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849. 再挖一坑

时间:2021-06-17作者:斜线和弦

    !

    岩桥慎一这边,自去年年底,和渡边万由美猜到长户大幸的打算,就有意开始为这次的合作做准备。最后敲定、拿出来的应对策略,是和星辰事务所那边,合作一个为期五年的新人发掘计划,旨在“共同开发、合力为唱片业界输送人才”。

    这期间,星辰事务所与nzo合力发掘人才,由nzo负责星辰系新人歌手的培养和出道计划,出道以后,由双方共同栽培。

    然后是重点。签订了合作计划的同时,将由nzo和星辰那边共同出资,成立一个挂靠在nzo旗下的子厂牌,专门负责“星辰系”歌手的运营。

    而尚未出道的宇德敬子,如果这个合作能够成行,那么,她将作为这次新人合作计划推出的第一个歌手,把唱片合约放到这个合作的唱片下面来管理。

    这个新人发掘计划,第一阶段为期五年。

    合作期间,星辰事务所就不再像zard出道时那样,当个甩手掌柜。而是切实参与到厂牌的运营,发掘新人歌手,由新厂牌培训制作推出。至于使用手头的资源来推广自己的嫡系,跟nzo本部相互提携之类的事,这些更是不必多说。

    五年的合作期满,再根据实际情况,决定第二阶段是继续还是结束。当然,继续要如何继续,结束又有怎样的方案,这些也要在第一个五年的合作准备的时候,留出相应的余地。

    而除了合作子厂牌之外,在制定计划的时候,岩桥慎一还额外提到了一点,就是,在nzo和星辰那边达成合作的同时,也想办法,尽量促成星辰事务所和渡边万由美的事务所之间达成业务提携关系。

    这个打算,为的是加深和星辰事务所那边的关系,除此之外,也借助在唱片业的合作,替渡边万由美的事务所那边,争取到一个盟友。

    u-miz虽然规模不大,但一方面背靠渡边制作,和富士电视台、朝日电视台关系良好,另一方面,拥有演员培训、电影制作、以及综艺节目制作的经验,看见的和看不见的实力都不少。

    跟星辰那边达成业务提携的话,将来比如共同出资拍电影推销新人、相互培养和推荐对方的新人出演己方不适合的角色、诸如此类的地方,就能相互照顾,互惠互利。

    同样的,渡边万由美的事务所蒸蒸日上了,和她一荣俱荣的nzo就跟着赚便宜。

    计划如此,大方向上如果没有异议,就进入下一阶段,就更具体的东西,进行更加详细的商谈。

    这一晚的招待会,整体上气氛和谐融洽,双方的话也说得到一块儿去。细节的部分有待继续商量,但总体上的东西,都在那条线上,并未偏离。

    如此一来,进入商谈的第二阶段,已经稳稳当当。

    nzo这边的招待会之后,星辰事务所那边很快送来了回请的请帖。星辰那边要回席,也就意味着,这场合作会进行下去。

    星期六晚上,岩桥慎一和渡边万由美同车,去赴那边的约。

    ……

    港区,being。

    长户大幸按捺住心中的意外,和电话那头确认,“是要取消之后的高尔夫吗?”

    之前定下来的行程,是这个星期六,跟投资方那边一位非常支持看好和being的合作的董事,一起去高尔夫社交。

    可现在,忽然接到对方的电话,告诉他,之后的高尔夫社交取消了。

    “虽然是很不好意思,不过,这也没办法。”电话那头的董事,语气中也不是不感到抱歉,“这已经不是我能继续插手的事……”

    话里有话。

    长户大幸不是听不出来,更不会不明白。没有办法、要取消的,不止是高尔夫,还有对being伸手的可能。

    难道谋划一场,这么长一段时间的计划和铺垫,就这么成了竹篮打水一场空不成?

    “这实在太突然了。”

    长户大幸又是惊讶、又是意外,心中还有被背叛、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的淡淡不悦,一时之间,有点缓不过来。话说出口,生怕被对面误会这是责怪,赶紧打圆场。

    对面的董事自己也觉得事情弄得没意思,心情不怎么样。

    “虽然有些强人所难,”长户大幸稳住心神,“远方的高尔夫不成,如果您能赏光,由这边来另外招待您,不知您意下如何。”

    到底是因为什么才取消,长户大幸总得知道个理由。

    对面的董事,先前跟长户大幸走得近,极力想要帮忙牵线搭桥,现在事情变成这样,不痛快归不痛快,到底也觉得该给个交代。

    “那么,就承蒙长户桑的招待了。”他说道。

    ……

    星辰那边回请的招待会上,双方又继续就合作的事交换意见、进行商谈,敲定更细节的东西。

    双方都认可成立子厂牌的主意,合作开始之后,每年由星辰事务所主办新人歌手选拔、nzo在旁协助,选出来的歌手,签在子厂牌筹备出道。

    进行到这一步,being的长户大幸那边,就没有了再和他继续商谈的必要。

    本身,星辰事务所以及背后的投资方,对分一杯唱片业的羹感兴趣,但真要说深耕唱片业的心意有几分,那还真不好说。

    这一波,把蒲池幸子送去参加甄选,误打误撞刮出来了个头奖,才让那边觉得唱片业界这块蛋糕好吃。但下一波,如果唱片业不景气,他们也不会恋战。

    这种比起从头开始,更想搭一趟顺风车的心态,是岩桥慎一对完成合作胸有成竹的理由。反过来说,连长户大幸,也是要等着《樱桃小丸子》的主题曲大卖,手握一支有着畅销曲的组合,外带一个去年刚刚发了张迷你专辑崭露头角的b’z,这才有机会入星辰那边的眼。

    要谈合作、要把长户大幸的算盘抹平、要接触潜在的危机,这个过程,不仅需要制定计划,制定计划的同时,也要一并去琢磨对方的心思,这样才能对症下药。

    对星辰事务所那边来说,比起和一个不知道前程如何,也许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的长户大幸从头开始,当然是选择趁岩桥慎一和nzo的东风来得更加可靠现实。更不必说,还有zard的成功在前,宇德敬子的出道在准备当中,以及岩桥慎一“点金手”的名声在外。

    这一场的招待会下来,双方都已经心中有数,不再做他想。

    星辰的投资方不会再考虑长户大幸的being,nzo这边被卡脖子的危机也顺势解除。谈一场大事,谈的时候神经紧绷,谈完了,松一口气,就觉得身心疲惫。

    散了场,nzo这边,又再找了个地方去喝一杯,休闲放松。

    岩桥慎一和渡边万由美,竹田印刷公司派在nzo的干部,还有跟着来谈正事的工作人员,又是浩浩荡荡的一场。

    喝一杯放松身心的酒,又给随行的工作人员们发福利,今天晚上随便他们去玩,过后账单都寄到公司去报销。

    工作人员们欢呼雀跃,准备在这个星期六的夜晚大展身手。送走竹田印刷公司那边的干部以后,岩桥慎一和渡边万由美交换视线,都一肚子话要说。

    “再找一家坐坐吧。”岩桥慎一提议。

    渡边万由美拿自己开涮,“我在场的时候,不好把职员们带去夜总会吧。”

    “你想去吗?有男士带领的话就能进。”

    岩桥慎一不接她的话茬,反过来涮她一下。这狡猾的话术,用起来游刃有余的。渡边万由美笑笑,不软不硬的把话顶回去,“想去男大姐酒吧。”

    “这个就请饶了我吧。”岩桥慎一光速认输。

    渡边万由美气定神闲,一副不费吹灰之力就获胜的模样。

    太熟了就是这样,一张嘴就知道说哪里最能戳到痛处。不过,会相互拿这样的话来开涮,未必不是一种做成了大事以后放松身心的方式。

    夜总会没有去,男大姐酒吧更不会去。最后,还是到六本木那边的会员制酒吧坐坐。两个人都是那边的会员,岩桥慎一的介绍人还是渡边万由美。

    “这样,就暂时稳住了。”

    两个人相互举杯。酒还没喝进嘴里,先吐出这么句如释重负的话。

    松的这一口气,是解除了被长户大幸和他的being偷袭的危机。不过,危机解除的同时,接下来,也另有新的挑战等着。

    “乐队热兴起的同时,会连带着创作型的solo歌手也迎来上升。”岩桥慎一提起来,“因为这两者之间,存在着共通之处。尤其是还有一个偶像时代持续了十数年的背景。”

    乐队之所以接棒偶像成为新的潮流,一方面,是乐队的可观赏度高,另一方面,也跟注重实力和创作的乐队,与注重包装的偶像正好唱反调有着莫大关联。

    如果乐队热的原因当中,有着实力和创作这两项因素,那么,有个性的创作歌手,也就跟着得到了更多的出人头地的机会。

    “所以,宇德出道,就紧抓‘个性’和‘创作’。”渡边万由美说。

    岩桥慎一点头,“是这样。如果她站在舞台上,给观众留不下印象,那就不行。所以,在制定出道计划的时候,才一定要考虑这些。”

    他说着,想到一个人,“宇德是‘星辰系’,但我们还有一个真正的‘nzo系’创作女歌手。”

    “大烟摩纪。”岩桥慎一提到这个名字。

    他略为斟酌,“相比起宇德,大烟确实不够漂亮。但是,她有比相貌更重要的东西,是那种站到舞台上,就能自然而然吸引到关注的人。……像中岛美雪桑、由实桑那样。”

    “评价这么高?”

    岩桥慎一点头,“所以,她的经纪约,一定是要放在你的事务所里。只有这样,才不会束手束脚。”

    这是相互信任的人之间才会说的话。渡边万由美一笑。

    “但是,”岩桥慎一话头一转,“上半年要集中完成跟星辰那边的合作,所以,宇德的出道一定是要放在第一位的。大烟的出道时间只能暂时往后压一压。”

    “大烟才能出众,人又骄傲,同是新人预备军,要落宇德敬子一步,对她来说,估计会是个不小的打击。”岩桥慎一提起来。

    只不过,要考虑到大局的时候,就必须要适当的取舍、变更顺序。

    渡边万由美对大烟摩纪这个新人没什么了解,只是猜着他又有打算,静等下文。

    “所以,要换一个做法。”

    岩桥慎一告诉渡边万由美,“我要为大烟准备一个超大型的出道企划。所以,为了把企划安排好,暂时往后推迟是意料之中的调整。”

    “真狡猾。”渡边万由美说他。

    岩桥慎一笑起来,“不是狡猾,是真心这么打算,大烟和宇德是不同的两种类型,宇德需要细水长流的培养,但大烟是‘爆发型’的。”

    大烟摩纪那股劲头儿,慢慢来,就蹉跎掉了她对大众的冲击。所以,就要憋大招。

    “和你说这个,可不是随口一提。”他提到,“大烟的经纪约给你,准备企划的时候,宣传的经费和必要的关节——就拜托你了。”

    渡边万由美有点无语,“就为了说这些吗?”

    “这非常重要。”岩桥慎一一本正经。

    他不是开玩笑,渡边万由美也严肃了一些。心里一转,明白他什么意思了,点点头,“好的,为了见识这个‘爆发’,我收下大烟的经纪约。”

    说白了,替大烟摩纪准备超大型的出道计划,是岩桥慎一早就在心里筹划的事。而把大烟摩纪交给她,才是他真正留出来的安抚大烟摩纪的一步。

    “敬请期待。”岩桥慎一说道。

    渡边万由美收下了他的人,懒得接这个话茬,慢慢喝着威士忌。

    ……

    同一个晚上,长户大幸和交好的那位董事见面。

    计划泡汤,预想中的合作也泡汤,长户大幸心里堵得慌,可见了面,还是得强颜欢笑,权当无事发生。

    他如此表现,那位同样不怎么痛快的董事,才也跟着舒服一点。

    纵使两个人都装着满腹心事,也都知道对方想听什么、又想说什么,还是强忍着,先若无其事的喝酒玩乐,跟陪酒小姐们聊天时,都妙语连珠。

    先喝了两摊,换到第三家店,才总算转入正题,说起长户大幸牵肠挂肚的那件事。

    “是nzo的岩桥桑。”对方揭晓谜底。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