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828. 并不重要

时间:2021-05-06作者:斜线和弦

    www..,最快更新飞越泡沫时代 !

    门一开,探出一张文文静静的小脸。

    中森明菜往后退了一步,眨巴眨巴眼睛,轻声细语,“你回来了。”

    岩桥慎一“哦”了一声,打量她的表情。他迈进来,把手里的包递过去。一边脱外套,一边问她,“母亲回来了吗?”

    中森明菜小幅度点头,“千代桑在里面。”

    这副规规矩矩的模样,打从跟她交往以来,就不怎么常见。就算跟着中森明菜回老家的时候,她跑去开门,也满身兴高采烈的孩子气。

    习惯了进门就被纸老虎飞扑,这会儿,岩桥慎一看她难得乖巧的样子,有点不习惯,先觉得抱歉,“没问题吧?”

    中森明菜轻轻摇头,冲他露出个笑容。

    这样子,看着才像是她。岩桥慎一放下心来,伸过手去,轻轻拉住她的手。握了一小会儿,中森明菜把手给抽回来,往他身后一躲,轻轻推他的后背。

    总之,就是要跟在他身后进去的意思。

    虽然其实已经见过了岩桥千代,但岩桥慎一一回来,她就又藏到他身后去,等着再被正式介绍一次。

    这点小心思,不知道该说她老派,还是要笑她调皮。

    ……

    门铃响起时,家里的两个女人心里都知道,来的人是岩桥慎一。中森明菜下意识以目光去看岩桥千代,去开门的任务,顺理成章就到了她手里。

    有岩桥慎一的女朋友在,岩桥千代就不打算绕过她,在儿子家里做事。回来时摁下门铃,茶也由中森明菜准备,现在去给岩桥慎一开门,也交给中森明菜去做。

    只有在如何安置那一小捧花的时候,岩桥千代给中森明菜打下手,把花修剪好,插进花瓶。

    多亏整理房间时发现了那个花瓶,岩桥千代一时兴起买了花。也多亏了这一小捧花,让初次见面的两个女人,在岩桥慎一回来之前,不至于尴尬地相对而坐。

    但是,岩桥千代有意避开中森明菜的身份、以及她和岩桥慎一的关系不谈。这使得两个女人独处的时候,虽然气氛不紧张,但也没有那种“见的对象是男朋友的母亲”的体会。

    准确来说,是岩桥千代在和她相处时,没有把中森明菜当作“儿子的女朋友”来看待。

    中森明菜虽然许多事情上,只有个零点五的程度。但直觉敏锐,人又纤细敏感,多多少少,意识到这点,心里有点不明白。

    岩桥千代通情达理,态度可亲,用一小捧花抚平了她一整晚等待时的心焦。中森明菜体会着她的善意,对这样的岩桥千代心有好感,也打从心里尊敬。

    但是,她却不确定,岩桥慎一的母亲到底是如何看待她。

    岩桥慎一在前,中森明菜落后他一步,跟着他走进客厅。岩桥千代也正等着迎接他。也正等着儿子亲口再介绍一次。

    “我回来了,母亲。”他和岩桥千代打过招呼。

    一转头,看看中森明菜,往旁边站了站,重新介绍了一次,“这位是正在和我交往的中森明菜桑。”

    “您好。”中森明菜摁着膝盖,又重新和岩桥千代行礼。

    岩桥慎一回了家以后,郑重其事,把中森明菜介绍了一次。岩桥千代听着,心里到底不自觉,先把进门以来心里的迷惑放下来。

    至少,看样子,岩桥慎一正在和中森明菜交往,确有此事。

    初次见面,又是计划之外的见面,也没什么可深谈的话题。

    只不过,岩桥慎一没回来之前,岩桥千代和中森明菜都对“关系”避而不谈,岩桥慎一回来了,也就能大大方方,把“交往”这件事当做话题放到台面上来。

    虽说如此,先前从来没有提起过这件事,两边心里都没底,拿不准话该说到什么程度。这也就使得,即使岩桥慎一回来,关于“交往”的话题,也只是在外面打转,并没有详谈。

    但是,岩桥慎一回来,把中森明菜重新介绍给了岩桥千代以后,岩桥千代的态度,稍稍发生了些微的转变。

    中森明菜觉得,比起刚才只有她和千代桑在家里的时候,那种“见的是男朋友的母亲”的体会,有点迟、但却到来了。

    她在心里,忽然体会到岩桥千代的善意。

    ……

    年上姐姐跑上门来偷袭的路上,还在心里计划到底是要留下还是怎样。可这下子,显而易见,不回去是不可能了。

    这天晚上,迷迷糊糊,发生了这么多事——其实只是见了岩桥慎一的母亲而已,不过,突发状况向来最消耗心力。意料之外的见面也见了,不多时,她准备告辞。

    中森明菜告辞离去,家里只有岩桥慎一和母亲以后——

    “到底是怎么回事?”一整晚,岩桥千代就等着问儿子这句话。

    岩桥慎一继续道歉,“是我的疏忽。”

    “那个就先算了。”岩桥千代并没有追究“突然见了儿子女朋友”这件事的意思,只是对儿子女朋友的身份,还是意外。

    “一回来,打开门,看到的是只在电视里出现的人,吓了一跳。”岩桥千代说,“像是电视剧里才会出现的情形。”

    岩桥慎一点头。心想,也像是整蛊节目的桥段。

    要是过后,他企划的整蛊节目出现了类似的桥段,母亲和中森明菜,看到节目的时候,大概会更加有体会吧……

    如果真的把这件事给做成了节目,不知道会不会触发“妈见打”或者“纸老虎下山”。

    也许是混合双打呢。

    岩桥千代把儿子点头的样子看在眼里,难得对他有些不满,“应该事先说明要见的对象是中森桑的。”

    “刚才在车里,不方便说。”岩桥慎一解释。

    岩桥千代听了这个解释,没有接话。

    岩桥慎一试探着问她,“母亲对明菜的印象怎么样?”

    岩桥千代却不回答这个问题,轻描淡写,“我对中森桑是什么印象,那其实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

    “叫她‘明菜’就可以了。”岩桥慎一建议。

    刚才,中森明菜还在这儿的时候,看岩桥千代对她的态度,总不会是讨厌她。但是,看岩桥千代现在的样子,岩桥慎一也猜不着母亲到底是怎么想的。

    “而且,母亲对她的印象,也并不是无关紧要的事。”岩桥慎一说。

    今天晚上,中森明菜的忐忑、心焦、自卑、不安,种种被他体会到的情感,传达给岩桥慎一的,是她对自己是否讨他家人的喜欢这件事的在意。

    想要得到他的母亲、家人的喜欢和承认。

    岩桥慎一自己无所谓,从来没有把“要得到家人的祝福和认可”这件事当成感情上必须的事情,就算母亲真的讨厌中森明菜,只要他自己心意坚定,那就不成问题。

    但是,中森明菜却在意、希望能够得到他家人的认可。对静冈的家几无感情的他,现在因为中森明菜,忽然与家人产生了某种羁绊。

    “偶尔在电视里看到她,还以为私下里不太容易相处。”岩桥千代慢慢开口,“真人倒是一点明星的架子也没有……也踏踏实实的,也很诚恳,并不轻佻。”

    艺人这一行,见惯了五光十色,待在那么个浮华的世界里,还是最顶级的明星,却一点也没有沾到那些不良的习气。

    衣着轻便,来帮岩桥慎一整理房间。突然见到她的反应,也让人难生恶感。

    岩桥慎一听母亲对中森明菜的评价,笑起来,“明菜她要是知道您这么看待她,一定会很高兴。”

    他这样子,一看就知道是在替中森明菜高兴。

    岩桥千代把儿子的反应看在眼里,“我怎么看待中森桑,那其实也并不重要。”她固执要把中森明菜叫做“中森桑”。

    岩桥慎一的热乎劲儿降了点温,“母亲不中意她吗?”

    岩桥千代看着脸上流露些许失望的岩桥慎一。从他去到东京以后,好像就没有再从他脸上看到过这样的表情。

    一个在意着母亲对女朋友的评价,并且为此沮丧的儿子,形象却变得鲜明生动起来。

    是因为和中森明菜的交往,才让慎一将内心的门打开了吗?

    岩桥千代轻轻摇头,“中森桑人很好。”

    起初,岩桥千代还在想,中森明菜什么都写在脸上的天真会不会是装出来的。可和她一起把花插进花瓶的相处,简单的交谈,还有岩桥慎一回来以后的聊天,短暂的相处中,确定她的确有一种不假思索的天真与纯洁。

    岩桥千代非但没有不中意她,反而喜欢她。不是作为儿子的女朋友,仅仅作为中森明菜这个人。但是,她喜欢与否,其实并不重要。

    岩桥千代和儿子说,“是很好的人。”

    “啊。”

    岩桥慎一听到母亲的话,回过神来,心里觉得不是滋味。忽然明白,为什么岩桥千代强调她的印象“并不重要”。

    正因为对中森明菜的印象好,所以才说“不重要”。

    “这次不算数。”岩桥千代语气轻松。

    “我就当作从来都没有见过中森桑。”她说,“回了静冈以后,也不会对着你父亲说,‘慎一有了女朋友’。”

    “什么时候,你带她一起回静冈的时候……那时再说别的,再改口‘明菜’也来得及。”岩桥千代笑了笑,似乎打定主意,要把这次无防备的见面给忘记。

    但是,岩桥慎一却明白母亲对中森明菜的好意,以及对他这个儿子的好意。

    ……

    岩桥千代打定主意,不准备再提关于这次见面的事。隔天,岩桥千代就要回家。岩桥慎一有事走不开,和母亲商量,要派司机送母亲回家,却被她给拒绝。

    “好久没有坐距离长一点的列车了。”岩桥千代说。她要自己搭电车回去,连新干线都不准备坐。一副出来旅游,现在要回家的样子。

    “主妇难得有机会出远门。”她心情愉快,想慢慢享受回家的路。

    既然如此,岩桥慎一也不勉强,倒是跟她提议,“那偶尔也罢下工,到东京来清闲下如何?”

    岩桥千代真做出个“考虑看看”的表情,不过,没有说好还是不好。

    岩桥千代上了年纪,休息的早。

    母亲回了房间以后,岩桥慎一不放心,大晚上的,还是想再去跑一趟,到中森明菜家去。料想,这个中森明菜,心里肯定忐忑得很,想知道岩桥千代对她的看法。

    其实,明天处理完手头的事,晚上他就要出发,和中森明菜约了在北海道见面。

    新年的假期,一多半拿来应酬。过后,马上还都有工作,去国外,时间不大够。与其捉襟见肘,还不如先在国内玩一下,过后攒个长假,再去国外。

    先前,两个人约好要去北海道,正好,趁新年兑现一下约定。

    兑现了“北海道之约”,顺便再约好下一站。

    但是,发生了今天晚上这样的事,“罪魁祸首”还是他自己。无论如何,岩桥慎一也没办法心安理得等到明天,见了面以后再聊。

    岩桥千代打定主意,要忘记这次见面的事。但是,料想中森明菜,心里一定装满了关于这次见面的问题,憋了一肚子的不安和困惑,一大车的话,等着要跟他说个明白。

    母亲在家里,岩桥慎一出门时轻手轻脚,担心惊扰到她。如此一来,多多少少,倒是有那么点学生时代瞒着家长去跟喜欢的女孩子见面的感觉。

    有了这样的一点联想,岩桥慎一心里觉得有意思。也真的像个少年那样,只把心上人放在心上,去见她一面。

    在深夜,摁响她家里的门铃。岩桥慎一故意不用她留下的钥匙开门。

    ……

    深夜里,岩桥慎一跑到她家里。中森明菜少少的惊讶之后,满心都是“果然如此”的感觉。

    被她迎进来,岩桥慎一笑吟吟的看着中森明菜,向她张开手臂。

    中森明菜瞧着他这副模样,忍俊不禁。手背在身后,装模作样打量他。不过,这点架子没摆多久,忽然之间,一下子扑到他身上,跳进他怀里。

    先前,在他家里,替他开门的那个文文静静的中森明菜不见了。

    她紧紧搂着岩桥慎一的脖子。

    “你怎么来了?”中森明菜笑嘻嘻的问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