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797. 各有打算

时间:2021-03-27作者:斜线和弦

    乐队这次竟然真的打了场翻身仗。

    长户大幸面对着每周反馈回来的专辑销售情况,以及歌曲在迪斯科的热度,一时之间,说不好是什么想法。

    从出道起,接连几张单曲都毫无水花的b’z,这次的迷你专辑,刚发行时也无人看好,长户大幸自己,更是做好了准备,如果乐队再没起色,就把制作权从松本孝弘那里夺回来。

    一言堂惯了的长户大幸,对松本孝弘那种不退让的强烈个性早就有所不满。

    结果没想到!

    “制作一张能在迪斯科里播放的专辑”,这种病急乱投医的荒唐点子,竟然真就让松本孝弘误打误撞,撞到了点子上。

    这张专辑发行之初无人问津,但过后渐渐有了热度,到现在,甚至可以说是小红了一把。

    先前,长户大幸和松本孝弘说定的,是如果这张专辑失败,就把制作权收回来,改为由他来替乐队制定接下来的路线计划。

    但是现在,这张专辑无论如何也不能说是“失败”。不仅如此,它在排行榜上持续热卖,虽然没有拿到高名次,但每周稳稳当当,大有长卖专辑的气象。

    如此一来,长户大幸也就不能重提旧话,更没有理由再提b’z制作权的事。这就使得,尽管这支出道以来一直低迷的乐队成绩终于有了起色,长户大幸却并不是那么的高兴。

    乐队出了成绩不假,但这也是一支不在他掌控之中的乐队。

    松本孝弘并不理会、也不在意长户大幸心里想些什么,专辑这次卖得好,他确认了销售情况以后,又回到录音室,和队友稻叶浩志,以及共事的班底,继续制作音乐。

    有成绩在手,长户大幸更没机会指手画脚。而看情形,他一开始也没有在意过长户大幸要收回制作权的话。

    长户大幸想到这一点,心情微妙,很难真心实意的为乐队高兴。

    说到底,他这个人权欲爆棚。

    但同时,也是个看重利益的商人。因而,尽管为制作权的事心里系着个疙瘩,但b’z既然有了起色,也许会趁着这张专辑的热度再上一层楼。

    手握一支当红乐队的话,赚到的可不仅是钱。

    有利可图,那就不要咄咄逼人。长户大幸决定和颜悦色。

    ……

    拿不到制作权,让长户大幸不够安心。但是,拿到手了的制作权,也未必都值得高兴。比如《樱桃小丸子》主题曲的制作权。

    《樱桃小丸子》的动画,预定在明年一月份播出。为动画准备的主题曲版本已经制作完毕,除此之外,还要另外制作单曲发行的版本。

    制作权到手,长户大幸拿出了织田哲郎的曲子,让合作多年的音乐人近藤房之助和坪仓唯子组成组合,派出制作公司的乐手伴奏,还从星辰事务所借来了三名和声的女模特。

    等到制作完成,付诸印刷。发行以后,再明晃晃打上“nzo”的标签。

    不仅如此,因为这张单曲的版权被岩桥慎一给拆分,beg如此辛苦的制作,过后也多拿不了多少好处。

    如果不去查看单曲上的制作信息,就不会知道,这张单曲从头到尾都是beg的手笔。

    当初,长户大幸想要争取到《樱桃小丸子》主题曲的制作权,为此主动去找原作者樱桃子,也的确如他所愿,樱桃子推荐beg、替他说话。

    再往后,也确实用了beg的曲子,交给了beg来制作。

    “如愿以偿”。

    明明得到了想要的东西,为什么却这么的难受呢?

    想来想去,都是因为那个岩桥慎一!

    长户大幸回想跟那个滑不留手的年轻制作人打交道的片段,越想,那种被他牵着鼻子走的感觉就越是强烈。

    这一次,根本就是被那个家伙给耍了。

    长户大幸有苦说不出,事到如今,只能捏着鼻子往下咽。

    唯一的安慰,是长户大幸对这张单曲非常看好,期待着单曲发行后能爆红,借着这支限定组合,得到投资方支持,成立唱片公司。

    要是一切顺利,他跟星辰事务所之间,就有了兄弟名分。到时候,星辰事务所的资源也会优先拿给beg使用。

    而那支叫zard的、岩桥慎一手下的乐队,一下子就变成了旁系。

    岩桥慎一的唱片公司,和曰本动画制作公司之间的兄弟名分,让长户大幸这一次吃尽了他的苦头。

    但是,等到他的beg跟星辰事务所也成了“兄弟”以后,就能以牙还牙,也让岩桥慎一的zard,尝一尝被抢走资源、却又无可奈何的滋味。

    那个岩桥慎一制作乐队不假,但是,他长户大幸制作乐队的经验更多。到时候,和nzo的乐队明刀明枪的斗上一番,他也不犯怵。

    不过,光是bbeens这支组合还不够。这支组合是为了成立唱片公司的筹码,但过后的发展如何,还是未知数。何况,鸡蛋不能放进同一个篮子里,成立了唱片公司,也不能只让一两支乐队在前面打头阵。

    现在,就要留意合适的苗子,等着组成乐队。

    主唱一定要英俊、要美丽,不会作曲也无所谓,但一定要学习作词。和乐手之间,也未必要多么志趣相投,反正路线得让他这个制作人来决定。

    为了规划当中的唱片公司,现在就要提前做准备。到时,立刻就能行动。

    长户大幸计划当中要组的那支女主唱为核心、搭配男乐手的乐队,到现在也没选出合适的女主唱。先前,借着挑和声的幌子,把星辰事务所的模特挑选了一遍,毫无收获。

    真要说起来,还是那个早就被挑走了的蒲池幸子合适。

    除此之外,之前跟岩桥慎一就动画主题曲商谈的阶段,他拿出来的录像带里那个叫宇德敬子的,倒是个不错的人选。

    那样的好苗子,也不知道岩桥慎一要怎么安排。

    一想到这也是星辰事务所的模特,也是被岩桥慎一提前挑走的,长户大幸又开始不痛快。蒲池幸子已经出道还另当别论,但宇德敬子……

    既然不让她出道,就不该早早把人给抢走!

    话说回来,那个岩桥慎一,现在推出的两支乐队,男女主唱都是美人,宇德敬子也是美人……这个制作人再怎么装蒜,还不是和他长户大幸一样,看重歌手的容貌大于一切?

    长户大幸心里暗暗使劲儿,想着无论如何,都得打败那个岩桥慎一。

    ……

    “那位岩桥桑,可真是了不起的男子汉。”

    晚上,男男女女几个人坐在一起。聊着聊着,话题就到了岩桥慎一的身上。但是,谁也不觉得这话题突兀——

    因为在座的人里,其中一个是加入了nzo的大黑摩纪。而发出这句感慨的,是曾大黑摩纪加入beg的乐手池田。

    “我早就知道,岩桥桑一定是做得出这种事来的人。”大黑摩纪回应着池田的时候,话语当中有一种不假思索。

    这个女孩子,真就无条件的信任岩桥慎一。

    但是,这份不假思索,并没有让在座的其他人感到不可思议。原因无他,在座的人,都知道大黑摩纪是怎么从beg转投到nzo去的。

    不仅如此,在加入nzo以后,大黑摩纪又说起,自己高中毕业之前,一个人来东京看音乐节。看完音乐节以后,下定决心到东京来的事。

    某种意义上来说,最后她被岩桥慎一收下,是冥冥之中自有安排。

    不过,在通过大黑摩纪了解了更多岩桥慎一的事迹以后,这些人无疑对岩桥慎一更加尊敬。

    其中也包括从刚才就默默喝酒,听着池田和大黑摩纪说话的织田哲郎。

    池田为the bue hearts的事热血沸腾,在他心中,一次又一次对着身处劣势的人伸出手的岩桥慎一,俨然是“神”一样的人物。

    从前,还为大黑摩纪因为被他引荐给长户大幸遭受侮辱的事愧疚,现在,满心只有大黑摩纪去了岩桥慎一那里,实在是正确无比。

    对岩桥慎一的崇拜,能消解心中的愧疚。这使得池田更加推崇岩桥慎一。

    除此之外,也关心另一件事——

    “摩纪你什么时候出道,有消息了吗?”池田对大黑摩纪极为赏识,觉得她就算不训练直接出道也不成问题。

    一提出道的事,织田哲郎抬起眼皮,看向大黑摩纪。

    “今年当然是没有出道计划。”大黑摩纪随口说句俏皮话。

    不过,有心思开玩笑,可知她在nzo过得挺舒心,出道的事也没什么阻挠。她告诉池田,“之前和岩桥桑见面,他的意思,是定在明年的中旬。”

    “现在,我就定时去上课,每周完成作词作曲的任务,也去录音室录音,或者帮忙唱下和声。”大黑摩纪说着自己的行程,还额外提到,“zard的蒲池桑和bon的森友桑都是大好人,我和他们两位都很相处得来。”

    大黑摩纪说着,想起件事来,看向织田哲郎,“等我出道以后,就有机会唱织田桑的那支曲子了。”

    织田哲郎为之一笑,“还在手里留着呢,版权。”

    不过,他语气一顿,“在那之前,应该拿给岩桥桑听一听。”要是岩桥慎一觉得那曲子不好,也不能让大黑摩纪难做。

    大黑摩纪却没有往那方面去想,爽快应答着,“是不能背着岩桥桑。”

    “希望岩桥桑能相中……”织田哲郎慢慢喝了口酒,心态谦卑。别看是已经有点名气的作曲家了,但还是时不时有点自卑在心里冒头。

    可转念一想,自己写的那首《大家一起来跳舞》,被选中成了《樱桃小丸子》的主题曲。在决定制作之前,岩桥慎一一定听过,并且得到了他的认可,这才能开始制作。

    这么想着,忽然又觉得,和这个陌生的制作人,也没有那么陌生。

    虽然岩桥慎一并不知道,他在心里想这些事。但岩桥慎一也确实听过了他写的歌。

    岩桥慎一对the bue hearts伸出援手,织田哲郎在旁边看着,觉得这个未曾谋面的制作人身上,闪烁着光辉。

    正因如此,感觉到大黑摩纪提起岩桥慎一时那种不假思索的信任,织田哲郎并不奇怪。

    希望大黑摩纪能如愿出道、尽早出道。

    希望那首在他看来很适合她的歌,能如愿发行。

    ……

    十月、十一月、十二月,这三个月的单曲排行榜,因为这次企划的强势,榜单前排厮杀成一片,没两把刷子的歌手,进去蹚浑水,那就是淹没在一片“岩桥系”的单曲里的份儿。

    单曲榜单被这个不按理出牌的家伙搅得乱七八糟,相比之下的专辑榜单,就来得讲道理一些。

    然后,十一月中,the bue hearts在事件风波后的第一张专辑发行了。

    关于这支乐队的事,可以说家喻户晓,都不用怎么介绍。因而,这次专辑发行,也压根没有怎么动用过宣传——

    不用公司这边替他们跑宣传,刚把乐队的新专辑要发行的风放出去,电视台、广播放送局、音乐杂志……都主动找上门来。

    电视台想用乐队的歌当节目片头片尾曲,广播放送局想在节目里播放乐队的歌,音乐杂志想替乐队出专访。

    the bue hearts在事件过后的第一个大动作,等着抓热点的多得是。

    不要怕被蹭热度,被蹭了热度,才更不容易降温。

    乐队的经纪约还没往外放,唱片公司这边全权负责打理。把该接受的接受,该推掉的婉拒,就在这个挑选的过程里,the bue hearts新专辑的发行日期,已经被广而告之。

    就连唱片店,都自发替乐队手写海报,把店里最显眼的货架腾出来。

    专辑发行之前,唱片销售方的订单滚滚而来。先前,岩桥慎一赌了一把,将《老子就站在这儿》一口气印刷了十五万张。

    这一次,在和印盘厂订货时,第一笔订单是五十万张。

    五十万张,这是最顶级的、卖气最好的歌手才能享受到的待遇。the bue hearts的热度够高,那张地下单曲的卖气也够强,但是,没人知道这份热度和关注度,在事件过去以后,能不能落到新专辑这里。

    这五十万张,照样是在冒险,是在赌。

    只不过,经历了先前的事,这一次,岩桥慎一提出印刷五十万张的时候,公司里,不再有人反对。

    于是,就按他说的来办。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dd8。阅读网址dd8

    </b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