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837. 身份不同

时间:2021-05-15作者:斜线和弦

    www..,最快更新飞越泡沫时代 !

    三年之期已到,莫欺少年穷。诸如此类……

    统统不存在的。

    这样的招待会,得不到认可的时候,连会场入口的门往哪边开都不会有机会知道。可一旦得到了认可,作为被邀请的对象出现,就只会被客客气气的对待。

    就算一向不喜欢岩桥慎一的吉田美树,今时今日,他作为渡边制作邀请的客人前来参加宴会,打照面的时候,她也风度翩翩。

    不管怎么样,也是偌大一个渡边制作的当家人。

    渡边万由美和岩桥慎一还一起行动,见着了姐姐,和她打招呼,“……我和岩桥一起过来的。”

    岩桥慎一向吉田美树点头致意,“吉田社长。”

    吉田美树面带微笑,客气大方,“承蒙岩桥君过来捧场。”

    今晚到场的人,只要稍稍留心,就知道岩桥慎一曾是渡边制作的经纪人。这种事既没有隐瞒的必要,也根本瞒不住。

    小经纪人,不到三年,就成了业界有名的制作人,和渡边制作家的二小姐合作经营唱片公司,如此成绩,任谁都要多看他一眼。

    不仅如此。

    渡边制作本家早已失去昔日荣光,点燃的“乐队”的火苗,在渡边万由美和姐姐分家时被一起带走。倒是因为松本明子开了偶像搞笑的头,事务所尝到甜头,最近这两年,签了不少搞笑艺人、或是综艺艺人。

    渡边万由美签约新人时颇为谨慎,认为事务所无需急着扩大规模,认真培养一个明星,比广撒网、拆廉价奖券一般的期待中奖要来得更稳妥。

    但吉田美树行事就完全相反。

    渡边制作虽然衰落,但规模摆在那里,甚至还有渡边制作投资的酒店餐厅此类的产业,供未出道和刚出道没起色的艺人打工。所以,她奉行人海战术,同样的,也有这么做的底气。

    一方面,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的渡边制作本社。另一方面,是渡边万由美虽然刚起步、但却小而精的事务所,以及她跟岩桥慎一合作的、前途光明的nzo。

    这样的渡边万由美,如今俨然是渡边制作系的头一份。

    如此一来,在看待渡边万由美、以及和她合作的岩桥慎一的时候,众人的态度更是不同。

    真要说起来的话,渡边制作现在专注的综艺界,之所以有这条路可走,岩桥慎一也功不可没。

    尽管要做到现在的程度、要把路越走越宽,最重要的是渡边制作上上下下的努力。但最开始那条细细的小路,开路的人是岩桥慎一。

    仔细想想,尽管他从渡边制作离职,但却把自己的存在打进了事务所。

    吉田美树并非趋炎附势之辈,绝不是因为岩桥慎一如今功成名就,才转而对他改变态度。实际上,直到今晚见到他,对这个人,她也只是少了不喜、多了几分佩服。

    如果要谈“喜欢这个人”,就显得过于虚假。但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岩桥慎一,是个了不起的人物。

    妹妹为什么愿意把身家压到他身上,丈夫又为什么想要与他交好合作,一切显而易见。

    今天晚上,吉田正树这个女婿也到场。

    渡边晋曾在富士电视台初创时出过力,吉田正树也在富士电视台当制作人,有这条线,渡边制作与富士电视台一向关系密切,今天的招待会,也邀请了富士电视台的人来参加。

    吉田正树早惦记要见岩桥慎一,两边人一碰上,就亲切地拉住他,“岩桥君,好久不见了。”

    他们两个寒暄完,渡边万由美又和姐夫打招呼。

    “正树桑推荐的那位饭岛三智,今天晚上过来当司机了。”岩桥慎一随口一提,表示对他介绍的人的重视。

    吉田正树客气一笑,“毕竟是酒井政利桑事务所出来的人。”

    到底是在称赞饭岛三智能干、还是在说不慢待酒井政利介绍的人是对的,这话见仁见智。

    今晚的招待会,吉田美树这个主人,不能只停在这里。连渡边万由美,就算是以u-iz事务所社长的身份到场,也休想真的置身事外。

    一不留神,就成了吉田正树跟岩桥慎一凑到一起聊天的情形。

    吉田正树带着岩桥慎一,把他介绍给今晚出席的富士电视台的制作人。其中还有个熟脸,富士电视台的龟山千广。

    除此之外,还有个不到三十岁的青年才俊,参与《夜晚劲爆录音棚》制作的制作人菊地伸。

    龟山千广算是老熟人,菊地伸倒是个生面孔。

    岩桥慎一以长颈鹿男的身份参加过好几次《夜晚劲爆录音棚》,从来没有留意过现场的工作人员。

    反正头套一戴谁也不爱。

    而比起龟山千广的圆滑世故,这个菊地伸,就显得相当内敛,表现的又客气、又克制。

    对着电视台的制作人,岩桥慎一相当客气。

    跟制作人们打好了关系,自己手下的歌手就有更多的机会。别的不说,zar出道时能拿到月九电视剧主题曲,就是从龟山千广那里换回来的人情。

    还有菊地伸,作为电视台从业人员,算是年轻,但今后打交道的机会也不是没有。

    到今年,《夜晚劲爆录音棚》开播第二十二年。二十二年里,不知换过多少制作人。因着节目流程已经相当成熟,即使不是经验老到的制作人,也能驾驭。所以,电视台里受到器重,被重点栽培的年青一代,就有接手制作的机会,正好往履历上添上靓丽一笔。

    不过,菊地伸接手的时机不巧。从十月份负责《夜晚劲爆录音棚》起,节目的收视率就半死不活。虽然收视率下滑不能归咎为换了制作人,而是各方面综合的原因。但菊地伸在最烫手的时候接下了这个节目,估计也有够头痛的。

    尤其,新年过后,股市连连跌,今天更是个黑色星期五。

    电视业界的从业者们,对今天重挫的日经股指,感触更深,危机感也更重。且不论私下里有没有加入炒股大军,光是想想股市大跌后续的事,就足以头痛惶恐不已。

    广场协议后,日元飞速升值,对出口大不利,众多出口型的大企业迎来巨额亏损。而另一方面,则是热火朝天的房地产和证券市场。

    为了弥补亏损也好,想要投身其中发财也罢。连家庭主妇都在送完小孩去幼儿园以后前往证券市场、小学生都开始做股神大梦的时代,企业更不可能坐得住。

    实业误公司,炒地炒股才是发财正道。

    成立专门的理财子公司的企业数不胜数,丢开本业全力以赴投身理财的也比比皆是。现在,股市大跌,就是一个个大坑等在后面要填。哪怕过后能缓过来,至少这最近几个月,电视台从业者都要担心,接下来会不会迎来大规模的赞助商撤出潮。

    而这种担忧,则以菊地伸负责的《夜晚劲爆录音棚》最强烈。

    本来这档节目就是富士电视台的赤字大户,收视率下降以后,每次开会,都是制作局内部点名要整改、缩减经费的对象。

    要是现有的赞助商真的出了问题要撤出,恐怕就等不到一个起死回生的机会,也等不起投身理财的企业们缓过来的时间。

    “那样的话,今后的音乐节目,就要改变策略了。”岩桥慎一随口接话。

    吉田正树还没开口,龟山千广先笑起来,“岩桥君又想到什么好主意了吗?”

    岩桥慎一和龟山千广结识的契机,就是提了个奢华联谊节目的点子。龟山千广这么一问,吉田正树后知后觉似的,也接话:“对了,岩桥君也是综艺节目的策划人。”

    只有跟岩桥慎一初次见面的菊地伸,迷迷糊糊,不在状态。

    “哪有那么快的主意呢。”岩桥慎一笑笑,“只是觉得,如果《夜晚劲爆录音棚》的路线行不通,再制作音乐节目,就不能套用原有的套路。”

    “也是。《the best ten》还不是勉强撑着,tbs那边三天两头就想把节目砍掉。”龟山千广相信了岩桥慎一的话,随口吐槽起了“敌台”。

    要是赞助商真的撤出,《夜晚劲爆录音棚》不好过,全靠长情的赞助商顶着的《the best ten》也舒坦不了。

    但是,一方面,股市狂泻狂崩是事实。另一方面,还是有人怀抱期望,认为正府不会坐视不管,一定会出手。

    相比起有燃眉之急、所以担忧不已的菊地伸,龟山千广要来得轻松许多。

    “不过,”龟山千广半开玩笑半认真,“就算看在和正树桑的关系的份上,几时有了好主意,也拿到富士电视台这边来商量吧。”

    “确实。”吉田正树也笑,“我可随时恭候。如果真的有好点子,就算凌晨两点钟把电话打过来,我也会跟你商谈。”

    对此,岩桥慎一笑着应付下来。

    和朝日电视台那边合力制作的整蛊节目,常规档的第一期还没有开播,现在谈新节目还为时过早。当然,有吉田正树在这里,还有先前合作的先例,过后再跟富士电视台合作也不是不可能。

    不过,既然他跟朝日电视台合作密切,就不能做损害朝日电视台利益的事。

    倒不是说把整个人跟朝日电视台绑定,而是在替其他电视台出谋划策时,不要让自己参与的节目,跟朝日电视台的王牌节目对打。当年,渡边晋和ntv交恶的起因,就是脚踩两家电视台,替朝日电视台制作了一档正好跟ntv对打的节目。

    电视台最忌讳的就是这个。活生生的例子摆在前面,经验教训不能忘记。

    何况,现阶段岩桥慎一要交好富士电视台,还要依仗吉田正树。而朝日电视台那边的人脉关系,却是岩桥慎一实实在在,自己努力经营出来的。自然不能做自断后路的事。

    这边,话题岔开以后,吉田正树和龟山千广,两人跟岩桥慎一热热闹闹聊起了别的。只有心事重重,也插不进话的菊地伸,脑中想着岩桥慎一刚才的那句话。

    “今后的音乐节目,要改变策略”。

    菊地伸总觉得,岩桥慎一有句没有一并说出来的话。

    虽然跟岩桥慎一是初次见面,但今时今日,身在艺能界,不知道“岩桥慎一”大名的,大概只有已经退出江湖、不问世事的老前辈们。

    菊地伸参与制作音乐节目,更不可能不知道岩桥慎一。

    岩桥慎一如果只是个普通的小人物,那不至于让他在话说过去以后,还让菊地伸在心里揣摩他未曾宣之于口的真意。

    但只要心中真的有了这个疑影,就越想越觉得真。

    可惜,一整晚,菊地伸都没有找到向岩桥慎一要个答案的机会。不多时,又有新的人来搭话,岩桥慎一和吉田正树也适时走开,往别处去了。

    菊地伸尽管在意,却也没有办法。

    ……

    岩桥慎一走远一些,遇上松本明子迎上来打招呼。

    “晚上好,岩桥桑。”她低下头。

    能来参加招待会,松本明子在社内的地位显然已经不低。今天晚上,不仅是岩桥慎一身份转变,一起吃过苦的松本明子,也是一年好过一年。

    “好久不见了,松本桑。”岩桥慎一还礼。

    从渡边制作离职以后,岩桥慎一就没再见过松本明子。艺能界的人,各在各的轨迹上,岩桥慎一当了音乐制作人,就碰不着专心做综艺的松本明子。

    反过来,他跟着扑街偶像松本明子跑通告时,就没机会遇到桃浦斯达中森明菜。

    他企划的整蛊节目,先前定了邀请松本明子当试水特别节目的嘉宾、现在又敲定她担任节目常规化以后的助理主持。会选她,除了她本身的形象与节目效果都有之外,另外的一大理由,当然是因为这是他曾经带过的艺人。

    多多少少,都有那么点“自己人”的意思。

    松本明子端庄得体,让岩桥慎一既联想不到她在综艺节目里大条的表现,跟那个伙同他这个经纪人赚事务所的交通费时狡黠的女孩子也不沾边儿。

    这份“得体”,是场合的不同与身份的变化。

    不仅是她不再需要薅事务所的羊毛,现在的岩桥慎一,也不再是她可以率性相处的对象了。尤其,是在接到了岩桥慎一企划的节目的参加邀请以后。

    虽然没有三年之期、没有莫欺少年穷。

    但是,身份的变化,带来的方方面面的改变,还是无处不体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