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795. 取个名字

时间:2021-03-27作者:斜线和弦

    到了年末,刚换了新唱片公司和事务所的南野阳子,也在新事务所经理的带领下,去跟关系方打招呼,拜托“请多关照”。

    改换门庭,许多地方都要重新开始。

    先前为制定她的工作计划,已经开过讨论会。这时,岩桥慎一也要分出时间,替她收歌,为她选曲,准备她跳槽以后的第一张单曲。

    从先前合约纠纷,再到解约再签约,南野阳子已经很久没有发行过个人名义的作品。好在借着这次企划的光,维持着曝光度。不过,光迟早有借完的时候,还得趁热打铁。

    首先是确定好南野阳子接下来要走的风格路线,之后,dac唱片再根据确定好的风格,动用曲库、和有合作关系的词曲作家邀歌。岩桥慎一这边,也动用自己制作公司的曲库,选出合适的曲子,之后,拿到讨论会上进行商讨。

    为长远计,在选歌的时候,就不能不考虑到后续的发展。

    拿到一首好歌,立刻不分三七二十一安排发行,歌曲爆红以后,又因为没能准备好消化热度的后续安排,变成超级一发屋。这种事在乐界时时发生。

    河合奈保子那边,岩桥慎一往她的事务所打电话,把想要向她邀歌的事传达过去。通过事务所联系,一来是两人不熟,二来,这样更加正式。

    河合奈保子和西城秀树合作的那张单曲,还不到发行的日子。前面的几张单曲,销售势头都红红火火,让排队等着上场的河合奈保子心里没底。

    她和西城秀树,一个比一个过气。要是成绩太差拖了后腿,岂不是糟糕。

    河合奈保子关注着企划的走势,一边惊讶于自己竟然有幸参加了这样一个厉害的企划,一边又被悬在头顶的、怕拖后腿的压力压得闷闷不乐。

    这么个喜忧参半、心里有的没的一通乱想的时候,忽然,又接到了岩桥慎一的邀请。

    事务所把岩桥慎一邀歌的事转达给她,河合奈保子先是意外,而后,被赏识的喜悦、生怕配不上这份赏识的惭愧,种种感觉涌上心头。

    事务所的经理问她,“要和岩桥桑那边详谈吗?”

    河合奈保子尽管为岩桥慎一这份赏识惭愧,但也没有说“不”的理由。

    岩桥慎一现在正是最忙的时候,对外有年末的各种总结和应酬交际,对内还要过问手底下歌手们的制作进度。

    bon新单曲发行在即,虽然歌曲制作给了佐久间正英,但发行前的操作细节还要他过问。蒲池幸子预定了出演富士胶卷的新广告,zard的新单曲也在准备中。

    南野阳子的事要问,dreas e true的新歌要听,还有正在进行中的这次企划,有需要他持续关注的细节。

    现在的岩桥慎一,绝对是业界最忙的制作人之一。忙成这样的情况下,也没有时间跟河合奈保子面谈,双方就在电话里交流了一下。

    “是想请河合桑为南野阳子歌曲。”

    岩桥慎一把自己的要求说给河合奈保子听。他公事公办,显然是把河合奈保子当作准备合作的专业词曲作家来对待。

    河合奈保子还是头一回从一个制作人那里,收到这样的待遇。她拿出随身带的记歌词的记事本,把岩桥慎一提到的重点都记下来。

    写歌这件事,除了美和酱那样不按理出牌的灵感型选手,专业作曲家们都有调可依。河合奈保子尽管偶像出身,却是正经学过作曲的。

    话说回来,dreas e true走红以后,还有专业的乐评人在节目里批评过美和酱的曲子,说她“写得乱七八糟”。

    在专业人士看来,美和酱确实是挺胡来。有时候,岩桥慎一和中村兄也忍不住吐槽她到底唱了些什么,并为了如何给她编曲大为头痛。但架不住她就是能哼出畅销曲……

    天分灵感,这是无解的东西。

    南野阳子今年二十二岁,转过年再长一岁,不适合再继续小女生那一套。不过,二十多岁的都市女性,年纪增长,可供发挥的地方不减反增。

    只要好好加以包装利用。

    河合奈保子二十有六准备再添一岁,花开得正当时,真要说起来,也是有了一些经历,创作灵感正当年的年纪。岩桥慎一邀请她,希望她能一首“在男性视角下、年轻女性在恋爱关系里占主动的情歌”。

    现在这个时代,不是古早时期那种女孩子矜持一点、等着男孩子发起邀请,两个人在海滨大道散着步,海风吹起女孩的秀发……

    而是一个女孩子占据主动,受欢迎的女孩既能主动出击追求,也可以拥有复数的约会对象,能大胆说“喜欢”,也能干脆说“拜拜”的时代。

    男女与男男女女们,既相互吸引,也相互戏弄,是个前所未有的时代。

    就像河合奈保子的名曲——不要再吵了啦gif。

    女孩子为戏弄了追求者而沾沾自喜的歌早已有之,现在,岩桥慎一想要的,是首有一点俏皮的,男性视角下,被追求的女孩子戏弄的歌曲。

    当然,歌里的男性绝对不是束手无策的窝囊废——那种男人只能在古早的演歌里找。而是贴合如今这个相互戏弄的时代背景,有一点腹黑的接受着女孩的戏弄。

    这种歌交给南野阳子这种可爱却又不失英气的女偶像来唱,或许颇有风味。

    河合奈保子听完了要求,想起自己唱过的那首《不要再吵了》,不禁一笑。所幸隔着电话,不会被岩桥慎一发现。

    她正了正神色,答应着,“我会努力的,岩桥桑。”

    岩桥慎一通情达理,“我相信河合桑。总之,就请您按自己的方式来写吧。至于交稿的时间,希望能在十一月结束之前,拿到歌曲小样。可以吗?”

    十一月的最后一周,还有河合奈保子和西城秀树那张单曲发行。

    河合奈保子确认日程之前,率先想到这件事。没办法,最近这阵子,一直在想的,也是这件事。

    她犹豫了一下,没回答问题,而是提起来,“这个月底,单曲就发行到我和秀树桑的那一张。”

    “嗯……”

    电话那头的岩桥慎一翻了翻手里的记事本,“确实。”他顿了顿,提起来,“企划进行到现在,大众的目光,差不多已经被吸引到了歌曲本身上面。”

    “名气和人气固然有销量加成,因为不喜欢组合里的人而选择不买,这种事当然也会发生。但因为组合的对象没有人气,就导致大众罢买,这种事还是不至于。”

    河合奈保子被说中了心事,轻轻“啊”了一声。

    轻不可察的一点反应,岩桥慎一也没留意到,自己说自己的,“这样一来,河合桑的曲子,就有了向粉丝以外的大众展示的机会。”

    她那几个只会拖后腿的偶像时代狂热粉丝当然可以继续罢买,但信任这次企划质量的人更多。河合奈保子这次得到的,也是一个自我宣传、自我推销的机会。

    “谢谢您,岩桥桑。”河合奈保子忽然说。

    她不是想不通这一点。尽管岩桥慎一邀请她参加企划的目的,未必是要给她这样一个机会。但这次的邀请,是个大好机会,却也毋庸置疑。

    “我可没做需要被道谢的事。”岩桥慎一无功不受谢。

    河合奈保子纠正,“不,您给我了机会。”她颇有一点倔强。

    “因为河合桑表现出了相应的才能。”岩桥慎一也坚持自己的想法,并不打算趁此机会收下这个人情当好人。

    毕竟,他可不是因为人情,才想要邀请河合奈保子参与企划,更不是因为人情,才替南野阳子跟她邀歌。

    这种一本正经的态度,让河合奈保子为之感动。

    当然,不管岩桥慎一态度如何,河合奈保子又如何反应,她都得拿出能过关的歌曲来。否则,该打回去修改还是要修改,该退稿还是得退稿。

    岩桥慎一愿意给有才能的人机会,但如果不满意对方的才能,也不会留情。

    ……

    年末工作忙、应酬多,到十一月中旬,岩桥慎一几乎每天晚上都有安排。他以公司的名义招待别人,别人也以各种五花八门的名义招待他。

    不仅如此,还有各种“联谊会”向他招手,欢迎他加入。

    有时候,某个无名小艺人,突然跟八竿子打不着的某个大明星或者大老板扯到一起,这并不是因为缘分妙不可言,而是因为业界寄生着许多组织小艺人联谊作陪的所谓社交达人。段位高的小艺人,替自己争取一份前程,段位低的,至少也有钱拿不吃亏。

    树大招风,今年名气大增,岩桥慎一不知不觉间成了业界抢手的黄金单身汉。

    面对送上门来的联谊会邀请……

    他果断选择了无视。

    忙都忙到夜夜花酒喝不完了,哪还有时间去跟满肚子花花肠子的小艺人打交道。而且,某种意义上来说,目标就是想傍一个黄金单身汉的小艺人,可比富有职业操守的陪酒小姐更施展得开,更难对付。

    岩桥慎一懒得自添烦恼。

    有那个闲工夫,还不如埋伏在桃浦斯达女朋友的房间里,小小捉弄她一下,让她气鼓鼓的扑上来。还有又软又香的饭可以吃。

    小气抠门爱吃软饭,这个人设不能崩。

    虽然连捉弄她的闲工夫也没有,连中森明菜终于挑到了心仪的小狗,这件事都是在电话里听她说的。

    晚上,岩桥慎一从横浜返回东京。到了家,照样一通电话留言,和她说“会一直等着他回电话”。

    这种话,中森明菜过去不常流露,倒是近来,说起的次数变多了。

    跟着她的记者还在她身后打转,不能随心所欲的跑去找岩桥慎一,这件事助长了她这种不由分说的任性。

    她既然这么发话,岩桥慎一也不管现在已经过了十二点,又把电话拨回去。

    电话一接通,就听中森明菜和他说,“我把小狗接回家来了哦。”

    岩桥慎一听她一通描述,是只两个月大的男孩子。描述期间,接连不断从她嘴里冒出“可爱、可爱”的赞美。

    看来是打从心里喜欢。

    “慎一你不来看它吗?”中森明菜问他,“是不能用语言来描述的可爱哦。”她像个在同伴面前炫耀糖果好吃来诱惑人的小孩。

    岩桥慎一答应着,“过后就去。”还记得自己说的话,“带上狗点心和玩具。”

    中森明菜轻轻“哼”了一声,胡搅蛮缠,“过后是什么时候?明天、后天、还是明年?”

    这副模样,逗笑了岩桥慎一。

    他一笑,中森明菜那点装模作样也跟着破功,“一点也不配合。”

    光靠想象,也想得出她撅起嘴的样子。

    “小狗现在在做什么?”他问。

    中森明菜告诉他,“正在睡觉,好像是个乖宝宝。”她强调,“真的小小一只,单手就托得过来了,就算带着去工作应该也没问题。”

    说到“小小一只”,还下意识放轻了声音,仿佛声音重了就把小狗给吹跑了。

    “给小狗起好名字了吗?”岩桥慎一问。

    中森明菜拉长声调,“还没有~”一边说,一边露马脚,“不过,倒是想到了几个备选的名字。”

    “嗯?”

    她语气一顿,岩桥慎一配合着追问。

    电话那头,传来压低了的轻声坏笑。中森明菜得意洋洋,细数自己的好点子,“比如说慎太、新酱之类的……”

    岩桥慎一无语,“认真的吗?”

    “骗你的啦。”中森明菜笑嘻嘻。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两个人都挺喜欢捉弄对方。只不过,捉弄的方式各不一样。但偏偏都对对方有奇效。

    或许正是他们相互间足够了解的一种体现。

    “还没想好。”她跟岩桥慎一说,“所以,还想问你,有没有什么点子。”

    岩桥慎一随口逗她,“不如叫‘ora’好了。”

    “都和你说了是男孩子……”中森明菜嫌弃道“而且,你怎么这么小气啊?”

    岩桥慎一笑着收下她这点嫌弃,和她说,“你就替它起个自己喜欢的名字好了。”

    中森明菜“哦”了一声,不大喜欢这个由她起名的自由。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dd8。阅读网址dd8

    </b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