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816. 生气了吗

时间:2021-05-06作者:斜线和弦

    www..,最快更新飞越泡沫时代 !

    先前,总把“三个人一起唱到老死”的话挂在嘴边的美和酱,却忽然之间,仿佛没来由的拿出了如此决意。

    要是岩桥慎一顺水推舟答应,那似乎所有一切就都得到了解决。

    但越是如此,越不能顺势答应,而是要把自己的想法、自己的办法也说出来。要让她知道,他不是要把reas coe true、把她当成是事业的跳板。

    以他对美和酱的了解,先前她能坚定的把“三个人的reas coe true”挂在嘴边,为此坚定拒绝诱惑、一次次任性地索要“一起走下去”的约定。她这样的性格,如果岩桥慎一答应,退出成了定局,那么,美和酱也一定会以同样的、甚至更深的坚定,把他给远远推开,让他和乐队划清界限。

    如果岩桥慎一答应了,那么,他从此就和reas coe true无关。

    而一身轻松的同时,也就从此断开了与她之间的羁绊,放弃了和她共同守护的梦想,也不再有被她信任与依赖的机会。

    岩桥慎一甚至觉得,选在圣诞夜这个两个人约定好了要一直走下去的节日,说出让他离开乐队的话的美和酱,内心期待的,其实是他能给出个可以不这么做的办法。

    但他一直以来如此努力,辛苦也不觉得辛苦,为的就是要兼顾乐队的工作。能让他这么坚持下去的,不是美和酱那任性的“三个人一起唱到老死”的宣言。

    是因为在他的心里,“许下的愿望就能成真的reas coe true”,是让他决定要进入这一行的契机,乐队在他看来还有太多等待被挖掘的潜力,这份梦想占着他心中的一角。

    何况,戴上长颈鹿头套去演出,就是为了不把背上这只小狐狸甩下来。

    这就退出了,让美和酱给开除出乐队,那也无从再谈这些。

    “我是想和你还有正人桑一起,三个人一起唱到老死为止。”美和酱振振有词,“可看慎一君你总是那么辛苦,很担心要是拖着你去开巡演……”

    “不能和我们一起唱到老死怎么办?”她表情认真。

    越是看着认真,越让人好气又好笑。岩桥慎一无言以对——小狐狸气人的本领是一绝。

    看他板着脸,美和酱露出个讨好的笑容,“生气了吗?”

    “没有,还要谢谢你这么替我着想呢。”岩桥慎一回话回得大度。

    可听他这么说的美和酱,却笑了他一句,“真是小气。”

    “……”

    突然之间,觉得就这么退出乐队,让这只小狐狸自己去玩也挺好的。

    把岩桥慎一给饱饱气了一顿,美和酱才像是扳回了一局似的,说点正经的,“这么说,慎一君一开始就想到这些就是了?”

    “总不能什么都不考虑,只靠一股劲儿做事吧。”岩桥慎一回了句。

    比如说这只不管不顾,想着要跟他划清界限,把他从乐队开除的小狐狸。岩桥慎一半开玩笑,“要不是早有准备,这次被你打个措手不及,现在可就要被开除了。”

    当个曾毅固然爽快,但也不是谁都当得了的。

    被挖苦了,美和酱撅了下嘴。顿了顿,又跟他确认,“所以,录唱片的时候慎一君还继续参加?”

    “重要的打歌节目也能一起参加。”岩桥慎一接话。

    她也往下说,“但巡回演出就不参加。”

    “kirin君这么梦幻的角色,只属于移动游园地那样的大型巡演。……这么设定不是挺不错?”岩桥慎一问。

    “是挺不错。”美和酱想了想,“但电视也不是什么梦幻的地方。”

    岩桥慎一没绷住,笑了起来。

    这只小狐狸,对电视台的怨念不是一般的深。

    “这样,总比把我开除出乐队,以后各走各的路要好吧?”他问。

    美和酱翻脸不认账,“我可没说过要和你各走各的路。”

    ……所以刚才“等乐队拿了格莱美,就在颁奖礼上感谢岩桥会长”的话就当没说了?

    岩桥慎一叹气。

    “决定要组乐队的时候说过吧?要让你的歌声被所有的人听到。”他说,“何况你又那么志向远大,连全曰本都还没有全都听过乐队的歌,已经开始想象格莱美了。”

    “我高中时就已经在梦想格莱美了。”美和酱理不直气也壮。

    这嘴皮子炒黄豆的架势,刚才气势汹汹要把他赶出乐队的劲儿,也不知去哪里了。可是,岩桥慎一给了个新的可能,她听着听着,刚才下定决定要割舍与牺牲的心意,就强烈动摇。越是动摇了,现在说话才越是不客气。

    送你一个现金红包!

    “可是,”她想到件事,“为什么不早说呢?”

    如果早听到岩桥慎一的想法,也就用不着从他在北海道病倒,直到现在的这段时间里,为了这件事不知道如何是好,最后毛毛躁躁,丢出这么个主意。

    “本来是想新年以后正式说的。”岩桥慎一解释,“这么做,首先得征得你和正人桑的理解,之后事务所和唱片公司也要同意。定下来以后,还要和电视台各方面打招呼……”

    最重要的,要如何启齿这件事,需要一个合适的时机。

    岩桥慎一没想到,这个时机,竟然是美和酱冒冒失失送过来的。

    可是,一直以来表现的任性又不讲理的美和酱,能为了他,选择主动破坏约定。这样的心意,让岩桥慎一不能不感动。

    也正因如此,更不能辜负“reas coe true”这属于三个人的梦想,无论如何都想出两全其美的解决办法。

    在美和酱主动把话说开了的现在,想要两样兼得,变得更有可能了。

    “那刚才的话,我就全都收回来了。”美和酱说,“就当什么都没说过……等乐队拿格莱美的时候,慎一君你也要一起上台。”

    “嗯。”岩桥慎一答应着,也不管拿到格莱美这件事是不是切合实际,“就算为了让乐队能拿格莱美,也不能把我这制作人给换掉。”

    “没有我,乐队可拿不了格莱美。”他难得说句大话。

    美和酱也难得没有拆他的台。

    两个人在这并不存在的雪原上,幻想着不在眼前的东西。

    “格莱美颁奖礼上,慎一君上台以后摘掉头套,‘我、nzo的岩桥会长,不仅一手打造了一流的唱片公司,还是reas coe true的大功臣’……这么说挺酷吧?”

    她想得挺开心,岩桥慎一想想那中二度爆表的画面,头冒冷汗。

    本来是浪漫度过的圣诞夜,结果,先是差点被开除出乐队,现在又在这种话题上大聊特聊。这情形,也不是不让人觉得微妙。

    但某种意义上来说,不着调的圣诞夜,跟奇丑无比的选礼物眼光,挺般配的。

    “所以,今年精心准备的礼物也作废、全部作废了!”美和酱高高兴兴宣布。

    岩桥慎一不打算把这一页给揭过去,“所以,明年的礼物,就换你准备两份给我吧。”

    “没想到!”美和酱大呼小叫,“慎一君不仅有一颗贪婪的心,还有一颗小气记仇的心!”

    岩桥慎一毫不动摇,继续跟她算账,“而且,如果连把我开除出乐队都算礼物的话,那我想出了可以两全其美的办法,算不算是送给你的第二份礼物呢?”

    “所以,”他顺着自己往上爬,“明年还是请你准备三份圣诞礼物……”

    小狐狸如果真的有条大尾巴,一定已经被气到甩来甩去了。

    换岩桥慎一请她饱餐一顿,美和酱气也被气饱了,叹息一声,“三份就三份好了。”

    “不过呢,”她抬起头仰望夜空,“希望明年的圣诞夜会下雪。”

    “要是下雪就好了。”她一再重复。

    岩桥慎一也陪她一起,仰望夜空。可当他抬起头,美和酱却收回视线,目光落在他的侧脸。

    “然后,许愿的话,就是三个人一起,高高兴兴唱到九十岁。”她说。

    岩桥慎一叹气,“九十岁也要戴长颈鹿头套吗?”

    “是因为慎一君你,听到我说‘不能一起唱到老死’的时候那么在意。”美和酱振振有词,“所以,我认真做了规划。这下,你总不会介意不够吉利了吧?”

    岩桥慎一拿她没办法,“那还真是多谢了。”

    “不必客气。”美和酱得寸进尺。耍嘴皮子高兴了,和他说,“我要回家去了!”她脸上大大的笑容,跟今晚收到的那个塑胶人偶一模一样。

    “要我送你去车站吗?”岩桥慎一问她。

    美和酱连连摇头,像在跟他唱反调似的,说:“我现在可是连三万日元的自助餐也能连吃一年的大明星,当然是搭出租车回去。”

    “搭到出租车之前,可别再迷路了。”岩桥慎一吐槽一句。

    话是这么说,两个人还是一起,向着灯光最亮的方向走去。

    被圣诞的灯光点缀的街道,他们一前一后,与路过的行人擦身而过。五彩缤纷的霓虹灯,模糊了迎面而来的行人的脸孔,也一并模糊了人的眼睛。

    走向下一个路口之前,美和酱转过身,嘻嘻哈哈的笑着,冲岩桥慎一挥了挥手。……到底又忘记了自己已经是个女明星的事。

    岩桥慎一看着她,不禁莞尔。也冲她挥挥手。他抬起胳膊,美和酱忽然往他这边走过来,走近上前。

    “什么?”岩桥慎一猜不着。

    美和酱笑嘻嘻,“有一句话忘记说了。……圣诞快乐,慎一君!”说完这一句,她和岩桥慎一挥挥手,转过身,融进街道的行人之中。

    ……

    圣诞夜还有工作。

    过晚上九点半了,中森明菜才从电视台里出来,坐进车里。不过,艺人本质上也是服务业。服务业,越是热闹的节日,就越是不得清闲。

    好在圣诞夜还能回家,不是要在工作当中度过。

    中森明菜扭过头,有点无聊的看着车窗外掠过的夜景,很快,两眼像被圣诞夜的五彩缤纷给刺痛了似的,又坐正了。

    工作结束的时候,一起来参加节目的艺人,还有主持人,正要结伴去喝一杯。

    就算是圣诞夜——

    可中森明菜相信圣诞夜,想回家去。把家里给布置一下,多多少少,显得有点圣诞节的气氛。

    材料事先有准备过了半成品,现在回家,还能做个应景的小蛋糕。

    要是岩桥慎一早一步过去了,那就谈不上惊喜——不过,圣诞夜的蛋糕和装饰,怎么想也跟惊喜没有关系。真要说的话,既然要准备,这反而是必不可少的。

    要是他真的先过去了,就让他帮忙好了。

    总之,先回家去。

    到楼下的时候,中森明菜下意识抬头,家里的灯暗着。她随口一说,“圣诞夜,要是下雪就好了。”

    “气氛吗?”大本随声附和。

    中森明菜不接话,“不过,干干净净的夜空,看着也让人心情很好。像被仔仔细细清扫擦拭过那样,一尘不染的。”

    用“一尘不染”来形容夜空的人,大概不多。大本听着,又觉得这个中森明菜乱打比方,又觉得这个说法有意思。

    “圣诞快乐哦,大本桑!”

    中森明菜和大本挥挥手,走进大楼。进了家门,玄关还冷清清。她换了鞋,笑眯眯的和跑来迎接她的小狗健太打招呼,“健太,圣诞快乐!”

    不管是不是圣诞夜,小狗都高高兴兴,在一天没见的主人身边打转。

    正好,趁岩桥慎一还没有过来。

    中森明菜换了衣服,自己高高兴兴动手准备。起初,想的是岩桥慎一过来的时候,就指挥他做点这个和那个。

    过后,想的是岩桥慎一过来以后,向他炫耀一切自己包揽全部的功劳。

    到了现在——

    她看了看时间,嘀嘀咕咕的念他,“再不过来,蛋糕也好、别的什么也好,一样也不给吃了。”

    小狗健太听她嘴里叽里咕噜,也跟着哼唧。中森明菜忍俊不禁,抱起健太,捏住它两只小小的前爪,“真可爱~健太最可爱了。”

    小狗仿佛听得懂赞美,伸出舌头,舔了舔她的手指。

    中森明菜心花怒放,脸颊贴了贴小狗毛绒绒的脸颊。这时,健太听到什么动静,要从她怀里挣出来。

    刚把它放下来,小狗健太就穿过走道,跑向玄关。

    门铃没有响,一猜就知道是谁。

    看来是刚才嘀嘀咕咕念的咒语起了作用……中森明菜站起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