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844. 各有算计

时间:2021-06-17作者:斜线和弦

    !

    两天后,岩桥慎一去上班时,收到研音那边经理打来的电话,向他告知关于之前送去的合作企划的事。

    中森明菜本人对企划有几个疑问,希望在和他这边进行更详细的商谈之后,再来决定这次的合作企划能不能成行。

    研音事务所的经理对岩桥慎一提议的企划极为上心,对新的合作乐见其成。中森明菜听完了企划内容以后,各种不留情面的挑毛病,专业精神是毋庸置疑,但似乎也坐实了这两个人上一次的合作不怎么愉快,中森明菜对这个制作人的印象也不怎么样的事。

    但反过来想的话,即使心里对这位岩桥桑没什么好印象,对着他的企划横挑竖拣,却还是留下了合作的余地……可见这位岩桥桑的才能也打动了明菜桑,让惯来我行我素的她,能忍着成见跟他再度沟通。

    为着这些想法念头,研音的经理更加卖力,想要促成这个对研音有利无害的企划,于是,一边跟中森明菜说尽好话,劝她再好好考虑。一边又来跟岩桥慎一小心周旋——

    这位岩桥桑现在是业内有头有脸的人物,更得认真对待,绝对不能得罪了。

    岩桥慎一在电话里挺好说话,对中森明菜的疑问表示理解,也表态愿意跟研音再进行更详细的商谈,同时,也希望这次的合作企划能够顺利开始……

    一通电话打完,“岩桥桑通情达理好说话”的印象,深深植入研音经理的脑中。临挂电话之前,研音的经理还极力邀请岩桥慎一,过后事务所请客招待,希望他务必答应。

    岩桥慎一收下来自中森明菜的意见、来自研音经理的恭维,又答应了研音招待他喝花酒的邀请,一通电话打得两边都心情舒畅,直到放下听筒。

    那天晚上,和中森明菜之间的那个小插曲,再上心头。

    他早就知道中森明菜没有答应,也事先知道了她对企划的不同意见,所以,对研音的经理打来的这通带着歉意和期望的电话,也丝毫不意外。

    倒不如说,研音经理的电话打来,中森明菜对企划有意见这件事在公事层面上传达给了他,反而意味着有了继续进行下去的希望。

    同样的,岩桥慎一也切实了解到,如果没有中森明菜点头,那么,他的计划也好、惊喜也好,其实到头来都要落空。

    所谓的“合作”,是双方想一样的东西,才能够成功的事。

    那天晚上的事,像个小插曲,被揭了过去——至少当天晚上安然无事,过后这两天也都风平浪静,仿佛只是她一时的牢骚。但岩桥慎一其实心里清楚,那并不是“插曲”,也没有就此被揭过去。正相反,那是需要认真对待的、切实存在的问题。

    那晚,中森明菜的直白坦率,让岩桥慎一心里觉得自己小瞧了她。尽管欣赏她、也肯定着她的才能与价值,但在两人的相处当中,也还是不经意地表现出了一种自以为是。一直以来,他习惯了闷头做事,喜欢把事情掌握在自己的节奏里,反倒无意中忽略了她的感受。

    真要说起来,研音的经理这通电话打过来,反而让他拿不定主意的心事,有了个落脚点,让他得以松一口气,面对摆在面前的这场合作、以及存在于两个人之间的问题。

    ……

    这个星期六,还有smap在武道馆举行公演。

    当天一共演出四场,从早到晚一刻不停歇,即使如此,门票还是卖了个七七八八,不少忠实粉丝,还买了不止一场的门票,支持自家的爱抖露。

    十几岁的小孩,单挑一天四场的武道馆公演,岩桥慎一收到门票和演出介绍时,心里暗暗佩服。

    又佩服记忆中那几个麻杆似的瘦弱小孩,又佩服杰尼斯这个高强度的安排。-这是一点也不担心这几个小孩子演到后面两场的时候体力不够,到时候弄出舞台事故。

    不过,还没出道就能在武道馆一天演四场,这支组合的人气要比岩桥慎一想象当中还要高。当然,参加演出的,除了主角的smap,还有去给他们垫场伴舞的后辈jr。

    想到还有其他的练习生支援,这个一天四场的强度,就没那么恐怖了。

    唱片公司这边前脚刚收到杰尼斯那边送过来的门票和演出介绍,后脚,喜多川扩亲自给岩桥慎一打电话和他确认。

    “承蒙您关照。”岩桥慎一跟他客气道,“星期六一定到场。”

    喜多川扩在电话里的语气,听着波澜不惊,“那我这边就恭候岩桥君到来了。届时,还请务必到后台一见。”

    岩桥慎一客客气气答应着,没再多说什么,结束了通话。

    他不大喜欢跟喜多川扩这种语气当中听不出起伏、无法通过声音来判断他情绪的人打电话。但某种意义上,喜多川扩这种特征,以他今时今日的地位来说,是一种无形的压制。

    想到这一点,岩桥慎一就绝对不会在这只老狐狸面前掉以轻心。他打电话叫办事员进来,安排一条“星期六smap组合的武道馆公演,送祝贺的花篮过去”。

    等到星期六那天,上午,祝贺的花篮送到,傍晚,岩桥慎一人又到。

    他受邀去观看的,是当天公演的最后一场。

    武道馆外,聚集的满满当当。放眼看去,九成九都是女性,家庭主妇、年轻的女学生……夹在其中的零星几名男性,显得相当显眼。

    岩桥慎一先从关系者通道进了后台,去见喜多川扩。

    据说,旗下偶像们举行公演的时候,喜多川扩无论忙与闲,都会到场,亲自观看。岩桥慎一道听途说,对这个神秘的、主宰男偶像这一行的烟衣人,没什么第一手的资料。

    武道馆的后台里忙忙碌碌,时不时有个穿得花里胡哨的少年跟岩桥慎一擦身而过。见到他的同时,不论哪个少年,必定停下来,认认真真鞠个躬。

    做到这样的程度,摆明了是杰尼斯教导有方。-当然,能够出现在这个武道馆后台的关系方,不论哪一个,都是业内人士。

    岩桥慎一报上家门,工作人员领着他去见喜多川扩。来看演唱会,岩桥慎一衣着休闲,喜多川扩的打扮更有意思,穿得像个棒球社团的经理。

    见到他的一瞬,岩桥慎一脑中闪过自己看过的情报:喜多川扩最早组过一支叫“杰尼斯”的棒球球队。

    “杰尼桑,您好。”岩桥慎一和他打招呼。

    两个人相互问过好以后,喜多川扩邀请他去见一见smap的几个少年,以及今天来给smap伴舞的jr们。

    今天,smap的公演,有不少跟喜多川扩关系不错的业内人士收到邀请来看,这几个少年,今天见到了不少“大人”,对九十度鞠躬、打招呼问好、自我介绍这些事做得熟练记了。

    见到了这位“岩桥桑”,也不例外。

    岩桥慎一的目光落到名叫香取慎吾的小小少年身上,停顿了一下,接着又看了看木村拓哉和中居正广,不动声色。

    除了这三个见过面的,还有另外三个。草彅刚,森且行,稻垣吾郎。

    他在心里,把少年们的名字和脸对上号。

    不久之前,才结束了一场演出。再过不到一个小时,又要再进行一场演出。这几个少年明显看得出疲态。虽说如此,精神面貌倒是相当好。

    岩桥慎一心里清楚,出道前就能在武道馆一天演出四场的组合,这样的人气,绝对会被送去大型唱片公司,跟他扯不上什么关系。

    尤其,先前刚有个不上不下的平家派,这支smap,要出道,绝对会被力推。

    因着这个,他也就没有太把这几个少年放在心里。

    ……

    这边,岩桥慎一被喜多川扩带着过来见了smap,那边,喜多川玛丽和女儿景子,也在今天傍晚的公演后台露面。

    跟着这母女两个一起来的,还有几个工作人员。

    喜多川玛丽一露面,势必要前呼后拥。再加上她行事强硬,宛如一个暴君女帝。在这样强势的母亲身边,衬得藤岛景子像个上班族女郎。

    ……现在确实是个普通的上班族女郎也能把香奈儿套装穿在身上的时代就是了。

    交到藤岛景子手里的平家派出道以来的成绩不上不下。喜多川玛丽认定偶像之所以能走红,最重要的是事务所肯给资源,藤岛景子受到母亲影响,也抱持这样的想法。

    正因如此,平家派的出道挤占掉了不少其他组合的资源,本以为狂轰滥炸的推销能把组合一口气推上去,结果只是一厢情愿。

    现在,平家派倒不是毫无成绩,发唱片也能卖个十几万张,只是撑不起收视率,出演的节目往往收视成绩尴尬,让人一看就知道虚得很。

    如果是普通规格出道,这样倒还说得过去。但是,喜多川玛丽母女投入的资源之多,让这支组合除了“强推之耻”之外,别无第二个词可以形容。

    眼下,问藤岛景子,平家派接下来要如何安排,她自己也拿不定主意。摆明了,这第一次的挑大梁,已然要以失败告终。

    不仅如此……

    喜多川扩自始至终冷眼旁观,又在平家派遇挫的时候,满心投入到smap身上。喜多川玛丽到底不是傻瓜,再加上她对弟弟的了解,知道喜多川扩对她这次的急躁产生了不满。

    藤岛景子初出茅庐,弄得一塌糊涂,显然还不够火候。

    喜多川玛丽看了女儿的一系列操作,又加上弟弟对她无声的不满,让她心里多少有些后悔,还是太过急躁……

    反正事务所早晚都是要由景子来继承,何必现在就让她参与呢?

    心里后悔了,喜多川玛丽稳住,就想着把这件事给快点揭过去,修复跟喜多川扩的关系,这才是眼前的重点。

    至于那支让景子露了怯的平家派,喜多川玛丽心里已经开始对他们有些不喜。

    尽管smap这支组合,自始至终都是喜多川扩负责,某种意义上来说,还是喜多川扩警示喜多川玛丽的武器,想到这层关系,喜多川玛丽对这支组合的情感也颇为微妙。

    倒不是不喜欢smap,只不过,见到这支组合,就难免想起这次走错了的一步棋。

    但为了修复和弟弟的关系、同时也是为了表明对喜多川扩的绝对支持,喜多川玛丽特意带着景子过来,观看组合的公演。

    等smap一出道,再就势让景子离事务所远一点,今后再说……

    喜多川玛丽的算盘打得响。

    母女进了后台,工作人员告知喜多川玛丽,“杰尼桑去了smap的休息室。”两个人也过去,喜多川扩和smap的六个少年都在,还有个面生的青年。

    ……

    岩桥慎一头一回见这位传说中的玛丽桑。

    和喜怒不形于色的喜多川扩不一样,他这个姐姐,倒是一副不好惹的样子。尽管在打完招呼以后,知道了他的身份,喜多川玛丽露出笑容,满口赞誉——

    但就是莫名给人一种狼外婆的感觉。

    他心里这个念头转了一下,目光落到站在母亲身后的藤岛景子那里,轻轻点头,“藤岛桑。”

    “叫她‘朱莉’就好了。”喜多川玛丽对岩桥慎一客客气气。

    这一家子,杰尼、玛丽、朱莉……确实是米国人。

    藤岛景子打量岩桥慎一的目光稍微有点不客气,一副被宠爱娇惯着长大的模样。论年纪,她跟岩桥慎一是同龄人。

    不过,一个刚刚急于求成受挫,另一个已经是业内知名的制作人,担任着唱片公司社长。

    一听舅舅介绍这是“nzo的岩桥君”,藤岛景子就知道他是谁。

    “我和朱莉来看smap的孩子们演出。”喜多川玛丽跟弟弟说话。

    这话里的意思,只有喜多川扩能明白。他若无其事,介绍起了组合的状态:“今天他们成功演了三场,马上是最后一场。能完成四场演出,既是意料之中,也出乎意料。”

    “能一连演出四场的少年,很了不起。”喜多川扩称赞。

    姐弟两个,就拿smap当话题聊了几句,倒是不介意岩桥慎一这个外人在场——反正聊的也都是浅之又浅的话。

    不过,越是这样,岩桥慎一旁听时,就越觉得有意思。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