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827. 作何感想

时间:2021-05-06作者:斜线和弦

    www..,最快更新飞越泡沫时代 !

    有花瓶是不假,但买花瓶的人肯定不是他。

    岩桥千代整理收纳时,发现收在橱柜深处的花瓶,才一时兴起买花。不过,看花瓶收纳的地方,稍加猜想,就知道不会是岩桥慎一自己买的。

    平时,只他自己的话,大概想也不会想起有这么只花瓶。

    当然是中森明菜带来的。

    在岩桥慎一第一次送了她花,结果家里只有水瓶没有花瓶——至少不是用宝特瓶或者杯子——以后,不记得是哪天,她抱着花瓶兴冲冲上门。

    不过,用得着的时候少之又少,纯属“没什么用但不能没有”的范畴。

    真亏岩桥千代又给翻出来,还特意买了花。

    岩桥慎一告诉母亲,自己的女朋友现在去了他家,“我现在正在回去的路上,之后,想介绍她给您认识。”

    岩桥千代替儿子整理房间时,看到不少女性用品,心里清楚,岩桥慎一有个关系亲密的女朋友。不过,岩桥慎一自己不说,她也不是那种会去探听的母亲。

    明天,岩桥千代就回静冈。没想到,临走前一晚,岩桥慎一突然提起这件事来。

    ……正如岩桥慎一自己没想到,偷袭上瘾的年上姐姐突然出动,结果弄得自己上不来下不去。

    岩桥千代这个当母亲的,也在电话里有点犯难,“突然说要见面,什么准备也没有。”

    岩桥慎一想起那个因为没准备一通抱怨的中森明菜,心里觉得有意思。

    “放心,只是普通的见一见。要是郑重其事准备了,反而不合适。”岩桥慎一解释,“新年过后,她过来帮忙整理房间。结果,进去之后,发现屋子里井井有条。”

    是阴差阳错,不是有意为之。

    而且,又不是正式带回老家的见面。岩桥千代想到这儿,点点头,态度和缓了下来。

    “还是怪我,忘记告诉她,母亲来了东京。”岩桥慎一顺口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虽然会出现眼下的情形,也确实是他的责任不错。

    刚才,中森明菜打电话来时,岩桥慎一让饭岛三智去回避。这会儿在车里,也不方便当着她的面,告诉母亲,在他家等着的女朋友是中森明菜。

    反正也把该解释的解释给了母亲听。岩桥慎一把事情说清楚,没纠结女朋友的身份,挂了电话。借着,又给渡边万由美打。

    “今天晚上有点突然情况,招待会那边,我去不了了。”

    本来,两个人今晚都要出席。突然打这么通电话,电话那头的渡边万由美稍有迟疑,再开口,话藏一半留一半,“遇到难办的事了吗?”

    “难办不难办还不知道。”岩桥慎一说,“但确实是不能放着不管的事。”

    渡边万由美“嗯”了一声,不再问了,“我知道了。”她语气轻描淡写,“如果被问起,我会帮忙解释的。”

    “重要的人物,过后我再去登门拜访。”岩桥慎一说。

    渡边万由美答应着。

    岩桥慎一挂了电话,扭过头去,看看车窗外的街景。这个时间的路况不怎么样,回家的路尽管不远,但估计也要拖上一会儿。

    看样子,是要母亲先到家,跟中森明菜见个面了。

    其实,岩桥慎一并不在意母亲喜不喜欢中森明菜,父母家人又怎么看待自己交往的对象是那个桃浦斯达。

    但是,中森明菜却在意。

    从她的焦急和不安之中意识到这一点,这使得岩桥慎一也没办法普普通通看待这件事。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正被中森明菜牵着鼻子走。

    但也未必是坏事。

    ……

    跟岩桥慎一通完电话以后,中森明菜坐立不安。又在心里期盼他能早一点回来、最好在千代桑回来之前赶回来。又在心里想象他母亲的样子,排练可能会说的话。

    焦躁不安的时候,想起主动提出要跟着她回家,在母亲面前从容吃炸汉堡的岩桥慎一,心里不知为何,竟然对他产生了一丝微妙的嫉妒。

    那份从容坦然,是因为自信。

    中森明菜并不自信。

    她想起自己带过来的东西。干等着叫人心里打鼓,索性做点事,把带来的东西收拾归纳好。

    就算是被岩桥慎一的母亲整理过的房间,但其实还是中森明菜最熟悉这里的角角落落。做点家事,她心情渐渐平静下来。心里知道,岩桥慎一就在回来的路上。并且,不管发生了什么,他都能敏锐觉察,并且想出合适的办法。

    门铃响了。

    中森明菜冷不丁被吓了一跳,立在原地。

    回过神来,收起那些不妙的胡思乱想,打起精神,过去开门。

    站在门外的,是位上了年纪的女性。看着比自己的母亲千惠子还要年长些,个头和她差不多,长着一张通情达理的脸。

    中森明菜脑中回想起岩桥慎一在电话里描述的他母亲的样子。不过,还没等她有所行动,门外的年长女性,先向她做了自我介绍,“我是慎一的母亲。”

    原先的设想,要主动先向岩桥慎一的母亲问好,请她进去……种种种种。结果,从进门的第一步就完全偏离了中森明菜的设想。

    ……

    岩桥千代有岩桥慎一家里的钥匙,直接开门进去就可以。不过,知道了儿子的女朋友正在他家里,她就觉得贸然开门进去不够妥当。

    上楼,到了门外,先摁门铃。不一会儿,门从里面打开,探出半个年轻女性的身子。不用问,就知道是冒冒失失跑来了岩桥慎一这里来的,他的女朋友。

    两边谁也没有见过谁,岩桥千代为了打消门里的人的疑惑,先自报家门。

    门里的年轻女性,一张没怎么上妆的脸,衣着打扮也是方便行动的风格。岩桥千代想起岩桥慎一在电话里说,她是过来帮忙整理房间的,那这副打扮理所当然。

    要打扫房间,当然是穿得轻便一些才方便干活。岩桥千代对她的这份务实,印象倒是不错。

    哪怕心里先想好,只是偶然碰到了见上一面,并不是正式的相看。可真的见了面,岩桥千代也还是忍不住。这大概是天底下当母亲的人的通病。

    只是,这张脸看上去怎么有点熟悉……

    岩桥千代正在迷糊,这时候,年轻的女性往后退了一步,请门外的岩桥千代进来,向她低下头,自我介绍。

    “您好,我是正在和慎一交往的中森明菜。”

    她轻声细语,谦卑得体。岩桥千代听在耳朵里,一时之间,有点回不过神来。

    中森明菜?

    中森明菜?!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慎一可没有说,他正在交往的女朋友是中森明菜。

    岩桥千代心里迷惑不解,脸上不动声色,打量这个还对着她欠身的年轻女性。两个人个头差不多,但中森明菜的骨架要小一号。

    举手投足也好,秀气的眉眼也好,是都很有明星的样子。

    那位中森明菜是顶级的偶像明星,就算是不关注偶像的人,也时不时能在电视里看到她,对她的模样长相有印象。

    站在岩桥千代面前的这个“中森明菜”,虽然没怎么上妆,衣着朴素,跟在电视里看到的形象不太一样。可怎么看,跟中森明菜都是同一个人。

    慎一怎么不说,他交往的女朋友是那位中森明菜桑?

    儿子交往的对象是顶级的偶像明星?

    岩桥千代心里拿不定主意。

    她倒不至于怀疑儿子跟中森明菜串通一气来捉弄她,可突然之间,电视里的人出现在面前,还告诉她,这是她儿子的女朋友……

    她又是意外,又是迷惑,一肚子问题,只有惊没有喜。不禁在心里责怪岩桥慎一没有事先说明白,行事欠妥,不大高兴。

    回过神来,看着面前这个虽然举止还稳重大方,可一看就知道在紧张的中森明菜,岩桥千代又有一点微妙的不可思议。

    看电视的时候,可想不到那位中森明菜,私下里原来是这么容易紧张拘束的一个人。可反过来想,从来没有见过面的两个人,在这种情形下相见。会紧张尴尬也是难免。

    “吓了一跳。”

    岩桥千代主动开口。

    结果,反而是中森明菜露出个稍微吓到了的表情,向她道歉,“突然间就上门来……”

    岩桥千代把她的反应看在眼里,不禁莞尔,觉得中森明菜还像个孩子。

    岩桥慎一还没有回来,事情的来龙去脉也都一概不知。岩桥千代面对一个明星,自己也有点不知道如何是好,再看看中森明菜,也看得出来拘谨得很。

    这位中森桑知不知道,岩桥慎一没有告诉她,在家里等着见她的女朋友是中森明菜?

    要是一个劲儿说这个,多半让她不知所措。

    既然如此,岩桥千代就此打住,故意不再提见到了“中森明菜”的意外,只把这份迷惑暂且放在心底。

    “对了。”

    岩桥千代目光落在这个有点孩子气的大明星脸上,把手里握着的,为了插花瓶而买的那一小捧花递过去,“这个送给你。”

    “我们的慎一,承蒙你的照料了。”

    她神情温和。

    ……

    中森明菜看着送到面前的花束,意料不到。

    初次见面的千代桑,脸上温和有礼,像位稳重的夫人。和个性活泼不拘小节的母亲千惠子,似乎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母亲。

    二十五岁的成年女性,倒不至于把想法全盘托出。中森明菜等待时焦急,心里自卑,这些都努力藏在心底,只有初次见面的紧张和拘束露出来一点。

    千代桑不像母亲千惠子,在稳重、不知道正想什么的夫人面前,中森明菜这个商店街孩子,使不出有用的主意。

    只是,怎么也想不到,千代桑送了她一束花。

    慎一的母亲,初次见面的时候,送了她一束花……中森明菜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可有一点可以确定,刚才等待时的焦急不安,心焦自卑,忽然被这束花给照亮了一下。

    要是千惠子那样的母亲,能立刻就把气氛活跃起来。但是,千代这样的母亲,却有一颗温和而又不动声色地去包容别人的心。

    中森明菜仿佛也被千代所包容,眨了眨眼睛,目光落到那束漂亮的花束上面。

    “可以收下吗?”她孩子气的眨着眼。

    岩桥千代点头,“请收下吧。”

    “谢谢您,千代桑。”

    中森明菜双手把花捧过来,那神情,仿佛把幸福给捧在了手里。

    岩桥千代看着,觉得这个电视上的大明星有些不可思议。如果这样的天真不是装出来的,那么,实在是个喜怒哀乐、有什么都直接写在脸上的人。

    初次见面的两个女人,一起穿过走廊,走进客厅。中森明菜心里放松了一些,征询岩桥千代的意见,“不介意的话,由我帮千代桑泡茶,可以吗?”

    “那就拜托了。”岩桥千代回答。不清楚状况,她并不打算摆男朋友母亲的架子。

    泡茶之前,中森明菜还记挂千代送给她的那一束花,想着要把花插进花瓶里。一整晚的心焦自卑,被这一束花给抚平。

    她心里高兴,又稍微松了口气,对初次见面的千代心有好感。而岩桥慎一和她说母亲通情达理,她心里还有被岩桥慎一关照着的温馨。

    ……

    这个时间的路况挺不怎么样,岩桥慎一到了公寓楼下,心里有底,母亲肯定已经回家去了。

    也不知道两个初次见面的女人,会是怎样一副情形。

    他倒是相信母亲,岩桥千代的人品,不管心里怎么想,面上绝对不会让别人难堪——除了在父亲岩桥将明说冷笑话的时候拆台。

    至于中森明菜,只要母亲没有给她难堪,那她就一定能顺利应对。

    只有一点,让岩桥慎一心里没底。

    那就是,在电话里没有告诉母亲,在家里等着见她的女朋友是中森明菜。

    一想到自家母亲打开门,玄关那里站着桃浦斯达中森明菜,向她鞠躬,说“请多指教”……

    不知道母亲作何反应,是何感想。

    岩桥慎一装着满腹的疑问,还有担心,走进大楼。

    到了自家门外,刚要去拿钥匙。可犹豫了一下,还是又改为摁下门铃。

    稍等一会儿,有人过来开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