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818. 傻人傻福

时间:2021-05-06作者:斜线和弦

    www..,最快更新飞越泡沫时代 !

    手织的毛衣穿上出乎意料的合身,岩桥慎一夸她,“没想到手艺这么好。”

    其实也没有他夸奖的那么好……

    这种时候,中森明菜自己反倒在心里谦虚起来。她围着岩桥慎一转了一圈,确认衣宽袖长,确定衣服合身,这才觉得把礼物真的送了出去。

    “织了很久吗?”岩桥慎一问她。

    中森明菜想了想,“从进了十二月开始,一点点织了大概两周多一点。”一边又说出自己的担心,“停停顿顿的,还担心织得不够漂亮、不够合身。”

    年末的工作又多又密集,要准备手织的礼物,不是件轻松的事。岩桥慎一体会着她的心意,“挺合身的,像拿软尺量过一样。”

    中森明菜听了这话,莞尔一笑。心里想,自己对他的尺码当然清楚得很。

    岩桥慎一抬起胳膊肘,看了看,“这个叫什么颜色?”

    “灰蓝色。”中森明菜回答。他听了,点点头,接着问,“要穿这件出门,外套选什么颜色比较好?”

    顿了顿,得寸进尺起来,“……不如就请你帮忙搭配好了。行吗?”

    要了手织的毛衣,还惦记搭配全套。这就是软饭之王岩桥慎一。

    可架不住中森明菜就吃他这一套。岩桥慎一这么说,她高高兴兴答应,“尽管交给我好了。”拍拍他的肩膀,“一定把你打扮得帅气十足……”

    不过,她也有她的小主意,“然后,新年假期一起出去玩,怎么样?”

    “行啊。”岩桥慎一答应着。想了想,“不过,要穿这件毛衣去玩的话,夏威夷之类的地方可去不成。”他一本正经的说冷笑话。

    中森明菜忍不住嫌弃,“好无聊的笑话。”

    “是吗?”

    中森明菜小脸凑到他跟前,“没、错~”

    岩桥慎一正好捧住她的脸,和她说,“圣诞快乐,明菜。”

    中森明菜忍俊不禁。两个人脸对着脸,她看着岩桥慎一,笑个没完。笑的岩桥慎一心里没底,“我说了奇怪的话吗?”

    她笑眯眯否认,“没有哦。不如说,是很高兴。”

    屋子里的温度不低,岩桥慎一穿着毛衣,开始冒汗。他要把毛衣换下来,这个玩心起来了的中森明菜,非得给他帮忙——

    脱个毛衣有什么好帮忙的?纯属借机冒坏心眼捉弄人。

    圣诞节,岩桥慎一也给中森明菜准备了礼物。

    不过,他要去拿的时候,却被这个中森明菜给阻止。她说句“稍等”,又跑回卧室去,不一会儿,又风风火火跑回来。

    手里拿着一只大号的毛线袜子。

    “这个是织完毛衣以后另外又织的。”她跟岩桥慎一炫耀这只红白相间的毛线袜子,“等下把它挂在床头,等着圣诞老人把礼物放进去……”

    喜滋滋的模样,仿佛比谁都深信不疑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圣诞老人,会在圣诞夜把礼物放到她的袜子里。

    中森明菜当然不相信世界上真的有圣诞老人。可是,因为今天晚上,岩桥慎一就在她身边,所以她就比幼儿园的小孩子都要认真的相信着。

    话是这么说……

    “这只袜子也太大了吧?”

    岩桥慎一看着她手里这只比普通袜子大了不止三号的圣诞礼物专用袜。

    对于圣诞礼物,他最多只是在中森明菜拿出来的时候,露出一副“早就知道”的表情,哪像这个中森明菜,笃定到连放礼物的家伙都准备好了。

    中森明菜歪理一堆,“也要考虑到圣诞老人准备的礼物很大,普通的袜子装不下嘛。”这语气,真不知道是要说她贪心,还是贴心替圣诞老人着想。

    岩桥慎一半是无语,半是好笑,从她手里要过这只袜子看了看,撑开袜口,往头上比划了一下。

    这点小动作,把中森明菜逗得哈哈大笑。她一边笑,一边说他,“把自己当成圣诞礼物的招数,这也太老土了吧?”

    “不过呢,”中森明菜大人有大量,“慎一你打算送的话,我也会好心收下的。”

    岩桥慎一把她这威风得意的样子看在眼里,神情微妙。中森明菜沉不住气,叫他这么给看一会儿,就往他跟前凑,“干嘛这么一副表情啊。”

    岩桥慎一学舌,“干嘛一副‘早就知道’的样子。”

    “早就知道什么?”她下意识反问,“你该不会真的打算把自己当圣诞礼物吧?”这么一想,自己先觉得不可思议——

    这是岩桥慎一能做出来的事吗?

    ……当然不是了。

    中森明菜自己迷迷糊糊乱想,岩桥慎一把她的傻瓜模样看在眼里,忽然有点等不及。他伸过胳膊,把她搂进怀里,去找她的嘴唇。

    被突然袭击,中森明菜一双手臂像是急着要找个支撑似的,慌慌张张搂紧了他。黏糊了一阵,岩桥慎一在她耳朵边上催促,“去洗澡吧。”

    中森明菜“嗯”了一声,拍拍他的背,示意他松开。

    总之,就是不想洗澡的时候太累的意思。

    岩桥慎一先去洗,再换她进去。等他进了卧室,看到她睡的那一边,床头真的挂上了那只大得离谱的圣诞袜子。

    他想着中森明菜这点孩子气,为之一笑。心里觉得她又纯洁又可爱。

    可是,早早织好了圣诞夜的袜子,是因为相信真的有礼物。她相信的不是圣诞老人,是岩桥慎一。

    趁她还没回来,岩桥慎一去拿自己准备好的圣诞礼物,揪住袜口,把它给放进去。

    洗完了澡的中森明菜,像把刚才的孩子气、胡搅蛮缠、威风得意……都给洗去了似的。她轻手轻脚,到岩桥慎一身边来。

    此时此刻,在岩桥慎一面前的,毫无疑问是个富有魅力、且满心期待的女人。中森明菜看着他,眨了眨眼睛,目光湿润缠绵,眼前像是还蒙着热水的雾气。

    岩桥慎一伸过手去,攥住她的手。

    ……

    隔天的上午九点就有工作,大本事先约定好八点钟之前就过来接她。岩桥慎一要是在这儿吃早饭,大概就跟大本碰个正着。

    昨天晚上睡前,调闹钟的时候,岩桥慎一跟她说好,回去吃早饭。

    可让他空着肚子回去,中森明菜就觉得过意不去,一早起来,趁岩桥慎一还睡着,去给他准备早饭。

    恋爱期间就能做到这种程度的女人,在如今这个时代,百分百是被嘲笑的对象。

    但中森明菜一点也不觉得这样做过了头,也绝不担心这份殷勤被岩桥慎一轻视。只因为打从心里疼爱岩桥慎一。在体会着被他所爱的同时,也想为他做所有能做的事。

    要是前面的人是岩桥慎一,她就能头也不回的往前跑。只相信会被他温暖的怀抱稳稳接住,不去想结果会不会是撞得头破血流。

    她轻手轻脚起来,看了一眼挂在床头的圣诞袜子。脱离了昨夜的情景,现在这么看,确实是只大得夸张的袜子。简直是在讨礼物。

    这么想着,她不禁莞尔。随即,像担心惊动了岩桥慎一似的,收敛笑容,视线落到他熟睡中的脸上。

    “最喜欢你了哦~慎一。”

    中森明菜对着这张一无所知的睡脸,傻气十足的说着唇语。一边说,又有点想笑。想着时间耽误了又耽误,赶紧起来。

    床头的毛线袜子,看得出放进去了东西的轮廓。是什么时候放进去的呢?中森明菜回味着前一天晚上的事,把袜子拿下来,手伸进去。

    差十分钟七点,岩桥慎一起来。

    折腾了一晚上,有点想睡懒觉。不过,一来今天是星期一,二来这也不是自己家。不仅如此,提前这么久起来,还是为了跟中森明菜的经纪人岔开。

    想赶紧把事情跟研音那边弄清楚,往后想在她这儿睡多久就睡多久。

    岩桥慎一打着哈欠立下新年的目标,看一眼枕边,早就空了。连那只大得滑稽的圣诞袜也不见踪影。

    他出了卧室,去找中森明菜,果不其然在厨房里。

    “早上好,慎一。”她精神十足。

    倒衬得岩桥慎一邋邋遢遢。岩桥慎一“嗯”了一声,眨了眨发涩的眼皮,“早上好。”没睡醒的时候,脸皮也格外厚。他伸过胳膊,又把她给抱了个满怀。

    中森明菜笑他,“年下君无精打采的。”

    岩桥慎一充耳不闻。她于是如同担心这么说,他会听不着似的,贴到他耳边,“辛苦你了哦~”

    百分之百是故意的。

    岩桥慎一吭了一声,手就要不老实。结果,被“啪”一下拍开了。这个中森明菜从他怀里出来,绕到他身后去,推着他的背,“所以,请打起精神来,快点去浴室——”

    “社长桑!”她装模作样。

    岩桥慎一被她给摁在洗脸台前,从镜子里,把她乐不可支的模样看了个一清二楚。等收拾干净出来,去换了衣服,中森明菜替他准备了早饭。

    “这么早大概没什么胃口,就请带走吧。为了方便,准备的是三明治。”她解说道。

    岩桥慎一点点头,要去接这顿还特意用袱皮包好的早饭。

    中森明菜笑他,“怎么一张不知道如何是好的脸。”

    “有吗?”

    “板得可认真了。”她煞有其事,“感觉,下一秒说出什么话都不奇怪。”

    岩桥慎一让她这模样语气给逗笑了。中森明菜拍拍他的胳膊,笑眯眯看着他,“这样才对嘛。都说了,慎一你笑起来最好看。”

    “嗯。”岩桥慎一听着,“过后,我再给你送回来。”他说的是装三明治的保鲜盒,还有那张包袱皮。

    “还有一件事呢。”中森明菜说。

    岩桥慎一等着听下文。她振振有词,“礼物选了项链的时候,要亲手帮忙戴上才行。”

    “项链,戒指,……总之,送女孩子首饰,就要亲手帮忙戴上,不能放下就走人。知道吗?”中森明菜像在开恋爱讲习课堂。

    比起她说着的话,她这副模样要更有意思。

    “现在知道了。”岩桥慎一忍笑。

    中森明菜端详他的脸,“嘁”了一声,“肯定又把我当成傻瓜了,对吧?”

    他也不否认。

    中森明菜也不恼,真就拿出个傻瓜的派头,又把昨天晚上岩桥慎一放进她的圣诞袜子里的首饰盒交还到他手里,转过身去。

    岩桥慎一替她戴好,从后面轻轻搂住她。

    “这么顺手。”中森明菜小声嘀咕,“我也许是个傻瓜不假,但慎一你呢,肯定常常装傻。”

    岩桥慎一把她的碎碎念听在耳朵里,让她逗笑了,更加用力搂着她。

    “明菜。”

    “什么?”

    “最喜欢的人就是你。”他小声说。

    一日之初的晨光里,听到岩桥慎一和她表白。中森明菜心里高兴,眼圈却发酸。抬起手,放到他的胳膊上。扬起声调,语气活泼,“明菜呢,最喜欢的人也是你。”

    她故意模仿起了时下年轻女孩之间流行的说话方式。

    岩桥慎一搂她搂得紧,一笑,就把笑声带来的震动传给她。

    “还有一件事……”

    送他到玄关,中森明菜像个索取无度的贪心鬼,又提起来。

    岩桥慎一一点不觉得不耐烦,问她,“什么?”

    “那只圣诞袜子,只用一次不就太可惜了吗?”中森明菜和他说,“明年圣诞夜,还要把它挂到床头上。”

    “那明年圣诞夜,得准备大一点的礼物了。”岩桥慎一配合她。

    她眉眼间有点得意,嘴上倒是说得大方,“其实,礼物不在大小。”……心意更重要。而和岩桥慎一约定好,明年的圣诞夜也一起度过,这点最重要。

    “还有……”

    岩桥慎一看着她,“还有什么事?”

    中森明菜哧哧笑,冲他挥挥手,“路上小心哦,社长桑!”

    ……

    社长桑过完了圣诞夜,又掉进年底最后的忙碌当中。世道忙着狂欢,他忙着脚踏实地赚钱。

    十二月二十九日,日经指数来到前所未有的38957.点。收盘之时,整个证券交易所一片欢腾。大好前景在狂欢着的曰本人面前展开,旧年还没过去,双眼仿佛就已经看到了新年的美好气象。

    然后就是三十一日,大晦日到来。

    这一天、或者说这一年,岩桥慎一余下的最后两样工作,就是以岩桥慎一制作人的身份去唱片大赏领他的企划赏,再扮成长颈鹿男,去参加除夕夜的红白歌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