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822. 又蠢又坏

时间:2021-05-06作者:斜线和弦

    www..,最快更新飞越泡沫时代 !

    天蝗的国丧过去,女偶像照样高高兴兴在广告里说“这一天终于到来!”,东京的娱乐场所,今日永远比昨日热闹。

    《好开心!好快乐!好喜欢!》,仍旧天天在广播里被点播,是集体出动的卡拉ok聚会里活跃气氛的热门金曲。

    去年还拿这首歌来卡乐队脖子的nhk,今年就热烈欢迎他们现场演唱。

    这一边,reas coe true在舞台上收尾,整个nhk大厅热热闹闹。另一边,结束演出,回到后台的光nji们,在工作人员的引导下返回休息室。

    诸星和己跟队友大泽树生勾肩搭背,“那个麒麟儿上了台,也挺神气的嘛。”

    跟在后面的经纪人不放心,委婉提醒道:“这位kirin桑似乎是乐队的队长。”……不是可以随意招惹的普通工作人员。

    光nji这几个偶像被宠得无法无天,台上对前辈没大没小,幕后对随身的工作人员以及伴舞的后辈们颐指气使,破坏力超强。虽说如此,倒是深谙对电视台工作人员、大前辈、以及幕后的黑衣人们要毕恭毕敬的处世之道。

    经纪人特意提起reas coe true的长颈鹿男的身份,正是一种委婉的劝说。

    “队长难道不是那个总是一副笑脸的大叔吗?”诸星和己装模作样,大呼小叫,“不得了,原来麒麟儿才是真正的将军大人。”

    他打了个不伦不类的比喻,把不学无术的本质暴露的一干二净。

    不过,听到长颈鹿男是队长,刚才的兴奋淡了些、扫兴的感觉强了些。诸星和己有点没趣,开口喊今晚伴舞的练习生,“喂,慎吾!”

    “是!”香取慎吾跑上前来,“诸星前辈!”

    “我要喝三箭汽水。”诸星和己命令道。

    sap组合六个成员里,就属香取慎吾年纪最小,明年才读中学一年级。平时个性软弱,对前辈们的话从不敢不听从。

    “是的,这就去!”香取慎吾拔腿就走。

    诸星和己瞧着香取慎吾这副窝囊相,开始冒鬼点子,忽然叫住他,“先等一下。”他笑嘻嘻的走过去,跟少年勾肩搭背,“跟你说件好玩的事……”

    其他的光nji们,对诸星和己的个性了解得很,知道他肯定没什么好主意,另外五个sap,脸上表情各异。有一头雾水的,有事不关己的,也有神情凝重的。

    喜多川扩有让sap出道的打算,光nji的几个人也从工作人员那里听说过。跟着他们的经纪人曾委婉提醒,这六个少年不久后就要出道,他们身为前辈,也要拿出前辈的风范。

    ……就算不像少年队那样尽职尽责关照后辈,至少不要明着欺负他们。

    “光nji”们有的开始收敛,有的变本加厉,前辈派头摆得更足。尤其诸星和己,欺负完了人,每每摆出那张无辜开朗的笑容,表示自己只是“开个玩笑”。

    ……

    “只是跟那位麒麟儿桑开个玩笑而已。”诸星和己的话还在耳边。香取慎吾站在走廊角落里,想着诸星前辈的话,怯懦地缩成一团。

    刚才,诸星和己叫住他,要他去捉弄reas coe true的那位麒麟桑。

    “要是不小心把他给绊倒或者从身后撞倒,让他露出真面目来。不是很有意思吗?”

    诸星和己威胁他,不许跟sap的队友们说,“尤其不许告诉木村那家伙。否则的话,就给你点颜色瞧瞧。我会告诉杰尼桑,说你偷了我的东西拿到外面……”

    木村拓哉虽然是后辈,对着无理的前辈却能据理力争,尽管会因此吃苦头,但光nji的成员们,也有觉得他是男子汉对他刮目相看的,也有觉得他棘手懒得招惹他的。

    香取慎吾就不一样,一吓就被吓哭的胆小鬼,欺负起来最顺手。

    reas coe true的演出结束,乐队三个人、以及同台演出的支援乐手与和声人员,一帮人才从舞台边侧退回来。

    要是真的跑过去撞上去,绝对会出事的。可如果不这么做,诸星前辈一定会让他好看……

    才十二岁的少年,比起未知的麻烦,更害怕真实体验过的来自前辈的欺凌。

    要怎么办才好?香取慎吾把肩膀缩的更厉害了。

    这时,忽然有只手落到他肩头。把他吓得险些跳起来。抬头看看,“木村大哥!”顿了顿,“中居大哥。”

    香取慎吾瘪了瘪嘴,满心的委屈涌上来。

    “慎吾君,诸星前辈是不是要你做很不好的事?”中居正广问。

    同组合里最可靠的两位大哥就站在他面前。香取慎吾想说,可一张嘴,想起诸星和己的威胁。

    “没关系的。”

    发话的是木村拓哉,“如果会被惩罚,我会陪慎吾君一起去见杰尼桑和玛丽桑。”

    “……”

    香取慎吾看着不假思索的木村拓哉,心里想不通,为什么他能有这样沉稳的风度,不论什么时候都不胆怯的冷静。

    可这份让他想不通的东西,也确实安抚了他的内心。

    有人撑腰壮胆,香取慎吾把诸星和己的命令和威胁一五一十,都说出来。木村拓哉还没说话,中居正广先吐一口气,露出个好险的表情,“就说是这件事吧?”

    这话是说给木村拓哉听的。

    今天晚上,诸星和己对reas coe true长颈鹿男的兴趣,不仅他的队友看出来,中居正广和木村拓哉这两个年长的sap也都看得出来。

    刚才,诸星和己跟香取慎吾咬耳朵的时候,中居正广用眼神示意木村拓哉。两个人交换意见,都想到了一块儿。事不宜迟,赶紧来找他,把事情问清楚。

    “听好了慎吾君,绝对不能做这样的事。”中居正广表情认真。

    诸星和己的想法龌龊得很。去捉弄了reas coe true的长颈鹿男,得罪了乐队的事务所和唱片公司,到时候,就算是杰尼斯那样强大的势力,也要有个交代。

    光nji是事务所的门面,而香取慎吾也没有受到诸星和己支使的证据,光nji的成员和经纪人一定站在诸星和己那边,咬定不可能是他指使。到时候,为了给对方一个交代,sap的出道,轻则推迟,重则暂时泡汤。甚至,这个傻乎乎当了棋子的香取慎吾也有可能被赶走。

    这样的手法当然很拙劣,但反过来说,这几个十来岁就被选中当偶像,被身边的大人宠着、被粉丝娇惯着的青年,也没什么头脑可言。光nji既然是杰尼斯的门面,而诸星和己又是光nji的门面,不管做什么,喜多川扩和玛丽都会帮忙善后,这种想法深入他们脑海。

    明年,中居正广就高中毕业。

    他从进入杰尼斯起,就对自己接下来的事业认认真真做了规划,脚踏实地一步步往前走。不管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自己所在的组合,都不能坐视不管。平时他处事圆滑,尽量和前辈们打好关系,是组合里和光nji关系最好的成员。可现在,必须站到光nji对面。

    reas coe true的人越来越近,到了眼前。

    木村拓哉率先低下头,做出和前辈们打招呼的谦卑姿态。中居正广紧跟其后。香取慎吾跟着两个哥哥,也向乐队低头,“您好。”

    ……

    “您好。”

    突然被问好,乐队三个人都停下脚步。看着这穿得花花绿绿,一眼就知道是杰尼斯出品的三个少年,点点头,“你们好。”

    尽管不认得姓甚名谁,到底看得出是刚才光nji的伴舞。

    打完招呼,乐队准备继续往回走。

    演出结束,这会儿,支援的乐手们就能直接回家,只有乐队三个人,还得在休息室里等到红白歌会结束才能离开。

    这时,那三个少年里,有人开口说话:“那个。”

    “kirin桑。”

    岩桥慎一没想到被搭话的人会是自己,点点头,权当打招呼。向他鞠躬的少年直起身来,是个眉眼颇为英俊,硬朗但不失秀气的美少年。

    杰尼斯里原来还有这样的帅哥吗?

    “我们三个,是杰尼斯所属的jr组合sap的成员。”木村拓哉向长颈鹿男做着自我介绍。

    那个瘦小的、跟他年纪相仿的叫中居正广,一副小学生模样的那个叫香取慎吾。

    叫木村拓哉的少年,说是陪着香取慎吾一起来向乐队的长颈鹿桑道谢的。

    “去年的红白歌会……”

    岩桥慎一被提醒,依稀仿佛,想起去年是差点跟一个毛手毛脚的小男孩撞了个满怀。他根本没放在心上,倒是觉得,这几个隔了一年还要特意来道谢的少年有点奇怪、也有点意思。

    “是的,很谢谢长颈鹿桑。”香取慎吾低着头,细声细气。

    一副做了坏事等着被批评的心虚模样。

    这样子,让岩桥慎一下意识回了句“没关系”,想了想,拍拍他的肩膀,“时隔一年还想着来道谢,有这样的心意,很了不起。”

    对着小学生,不知不觉,中年人的语气又来了。

    结果,态度越温和,这个小孩子就越无精打采,一副羞愧难安的样子。那个瘦小的少年笑着说:“本来当时就该道谢的……不过,还好要道谢的对象是朵力康姆桑,即使去年没来得及,今年也一定能遇到。”

    中居正广一笑,露出细细的一口白牙。

    年纪不大,不动声色捧场说好话的本领倒是不小。岩桥慎一听着,觉得有意思。

    谢也倒过了,乐队三人跟sap的三个少年点头致意,继续往前走。走出一段路去,美和酱拉住岩桥慎一的胳膊,又在他耳边说,“原来kirin君去年还发生过这样的事啊。”

    岩桥慎一“嗯”了一声,“我都不记得了。”

    “不过,还特意来道谢,刚才那几位还挺不错的。”美和酱好话说一句,就得接上一句别的,“……原来杰尼斯也不全都那么轻浮。”

    刚才光nji那个成员,给美和酱留下了深刻的轻浮印象。

    两个人边走边咬耳朵,中村兄习以为常,随便这两个家伙说没营养的悄悄话。为了不变成螃蟹横着走挡路的情形,他还特意走在前面,队长的派头十足——

    虽然真正的队长是后面那个正陪着小狐狸胡闹的长颈鹿男。

    一边走,一边咬耳朵,中间,还得跟遇到的去候场的歌手们打招呼。岩桥慎一的前老板森进一,不久前才合作过、对乐队知根知底的八代亚纪……

    候场的歌手,提前几组的时候,就先被请到靠近舞台的大休息室,方便过后的调度。

    “中森桑。”中村正人微微欠身。

    岩桥慎一停住脚步,这次对面过来的是换好了演出服装的中森明菜。今年过了出道八周年,是出道第二年的reas coe true的大前辈不假。

    美和酱松开岩桥慎一的胳膊,跟中森明菜打招呼。岩桥慎一今天晚上头一回跟她打照面。

    “刚才我看了直播,乐队的演出很精彩。”中森明菜笑眯眯。她向三个人点点头,继续往前走。

    两边擦肩而过,美和酱继续跟岩桥慎一咬耳朵。

    中森明菜扭过头去,看了一眼正被美和酱拉着的长颈鹿男,忽然和跟着她的经纪人大本吐槽,“那个戴头套的人,不觉得热吗?”

    大本早有这样的想法,“确实,还是刚演出完呢。”一边陪着吐槽,一边觉得不像是中森明菜会特意说出口来的事。

    “真奇怪。”她嘀咕了一句。

    这下,更不像是她会说的话了……大本心想。

    可话说出口的中森明菜,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有意思的事,自己先笑了起来。

    大本摸不着头脑。

    ……

    向长颈鹿男道完谢的三个少年,慢慢往回走。

    “那位长颈鹿桑,可是叮嘱了你要注意安全,不要在走廊里乱跑。不是吗?”木村拓哉说。

    香取慎吾“嗯”了一声。

    “所以,就不要辜负长颈鹿桑的温柔,再乱跑了。”

    木村拓哉揽过香取慎吾的肩膀,“诸星前辈为难你也好,向杰尼桑告状也好……随便怎样都好。没有做过的事就是没有做过,不能做的事就是不能做。”

    他和香取慎吾约定,“我会和你一起去见杰尼桑。”

    “那个啊。”中居正广像要提醒他们两个似的,插话进来。他指了指自己,“还有我。事情要是就这么过去就算了,如果真闹到杰尼桑那里,总得有一个说法。”

    “虽然有的事没做过被说是做过了也无所谓,可有的事无论如何都不能承认做过……”中居正广嘴里念念叨叨。

    三个人把话说定。

    缩成一团的香取慎吾,慢慢把肩膀松弛下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