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850. 二气长户

时间:2021-06-17作者:斜线和弦

    !

    是nzo的岩桥桑。

    这句话宛如迎头重击,砸得长户大幸眼前一晃。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他被噎得说不出话,对面的董事却毫无知觉,只当他静等下文,继续解释道。

    “nzo的岩桥桑发起了一个新人发掘计划,提议和星辰事务所那边合资成立子厂牌,共同发掘培养新人歌手。”

    合资成立子厂牌。打蛇打七寸不过如此。岩桥慎一使出来的这一招,直接断绝了长户大幸这段时间以来的念头,再无回天之力。

    关系方的董事虽然也为预想中的合作泡汤心里不痛快,但是,也不得不承认,岩桥慎一发起的这个计划,让长户大幸和他的being变得无比多余。

    事到如今,如果跟长户大幸同仇敌忾,反倒不妙。所幸合作没有开头,自己也没有沾上麻烦,正好顺势往外一推,不痛不痒的说了句:“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岩桥桑和星辰事务所那边,之前的合作相当成功。会有后续的合作计划,也是情理之中……”

    关系方的董事开始夸奖岩桥慎一,这是无形当中态度的转变。

    长户大幸听到这里,知道这一次的努力周旋,已经彻底结束,再无余地。关系方的董事改口夸岩桥慎一,意味着要和他划清界限,只当从来没有发生过。

    岩桥慎一……

    他长户大幸,先是在《樱桃小丸子》主题曲上面被他给卡住了脖子,现在又被那个滑头小子给狠狠摆了一道。

    原先还想着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以为抓住了一个反过来卡住岩桥慎一脖子的机会,想看那个滑头小子措手不及的样子。

    没想到,忽然之间,曾想象过的东西,都成了泡影。

    岩桥慎一!!

    长户大幸被气到七窍生烟,可当着关系方的董事,对方可以不痛不痒的跟他划清界限,他却不能当面翻脸,只能强忍着,慢吞吞回了句:“是这样没错……”

    “毕竟是那位风头正盛的岩桥桑。”他这话说的,未必没有点阴阳怪气。

    关系方的董事笑笑,鼓励他,“长户桑作为制作人的才能有目共睹,being也是极有潜力的公司,想必今后必定能做出一番成绩。”

    长户大幸面带微笑,“您过奖了。也承蒙您这段时间以来的关照,给您添了不少麻烦……”事已至此,只能再另想办法。

    他胃里翻江倒海。

    这个岩桥慎一,为什么总是跟自己对着干?

    如果可以,希望再也不要跟这个滑头小子碰到一块儿了。长户大幸这么想的同时,满腹的苦楚与怒气,忽而转成一股不甘心。

    难道就没有反将那个滑头小子一军,报仇雪耻的机会了吗?!

    ……

    这一晚,又做成了件大事,岩桥慎一跟渡边万由美心情都不错。

    喝完了酒,岩桥慎一送她回家。心情好,又喝了酒,一路上,两个人的话都不少。只有“不听、不看、不说”的饭岛三智,默默开她的车。

    “zard下一张专辑,预定了要去洛杉矶录制。”岩桥慎一提起来,“蒲池出道前的梦想,是从事一份能环游世界的工作,现在,算迈出第一步。”

    要在那边录音,顺便拍一拍新专辑的内页照片和新歌的mv。音乐人除了宣传期和巡演期得常露面,平时的工作行程相对简单。既然出了国,公费旅游当然也不能少。

    渡边万由美笑了笑,“多亏了慎一君。”

    “什么?”岩桥慎一一时没反应过来。

    一句“慎一君能实现别人的梦想”到了嘴边,又被渡边万由美给咽了回去。她不痛不痒,岔开话题,“高岛礼子,入围了晨间电视剧三十周年纪念作品女主角的最终甄选。”

    “这个机会多亏了我吗?”岩桥慎一要笑不笑。

    是她说话只说一半,吊人胃口。渡边万由美收下他的调侃,“发现了高岛礼子的人是你。”

    岩桥慎一笑了一声,败给她。渡边万由美自己说自己的,“明年是晨间电视剧开档三十周年,定的是名作《请问芳名》。”

    东京大空袭的夜晚,女主角被素昧平生的男主角舍身相救,互不知晓姓名的两个人一起挨到天亮,互生情愫,约定半年后,如果还活着,就回到初次见面的地方相见。但半年后,两人因故错过了重逢的机会。等再见面,女主角已经要出嫁……

    这部《请问芳名》,最早是五十年代,大雾女演员岸惠子主演的电影,上映后票房大卖,成为现象级的名作。今次,晨间电视剧开档三十周年,准备将这部名作重制。

    “高岛桑的形象和表现力,都备受肯定。虽然年纪方面稍微有点短板,但综合来看,目前是最受肯定的,如无意外,就是她了。”渡边万由美告诉他。

    高岛礼子稍微有点古典,但也不失现代韵味的形象,来翻拍昭和时代的经典名作,时代感拉满、但又不至于让现在的观众感到距离。正正好。

    至于二十六岁的年纪,本身这部剧的主角也不是十几岁的少女,女演员即使在意年龄,也是二十六岁和二十三岁这样的差别,并非快三十的人硬扮十七岁少女。

    当初,还是岩桥慎一在高尔夫练习场捡到的高岛礼子。她出道两三年,一直走绿叶路线,最多演到三番。虽然主演过电影,但没有担任过电视剧主演。

    没想到,第一次主演,能有机会担纲晨间电视剧开档三十周年的纪念作品。

    nhk的晨间电视剧,一年制作一到两部,每周一到周六早上八点十五分开播,每一集时长十五分钟,受众集中在家庭主妇和老年观众那里。

    这些观众,是手握遥控器,决定晚上的电视剧追看哪一部的人。要是真能拿到晨间电视剧主演,在这些观众那里刷个熟脸,攒到观众缘,那么,借着这股劲儿红起来,也不是梦想。

    “说起来,”岩桥慎一提了句,“晨间电视剧的主题曲,也是个拓宽主妇和老年支持者的好渠道。”

    渡边万由美“嗯”了一声。

    真要一首歌从年头播到年尾,每日天天见,确实是宣传的好舞台。

    “晨间剧主题曲,拓宽主妇和老年支持者受众。综艺主题曲、体育赛事应援曲……这些各有各的应对受众。”岩桥慎一又把话题拉回自己的老本行。

    “对症下药吗?”渡边万由美说他。

    岩桥慎一笑道,“就是这么一回事。”

    车子快到渡边万由美住的那片街区了。

    她想到些什么,当趣事跟岩桥慎一说起来,“最近,打电话问我有没有出让房子的中介电话变少了。”

    地产热最热烈的几年,渡边万由美这套早年从父母那里获赠的公寓,三不五时就有不动产中介问她有没有卖房、或者房生房的打算。

    “是吗?”

    渡边万由美轻轻点头,“我还有点在意,是不是地价也跟着开始降了。打电话去问,非但没有降,而且还在继续往上涨。”

    “只不过,市面上出现了大量待售的房源,我这样有人入住的房子,一时半会儿,也没什么精力,再来费什么功夫了。”

    “依我看,也许不是‘一时半会儿’。”岩桥慎一说。

    渡边万由美笑他,“真过分。”

    “没有自己房子的人,好不容易才得到一个对有自己的房子的人吐酸水的机会呢。”岩桥慎一故意开她的玩笑。

    渡边万由美扭过头去,“少来。”

    “股市崩盘,拆东墙补西墙的人不少。个体还好说,成立专门的理财公司炒股炒地的大型企业,在股市里吃了瘪,要抛售房产……这么想也没什么不对,不是吗?”

    房产被大肆抛售,必定动摇房市。再加上正府非但没有救市的打算,甚至日银新上任的那个总裁,又是加息,又是缩紧贷款的,正要大刀阔斧把泡沫给挤碎,要让地价恢复平稳……

    把这个新官上任的总裁当成小救星的曰本人绝对不少,可这么野蛮的动作,连个安全气垫也没有,直接从三十六楼硬跳。

    平安落地已是断无可能,摔成肉饼也算好结局,说不定直接被掼入十八层地狱不得超生。

    不久之前,岩桥慎一跟神崎不动产的今井通电话的时候,也从他那里听说过,神崎不动产一下多了不少房源,心里对渡边万由美提到的事并不意外。

    唯有一点,替中森明菜高兴。高兴她那栋烫手的大楼在年前顺利卖了出去。要是多拖上两三个月,就算地价没有跳水,但要出手,就未必有那么顺利了。

    只要卖不出去,涨多少也跟自己没关系。

    他想起自己手里那一小块地的事,话到了嘴边,却又咽下去,没有跟渡边万由美提起。

    “明天,我去看杰尼斯的jr们的培训。”岩桥慎一转过了话题。

    渡边万由美“嗯”了一声,“这是小事。”

    “小事才适合当收尾的话题。”他开了句玩笑。

    岩桥慎一的话不是信口一说,车子就要到她住的公寓楼前。渡边万由美让他这句话给逗笑了,“说的有道理。”

    ……

    岩桥慎一回了家,拿起电话,往中森明菜家里拨号。时间太晚,事先也没约定好,就只给她打个电话。

    她家里的电话没打通。

    岩桥慎一先去换衣服,放洗澡水,等把自己收拾干净,电话响了。接起来,对面是中森明菜。

    “我刚回来。”中森明菜说。

    岩桥慎一随口把话接上,“辛苦了。”

    “不~对~”她拖着长腔。

    “什么不对?”

    “这种时候,说‘你回来了,明菜宝贝’,听上去会更亲切哦。”她装模作样,夹带私货。重点从不在前半句,就是变着法设套,想要那句“明菜宝贝”。

    岩桥慎一忍住笑,和她说,“我也刚回来。”

    “欢迎你回来,达令——”中森明菜亲身示范厚脸皮。

    岩桥慎一冷不丁吃了一记“达令”袭击,浑身不自在。他正斟酌要说什么,电话那头的中森明菜自己大笑起来。

    “真可惜。”她感叹。

    “可惜什么?”岩桥慎一让她牵着鼻子走。

    中森明菜笑嘻嘻,“可惜看不到慎一你那副不知道要怎么才好的害羞表情。”

    “……”岩桥慎一有点无语。

    她倒是自顾自的傻高兴,“下次……”下次当面叫叫看。但反过来说,也正是因为隔着电话线,中森明菜才肆无忌惮,这么肉麻兮兮的。

    岩桥慎一一猜就知道这个中森明菜在打什么主意,但实在懒得拆穿。主要是拆穿了也没用。

    “今天晚上,谈成了一件大事。”他把话题拉回来。

    中森明菜“嗯、嗯”听着,替他高兴,“恭喜哦,厉害的社长桑。”

    结果,岩桥慎一继续说,“是要和星辰事务所那边达成合作,共同成立子厂牌,进行新人的发掘……”

    他把现在能说的说给她听。记得这个桃浦斯达对这些东西每每听得一头雾水,特意选通俗易懂的说法,细细的说。

    总归是学着试着,把自己做了什么,也说给她听。

    中森明菜竖着耳朵,认认真真听着。听他仔仔细细的讲解,就莫名其妙,觉得自己不止是替他加油和恭喜的啦啦队员。

    虽然其实也什么都没有为他做,但就是莫名有了在替他分担什么的感觉。哪怕只是一厢情愿,又或者是自己在心中的自我美化。

    听他说完,中森明菜松口气,“真辛苦。”

    岩桥慎一“嗯”了一声。她嘴里嘀咕,“早知道这样,刚才就不那样了。”

    “什么‘这样’和‘那样’?”

    中森明菜嘀嘀咕咕,“不缠着你叫什么‘明菜宝贝’,而是说,‘比起录完节目后去跳舞,玩到现在才回家的我,做成了这样一件大事的慎一你才值得一句辛苦’。”

    “所以是去跳舞了吗?”岩桥慎一笑她这不打自招的一串话。

    她“嗯、嗯”承认,“和一起录节目的各位去了。”

    “早知道这样,就不对你说‘辛苦了’。”

    中森明菜“哎”了一声。

    “该说句‘真羡慕’才对。”他开玩笑。

    中森明菜哧哧笑,“那要不要重新再来一次?——我刚回来。”她自顾自地做起了决定。

    结果,岩桥慎一说的是:“那我现在过去,行吗?”

    不是要说“真羡慕”吗?

    这家伙怎么一点也不按理出牌……

    “行吗?”岩桥慎一问她。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