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813. 大说特说

时间:2021-04-13作者:斜线和弦

    !

    一个小时的特别节目,歌手的出场不像平时那样,挨个公布名次,再从那道玻璃旋转门走出来。

    既然是被同一个企划联系到一起,自然也谈不上排名、竞争。倒不如说,有那么点毕业聚会的感觉。

    演出的流程就没有按单曲发行的顺序来排,开场交给了坂本冬美、南野阳子、浅香唯这个临时偶像组合来负责。

    直播一开始,二话不说,先由她们开场演出。

    年末,浅香唯作为人气偶像,把大大小小的偶像能参加的节目都给上了个遍,小个子能量足,这次,时隔两个月又跟坂本冬美和南野阳子同台,状态十足。

    跟浅香唯同有个“偶像四天王”名头的南野阳子,受限于音协那边的态度,这个年末参加的节目不多,并且基本上都是朝日电视台及其联播网成员的电视台的节目。但只要她能继续出现在电视上,音协那边就没办法再更进一步。

    这次,她来参加tbs电视台的节目,今天将要同台的歌手们,都没有对南野阳子表现出敌意、或是故意无视她。

    &nbszyxta.p;   其中固然有众人参加了同一个企划的缘故。但另一方面,南野阳子有事务所和唱片公司、还背靠朝日电视台,这也是重要原因。

    对业界来说,打落水狗的时候下手最狠辣。真要对方有个强力靠山,也就留一线了。

    一到年末,坂本冬美也忙得很。忙着参加节目,忙着开晚餐秀,忙着跟老师猪俣公章去见业界的前辈,参加年末的招待会。

    演歌歌手的晚餐秀,到场的观众个个荷包鼓鼓,过去打个招呼,都有贵妇直接把手上的大钻戒拿下来塞她手里。

    出道虽然也有个两年了,可遇到这样的情形,坂本冬美也才刚刚能做到不手忙脚乱而已。出身和歌山的乡下,高中毕业后先去了食品工厂做工人,淳朴长大的她,面对这样出手阔绰到了蛮横的观众,无论何时,都还是不能理解。

    尽管这样的风气一年强过一年,同在业界的前辈们,更是早就习惯。不仅习惯,还有许多心安理得享受、或者加以利用的人。

    今年年底,股市繁荣前所未有,房价也继续往上吹气,整个社会的氛围更加浮华。看这样子,这样的景气还会持续到明年。

    而坂本冬美想实现赚到钱、在东京买到自己的房子的心愿,离自己更远了。

    来参加演歌歌手晚餐秀的观众,论年纪、社会地位,都是陷进这风气、推波助澜这氛围的主力。经济景气,观众们出手时的礼物也越来越离谱。

    据说,石川小百合桑的晚餐秀上,还有带着房屋契约书到场,打算送她一套公寓的阔绰男观众,把小百合桑吓到连连拒绝,不敢收如此贵重的礼物。

    而主妇心中的万人迷森进一桑,他现在开的高级轿车,据说就是粉丝送的。

    除此之外,五木宏桑似乎接受粉丝邀请去投资了房地产,高尔夫狂热爱好者的山本让二桑在替粉丝预定开发中的高尔夫球场站台,尽管球场还没动工,但会员证已经提前对外发行……

    而这些“粉丝”到底是真的粉丝,还是打着粉丝旗号接近他们,从中达成某种目的,可就说不准了。

    这么个时代,艺能界里有名气有地位的大人物,都不缺主动找上来,邀请一起发财的人。

    那位有名的千昌夫桑,光是凭着自己的名气,就从银行里贷出了一大笔钱,把房产投资的生意做到了夏威夷,在那里盖了一堆度假酒店,现在风光无限。

    千昌夫桑的名气能变成钱,北岛桑、五木桑、……也不奇怪吧。

    虽然发了财以后,千昌夫桑没有和原先的公司达成共识,就自行成立了自己的唱片公司,跟原先固定合作的词曲作家也弄得很不愉快,因此得罪了演歌界,据说很难从老牌的词曲作家们那里再得到歌曲了。

    不过,已经那么有钱的人,不唱歌也无所谓了吧?

    毕竟,连坂本冬美这样刚走红的演歌新星,都有暗示她参加投资的……可她总觉得自己笨笨的。脑袋不灵光的人,投资这种事还是算了。

    坂本冬美被猪俣公章带在身边,平时谈话也不怎么避她,这样的事不知道听过了多少。听多了,看待演歌界的大前辈们的时候,也不再只有“尊敬”“害怕”这样单调的想法。

    猪俣公章这么做,未必不是出于关爱这个弟子的一片好心。

    坂本冬美在猪俣公章身边,像个尽管有时会多嘴管闲事、但却听父亲安排的长女。这次的企划,就是最好的证明。

    要不是老师的恶趣味,她的歌手生涯也不会有这么一段奇妙又难忘的体验。

    不过,扮偶像这件事,刚开始,坂本冬美还觉得是件苦差事。可到了现在,想到今天晚上的特别节目以后,大概就不会再有和南野阳子、浅香唯同台,不会再有唱这首歌的机会。一时之间,又真切怀念、感谢起了这段奇妙的经历。

    尽管两个月没有再跳过舞的坂本冬美,为了这个特别节目又提前几天重新温习,吃足了蹦蹦跳跳的苦。

    现在,直播节目里,她心中五味杂陈,但也提着口气儿,生怕出了错。可一扭头,目光和浅香唯对上时,接收到她元气十足的目光和笑容,就仿佛得到了力量。接下来,和南野阳子交换了站位,又从这个沉得住气的偶像这里,收到一份鼓励。

    坂本冬美虽然正在扮的就是偶像,却在这样的时刻,真切体会到了偶像的魅力。

    原来这就是偶像吗?

    最后的偶像舞台,坂本冬美感谢老师猪俣公章的提议,也感谢岩桥慎一的邀请。

    ……

    三个女孩子开完场,主持人烟柳彻子和松下贤次熟练地说起了开场白。

    烟柳彻子以颇为松弛的方式,开启了关于这个企划专辑、以及这次的特别节目的话题。而后,这场隆重的毕业聚会,就在这.whhryl.位经验丰富又高超的主持人的带动下,按着安排好的台本计划,顺势进行了下去。

    歌手组合轮番演出,除了唱歌,还在演播室的那个客厅——今晚为了迎接这么多的客人特别又改造了一下——闲谈。

    围绕着这次的企划,可以说的话题多得是。

    歌手们出场的方式也不尽相同,既有先在演播室里聊完天再登场演出的,也有先进行演出,等到过后转场,才进到演播室来的歌手。

    为着这个企划热度足,今晚参加的歌手们,也都是本该在之前的节目里享受前十名、甚至前一两名待遇的,所以,今晚的每个舞台都非常豪华。

    如此的大手笔,在收视率越来越不景气、被迫削减经费,甚至提心吊胆会不会被砍掉的《the best ten》节目组,颇有一种“久违”的意味。

    也正因为是久违的从头奢华到尾,这期的节目,工作人员们都带着一种绝对不能留遗憾的劲头在准备。……虽然这种心态细究之下,多少有些悲观。

    但也托这份福,经费足、工作人员劲头足,参加的歌手们,想着今后大概也没什么机会同台演出,各方都希望能做出一期好节目……今天晚上的直播,每一处的状态都极佳。

    一小时的特别节目里,闲聊的环节,岩桥制作人的名字也时而被提起。他人虽然以自己是幕后烟衣人的理由拒绝上电视,但由他串起来的这串珠子,不可能不说到他。

    实际上,按照最开始节目组的计划,如果他肯答应上电视,现在就是他和烟柳彻子、松下贤次,三个人在演播室里跟歌手们聊天、观察歌手们的演出。

    不过现在,这个想法也以另外的方式得到了实现。尽管头套一戴谁也不爱的长颈鹿男,在这样的场合没有发言的必要、也没有发言的机会,但头套之下的人,却能带着点幕后烟手重返案发地的心态,在一边旁听主持人和歌手们聊起他。

    这种感觉,也神似正站在教室后门,默默盯着学生的行为记小本本的老师。

    当然,这样的场面,提到岩桥慎一的时候,肯定都是好话。

    像是岩桥桑人意外地很有威严、岩桥君音感相当厉害、岩桥制作人非常敏锐……得亏岩桥慎一戴着头套,自带脸皮加固加厚buff。

    尤其浅香唯,她个性活泼,没心没肺、却又不是真的傻,这样的她,贡献出了不少让岩桥慎一的形象显得更加生动的爆料。

    只辛苦了美和酱,从还在后台看电视直播的时候,就时不时靠到岩桥慎一那边,像把脸给埋起来似的面朝着他。其实只有岩桥慎一自己知道,她在努力控制面部表情。

    还不如中村兄,不论什么时候,都是那么一副笑眯眯的小熊脸,多余的什么都看不出来。

    倒是bolan那几个青年,看到岩桥慎一戴长颈鹿头套的时候努力忍耐,可听别人称赞岩桥慎一,就真心实意觉得说得对,每个人都一副认真的表情。

    这么着,倒是跟他们的身份挺般配——岩桥慎一是他们所属唱片公司的社长桑。

    中森明菜跟岩桥慎一久违同台,对长颈鹿男的身份心知肚明——可谁也不知道她其实知道岩桥慎一就是长颈鹿男。

    她若无其事,在需要她开口时大说特说,麦克风到了别人手里,就乖乖坐好听着。参与企划的大家,对岩桥慎一的评价都很好。

    当然,就算心里不喜欢他的人,也不能选在这样的场合说出来。

    尽管如此,中森明菜也替岩桥慎一高兴。觉得他能做得成这么厉害的事,还实现了她想要跟他合作的心愿……

    只有在听到浅香唯生动的爆料时,中森明菜略有纠结。

    之前在后台,河合奈保子提起岩桥慎一时,她能感受到河合奈保子和西城秀树的录音室气氛肯定不错。

    现在,浅香唯说的这些,显然替她们三位录音时也都很顺利。

    所以,该不会真的只有她跟他大吵特吵,还骂了他“你这家伙!”吧?

    中森明菜又是好奇、又是觉得那时吵架的场面好笑,但也多少感到惭愧。那么厉害的制作人,结果却被她骂过那么多次……

    是不是对他太凶、太强硬了一点?

    今天晚上的特别节目,中森明菜和original love的合作负责压轴。拿到压轴的位置,和中森明菜是《the best ten》登场次数最多的歌手、在节目里地位非凡有关。

    如果换到其他的节目里去,说不定压轴的就是dreams e true和八代亚纪的组合。

    下一组就轮到她和original love的演出。

    烟柳彻子问她,“制作期间,明菜酱有什么能分享的趣事吗?”

    “嗯……”

    中森明菜把“你这家伙!”的事放到一边,“趣事好像没有什么。”

    她露出个小小的笑容,“岩桥桑非常的有主见,而我也是个急性子,又是第一次合作,刚开始磨合真的费了不少功夫,也给岩桥桑添了不少麻烦。”

    “也给岩桥桑添了不少麻烦。”

    岩桥慎一听在耳朵里,默默温习了一遍“你这家伙!”。

    ……

    到晚上,中森明菜的电话就迫不及待打过来。

    接到传呼的时候,岩桥慎一还在跟在业界相熟的关系者喝酒。倒不是为了正事的应酬,纯属凑到一块儿消遣。

    没正事,他就走开一会儿,先去回了个电话。

    一接通,岩桥慎一问她,“招待会已经结束了吗?”

    今天晚上的特别节目播出以后,还为参加的歌手们准备了招待的大餐。这份招待的大餐,掏钱的就是岩桥慎一的nzo了。

    不仅歌手们有份,《the best ten》的工作人员们也都有份,纯为了刷好感。

    话虽如此,不管招待会上准备多少美食,岩桥慎一这个长颈鹿男都只能在一边站着看着,还不如先回去,免得尴尬。

    对于他的提前离席,在场的人里,不论知道他是谁的和不知道的,都觉得极有意思。

    “慎.xgchotel.一还没有回去吗?”

    中森明菜话问出来,岩桥慎一不禁一笑。

    “笑什么?”她好奇。

    像是个查岗的太太。岩桥慎一话到了嘴边,没把这句调侃给说出口。

    “离开电视台以后,又和朋友出来见面。”他回道。

    中森明菜“哼”了一声,“挺神气的嘛。”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