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807. 舞台魅力

时间:2021-04-13作者:斜线和弦

    !

    武道馆这地方,乐队还是头一回来。虽说是所谓的“歌手演出圣地”,不过,三个人倒是都没什么想在这儿开演唱会的想法。

    要不然,按美和酱那动不动搬出那句“因为我们是dreams e true”耍赖的作风,乐队早就拿下了“最快登场武道馆的乐队”的记录。

    话说回来,武道馆的场地使用费过高,可容纳的坐席数相比同价位的场地又少,除非考虑现场收音、舞台效果选择这里,否则的话,确实是个情怀大于实际的场地。

    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到了停车场,乐队三个人跟着经纪人,由现场的工作人员引导着,前往他们的休息室。

    一朝大紫大红,这种场面,去到后台也有专属的休息室。如此一来,岩桥慎一这个长颈鹿男,也能有个地方松懈一下,用不着时时刻刻都戴着头套待机。

    fns歌谣祭设立的奖项不少,除了有五百万日元奖金可领的大赏,还有新人奖、优秀奖、人气奖、作词作曲编曲都各有奖励。

    奖项多,颁奖节目的时间也很长。期间,还得坐在台下捧场。

    ……

    今年,dreams e true大出风头,正如乐队的经纪人所说的,拿到大赏“几乎没有悬念”。

    颁奖礼开始,乐队三个人坐在下面,看着一个又一个的奖项被揭晓,一组又一组的歌手登台领奖、演唱。

    打头阵的往往是新人奖,压轴宣布的则是大赏。这个套路放在年末哪个奖项的现场都挺适用。

    而今年,拿到了最佳新人奖的,是zard。

    年初,zard的出道曲搭配富士电视台的月九剧发行,这张出道曲最高名次到过周榜前五,小红了一把。过后发行的单曲和出道专辑都稳扎稳打,论单张作品的最高销量未必是今年出道的歌手中最高的,但综合来看,是最扎实、前途最好的。

    何况,作为新人奖入选的歌曲,还是那支月九剧的主题曲。

    电视台各有偏爱,这种事其实心照不宣。只要没有偏心到公然把无名之辈放到前面去,那么,就没有人会特别追究到底有没有什么实力之外的关系……

    何况,今年的zard实至名归。

    fns歌谣祭的协办单位还有曰本唱片协会,今年,nzo被邀请加入唱片协会,也让zard有了拿奖的入场券。

    有了入场券,才有参与评选的资格。否则,任乐队成绩再好也没有用。

    上午的彩排,岩桥慎一还在场地内看到了zard的几个成员。经纪人、还有赤松晴子都跟着他们,现场的工作人员拿着台本,向乐队做着说明。

    和对武道馆没什么兴趣的dreams e true三人不一样,蒲池幸子和三名乐手,心中还带着“武道馆是乐队的圣地”念想,站在会场之内,显得紧张且局促。除此之外,还有一丝的好奇与激动。

    即使和女偶像们站在一起,蒲池幸子这个乐队主唱的相貌也不逊色,而她偶尔跟赤松晴子站在一起,两个人又各有各的美。

    这么一个组合站在会场里,颇引人注目。工作人员做完说明,走开以后,不多时,甚至还有主动过来跟乐队搭讪的男歌手。

    被平时在电视里能见到的男歌手当面恭维,蒲池幸子显得有些局促。还好,乐队成员之间平时相处的不错,队友们这种时候就发挥作用,替她解围。

    而赤松晴子这样的大美人,竟然是乐队的工作人员,这件事就更令人意外。好在事到如今,zard有了名气,nzo也是进了唱片协会的公司,倒是没有敢当面就送名片挖角的了。

    不仅如此,碍着她是唱片公司的工作人员,过来搭讪的男歌手,反而不好和她多说什么。

    岩桥慎一站的不近不远,看了一会儿。

    蒲池幸子不知道自己的老板平时稳重干练,私下里其实偷偷扮长颈鹿男吉祥物。乐队其他人对这件事也不清不楚——知道或者不知道都不奇怪。

    倒是赤松晴子,对长颈鹿男的真实身份心里一清二楚。

    这种时候,不管他在zard的成员眼中,实际上到底是穿着马甲还是没有穿马甲,岩桥慎一自己也没打算在这种地方自曝马甲。

    作为这个会场里唯一一个戴着头套的人,岩桥慎一也够显眼。乐队的人刚应付完了过去搭讪的男歌手,稍稍留神,就发现dreams e true的那个长颈鹿男。

    岩桥慎一稍微点头,没走过去,去了美和酱那边。

    “还挺傲气的。”

    乐队里嘴巴最不饶人的川添智久,这种时候也不放过吐毒的机会。蒲池幸子倒不这么觉得,正相反,颇能理解为什么长颈鹿男不走过来。

    不过,不管乐队的成员各自想些什么,谁也没有真的把这个键盘手看成是吉祥物。且不论这个人还挂名dreams e true的制作人,光是参与歌曲制作、跟着参加演出,这些事哪一样都不容易。

    只有赤松晴子,知道头套下面的人到底是谁,目送长颈鹿男走到吉田美和身边。吉田美和笑嘻嘻的凑到他身边,抓着他的胳膊,在他耳边说些什么。

    她从来没有多嘴,把长颈鹿男的事说给过任何人。

    蒲池幸子偶然看向赤松晴子,发现她的神情,似乎对那边的dreams e true,有着别人所不知道的了解似的。

    她努力开动脑筋,想起来,也凑到赤松晴子耳边,小声说,“晴子以前在《乐队天国》的代表席上就坐……”

    关注公众 号 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大概是早早就见过dreams e true,也知道些别人不知道的关于乐队的事吧……

    虽说如此,蒲池幸子并没有从赤松晴子这里探听的想法。

    赤松晴子听着蒲池幸子不怎么确定的声音,看着她不明就里的表情,莞尔一笑,“以前是代替岩桥桑,当过制作公司的代表。不过,也早就不坐代表席很久了。”

    .whhryl. 周防郁雄的burning入场后,渡边万由美和岩桥慎一离开制作团队,赤松晴子也从节目里“毕业”。不多时,她大学也毕业,入职唱片公司,当了正式职员。

    “说起来,”蒲池幸子依稀记得,“节目刚开播的时候,坐在代表席上的还是岩桥桑。”

    赤松晴子听了,说她,“幸子是节目的忠实观众。”

    蒲池幸子也不禁莞尔,“以前是忠实观众。……不过,也很久没有看了。”她不自觉地,说了和赤松晴子差不多的话。

    两个女孩子交换视线,都是一笑。

    “觉得很不可思议。”蒲池幸子在熟悉亲近的人身边,流露出她活泼的那一面,“感觉不久之前,还坐在电视机前,看着《乐队天国》的节目,对上班族的生活犹豫不决。”

    可现在,却站在武道馆的会场里,等着拿fns歌谣祭的最佳新人奖。

    “今天晚上,幸子的家人会看直播吧?”赤松晴子问。

    蒲池幸子“嗯”了一声,露出个幸福的微笑,“弟弟和妹妹还特意打电话给我,说要为我加油。母亲会准备庆祝胜利的炸猪排饭和西瓜……晴子要不要也一起去?”

    “可以吗?”赤松晴子并不是第一次受邀去蒲池家。

    两个女孩子就说定,过后到秦野市的蒲池家,一起享受蒲池和代准备的胜利餐。

    虽说如此,现在这种松弛的气氛,等到颁奖节目开始,乐队作为最佳新人被请上舞台的时候,就不见了大半。

    蒲池幸子跟三名队友,被主持人古馆伊知郎与露木茂左右包围,发表获奖感言。

    “非常感激、非常荣幸,”蒲池幸子说一个词就不自觉点一下头,一不留神,顺口又跟上一句:“……非常紧张。”

    这句话被送到她嘴边的麦克风给传遍会场,也一并传给正坐在电视机前看着节目的观众。不过,顺嘴的一句“紧张”,反倒让蒲池幸子显得更加生动。

    男女两位主持人,以及坐在台下的人,都报以善意的鼓励。而蒲池幸子尽管紧张,却并没有失礼。在她努力发言的时候,三名队友也耐心在一边旁听。

    岩桥慎一戴着长颈鹿头套,坐在台下,看着蒲池幸子代表乐队发表获奖感言,心里对她的表现非常满意。

    这样的蒲池幸子,毫无疑问,已然触摸到了适合自己的登台方式。

    因为她是独一无二且富有魅力的,所以只要做自己就可以了。

    简短的获奖感言后,乐队的三名乐手,各自拿起自己的乐器,主持人与颁奖者退到一边。伴奏响起,蒲池幸子将自己的声音加入,唱起了乐队的出道曲《まっすぐに…》(一直向前)。

    一旦开始唱歌,蒲池幸子作为乐队主唱的魅力,立刻显露无疑。

    与先前的不善言辞形成反差的,是她不拖泥带水的歌声。干脆利落的歌声,先是令听众耳朵一亮。而后,乐队朴实自然、却不乏热情的演出,如泉水浸润心田,将对乐队的深刻印象,也一并渗透到内心深处。

    乐队的音乐水准绝对在线,蒲池幸子这个有一点非传统的女主唱,也自有她的过人之处。将这所有的一切合到一起,今晚毫无疑问,乐队完成了一次成功的现场演出。

    fns歌谣祭的收视率当然比不上唱片大赏,可也是收视率超过二十、有时能到二十五的音乐节目。在节目里成功演出一次,就是面向大众的一次成功广告。

    岩桥慎一看着舞台上的zard,心里替乐队高兴,也期待着开年和富士胶卷合作的广告。

    ……

    时间流逝,一个又一个的奖项颁发,一组又一组的歌手登台。碍着坐在颁奖典礼的会场,美和酱老实了不少,只有偶尔跟她的两个曾毅稍微交头接耳。

    不过,随着奖项一个个公布,离最后的大赏越来越近,美和酱也显得有点紧张,伸过手去,拽一拽岩桥慎一的衣角。可要问她有什么事,她也没话可说。

    “kirin~君。”

    “什么?”

    如此无意义的对话,让岩桥慎一颇有一种应付小孩的感觉。

    接下来的优秀歌唱奖,获奖的人是中森明菜。

    今年,中森明菜尽管声势xgchotel.下滑,单曲也丢了周冠军,但即使如此,也还是作为女偶像、乃至于女歌手中的第一人,在fns歌谣祭上,拿到了个颇有分量的奖。

    白天彩排的时候,岩桥慎一没跟中森明菜碰面。就算见着了,场地里人来人往的,也就是点头打个招呼。

    真要说起来,岩桥慎一这个长颈鹿头套,让他成为会场里最容易被发现的人。但也是这个头套,让他成为只能点头之交、没办法聊天的人。

    某种意义上来说的“会场吉祥物”。

    .jsshcxx. 不过,彩排的时候没见着面,不妨碍他们各自都知道,对方也会出现在今天晚上的颁奖礼上。

    当中森明菜走上舞台,岩桥慎一在zard的演出过去以后、走了一路的神,又再度集中起来,准备给自己的女朋友捧场。

    尽管头套一戴,谁也不爱。不论摸鱼划水还是全神贯注,都不会被人知道。

    但岩桥慎一心里自然而然,为自己的心意。

    “非常感谢能获得这个优秀歌唱奖……”

    舞台上的中森明菜,发表着自己的获奖感言。

    出道以来至今,年年拿奖,还是史无前例的唱片大赏三连霸获得者,大小的场面都见惯,这时自然也游刃有余。尽管在获奖这件事上经验丰富,也已经是出道第九年的大前辈,可她的语气神态,仍旧真诚含蓄,有一份纯洁之美。

    岩桥慎一脑中,一瞬之间掠过和她私下在一起时,她小动物般的模样。

    简短的获奖感言之后,现场伴奏的乐队班底开始数拍子。

    音乐声响起,就如同打开了开关,台上的中森明菜,精神面貌仿佛换了个人。只要在舞台上开始演出,就跟先前完全不同。整个人身上,都闪着光。

    他坐在台下,看着中森明菜挥洒她仿佛是与生俱来的才能。这样舞台上的天才,叫岩桥慎一打从心里觉得她很美,打从心里欣赏她。

    岩桥慎一看着她的演出,心中想着中森明菜在舞台上还有更多的可能性,更多的潜力。

    希望她能在舞台上继续闪光。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