。

    音协真要动起手来,就算松田圣子找了索尼当靠山,也顶不住。

    岩桥慎一倒不担心会因为当了南野阳子的保护人,导致音协反攻松田圣子,而得罪松田圣子。

    要放弃南野阳子的是索尼,要攻击松田圣子的是音协,岩桥慎一充其量,是把索尼扔出去的商品,又放进了新的橱窗里。

    再说了,想一想岩桥慎一作为制作人如今在业界的分量、以及他背后实际控制的drea e true的价值,索尼也不会为这件事难为他。

    “松田的保护人可有得忙了。”酒井政利笑道。他跟松田圣子那边没什么利益牵扯,在旁边看热闹毫无压力。

    “而且,我还有点好奇,不知道松田要怎么应对。”

    岩桥慎一提醒酒井政利,“还记得圣子桑独立以后的工作计划吗?”

    酒井政利愣了一下,在心中回想,“有机会想尝试发行英语唱片……”灵光一现,明白了,“你是说,松田如果被音协放逐,可能会趁势把工作重心转移到海外?”

    “那样一来,还是顺理成章。”岩桥慎一笑了笑,“不是她任性,而是‘被逼无奈’,不得不走这一步。索尼那边,既然已经选择了保她,也只能陪她走这一步。”

    不得不说,松田圣子的心机有够深沉。

    岩桥慎一让酒井政利替他打听松田圣子的事业规划时,对她那句模棱两可的“想尝试发行英语唱片”记忆深刻。

    这话解读起来有意思,在米国发行一张英语唱片也算,正式闯美也算。

    他进而回想松田圣子的独立计划,觉得这个富有心机的女偶像,不会把鸡蛋放进同一个篮子。

    否则,南野阳子如果收回了独立计划,她岂不是谋划了个空?

    想来想去,她的“备用计划”,恐怕就是去米国。

    要是南野阳子替她顶在前面,她能全身而退,那就继续在国内风生水起,顺便发英语唱片试水玩。

    要是真被音协下了死手,索尼答应要保护她在先,现在骑虎难下,为了面子也得保她。大牌如她,如果真的因为音协下死手沉寂,索尼在曰本艺能界的影响力必定受创。

    到时候,松田圣子只要稍微使点劲儿,让索尼答应把大本营搬去米国,在那边工作两年“避风头”,顺便保住索尼的面子也是顺理成章。

    对内,不是她想去闯美,是被逼无奈,远走他国。

    对外,不是她被音协封杀无路可走,是唱片公司建议她这个曰本顶级偶像去米国。

    不仅如此,风头一过,被她捆住了的索尼还要保她回曰本。

    这件事不管怎么往下进行,松田圣子都不会真的输掉。

    女偶像们,要是都能有她这样的心机本领,曰本偶像界那就是大型宫斗真人秀。

    酒井政利回过神来,忍不住皱眉,“真不愧是松田。”

    不管怎么说,当幕后黑衣人的,听到“商品”有这样算计的本领,还是会不舒服。

    但岩桥慎一打听松田圣子的事业规划,可不仅仅是为了知道她接下来的打算,又或者是为了追究她这次独立计划的全貌。

    是要从松田圣子身上下手,消除他接手了南野阳子、导致松田圣子重新被围攻以后,索尼那边可能会对他产生的负面看法。

    只要这件事被定性成松田圣子想要音协索尼两头利用,那么,她自己就得吃掉这颗聪明反被聪明误的果子。

    “连唱片公司也在她算计之中。”岩桥慎一笑了笑。

    酒井政利摇头,“报道里有一句没错,‘恶劣的女人’。”

    </b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