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814. 前所未有

时间:2021-04-13作者:斜线和弦

    !

    “我问你。”中森明菜直奔主题。

    岩桥慎一叫她这单刀直入给晃了一下,心里没底,猜不着她要说什么,认真起来,“什么?”

    他郑重其事,结果,这个中森明菜一开口,和他说,“刚才在后台,河合桑有对我夸奖你哦。”

    “是吗?”岩桥慎一听着高兴。

    高兴归高兴,更猜不着中森明菜要说什么。

    “直播节目的时候,浅香唯酱也说了一大堆你的好话……”

    “和她们三位的合作,气氛是挺轻松的。”岩桥慎一有一说一。虽然心里更迷糊了。

    中森明菜“嗯、嗯”听着,接着又说起另外几组合作的歌手,一个电话打过来,竟然是为了跟他打听起了制作企划专辑的时候,他跟其他歌手们的合作情况。

    岩桥慎一有点无奈,“该不会是在故意捉弄人吧?”

    真要说起来,也未必不是出于一点捉弄他的心态。

    刚才招待会上,长颈鹿男因为吃不到提前离场,不过,头套一摘,倒也不缺逍遥快活的地方。

    中森明菜给他打电话的时候想说的不是这个,倒不如说,是听到他正在外面玩,准备说的话派不上用场,这才心血来潮,就在这儿追究起了今晚纠结的事。

    她要听,岩桥慎一就回答。

    听着听着,刚才还捉弄人的中森明菜真的纠结了。……好像真的只有自己跟他大吵特吵了。

    “给我‘添了不少麻烦’的,确实只有你。”岩桥慎一拿她今晚直播节目时说的话打趣她。这只纸老虎,自己也知道不能把“你这家伙!”的事给说出来。

    话也说回来,她这个寸步不让、只看当下不考虑将来的性格,得罪起人来真是一等一。

    “唔。”中森明菜被他给旧话重提,越来越觉得惭愧。

    原来真的只有她对岩桥慎一这么不客气,还骂了他“你这家伙!”。

    “我对自己的想法也很有信心嘛……”惭愧归惭愧,倒是没忘记碎碎念的替自己争一点情理。

    她这么说,倒让岩桥慎一放心了。——这个中森明菜肯定没被掉包。

    工作上的事无论如何都有自己坚持的东西,哪怕因为她的态度是众多合作者里最差的而感到惭愧,这一点也绝对不改口。

    不过,她还是说点别的,“下次要是再和你合作,我肯定也当个好说话的歌手。”……虽然还是有可能固执己见,但保证不骂“你这家伙!”了。

    “下次?”岩桥慎一听着,更觉得有意思。

    中森明菜被他这么一问,有点被问住。这次能够合作,是岩桥慎一帮她实现合作的心愿,中间也费了这么大的劲儿。

    要是再合作一次,岂不是又要让他想办法了……

    想到这,她有点没底,问了一句,“还会有‘下次’吗?”

    这有点弱气的声音,听着倒有点像撒娇。不过,合作了一次还想再合作一次,说这话本来也跟撒娇差不多。

    岩桥慎一听着,心里想起跟野崎公子提过的事,嘴上含混其辞,“这就不知道了。”

    “不过,”他和中森明菜说,“因为我很欣赏作为歌手的明菜桑,所以还想再和你合作,做点不一样的东西。”

    岩桥慎一故意用有点公事公办的语气和她说。

    “什么‘明菜桑’啊。”

    中森明菜心里明明因为被夸了而高兴,嘴上反而抓着他的话斤斤计较。

    ……

    这一期的《the best ten》特别节目播出以后,统计出的收视率是二十九点七,在节目收视率日益下滑,连二十都是奢望的今天,堪称是奇迹。

    一期特别节目,顺手就把《the best ten》年度收视冠军的头衔给收入囊中。

    当然,集合了半个唱片业界、轰轰烈烈炒了这么久,销量也都好得不行,这么多项加起来,能有这个收视率,比预期中的要好虽然不假,可也并非是没有基础。

    但是,“比预期中要好”,则意味着,这次企划的口碑与关注度也比预期中更高。

    这样一来,也就意味着,收录了所有单曲的那张企划专辑,作为可以让普通大众“一网打尽”的最好选择,接下来的销量值得期待。

    《the best ten》的收视率出来,节目组的人高兴不已,仿佛这将近三十点的收视率,能成为挽救这档日近西山的节目的灵丹妙药,尽管这种想法不怎么可靠。

    但nzo这边,收视率一出来,公司的人兴奋不已,为的是,这是个明确的畅销信号。

    反正销量榜单已经暂停统计,接下来这段时间只能靠跟唱片销售方那边沟通来确认销售情况,并且对铺货的状况、贩卖的手法等等进行调整。

    没有明确的数字做参考,也丝毫不会受到影响。

    不过,节目一播,倒让岩桥慎一这个本来热度淡下来的名字,又给热乎了一把。

    先前,the blue heatrs的记录节目播出以后,岩桥慎一曾一度成为主妇们的心头爱。尽管因为他过后保持神秘绝不露面,主妇们的爱也就淡了。

    毕竟,整个业界,一年能有上千组艺人出道,想找个新欢实在容易得很。

    虽然主妇们的爱来得快去得也快,但岩桥慎一在业界的名声、在地下音乐圈的江湖地位都稳稳立住了。这些实在的东西到了手,别的就无所谓。

    不过,对他的爱淡了,这个名字在大众那里还没有就这么被忘到脑后——毕竟今年最后的三个月,乐界都跟着他的节奏在走。

    这次的特别节目,节目预告放出去以后,还有些长情些的主妇,打电话到电视台,问那位岩桥制作人会不会也出场。

    企划专辑歌手们的联欢会,他这个制作人总不会缺席了吧?

    结果,照样见不着人。没见着人,倒是从歌手们那里听来了些关于他的趣事。越听越觉得这个年轻制作人神秘。

    怎么就不肯上电视呢?

    节目都播出完了,还有打电话给电视台发牢骚,觉得没见到岩桥制作人可惜的。

    这点小事,还被《the best ten》的制作人说给了岩桥慎一听。对于这种事,岩桥慎一也只能付之一笑。

    那个特别节目,他要是露了面,可就要出大事了……

    话说回来,他越是不露面,越是被参与企划的歌手们给渲染,就越是显得吸引人。观众的心理也非常的有意思。

    当然,是因为现在的时代,一个人想当个不露面的烟衣人,还能好好藏在幕后。等再过些年,估计连他就是dreams e true长颈鹿男的事,也在纪录节目播出当天被扒出来了。

    岩桥慎一莫名其妙,体会了一把成了台前的名人的感觉。

    不过,在听着这些来自观众们的趣事的时候,他自己倒是忍不住在心里想,观众的这种心理,不知道有没有可能利用起来,在过后推销歌手的时候,把它用上。

    把能利用的都利用起来。岩桥慎一走到今天的秘诀之一。

    当然,他本来无意要走个神秘路线——幕后烟衣人也用不着这样故作神秘,只不过在电视上露面的时机都不怎么样。

    the blue hearts的时候,出来露面会分散大众对乐队事件的关注。这次的特别节目更是一旦坐在了演播室里,就是现场直播掉马甲。

    可《彻子的部屋》不上,《the best ten》不出场,到了今年的最后一天,有一个需要他本人露面的场合。

    十二月三十一日,tbs电视台的唱片大赏。

    今年,岩桥慎一本人拿到了大赏jxpxxs.的企划赏,这个奖分量不轻,背后又是半个业界的支持,除了他自己之外,谁去代领这个奖,都会显得不合适。

    再说,本人露面去拿这个企划赏,也是在给自己增光添彩。

    岩桥慎一没有不去参加的理由。

    dreams e true的专辑《love es on…》入选了今年的最佳专辑,那张百万单曲《eyes to me》,既然能成为大赏的候选歌曲,自然也拿到了单曲金奖。

    年度大赏是从这一年的金奖单曲当中综合评选出来的。

    不过,美和酱虽然是岩桥慎一心中作词作曲的天才,但作词奖、作曲奖这类奖项都跟她没关系。

    毕竟是被学院派的作曲家在节目里公开批评过的人。

    当然,这两个奖在颁发时,还是更青睐传统的词曲作家,对后来者们不太友好。

    大赏的演出时间长,期间还不停有人入场、离席,企划赏的颁发时间和专辑奖、单曲金奖都是岔开的,dreams e true甚至都用不着在节目一开始就坐在会场里。

    这样一来,岩桥慎一先风风光光领个奖,再若无其事的乔装改扮返回案发现场容易得很。

    他心里早早有底,为着大赏的事做了准备。要让自己能去领回企划赏,还要让dreams e true领不到大赏。

    在去跟红白歌会那边协商,借nhk的力量去压制周防郁雄之前,思考对策的时候,岩桥慎一甚至还考虑过让乐队在今年的最后一天去办跨年演唱会缺席大赏的办法。

    在实力差不多的情况系,不到场是个非常大的减分项。

    但碍着可能会出现“dreams e true故意让奖给美空云雀”这样的舆论——不管是大众自发这么想,还是某些势力故意发这样的通稿引导大众质疑大赏。

    要警惕这样的舆论,就让岩桥慎一必须放弃这么明显的“让奖”嫌疑。

    话也说回来,如果今年的对手不是如此特殊的美空云雀,为了方便岩桥慎一露面领奖,就可以安排dreams e true的奖由公司的工作人员来代领了。这是美和酱的主意。以她的想法,如果能让岩桥慎一轻松的到场领奖,那乐队就不去大赏的演播现场。

    岩桥慎一当然不能答应这样的提议。

    就算今年的对手不是美空云雀,他也不想让乐队因为他受到损害。

    ……

    临到圣诞夜,整个东京的街道都被精心点缀。

    高级酒店的房间早就预定完,餐厅也一位难求,等着在圣诞夜度过浪漫夜晚的男女和男男女女们,像是点缀在圣诞树上的那一颗颗星星。

    要是没有这些“星星”,圣诞树就是一根普通的松枝了。

    而年末越近,仿佛为了庆祝除夕夜将要到来一般,日经指数日日看涨,刷新着“前所未有”的记录。

    这一年的最后,整个东京陷入近乎迷乱的狂欢。

    寒冬深夜,岩桥慎一参加完聚会,要回去的时候,附近的街口乱哄哄一片,行人挤作一团。而在行人的头顶上空,飘着纷纷扬扬的枯叶。

    是钞票。

    有人站在车顶撒钞票雨。

    抽红包!

    警察赶到,制止散财的财主,驱散被财富聚过来的行人,重新恢复交通。一张又一张醉醺醺的、兴奋的脸,横冲直撞进了岩桥慎一眼中。

    霓虹灯下,这一张张的脸,看着不像是真实存在的人。这条能够发生这等事情的街道,似乎也不是真实存在的街道。仿佛正置身于游戏的世界。

    岩桥慎一回过神来,想着自己接下来是要回家,这才有一种强烈的、把现实握在了手里的感觉。

    ……

    圣诞夜,乐队去了他们三个人共同出资的livehouse演出。当然,是在取得了唱片公司和事务所同意的前提之下。

    出道了的乐队,就不能再像从前那样无所顾忌的乱来了。连在街边即兴演出,都要事先跟公司报备。只要正式出道,就必须要遵守这些。

    在演唱会豪华的舞台上,乐队演出时酣畅淋漓。回到简陋的livehouse,也照样尽兴十分。

    仿佛现场演出的魅力就在于这里。

    只要台上与台下的气氛相通,那么,站在豪华的舞台上也能看到一个个具体的观众,站在简陋的小舞台上,放眼看过去,也看得到壮观的会场。

    如此说来,在舞台上演出这件事,大概是少有的不受此刻的世道所影响的。

    想去壮观的zyxta.会场,无论什么时候都要打动一个个具体的观众。想打动一个个具体的观众,就要有一份站在简陋的小舞台上,也照样全心投入的心意。

    “正人桑!”

    “噢——!!”观众发出欢呼。

    小小的舞台上,演出进行到最后,美和酱惯例向观众们介绍着舞台上站着的人。先介绍支援乐手,再介绍自己的队友。

    “kirin君——!!”她走到岩桥慎一身边,用力抬起胳膊,勾住他的脖子。

     .xgchotel.;岩桥慎一被挟持了,仍努力腾出一只手,向台下挥了挥,收下来自观众的欢呼。

    “然后是我!”

    美和酱的脸红通通的。

    她大声自我介绍,“吉田美和!!”

    最热烈的欢呼声属于她。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