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843. 对你没用

时间:2021-05-15作者:斜线和弦

    www..,最快更新飞越泡沫时代 !

    我不会成为你的累赘吧?

    岩桥慎一听到这么句话,一时语塞,反应不过来。手一松,指头碰到温暖的皮肤,像碰到了不该碰的东西,下意识拿开了。

    “我要是够了解你,就不会让你有这样的想法。”岩桥慎一心神不定,觉得被中森明菜的话给推了一把。他将心神从这种漩涡当中拔出来,又把手轻轻放到她肩上。

    中森明菜没有觉察到他把手拿开又放上去的微妙情绪。她伸过手,攥住岩桥慎一的手指头,“不过呢,我不是为了听你说,‘明菜不是我的累赘’,才对你这么说。”

    “我想我可能真的是你的累赘。”中森明菜微笑着,拉着他的手,“没什么用,帮不上你的忙,也不能为你做什么。”

    她又露出那副孩子气的表情,“可我就是这样,只有这样的程度而已。”

    岩桥慎一心里不是滋味,在中森明菜坦率的自我暴露面前,他自惭形秽。面对如此率直纯洁的中森明菜,什么话说出来,也觉得是巧言令色。

    “但是呢,因为我最喜欢你了。”她笑眯眯,“就算明知道成了你的累赘,也想厚着脸皮紧紧拉住你。”一边说,一边拉着岩桥慎一的手指晃来晃去,“就像这样。”

    岩桥慎一目不转睛,瞧着她没心没肺的模样。

    “一副很不高兴的样子。”中森明菜嫌弃他。

    他被牵着鼻子走,“有吗?”

    “嗯、嗯。”她使劲儿点头,在他腿上晃动脑袋,一本正经,“一副被我死缠烂打的厚脸皮给吓到了、却又没办法开口反悔的样子。”

    “怎么可能啊。”岩桥慎一又是无语,又是好笑。

    中森明菜穷追不舍,“那是什么?”她伸出一根手指头,戳了戳岩桥慎一的脸颊,“……硬邦邦的。”

    “在想,要怎么做才好。”

    岩桥慎一攥住她的手指头。

    “什么怎么做?”中森明菜眨眨眼睛。

    他板着脸,“了解你,被你了解。……也了解自己。”

    中森明菜听的云里雾里,“什么?”

    就算认认真真说了这么一大通,到头来,也还是个只有二点五的程度,一不留神就迷迷糊糊的。

    见着她这副模样,岩桥慎一不禁叹息。

    结果,中森明菜撅起嘴,“又被你当成傻瓜了,是不是?”

    “没有。”岩桥慎一摇头,“是我不好,说得不够清楚。”他并不擅长吐露内心。

    中森明菜被气笑了,“那还不是说我笨的意思吗?”

    “是在说我自己笨。”他认认真真。

    “聪明人说自己是笨蛋的时候,其实是拿来搪塞的话哦。”中森明菜教育他。

    岩桥慎一也笑了,“能看穿聪明人搪塞的话,又怎么会是笨蛋呢?”

    “笨蛋的心灵简单……”中森明菜话赶话说出口,自己也觉得没道理,住了口。眨眨眼睛,看着岩桥慎一。

    两个人就这么互看了一会儿,一时谁也没开口说话。

    正安静着,小狗健太又跑过来,一下一下,想往沙发上跳。弄不清楚人类之间复杂情感的小狗,也不了解这两个人尽管相互依偎,内心却隔着点什么。只想着加入进来。

    一不留神,就成了中森明菜躺在岩桥慎一腿上,健太被中森明菜抱在怀里的情景。看这个从上到下的顺序,家庭地位可见一斑。

    中森明菜摸摸健太的头,忽然笑起来,“养小狗确实很有意思。”

    岩桥慎一也伸手去摸健太,随声附和,“是吧?”

    可小狗活跃得了气氛,并不能解开两个人之间那个结。逗了一会儿小狗,中森明菜又有点无精打采。健太伸出舌头,用它狗狗的方式安慰她。

    “怪痒的。”她笑着跟健太说话。

    岩桥慎一搂着中森明菜,手放到她头顶,“我很喜欢你。”

    中森明菜冷不丁被表白,刚才逗弄健太时的满脸笑容,一时消散,没说话。

    “很喜欢你,想好好疼爱你,也想为了你,做能做的事。”岩桥慎一盯着电视画面,却不在意电视的内容。

    他越想心里越难受,“可如果最后让你这么困扰,那做了还不如不做。”

    中森明菜板着脸,沉默听着。

    岩桥慎一叹气,“要是这样的话,其实也没有帮得上你的忙,也并没有为你做什么。”到底谁是谁的负担,谁是谁的累赘呢?

    “……”

    中森明菜没有接话,岩桥慎一也闭口不再多言。又是一阵沉默,忽然,听到她轻轻的笑声。

    “要这么说的话……”

    中森明菜笑起来,“我和你扯平了吗?”

    她想到这儿,觉得有意思。

    可是,恋爱这回事就是这样。精明稳重能在工作上无往不利,但拿到恋爱当中,也许并不算什么。在他的公事上不得要领,可这份笨拙却是恋爱当中真诚坦率的情感。

    能这样来“扯平”吗?

    岩桥慎一自己也弄不清楚。可看她高兴起来,自己也跟着松口气。虽然心里大概也知道,只是“扯平”没有用,还有更多真实的问题等在那里。

    “你的企划,”中森明菜突然提起来,“我没有答应哦。”

    岩桥慎一“嗯”了一声,“刚才已经说过了。”垂下视线,瞧见中森明菜露出闹别扭的表情,转转脑筋,问她,“是因为哪里不合适,才没有答应。还是有其他的原因呢?”

    “这个嘛。”

    中森明菜真就认真思考起来,一二三接连派出几条自己的想法,真格的提起了意见。岩桥慎一意想不到,赶紧听着,记在心里。

    要提的意见说完,又补上一句,“……总是自行其是的,装得像个没事人一样。”

    岩桥慎一低头认错,“下次不这样了。”

    中森明菜看着他的脸。

    “以后,和你好好商量再做。”岩桥慎一话说得慢吞吞,“就算最后弄砸了,失败了,也……”

    “弄砸了就弄砸了吧。”中森明菜抬起手,摸摸他严肃的脸,“我又不是因为慎一你什么也能做得来,所以才喜欢你。”

    “……”岩桥慎一眨眨眼睛。

    她自己嘀嘀咕咕,“说给我听听也好嘛。好事和坏事都让我听听……我确实没什么用,但是,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会听着。我虽然希望你能一切顺利,但如果你失败了遇到挫折,我就算帮不上忙,可一定不会笑你,还能把你好好抱在怀里。”

    “能为我做这么多,更不会是‘没什么用’了。”岩桥慎一弯下腰,额头轻轻碰她的额头,和她脸贴着脸。

    正相反,如果他所做的,不被中森明菜接受,那也是没有用的。

    “是吧?”中森明菜装模作样的得意洋洋,“可别小看了我……”尽管是虚张声势,可她还是把架子给端起来。

    岩桥慎一答应着,想逗她开心,“这一句比鬼龙院花子的气势还要足。”

    结果,中森明菜教育他,“那一句是夏目雅子桑扮演的鬼龙院松惠的台词……”

    他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完美暴露出了没有看过这部电影,只因为夏目雅子出演过,就误以为她是“鬼龙院花子”的事。

    中森明菜哧哧笑,“慎一总是在这种事上记的乱七八糟。”

    “总也有马马虎虎的地方嘛。”岩桥慎一也笑。

    直到这时,中森明菜才终于又想起月九电视剧,扭头去看屏幕。没头没脑的看了没一会儿,电视里开始滚动演职人员名单,以及下集看点的预告。

    这一集的月九电视剧,在和岩桥慎一若有似无的闹别扭当中,就这么结束了。她忽然想起今天下午在电话里揪他的刺,说“只是偶尔陪女朋友看月九电视剧吗?”

    要是每次一起看月九电视剧时都像今晚这样的话,那还不如不要看了……中森明菜为自己这跳脱的想法感到好笑。

    “我怀孕了——”

    下集预告里,工藤静香饰演的角色向男主角宣布如此一颗重磅炸弹。

    中森明菜感慨,“不得了!”她对着这个片段一本正经点评,“三角关系要动摇了。”这副大呼小叫的样子,未必不是想要岔开话题,把刚才微妙的气氛盖过去。

    她不这么做还好,这么做了,岩桥慎一就知道,这件事并没有这么过去。

    “这下要怎么办呢……”中森明菜开始操心,“浅野桑要面临大危机了。”

    她转动脑筋,想象接下来可能出现的狗血桥段,什么小孩出生时难产、最后男女主角一起照顾那个留下来的小孩诸如此类。一听就知道是资深的肥皂剧观众。

    岩桥慎一佩服她佩服得很。

    下集预告结束,中森明菜脑补过瘾,从他腿上起来,伸个懒腰,“我去洗澡。”

    “原来还没有洗过吗?”岩桥慎一有种谜底揭晓的感觉。

    中森明菜露出个“那又怎么样”的表情,嘴上说的却是:“你不会走,对吧?”

    岩桥慎一又被她这跳脱的话给弄得不知道如何反应。她自说自话,“慎一你的个性,要是觉得我不高兴,就会想要自作主张回去。”

    “有吗?”岩桥慎一不记得。

    她认真点头,“是你做得出来的事。”

    “……”所以还是自己的脑补就是了。

    岩桥慎一拿她没办法。看着她,“现在想走也走不了了。”他指指自己的腿,要笑不笑,“腿被你枕麻了。”

    “哎?”

    中森明菜反应了一下,哈哈大笑。她笑得开心,岩桥慎一就愈发无语。这个中森明菜,笑还不过瘾,又开动脑筋,冒坏点子,“这么说,趁现在对你做点什么也可以了?”

    “你想做什么?”岩桥慎一表情微妙,颇有点将被迫害的感觉。

    中森明菜趾高气扬,贴近他——

    手放上去,替他揉一揉。

    做这件事,倒也不至于用那副不可一世的表情。岩桥慎一伸出手,替她把垂落的头发别到耳后,轻轻捏住她小小的耳朵。

    “怎么样?”中森明菜扭过头看他一眼。

    岩桥慎一真心实意,“谢谢,可帮大忙了。”

    “反正也是我枕麻了的……”她嘴上嘟囔,手上勤快。

    岩桥慎一笑她,“除了你,谁还能枕麻我的腿。”

    中森明菜瞪他一眼,“如果是被别人枕麻的,我才不可能替你揉呢。”

    “所以,都是相互的。”

    岩桥慎一借着中森明菜的力,让她给拉起来,活动了一下身体。其实本来也不严重,不过借着这么个理由逗她。

    恢复过来,看一看这个在旁边观察的中森明菜,对着她伸过手。

    “什么?”她眨眨眼。

    “今天,见面以后,还没有好好抱一抱你。”岩桥慎一说。

    他轻声细语。中森明菜听着,心湖里像被丢进去一颗小小的石子。泛起的涟漪,将她推入岩桥慎一怀抱里。

    “明菜。”

    “嗯?”

    “越来越喜欢你了。”他垂下眼皮。

    中森明菜眼皮发酸,拍拍他的背,故意和他开玩笑,“知道我的魅力有多强了吧?”

    “知道了。”岩桥慎一有问有答,“又漂亮又可爱,心地又好,做饭好吃,编织的手艺也好。而且,该胖的胖、该瘦的瘦,腰也很细……”

    “真讨厌!”中森明菜又想嫌弃他,又觉得好笑。

    岩桥慎一凑过去,亲她耳朵旁边那一小块肌肤。细细的热气跟着往中森明菜耳朵里钻。她嘴里嘀咕,“现在倒是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了。”

    她被岩桥慎一抱着放在沙发上,伸过手去,推他的肩膀,“还没洗澡呢。”

    “等会儿。”他含混其辞。

    不同于过去几次的急不可待,中森明菜从他身上,仿佛感受到某种失态般的急切,仿佛在确认什么,又在渴求什么。

    难得从岩桥慎一身上,体会到这样的失态。……如果这称得上是失态的话。

    今天晚上,感觉到的问题是真实的,内心的不安也是真实的。但是,被紧紧拥抱,被爱着的感觉也是真实的。

    她浮想联翩,闭上了眼睛。

    忽然——

    那支神出鬼没、总是会错意救错场的救兵又冲出来。小狗健太看见被制服的主人,汪汪叫着扑上来,试图把岩桥慎一这个恶人赶跑。

    “健太!”

    中森明菜睁开眼,制止。

    等健太偃旗息鼓,空气陷入安静。

    两个人你看我我看你,谁也说不出第一句话。

    “你快说点儿什么。”中森明菜催促他。

    岩桥慎一开口,“养小狗确实挺有意思吧?”……某种程度上来说,已经是滑稽了。

    “……”

    中森明菜沉默片刻,忽然扑上去,啪叽啪叽开始打他。打了没几下,忍俊不禁,两个人笑成一团。

    完全不知道自己扮演了什么角色的健太,因为参与不进去,焦急地在一边打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