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824. 捉襟见肘

时间:2021-05-06作者:斜线和弦

    www..,最快更新飞越泡沫时代 !

    一日,岩桥慎一归家。隔天,朝子和成田宽之夫妇两个也回来。除夕夜安安静静的岩桥家,迟一点也热闹起来。

    朝子结婚之前,岩桥将明对电通an没什么好印象。现在心中如何想不得而知,不过,成田宽之这个女婿在场的时候,聊天的气氛总是极好。

    倒是跟亲生的朝子和岩桥慎一,反而没什么话可聊。但反过来说,也是为了不冷落女婿。

    父亲和姐夫聊天,岩桥慎一也在一边作陪。

    傍晚,朝子夫妇出门去附近的神社,当姐姐的没开口,成田宽之先招呼小舅子一块儿去走走。

    “恭喜啦,慎一。”

    离了家,成田宽之一张口,提的就是这个。

    企划大获成功,还拿了大赏的企划赏。作为音乐制作人,岩桥慎一在主流业界稳稳占下一席之地。想必,过后的合作邀请与制作邀请会滚滚而来。

    今时不同往日,小舅子不再是过去那个无名无姓的小制作人。成了唱片协会的会员,赚了声望,甚至还铺下了一张大大的人情关系网。

    相比起他刚跟渡边万由美合作的时候,现在的岩桥慎一,积攒的属于自己的本钱声望更多。成田宽之眼里,这个小舅子比从前更牢靠,多少能经得住一点打击了。

    “还没谢谢成田姐夫呢。”

    成田宽之恭喜他拿奖,岩桥慎一反过头来和他道谢,顺便把话题引开。道谢,谢的是成田宽之当中间人,促成了zar担任富士胶卷新广告的代言人。

    这次,富士胶卷开年的新广告,不仅起用zar的新歌当广告曲,乐队的成员们也露面参与了广告拍摄。

    新年一过,新广告就在电视里进行放送,乐队的新歌也要登场发行。

    “乐队的……蒲池桑对吧?”成田宽之说他,“真亏你能找得到这么漂亮的女主唱。不像是乐队的主唱。”

    “乐队主唱不像是乐队的主唱。这要是夸奖的话,我可要沮丧了。”岩桥慎一开玩笑。

    成田宽之笑起来,“不像有不像的好处。”他也说点俏皮话,“富士胶卷的人对这位蒲池桑的形象可满意得很。清清爽爽,又平易近人。”

    “要是我们的蒲池适合拍广告,还得要成田姐夫多多关照。”岩桥慎一把话题往赚便宜的事情上扯。

    成田宽之不紧不慢,没有应承也没有推辞。

    “说起来,也是富士胶卷的广告。”成田宽之倒是提起另一件事,“菊池桃子桑拍了一次性照相机广告后大受好评。形象好,广告费也跟着高了。就算这样,也还是有主动想和她合作的厂商。”

    有些明星,也许唱片销量不怎么样,也当不了电视剧的主角,但因为在大众那里的好感度高,会格外受到厂商青睐,手上广告满满当当。反过来,有的明星尽管畅销、收视率也有保证,但因为不接地气,或是不被大众喜欢,也很难接到广告代言。

    “菊池桑移籍去了研音,这下可成了中森桑名副其实的后辈。”成田宽之话里有话的。

    岩桥慎一突然听姐夫说这个,不知道要说什么。顿了顿,也话里有话的回了一句,“要是有适合中森桑的广告,也请成田姐夫多关照。”

    “让我关照中森桑?”

    成田宽之露出个不可思议的表情,让小舅子的话给逗得哈哈大笑。不过,如同对待刚才zar的话题一样,既不应承,但是,也没说些划清界限的话。

    朝子稍微落后他们两步,相隔的距离不远,把丈夫和弟弟的对话给听得清清楚楚。

    成田宽之隐晦打听慎一和中森明菜的关系,慎一也隐晦回答。朝子心里清楚,成田宽之未必是偷偷摸摸,不如说是想着留有余地,才绝对不把话挑明了说。

    当姐夫的要留有余地,岩桥慎一也陪着。

    不过,他故意替中森明菜要广告工作,可不仅仅是为了告诉成田宽之,自己和中森明菜没有分手。还想让这个姐夫知道,他心里把中森明菜当自己人看待。

    出来的一路上,几乎都是成田宽之和岩桥慎一在谈工作的事。做新年参拜,倒像是个幌子,免得在家里当着父母的面聊这些。

    不过,等到拜完了神,回去的路上,工作的话题就扫到一边去,转而聊起家常的话题。

    朝子和成田宽之明天各有安排,今天晚上就回东京。新年,岩桥慎一还没去姐姐和姐夫家里拜年。朝子和他确认时间,说定过后一起吃顿饭。

    “可能要到七日以后才有空。”岩桥慎一回想行程,跟朝子和成田宽之对时间。

    成田宽之说俏皮话,“只要还在正月里,就算拜年。”……这点倒是够“宽宏大量”。

    不过,新年之初,岩桥慎一确实安排的满满当当。

    他在静冈的老家再住一晚,隔天上午,返回东京。和他一起去东京的,还有母亲岩桥千代。

    三日下午,岩桥慎一要去给竹田印刷公司的头头拜年,晚上还有新年聚会要参加。

    一年之初,要他亲自登门的地方不少。

    不仅需要他亲自登门的地方不少,今年开始,也有来给他拜年的人。不过,岩桥慎一没有结婚,太太社交做不成、有人来拜年,也没有太太出面打理。

    没办法,就只好求助母亲,请她来东京帮几天忙。

    “对慎一你来说,早结婚也没什么坏处。”去东京的路上,岩桥千代跟岩桥慎一说,“结了婚,太太可是能帮得上大忙。”

    这是大实话,岩桥慎一自己也不是不明白。他要当个幕后黑衣人,经营唱片公司,就要不停织网。有个靠得住的太太,就是大大的助力。

    帮忙安排聚会,出面打理接待访客是基本。还有太太们之间的太太社交,有了家室,就能出动太太去经营她的太太圈。

    把这些事在心里罗列,现在这个往上爬的阶段,要是和他结婚,肯定会很辛苦。

    岩桥慎一还没有认真考虑过结婚的事。眼下,和中森明菜交往顺利,对她感情深厚,大概是不可能如姐夫成田宽之的愿,在被拍到之前就分手。

    正相反,岩桥慎一反而有意识的在为结束地下恋情做准备。他心意坚定,想和她正大光明在一起。哪怕会因此和研音、华纳那边弄出不愉快。

    和中森明菜交往顺利,让他想大大方方跟她在一起。也许,再顺利一些,关系还会顺其自然再往前进,也会再遇到新的难题,或许会自然而然走向婚姻。

    要是真的和她结婚,面临的阻力会比和她公开恋情还要再强烈数倍。如果真到了想和她结婚的地步,岩桥慎一自然会为了她、也为了自己,把困难打扫清楚。

    只是,要让舞台上闪着光的中森明菜,让他心目中舞台上的天才,周旋在太太们之间,里里外外帮忙打理……

    还是那么个笨拙的,什么都在脸上的纸老虎。

    岩桥慎一笑了笑,“该不会还没到东京,就先已经打退堂鼓了吧?母亲。”

    “不过,这是在高速公路上。”岩桥千代未必不是在跟儿子开玩笑。

    岩桥慎一随口接话,“所以,没办法了。”

    岩桥千代轻笑。心里更觉得,这个儿子去到东京这些年,和在静冈老家的时候,个性有点不太一样了。

    从岩桥慎一十八岁高中毕业上京,这些年母子很少见面,也很少有这么闲聊的机会。其实,就算他还在静冈的时候,进了青春期的儿子,对家人也极少说自己的事。

    话也说回来,短短几年,又当经纪人,又当制作人。真要还是从前那样的个性,也做不成这么多大事。

    现在这么个能轻轻巧巧开句玩笑的儿子,岩桥千代心里,倒不觉得有什么不好。

    “姐姐和姐夫那边,昨天约定了,七日我再去拜年。”岩桥慎一告诉母亲。

    岩桥千代陪着到东京来帮忙,并没有去拜访女儿女婿的计划。

    前年十一月,朝子和成田宽之结婚。夫妻两个是同学,年纪虽然不很大,但也都不小了。岩桥千代到底是做母亲的,女儿出了嫁,就开始关心接下来有没有生育的计划。

    昨天,朝子夫妇回家,翁婿加上作陪的小舅子,三个男人聊得热热闹闹的时候,另一边的岩桥千代和朝子,也有得聊。

    不过,朝子对母亲的关心轻描淡写,“现在还不是时候。”还没人能做得了朝子的主。再说,岩桥千代从前就没有干涉过朝子和慎一的人生,现在更不会,问一问也就算了。

    “朝子不大喜欢小孩。”岩桥千代心想。

    岩桥慎一出生的时候,没见朝子有当了姐姐的喜悦。对亲戚家的小孩,也总是觉得棘手得很,一旦被缠住,立刻束手无策。

    那么个干练的人,偏偏拿小孩子没办法。

    “慎一你,不会也和朝子想差不多的事吧?”

    车里封闭的空间,再加上一路上轻松融洽的闲聊气氛。不知不觉,拉近了母子两个的距离,说起话来,都松弛了不少。

    在朝子那边只得了个模棱两可的回答,到底让岩桥千代有点不满足。只字不提的时候还不至于如此,话开了个头,就想多说一点儿。

    “我可不知道姐姐在想什么事。”岩桥慎一回了句。

    岩桥千代听了,不禁叹气,“说话的方式和朝子如出一辙。”

    “是这样吗?”岩桥慎一莞尔。

    忽然之间,想起一件忽略了的事。

    ……

    岩桥慎一的公寓里,成双成对的东西不少,厨房里有中森明菜来这里时要用的围裙,浴室里也有一大堆她带过来的东西。

    除此之外,还有她专爱捉弄人的恶趣味,故意买来一起用的情侣杯子这样的小东西。

    想不起来的时候还另当别论,一想起来,公寓里到处都是她的痕迹。只不过,因为太自然而然、又是在不知不觉之中被她给渗透了一遍,平时完全没有意识到。

    现在回过神来,想着这件事,他心里有点说不上来的滋味。

    岩桥千代只要帮忙打扫一次房间,就知道儿子有个关系很亲密的女朋友。不过,她心里自有分寸。会问儿子“是不是和朝子想一样的事”,但不会去探听已经发生了的、岩桥慎一自己却不说的事。

    到了家,上去之前,岩桥慎一先从信箱里拿出一摞贺年明信片。光是寄到家里来的就这么多,寄去制作公司和唱片公司的,加起来估计要用箱子来装。

    每到年底,还得专门找两个人负责替他写贺年明信片。

    进了门,先替岩桥千代准备茶。不过,橱柜里空空的,也没什么可以招待的点心。中森明菜要躲记者,这阵子都是岩桥慎一往她家里跑,他自己丢三落四,没人帮忙补货,说空就空。

    一捉襟见肘,就开始想到有中森明菜在身边的好。

    两天不在家,岩桥慎一照例先检查电话留言。一边听着,一边想起来,菊池桃子的道贺电话,到现在都还没有回。

    电话是除夕夜打的,岩桥慎一听到的时候,天还没擦亮,总不能半夜三更把电话打回去,就为了道个谢。元日一早,他出发回静冈,更不能打。

    岩桥慎一把这两天的电话留言里需要回复的记下来,准备挨个回电。想了想,把给菊池桃子回电这一条也记下来。

    把电话再打给菊池桃子,一接通,对面是上了年纪的女性的声音。

    岩桥慎一反应了一下,“是菊池家吗?”

    对面回答“是”。电话没打错,是菊池家。不过,是菊池桃子的老家。那通道贺的电话,是从她老家打过来的。

    不过,三日菊池桃子已经离开了老家,这电话跟打错了也没什么两样。

    放下听筒,岩桥慎一又去翻通讯簿,找菊池桃子的号码。

    电话响了一会儿,还以为要自动挂断的时候,这才被接起来。

    打错一通,久等一通,岩桥慎一多少有点不耐烦,正想着挂电话。忽然间被接通,听筒那边,一个悦耳动人的声音响起来,“这里是菊池家。”

    岩桥慎一下意识吐了口气。

    “我是岩桥。”他报上姓名。

    电话那头,菊池桃子的音调抬高了一点,“岩桥桑?”

    “新年快乐。”她听着很高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