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802. 真心一片

时间:2021-04-13作者:斜线和弦

    !

    不盖那座大楼,就不知道“中森家的孩子”是拴在脚上的锁链。不知道脚上有锁链,也就谈不上拆掉锁链。

    从这点来说的话,盖大楼没有做错。

    “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一样重要。”岩桥慎一告诉她。

    中森明菜迷迷糊糊听着,“是这样吗?”

    “当然了。”岩桥慎一肯定道。

    她又开始迷茫,“要这么说的话,解决问题的办法,就是卖掉大楼了。”

    “眼下的情况,卖掉大楼是合适的选择。”岩桥慎一意有所指。

    中森明菜笨拙任性,但未必.whhryl.是傻乎乎。要不是摸到一点模糊的轮廓,也不会如此迷茫。她自己也不是不知道,父亲一直从事务所那里拿钱,兄姐们也对从她这里得到什么心安理得。卖掉了大楼,不代表这些麻烦事就会从此远离。

    岩桥慎一这么说,她听出话外音,心里一想,不自觉撅起嘴。正走着神,有什么东西碰了碰她的嘴唇。瞪起眼睛,跟岩桥慎一四目相对,然后——

    “喂!”她气呼呼,拍掉那只捏她嘴唇的手。

    一惊一乍的小狗健太,又开始汪汪叫。一边叫,小男子汉还跑到岩桥慎一脚边示威。

    这只狗的性格还真是不讨人喜欢……岩桥慎一暗戳戳想。

    “总是这么坏心眼,连小狗都会讨厌你的哦。”中森明菜张牙舞爪,威胁道。

    岩桥慎一收下她虚张声势的批评,看她脸上刚才的纠结被这个插曲给冲淡了,才又转回话题,“今后,再遇到这样的事时,不妨想一想关于这座大楼的一切。”

    明明刚才还捉弄她,现在又说起正事。中森明菜叫他牵着鼻子走,也明白他刚才的捉弄并不是因为“坏心眼”。

    “卖掉大楼,解决的是眼下的麻烦。但也不仅如此。”岩桥慎一耐心开导她。

    把一家人聚到一起的大楼,最后以失败告终。中森家的孩子们,各有各的人生。一座大楼容纳不下这么多的人生。

    同样的,一棵家族的摇钱树,树荫也庇护不了这么多的、具体的人。

    成名以后,想要让家人也过得好一点,这种想法没有错。但是,凡事有个限度。那种只要自己付出了,就能让大家都得到幸福、让家人还是家人的想法,是种一厢情愿。

    “家族里的.zyxta.每个人,心里当然是各想各的。正因为这样,明菜你自己的想法才最重要。”岩桥慎一不厌其烦,“不过,虽然希望家族能幸福不是问题。但家族下面,是具体的人。”

    每个人对自己人生的想法,也都是最重要的。比起希望家族幸福,不如希望家族里的人,各自在自己的人生里找到幸福。而幸福是自己追寻,由自己握在手里。不是从别人手里接过来的。不停满足家人的要求,那不是在分享幸福,而是一种施与,让家人变得不再是家人。

    “我自己的想法。”

    中森明菜重复了一遍,看着岩桥慎一,“慎一你一直这么说。”

    岩桥慎一点头,“因为一直都这么认为。”顿了顿,又道:“既然在家里最喜欢的人是妈妈,有为难的事时,不妨去和千惠子桑商量。”

    能帮助中森明菜劝说两个儿女离开大楼,进而让中森明男也松口,做得出这些的千惠子,岩桥慎一不仅相信她会站在中森明菜这边帮助她,更相信她也明白这种一家人挤在中森明菜这一棵摇钱树的树荫下的状态有多么糟糕。

    会帮助中森明菜,是不希望这个女儿的人生被如此拉扯。但是,会劝说其他的儿女离开,则是希望另外的孩子们,能够有把自己的人生握在手里的机会。

    千惠子这个做母亲的,一片苦心。

    尽管只和千惠子见过几次,从来没有聊到过关于中森家族、还有那座大楼的事,但岩桥慎一听中森明菜说起这些的时候,心里多少猜得到。

    或许,在盖那座大楼的时候,千惠子也曾有过希望家族能幸福的想法。但是,那座大楼的失败,千惠子决定促成那座大楼被卖掉的决定,都说明她心中不再那样想了。

    当初,第一次听中森明菜说到那座大楼的事时,岩桥慎一建议她去和母亲商量,他所想的,一方面是因为千惠子在中森家的地位,说话的分量够足。

    另一方面,也是希望千惠子能够想明白其中关节。以千惠子对孩子们的一片苦心,一朝想明白,今后就会想方设法,不再让类似的事发生。

    中森家的家事,岩桥慎一这个外人到底不好多说什么。

    如果被她的家人知道背后是他在出主意,反倒会让中森家的人觉得他是在撺掇中森明菜乱行动,就算是简单的事,被外人一掺和,就成了复杂的事。

    但千惠子出面就不一样。对中森家族来说,母亲的存在至关重要。

    “慎一相信母亲吗?”中森明菜神情像个孩子。

    岩桥慎一回答,“那当然了。”

    “你让我去和母亲商量,我就去和母亲商量……”她说着,想起母亲千惠子夸奖岩桥慎一心肠好的话。

    “不光会和母亲商量。”中森明菜话头一转,“也会说给你听,知道吗?”

    岩桥慎一把她这副虚张声势的模样看在眼里。这个中森明菜,说起家里的麻烦事,就在他面前流露些许自卑。

    对自己的出身自卑,却又相信岩桥慎一不会因为她家里的麻烦事而轻看嫌弃她。于是,别别扭扭,就成了这么个状态。

    “知道。”岩桥慎一答应着,“我会好好听着的。”

    中森明菜“嗯”了一声,眨了眨委屈的眼睛,用额头去碰他的肩膀,像个不好好说话的小孩,一下又一下,轻轻碰他,“我觉得,能遇到慎一你,真的太好了。”

    岩桥慎一听着。

    “所以呢,”中森明菜和他说,“虽然像是你的包袱,也还是要厚着脸皮告诉你,想要和你在一起很久很久,一直都在一起。”

    她像在自言自语,“我不光老派,还厚脸皮呢……”

    岩桥慎一把她嘀嘀咕咕的话听清楚了,忍俊不禁。笑归笑,却又从她的话里,体会到她的真情。

    中森明菜说自己是他的包袱,这话岩桥慎一听着,觉得不是滋味。一口一个自己是他的包袱,这样的中森明菜,只字不提和他交往的辛苦。

    他手臂一使劲儿,中森明菜老老实实窝进他怀里。神经质的小狗健太,看看情况,似乎不需要它这个男子汉挺身而出。

    小狗在中森明菜脚边绕了两圈,没得到关注,闹别扭似的,缩回自己窝里。

    ……

    这个中森明菜,真就对着岩桥慎一有什么就说什么,不仅把要卖掉那座大楼的事告诉他,还一并说了大楼建的时候花了多少钱,现在挂牌出售报价又是多少。

    说着说着,自己先忍不住觉得不可思议,“过了几年,反而又升值了。”

    看这样子,最开始跟岩桥慎一说起这件事时的那份多愁善感已经烟消云散,一心放到了要卖大楼这件事上。

    不过,比起她所感慨的大楼价格不降反升,更让岩桥慎一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她毫无保留的把自己的家底说给他听的那份无防备。

    说完了要卖掉大楼的事,岩桥慎一去洗澡,在她这儿过夜。等出来以后,又被这个中森明菜兴冲冲的拉着,看她展示自己之前出去采购时的战利品。

    在她的指挥下换好,再让她仔仔细细打量一番。

    中森明菜“嗯、嗯”不住点头,自己先挺满意的了,又跟岩桥慎一邀功请赏似的确认,“怎么样?”

    岩桥慎一打量穿衣镜里的自己,“尺码正合适。”话说出口,看到一并映在穿衣镜里的那只纸老虎鼓起来的腮帮子。

    她鼓着一边腮帮子,有点泄气,“不喜欢吗?”

    “什么不喜欢?”岩桥慎一问。

    中森明菜说得有条有理,“这种时候说尺码合适,不就跟一顿饭做得实在普普通通,就只好夸盛饭菜的碗碟漂亮差不多嘛?”

    “是吗?”岩桥慎一叫她的话给逗笑了。

    “不过,”他说,“我可不是因为不喜欢才说这个。正相反,是喜欢才说。”岩桥慎一看着镜子里的中森明菜,“你想,就是因为喜欢,想要穿,才会在意尺码合不合适,不是吗?”

    “嗯……”

    中森明菜迷迷糊糊,觉得这话有道理,喜笑颜开。往他身边一站,挽住他一边胳膊,笑眯眯看着镜子里的两个人。

    “下次,就先说‘很喜欢’。”岩桥慎一说。

    中森明菜反倒无所谓了,“说什么都可以。”想了想,开始趁机捉弄他,“不过呢,要是说‘很喜欢’的时候,再多加一句‘明菜宝贝的品味真好’,那样的话最好。”

    “还是饶了我吧。”岩桥慎一叹气。

    中森明菜哧哧笑,嘴上不饶人,“所以,你就是不肯叫我‘宝贝’,对不对?”她也不知道在得意个什么劲儿,“我呢,不管多肉麻的称呼,都能对你叫出口。”

    岩桥慎一越是叫不出,她就越是有劲头儿。

    你也知道“宝贝”很肉麻啊……

    岩桥慎一拿她没办法,干脆不接话茬,把胳膊从她怀里抽出来,“明天,就穿这一套去上班好了。”

    一边说,一边开始动手解领带。

    中森明菜认认真真在旁边打下手,不跟他胡闹。生怕弄皱弄脏了哪里,明天就穿不成。岩桥慎一说要穿她准备的衣服去上班,让她有种从先前不得体的领带那里扳回一局的感觉。

    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 众 号领取!

    有时候,也说不好她到底是幼稚还是天真,又或者是过于纯粹。

    不过,当她低下头,目光落在岩桥慎一西裤笔挺的裤线,还是有点顽皮的把手指头放上去,轻轻推开,又把手指头拿开,笑个不停。

    这么工工整整的,看着就让她心情舒畅。她心满意足。

    岩桥慎一看着穿衣镜里映出的,这个自得其乐的中森明菜的纯真笑脸,觉得她很美。

    ……

    the blue hearts改换门庭后的这张专辑,发行第一周,就卖出去了将近十九万张。不仅一口气拿到周榜冠军,还在唱片榜单截止前的最后一周,直接在这一年的专辑年榜里拿到一个位置。

    这个首周的成绩一出来,不论是业界,还是在大众之间,乐队又成了关注的焦点,话题度在之前的事件之后,又一次被拉满。

    在这一周时间里,唱片公司的接线员严阵以待,做好准备接听来自大众的差评电话。毕竟是靠着话题度卖唱片的一周,冲着乐队名字去的人,未必就会对乐队的歌满意。

    打进唱片公司的差评电话不是没有,不过,却远远低于那个“差评率”。而通过差评率、中古市场贬值的速度这些,再搭配无线放送的点播数,基本上就能推测出这张专辑的口碑、以及接下来的销售走势。

    目前来看,后续不会崩盘。

    只要不崩盘,就算只是按照常规的走势来销售,那么,最后的成绩也是只有一线当红歌星才能卖到的数字。

    jsshcxx.  而第一周就把五十万张的出货给卖掉了将近一半,也证明了这次的大手笔正确无比。

    乐队因祸得福,借着先前的风波,先把知名度刷满全国。这次的新专辑,只要最后的口碑能稳住,那么,接下来再发行的新作品,只要不是脑袋一拍乱做一气,就差不了。

    说来说去,不管怎么引爆话题度,又如何安排宣传,最后还是回到“作品”本身。

    the blue hearts的专辑首周成绩一出,不仅让乐队再一次成为焦点,同时,也让乐队的身价水涨船高。

    口碑只要能稳住,这支乐队接下来至少两三年都能赚个盆满钵满。要是创作力足够旺盛、市场变化不是太离谱、成员也没有闹幺蛾子,说不定还能长红。

    现在,再把乐队的经纪约放出去,就是真真正正的送摇钱树上门。

    这也就使得,接下来the blue hearts的经纪约,变得不再只是一纸经纪约,而是彻底成为了向某家事务所示好,与某家事务所合作的工具。

    如果最终还是决定要把乐队的经纪约放出去、而不是留在u-miz的手里,那先前岩桥慎一和渡边万由美绕过不谈的问题,难免就又要提上来。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