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799. 准备挖坑

时间:2021-03-27作者:斜线和弦

    长户大幸近来和星辰事务所背后的投资方走得近,还从星辰事务所借了三个模特,这次的招待会,也作为关系方到场。

    人一到会场,不管他心里怎么想,都会跟岩桥慎一再见面。

    甚至,因为有《樱桃小丸子》主题曲的合作在,星辰事务所的干部,还有意为这两个制作人牵线搭桥。

    塑料业界,不管心里怎么想,表面关系都做得足足的。

    长户大幸心里固然讨厌岩桥慎一,巴不得这次主题曲的合作结束以后,再也不要跟这个油滑的家伙打交道,但猜着星辰事务所干部的用意,照样还是热情寒暄。

    和岩桥慎一打完招呼,又和跟他在一起的年轻女性见礼。

    长户大幸跟渡边万由美是初次见面,交换了名片以后,星辰事务所的干部还帮忙做补充介绍,说这位渡边桑是岩桥慎一的合作伙伴。

    “请多指教。”渡边万由美收下长户大幸的名片。

    岩桥慎一在旁边开口,“那首《大家一起来跳舞》,这边收到了成品以后,都对这首歌赞不绝口。长户桑的being人才济济。”

    他未必是故意跟长户大幸聊这首歌,但这种场合,明知星辰事务所干部的用意,不好冷场,没话找话,只能先从工作上开始聊起。

    “哪儿的话。”长户大幸和颜悦色,谦虚道。看外表,像个企业的中层。

    渡边万由美在一边旁观这两个制作人你来我往的说话,觉得这情形怪有意思的。本能地,猜着岩桥慎一跟这位长户社长不怎么合得来。

    这边正说着客气话,宇德敬子跟着经纪人过来,挨个打招呼。参加招待会的事务所艺人,难免被经纪人带着到处问好这一项。让艺人在招待会上混熟脸,是招待会的一大意义。

    见着宇德敬子,长户大幸一眼认出是见过的那份录像带里的歌手。

    “岩桥桑!”宇德敬子先跟岩桥慎一问好。

    之后,和渡边万由美、长户大幸打招呼。岩桥慎一当介绍人,把长户大幸介绍给她认识,顺带一提,“……你还唱过长户社长公司的歌呢。”

    长户大幸也笑,“岩桥社长把宇德桑的录像带拿给我看,宇德桑的条件无可挑剔,出道的歌手里也绝不逊色。”

    要是自己有岩桥慎一的条件,宇德敬子先被他发现的话,早就安排出道了。见了真人,看到宇德敬子比录像带里还要漂亮,长户大幸更觉得可惜。

    这番夸奖是大实话,但也有点暗戳戳上眼药的意思。

    人人都说岩桥慎一是点金手、慧眼识珠。那么,宇德敬子这颗明珠,他打算怎么办?

    宇德敬子在旁边,听着长户大幸的夸奖,表情态度都十分含蓄。跟他们打完了招呼,她接着又被经纪人带着去见其他人。岩桥慎一也适时跟长户大幸提出失陪,和渡边万由美走开了。

    走远了一些,渡边万由美轻轻一笑。

    两个人走得近,岩桥慎一听到她的笑声,看了她一眼,“万由美桑笑什么?”

    “你打算怎么安排宇德敬子?”渡边万由美不答反问。

    岩桥慎一一听就明白她为什么突然说这个,“明年。大黑摩纪的出道不是排在了下半年吗?上半年总不能一片空白。”

    bolan和zard要推,新人也要上。

    是明珠,就不会把她放在那里压箱底。轮不到外面的人挑拨。

    “不止要推新人,还要再挖掘新人。除此之外,新的制作团队也要再搭一支。相关的工作人员也要招收。”岩桥慎一提起来,“现在是用人的时候。”

    该打的基础已经打得够牢固,新一年,是要放开手脚大干一场的时候。

    “宇德敬子具体的音乐制作,我也不准备插手,只挂名她的执行制作人。”岩桥慎一告诉渡边万由美,“过几天,就在会议上提这件事。”

    “这两位,好像都能自己创作。”渡边万由美回忆。

    岩桥慎一点头,“而且,还都挺有自己的一套。”

    外行人渡边万由美继续她不过问具体的音乐细节的原则,提到另一件事,“宇德敬子和zard的幸子桑,气质有点相似。”

    “所以,我才要把她的音乐制作权放出去。不仅如此,还要发掘她独有的那一面。宇德敬子的问题,在于太过平均,这样难以出头。”岩桥慎一头头是道。

    渡边万由美只是听着,“所以,明年,她们两位,都要作为solo歌手出道?”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当然。”岩桥慎一半开玩笑,“我这个失败的女solo制作人,也想打个翻身仗。”他说的是推销女solo歌手吉田美和未果,改为替她组乐队的事。

    这么无聊的笑话,真亏渡边万由美能笑得出来。

    “那位长户社长,”她这才把话题转回来,“和你有什么过节吗?”

    这次,换岩桥慎一笑。

    “我问了很奇怪的问题?”渡边万由美看他一眼。

    岩桥慎一摇头,“万由美桑怎么这么觉得?”

    “长户社长一副不想把话题深入下去的样子。”渡边万由美说,“好像跟你合作得不怎么愉快,很不想再和你有什么交集。”

    岩桥慎一颇有些无辜,“我可什么都没做。制作权全部都交给了他,从歌曲制作到组成组合,都是长户社长自己决定,从制作开始,就完全没有指手画脚。”

    渡边万由美相信他没有干涉过being的制作,那问题就只能出在商谈阶段。不过,她根本无意追究长户大幸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态度,只要知道岩桥慎一的态度就已经足够。

    “但是,看星辰事务所的意思,倒是很希望你和长户社长之后还能合作。”她说到重点,“星辰事务所也借了模特去being工作。”

    岩桥慎一倒是无所谓合不合作,只不过,看星辰事务所的样子,一时猜不着他们跟being这家制作公司搭线是个什么打算。

    星辰事务所为什么跟being搭上了线,这点姑且不论,但制作公司不能签唱片约,星辰这边,就算是想跟nzo之外的音乐公司保持合作,也不至于去联系being。

    现在,他们又有意在nzo和being之间牵线,就显得更奇怪。

    如果一件事显得自相矛盾,那就要去考虑,其中有着不为人知的隐情。

    岩桥慎一想到这儿,跟渡边万由美商量,“总之,先把being和星辰事务所这次的合作弄清楚。”

    这倒是一点也不麻烦。只要跟他们在星辰事务所里相熟的人打听就知道。

    两人商量妥当。

    今晚的招待会,星辰事务所的艺人还登台演出。zard作为事务所歌手中的头牌,也上台唱了两首歌。在这样的场合,台上的成员都有点拘谨。不过,这种事跟参加年会抽到表演一样,硬着头皮演完就是。

    当zard上台,正跟今晚到场的关系方说话的长户大幸,下意识抬头看向舞台。

    站在舞台中间的主唱蒲池幸子光彩照人,三名乐手与她配合默契。尽管是招待演出,乐队照样保持水准。

    看着舞台上这支乐队,长户大幸一直计划中的那支女性为主唱的乐队,就有了画面。

    “各方现在都很看好zard。”正和长户大幸聊天的关系方人士,也跟着看向舞台,“不仅是乐队,蒲池桑本人在东京的年轻女性当中,支持率非常高。”

    星辰事务所模特资源丰富,利用好蒲池幸子的优点,在时尚杂志里占据一席之地也不奇怪。

    “nzo的岩桥桑不能小瞧。”关系方人士感慨一句。

    长户大幸听在耳朵里,觉得刺耳。心里暗暗使劲儿,只等着《樱桃小丸子》播出,单曲发行。只要单曲卖气足,那么,就有了筹码。

    可决定发行日期的是nzo!

    星辰事务所的态度看着摇摆不定,背后的投资方跟being接触,星辰事务所这边没有二话。但是,看今晚的情形,还存着想让他跟岩桥慎一合作的主意。

    要是拿不出决定性的作品,让投资方下定决心,就不能打破这个局面。

    长户大幸想到这里,微笑着附和:“确实,和岩桥桑合作,很令人安心。岩桥桑的眼光毋庸置疑。”

    他在岩桥慎一不知道的地方,努力恭维着这个制作人。

    ……

    “这件、还有这一件……”

    中森明菜指挥着,“除了这几件之外,别的都要了。”

    她发号施令,身边的人都见怪不怪,按她的吩咐,把店里一扫而空。账单过后送去事务所,在发薪时,作为费用扣除。

    年末,要参加许多电视节目和颁奖礼,要参加各种招待会,平时的衣服也要更新……总而言之,不痛痛快快的大买特买,那就没有个年末的样子。

    毕竟是能把爱马仕丝巾拿来做打歌服的桃浦斯达。尤其她今年状态好、心情佳,买起东西来更是毫不手软,阔绰得很。

    这副样子,跟日常中那个晚饭煮太多、因为不愿意浪费食物宁可吃撑肚皮,去买菜时精打细算的商店街孩子,好像是两个人。

    跟在她身边的大本,虽然对她的脾气秉性熟悉得很,但在跟送货的店员沟通时,想想此时此刻、此情此景,还是不能不在心里为她的任性叹气。

    只要是喜欢的东西,哪怕只为看一眼也要买下来。这种大手大脚的个性,大本替她捏把汗。

    但中森明菜就一点也无所谓。

    这个桃浦斯达,火光亮着的时候,就不去想火光熄灭的事。仿佛是只为“这一瞬间”而存在的人。

    十二月,企划单曲连发要收尾,中森明菜跟inal love的合作,被安排在了“大结局”。

    到时候,还要为这首合作曲去参加节目。

    不仅要自己好好打扮,准备合适的打歌服,她心里,还盘算舞台如何设计,演出时如何表现,以及跟乐队几名成员之间的搭配。总不能站到台上又不协调。

    这么想着,甚至开始操心起inal love那几位的舞台服装。

    不过,inal love是有事务所的乐队。那位渡边桑,不知道会不会过问乐队演出的打歌服。

    那位渡边桑,在公事上那么的干练,至于品味……

    中森明菜皱了下鼻子,“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那么好。”

    “明菜桑还有吩咐吗?”小助理问她。

    中森明菜吓了一跳,瞪大眼睛。这才意识到把心里话随口说了出来。不过,她立刻镇定下来,“买完衣服,还想再去买礼物。”

    “礼物?”

    中森明菜“嗯”了一声,眯起眼睛,露出个小小的笑容,“我家的二哥和二嫂,又有小孩出生了哦。”

    “是个超级可爱的女孩。”中森明菜一边说,一边笑,“虽然其实我还没有见过她,是听我母亲说的。”

    小助理认认真真听着,收下中森明菜的真情流露,“要为小宝宝选礼物吗?”

    “小宝宝的当然要,给小宝宝的妈妈的也一定要。”中森明菜跟小助理盘算,说着语气一顿,“还要给平太君——小宝宝的哥哥,准备大大的一份礼物。”

    那时候,在中森明菜面前,像个男子汉似的,宣布自己已经不再是小宝宝了的平太。

    中森明菜这个一出生就被要求谦让妹妹的姐姐,小的时候,常有母亲被夺走了的感觉。她在心里,比谁都知道身在家中的寂寞是怎么一回事。

    买好了礼物,中森明菜还意犹未尽。

    不过,小助理在旁边掐着行程表,用工作安排阻止她继续。这样一来,中森明菜只好收起余兴。

    就这么说,还又顺手买了珍珠的戒指,水晶的胸针,还有金首饰……

    还有男士用的领带夹。

    刚才买衣服的时候,她也夹带着买了男装。但是,放在那一大堆战利品里,就显得微不足道。这个桃浦斯达平时送家人朋友礼物也大方阔绰,未必是送给谁。

    何况,以她的作风,说不定能穿男装去登台打歌。

    就这么着,她还在心里惦记,再给家里的小狗买点什么。大有一种出来一趟,不给全家人都置办一遍就不合适的样子。

    还是行程表阻止了她进一步的行动。结束采购,先去一趟录音室。晚饭过后,再到电视台去录节目。

    中森明菜满心舒畅,不觉得年末的忙碌恼人,更在心里期待新的一年。

    </b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