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806. 理当如此

时间:2021-04-13作者:斜线和弦

    !

    《樱桃小丸子》的动画,预定从新一年的第一个周日就开始播出。傍晚档的日常动画,一期的播出时间超过一年,和以季来制作的电视剧不一样。

    也就是说,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大家一起来跳舞》每周都有固定曝光的机会。这也就使得在决定单曲发行日期的时候,可以不用那么着急。

    岩桥慎一考虑的发行计划是在两、三个月里都暂且按兵不动,由着动画播出、主题曲每周播出一次。期间不做任何前期宣传,只收集动画的收视率、以及对主题曲的反馈。

    等到时机合适,就开始集中宣传,发行单曲。

    两三个月的时间,不会影响到单曲发行后的卖气。但是,这段时间,却足够岩桥慎一完成跟星辰事务所的深入合作,把长户大幸的算盘给抹平了重打。

    未必就完全断绝了长户大幸跟星辰事务所背后投资方的合作可能——图谋越多,越是难谈成,还有可能招来对方的反感。而即使谈成了,图谋多也就意味着付出的要更多。

    只要能做到三两年之内,都让长户大幸没有这样的机会,那么,这个合作就算是成功。有这几年的时间做缓冲,足够岩桥慎一把该做的都做了,该准.jxpxxs.备的都准备好。

    “和星辰事务所那边进行商谈……”岩桥慎一说,“这边想要和星辰事务所进行更全面、更深入的合作。”

    渡边万由美听着,补充了一句,“nzo虽然是小公司,但我们这边并非那么弱小。”

    “是的。”岩桥慎一明白。

    渡边万由美背靠渡边制作。既然她迟迟不谈接下来要怎么合作的问题,现在又跟他商量如何压制长户大幸的动作,争取到与星辰事务所的长期合作。

    那么,也就意味着,她已经决定了会站到他这一边来。既然她站过来,也就代表着渡边美佐没有反对。那样一来,她背后的渡边制作,照样还是她的依仗。

    岩桥慎一自己,这一年名利双收,被地上业界认可、受到地下音乐圈崇拜,有形的资源与无形的资源,都攒了不少。这些加起来,和只有一间制作公司,正等着得到投资方青睐、从星辰事务所那里获取资源的长户大幸不一样。

    nzo和星辰事务所合作,这是件双赢的事,而不是单方面的请求。

    长户大幸担心事情泄露,星辰事务所背后的投资方也还在观望,外界对这件事知之甚少,今天晚上,岩桥慎一和渡边万由美,也是借由打听来的蛛丝马迹推理出这么个可能。

    藏着不说,是怕中途出岔子。但长户大幸藏得好,正好让岩桥慎一和渡边万由美可以若无其事,就当没有这号人,直截了当的和星辰事务所谈合作。

    对星辰事务所来说,绝对不止想要在音乐方面获利,还有其他的方方面面。只要利益到位,星辰事务所这块竖在前面的牌子,就会率先做出选择,把长户大幸踢出局。

    还不等到说好要去小坐的俱乐部,两个人在车里先你一言我一语,说了这么一通。一路上话说个没完,等到坐下来,反而没话了。

    两个人谁也没跟谁搭腔,“休息一下”,就真的成了休息。

    收尾酒快喝完的时候,渡边万由美忽然开口,打破沉默,“事务所这边,和nhk方面接触过了。今年的红白歌会,美空云雀桑的纪念环节自然是必不可少。不仅如此,又是平成元年,今年的节目主题就是世代的交替,在歌手的选拔上也有所体现。”

    所以,入选今年红白歌会的歌手当中,不仅有当红的新生代歌手,还邀请了已经过气、解散、渐渐淡出大众视线的昭和时代歌星。

    连过气后狼狈解散、现在各自不温不火的活动着的女偶像组合pink lady也确定“限定重组”,作为七十年代的偶像顶点之一,重新站上红白歌会的舞台。

    甚至,nhk方面为了话题度,开始定红白歌会名单时,还曾经放出风去,发了一堆“山口百惠有可能为了平成元年的红白歌会限定复出”的通稿。一边面向社会大众吹风,唤起众人对偶像时代最美好的那颗明珠的怀念,另一边,又拿着这份“民意”去劝说山口百惠。

    靠收视费的nhk电视台,为了收视率,什么事也干得出来。

    当然,对于这样的邀请,山口百惠方面,完全没有回应的意思,连否认都懒得否认。要引退当普通人,就引退个彻彻底底——山口百惠的事,和她三浦百惠有什么关系?

    “和红白歌会制作组商量,让dreams e true在红白歌会上参与纪念美空桑的环节吧。”岩桥慎一说了句。

    渡边万由美抬起眼睛,等他的下文。

    “乐队从来都不是美空桑的对手,而是从美空桑那里得到力量、继承了她对音乐的热爱,对她心怀崇敬的后来者。”岩桥慎一话说的够谦卑。

    渡边万由美听着,不禁莞尔,“就是这么一回事。”

    今年的唱片大赏,dreams e true也不会是美空云雀的对手。

    乐队、事务所、唱片公司,三方都达成共识,不会沾手这个大奖。不仅如此,还把这种谦卑和诚意,让nhk方面知道,并且全力配合nhk的安排,在红白歌会上,以“美空云雀精神的后继者”,以晚辈的姿态登台纪念。

    去年,周防郁雄能在红白歌会的事情上给乐队挖那样一个坑,nhk的配合功不可没。在一年一度的红白歌会上,都能卖周防郁雄这样的大面子,可见双方关系的紧密。而nhk不仅是周防郁雄的靠山,也是他绝不能得罪的势力。

    去年,dreams e true突然爆红,谁也不知道乐队是不是一发屋,nhk卖了周防郁雄那么个大面子,险些让乐队和《乐队天国》吃哑巴亏。到了今年,dreams e true是拿了单曲年榜的超一线当红乐队,本年度收视率的保证,nhk方面想要利用乐队的名气,乐队又态度极好的表示配合——

    那么,周防郁雄又怎么能不配合电视台?

    岩桥慎一不过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把去年挖的坑再挖回去。

    现在,索尼方面支持乐队不拿大赏,至于其他的势力,还没有做到从演歌派的志在必得里翻出浪的能力。唯一试图跟演歌派大战一场的事务所,已经被锤到退出了所有评选类奖项。

    周防郁雄曾给北岛三郎当住家司机,是明面上的演歌派,nhk方面,理所当然,会把他看作是美空云雀的支持者。如果他露了马脚,根基就得动摇。

    nhk按照“美空云雀今年的纪念活动完美收尾”的规格来制定计划,如果出了岔子,就是打了nhk的脸。节目单一排,有些事就被串到一起,不好乱做小动作。

    大家好 我们公众 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 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 年末最后一次福利 请大家抓住机会 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而nhk不仅是周防郁雄的靠山,同时,国营电视台跟演歌派、以及大赏制定协会的老人们之间,沟通来往也频繁。向nhk方面表态,进而配合安排,在红白歌会上纪念美空云雀,也是趁机表达乐队并无意去和前辈争这个大赏。

    不仅如此,还不是让奖,而是发自内心尊敬美空云雀,愿意站在她的神龛之下。作为她演唱精神的后继者,在未来继续努力。

    等到节目播出,因为两者在这一年的销量与声势,一个代表的是昭和、另一个代表的是平成,在观众看来,这样的纪念安排,也是顺理成章。

    真要说起来,这也只能算是给乐队上的一道保险。

    保险或许需要不止一道,也或许布置了也用不到、只是他们的多余担忧。但未雨绸缪,岩桥慎一和渡边万由美,以及索尼,三方都在努力,让乐队远离这个是非场。

    避开美空云雀这个演歌派的特殊人物,来年再谈其他。

    jsshcxx.   除此之外,岩桥慎一心里还藏着件和渡边万由美也没有提起的事。之前,burning开答谢招待会时,负责的那个经理青山,显然想趁机跟他套近乎。

    猜着周防郁雄的打算,岩桥慎一故意跟酒井政利较劲儿,把事情给避了开来。

    特意派出经理来小心试探,显然不是带着恶意。nzo今年动作不小,周防郁雄这个不良出身、惯会收保护费的人,会心里痒痒也不是想不通的事。

    nzo不是岩桥慎一自己的,渡边制作、竹田印刷公司,周防郁雄想伸手都得掂量一下。但反过来说,在这三方之中,也只有岩桥慎一最弱小,是被关照的重点。

    岩桥慎一躲开青山,不跟burning正面接触,就既不是周防郁雄的敌人,也没有断绝周防郁雄伸手的念想。

    眼下的情形,岩桥慎一和渡边万由美从未表现出对burning的敌意与不敬,周防郁雄也犯不着为了dreams e true,把自己的根基给掘开一道。

    只要念想还在,周防郁雄对nzo不死心,那么,在有动作之前,就得三思后行。

    当然,相比nhk那边的保险,这个推测显得不怎么靠得住。岩桥慎一也就隐下不提。不过,心中对周防郁雄的防备,在青山跟他套近乎的事以后更甚。

    一旦周防郁雄死了心,nzo就是他要打压的敌人。

    ……

    一边是暗中做小动作,帮乐队避开今年唱片大赏可能会有的纷争。另一边,乐队在其他的奖项上,就轻松自在,尽情拿到手软。

    十二月的中旬,还有富士电视台的fns歌谣祭要播出。

    fns歌谣祭最早设立于1974年,最初一年之间举办两次,还要举行“预赛”与“决赛”,花样多端。不过,进入八十年代中期,节目进行简化,已经取消了预赛模式,直奔主题。

    颁奖典礼的地点设在曰本武道馆,相当隆重。晚上的直播开始之前,受邀的歌手们上午还要到武道馆,进行简单的彩排,郑重其事的程度,不输给唱片大赏。

    虽然无论收视率、关注度都比不上唱片大赏,但也是极有分量的颁奖礼,音乐界在年末的一桩盛事。

    这天,岩桥慎一空出行程,戴上长颈鹿头套,跟美和酱中村兄,三个人久违一起活动,前往武道馆。

    去年乐队虽然也有一首《好开心!好快乐!好喜欢!》走红,但身上打着的朝日电视台的标签过于浓厚,富士电视台的fns歌谣祭就不愿把奖颁给他们。

    毕竟,这个颁奖节目,最早设立,还是为了纪念富士电视台开局十五周年。但今年,乐队大紫大红,人气名气销量三板斧,足以砍碎所有的门户之别,大摇大摆进到武道馆的后台,等着带个奖回去。

    “听说,拿到大赏的话,有五百万日元的奖金。”往武道馆去的路上,美和酱跟岩桥慎一说起这件事来。

    小狐狸的关注点神奇,“这五百万日元,事务所还要抽分成吗?”

    “那倒不会。”岩桥慎一仿佛从决定要和她组队起,就有了向她解答这些问题的责任。他解释道,“但是,税金还是要交的。”

    话说回来,他的桃浦斯达女朋友,也是这个奖项的常客。这个商店街孩子,拿到奖金时,大概也会很高兴吧……

    一听要交税,美和酱露出个可惜的表情。她振振有词,“既然是奖金,主办方就应该帮忙把税金也给交了才对。”

    “有道理。”岩桥慎一随声附和。

    中村兄笑眯眯听他们两个说些有的没的,出言提醒,“现在还没有乐队会拿到大赏的确实消息呢。”

    “话是这么说,不过,几乎也没有悬念。”跟着乐队的经纪人在旁边给岩桥慎一和美和酱帮腔。

    fns歌谣祭不会颁奖给已经过世的人,而它的意义也不像唱片大赏那么隆重特殊,所以,也用不着在这档颁奖礼上提防什么暗箭。

    今年,乐队拿下单曲的年榜冠军,还拿到了“平成年间第一张百万单曲”的记录,既然没有一尊必须要避让的大神,那这个大赏理应是囊中之物。

    “想要这五百万日元。”美和酱叹息。

    她扭过头去,看着岩桥慎一,“都说过了,我们是dreams e true……”

    岩桥慎一也跟着这只小狐狸一起叹气,心里多少觉得,不论什么事都把这句话给抬出来的美和酱,有那么点理直气壮的不讲道理。

    尽管这一个年度大奖,他也觉得非乐队不可。

    ,更优质的体验,书zyxta.架与电脑版同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