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851. 承认了吧

时间:2021-06-17作者:斜线和弦

    !

    什么“行吗?”,这种问法也太狡猾了吧?

    又狡猾,又不按理出牌……放下了电话,拿年下男毫无办法的纸老虎大姐姐,一边在心里碎碎念,一边替他准备过夜要用的东西。

    她忙前跑后,小狗健太瞎凑热闹,跟在她脚边跑来跑去。小小一只的“男子汉”,到现在还不到两千克重,在脚边打转,还得留神别踩到了它。

    中森明菜瞧见健太那副欢天喜地的样子,觉得好笑,蹲下来,揉一揉小狗的脸,“慎一欧尼酱马上过来哦,健太。”

    健太摇头晃尾,跟中森明菜撒娇。跟着她进了卧室,一下下要往床上跳。

    “不行哦。”中森明菜说。

    健太不死心,继续往床上跳。可惜小小一只,不过白费功夫。中森明菜像跟小狗故意对着干似的,在旁边看健太徒劳的努力。

    可是,等岩桥慎一深夜到访,中森明菜就改了主意,当起了溺爱小孩的糊涂蛋妈妈,把健太放到床上。仿佛刚才那个看小狗笑话的是另一个人似的。

    这种心态,未必不是一种故意捉弄岩桥慎一的顽皮。这只小狗到底立过什么大“功劳”,两个人谁也没忘。

    年上大姐姐等着瞧,要看看年下君等会儿要怎么把小狗送出去。

    岩桥慎一换了衣服,说声累了,先往床上一躺。如愿到床上来的小狗健太,围着他跑来跑去,又窝到他肘窝里撒娇。岩桥慎一握住它两只前爪,自顾自逗小狗玩。

    中森明菜洗完澡,兑了威士忌,去叫他。一进卧室,瞧见一人一狗玩得高兴,撒娇鬼健太亲亲热热的围着岩桥慎一打转,倒显得她怪多余的。

    可是谁把小狗送过去的啊?

    岩桥慎一捏着健太的小爪子,招呼她,“你上不上来?”

    中森明菜回答:“我兑了威士忌。”声调稍微抬高一点,叫了声:“健太~!到这边来!”

    小狗健太应声跳下床,跑到她脚边。这才让她心里得意了一点儿,要捉弄年下君的事,一顿没道理的飞醋吃完,早就忘到九霄云外。

    岩桥慎一坐起来,看着她那副高高兴兴的样子。十足的一个幼稚鬼。

    两个人回到客厅里。刚洗完澡的中森明菜,还湿漉漉的发丝披在肩头。她挨着岩桥慎一坐,和他膝盖贴着膝盖,一边喝酒,一边聊天。

    岩桥慎一和她说起最近市面上,大量房产挂牌出售的事,“说句恭喜你其实也没有错。要是多拖过两个月,那栋大楼可能就不好脱手了。”

    中森明菜“嗯”了一声,“是值得恭喜的事吧?”

    那栋大楼并不是房产投资,而是她寄托了梦想和期望、想象着一大家人其乐融融盖起来的。房子会被卖掉,是因为梦想和期望落空成了事实。

    这么说“恭喜”,好像有点不近人情似的。

    不过,中森明菜并非是觉得这句“恭喜”不合适,倒不如说,她自己心里清楚,岩桥慎一的恭喜,也绝不仅仅是在恭喜她顺利卖了大楼、还小赚了一笔的事。

    要彻底斩断那些束缚了她、同时也束缚了家人的锁链,唯有大楼彻底更名换姓。如果多拖两个月,大楼迟迟卖不掉,她也好,家人也好,也就迟迟摆脱不掉先前的局面。

    假如大楼成了处理不掉、或是只能折价贱卖的财产,更会加剧本已产生的矛盾。

    “简直是一定值得恭喜。”岩桥慎一肯定的不止是“恭喜”这件事,还有下定决心,做了这个决定的中森明菜。

    中森明菜莞尔一笑,“是因为有慎一你在。”

    “嗯,在这儿。”岩桥慎一认认真真。

    他收拢指头,把中森明菜递过来的手握在手里。十指相扣,他忽然问她,“你还记不记得,之前我为了起步,去买了一坪半的土地贷款的事?”

    中森明菜回过神来,点点头,“当然记得。”

    用了这种办法创业起步的岩桥慎一,现在成了厉害的唱片公司社长。马上,公司还要再成立一个合作的子厂牌。她怎么可能忘记那一小块土地。

    “那块地所在的片町,之前说了要重新开发。土地的收购计划也启动了,原本的打算,是等着签合同,把土地卖出去。”

    一坪半的土地,卖又不好卖,搭上拆迁的顺风车,顺手解决,再好不过。

    “但是,那块地所在的片町,出了不少事。”岩桥慎一告诉中森明菜,那块地在拆迁过程中阻力重重,进度缓慢。

    不仅如此,还不是单纯因为那一带的土地所有权太凌乱的缘故。

    “卖给我那一坪半地的不动产公司职员和我说,好像现在是有两股势力同时在那片片町活动。一边想要收购那一片土地,另一边,倒像是在阻止土地的收购。”

    岩桥慎一把这事当都市趣谈说给她听,中森明菜竖着耳朵,听得一愣一愣的,“像极道电影、或者社会新闻上发生的事。”

    “有几件事,上过社会新闻了。”

    岩桥慎一笑笑,“只不过,占了小小的版面。现在,那片地成了有名的硬骨头,不知道啃不啃得下。我那一小块地,现在也不好说了。”

    “要是一直解决不了,岂不是一直要放在那里?”中森明菜有点担心。

    岩桥慎一倒是无所谓,“就算真的留在自己手里,也不是坏事。……毕竟也是起步时的垫脚石,就算真的卖不掉,当作纪念也不错。”

    “说起来,”他提了句,“之前,你在我家里的时候,不是接到过一通奇怪的电话吗?”

    中森明菜迷迷糊糊,这个是真记不清楚了。

    岩桥慎一大概描述了一下,听到“彬彬有礼的青年,但没有说自己为什么事打电话来”,中森明菜脑袋里,忽然冒出那句“岩桥太太”。

    “那个人,后来有再打电话吗?”她像要忘记那句“岩桥太太”似的,问道。

    这态度,完美暴露了已经想起来那通电话的事。

    岩桥慎一摇头,“应该是没有。”那时,他猜测过那通电话是想要从他手里买下那一块地的小混混打来的,但后来,小混混又联系他,只字未提自己又打过电话。

    前阵子,听神崎不动产的今井说起,“传言有两股势力同时在那片片町活动”,岩桥慎一想起那通没头没脑,也没有下文的电话,总觉得是另一方打来的。

    但是,为什么后来没有再联系呢?

    或者,先前他所疑惑的、负责拆迁的立川兴产没有派人联系他收购土地,是因为那一通中森明菜阴差阳错接了的电话,就是他们的人打来的?

    可有一点绝对能确定,开五百万日元高价的那个小混混,绝不是立川兴产的人。

    “那现在……”

    中森明菜的话,打断了岩桥慎一的思绪,“你打算怎么办?”

    岩桥慎一看了看她,“什么都不做。”

    “诶~”她这语气,说不好是失望,还是担心。

    一小块地,卖不卖得掉都无所谓,岩桥慎一心里半是好奇,半是那片片町的开发进度受阻,现在想出手也不好谈,干脆静观其变。

    不过,他一点也不为当初没有五百万日元高价卖给那个小混混后悔。

    中森明菜评价他,“像小孩子。”

    “你说我什么?”岩桥慎一睁大眼睛。

    她哧哧笑,伸出手指头,轻轻戳他的脸,“说你这副好奇心满满的样子,像小孩子。”

    岩桥慎一拿开那根手指头,攥在手里。这个一贯幼稚的年上大姐姐,像是总算逮住了个机会能摆一摆大姐姐的架子似的,洋洋自得。

    越是这样,越显得幼稚了。

    一杯喝完,又换岩桥慎一去兑酒。

    他拿一杯给中森明菜,“专辑快要开始制作了,现在开始,注意嗓子的保养……”

    中森明菜“嘁”了一声,“又给了你摆制作人架子的机会。”

    岩桥慎一笑笑,接下她这点不服气,“不管怎么说,也是真格的制作人。”

    “还没开始呢。”她拿小眼神一下下戳他。

    岩桥慎一忍不住弯下腰,凑过去,亲了亲她圆鼓鼓的腮帮子。这个中森明菜一下破功,笑着推他的肩膀。

    “合作子厂牌的事谈成了,接下来又要忙一阵。”岩桥慎一告诉她,“说不定,这段时间,只能趁合作的专辑开始商讨会的时候见个面。”

    中森明菜挑完了合作的问题,研音的经理转达过去以后,岩桥慎一又完善了方案,再送过去。之后,研音那边,再送一份中森明菜的意见反馈过来。

    顺便还有一大车的好话、以及花酒招待一条龙的糖衣炮弹。

    今日不同往日,现在想跟岩桥慎一合作的歌手能排成长队,而他偏偏看重中森明菜的才能,即使第一轮被打回去,也一点没恼,可见确实诚意十足。

    研音那边,又想跟这位名制作人、社长桑交好,又想替中森明菜守住这个合作——免得被她自己这份不依不饶的合作态度,把到了眼前的好机会给踢走了。

    为着这个,又是奉承话、又是各种招待会。在岩桥慎一那里,说尽中森明菜的好话。又在中森明菜面前,大说岩桥慎一的长处。

    中森明菜笑眯眯,“你要这么说,那我就只在合作专辑制作的时候和你见面。”

    岩桥慎一脱口而出,“行啊。”

    这不假思索的语速,像是就等着这句话似的。中森明菜瞄了他一眼。她倒没有不高兴,就觉得这个狡猾的年下君,心里肯定又在盘算什么有的没的。

    和年下君在一起久了,总归耳濡目染,对他的许多事,即使不够了解,也有了一种直觉。做女人,这点直觉,既有意思,又有那么一点点的寂寞。

    仿佛这是女人与生俱来的天分,在寂寞之中,找寻得到别样的趣味。

    这种微妙的心意,是因为岩桥慎一而起,但也总能被岩桥慎一给觉察到。她在那里纠结,岩桥慎一又开口,说的却是,“合作了专辑以后,就对外承认在交往,行吗?”

    中森明菜心头一跳。心中微妙的直觉,被他给一句话给戳破。

    “行吗?”

    她重复了一遍,说不出是好气还是好笑,又或者是别的,“这么狡猾的问法,要我怎么回答?”

    岩桥慎一也觉得这么问不合适,收下她的牢骚,“是我不好。”

    “你哪里不好?”

    没想到她这么一本正经,岩桥慎一还真被她给问住了一下。中森明菜瞧着他准备组织语言的样子,跟他翻脸,“这也要想这么久吗?”

    “慎一真自恋。”她胡搅蛮缠,像个讨人嫌的小孩。

    岩桥慎一拿她没办法,干脆顺着她的话往下说,“是的,因为太自恋了,说自己不好的时候,都是随便说说而已。”

    结果,真把中森明菜给制住了,“你怎么这么狡猾,这么讨厌啊。”

    她嘀嘀咕咕,伸过手去,推他的肩膀。

    “你问我行不行……”中森明菜闹够了,把话题自己给绕回来,“和你有关的事,我怎么会回答‘不行’呢。”她眼皮发酸,真情流露。

    岩桥慎一感受着她的深情厚意,为之感动。中森明菜抬起眼皮,瞄了他一眼,却说,“可别因为我的话而得意,知道吗?”

    这副张牙舞爪的样子……

    岩桥慎一回了句,“明菜桑说过,不许说‘知道了’。”

    中森明菜鼓起一边腮帮子,“只有这样的话,慎一你才记得那么清楚。”

    “还记住了很多别的话呢。”

    中森明菜趾高气扬,“那,就说来听听。”

    “明菜,亲你一下,可以吗?”岩桥慎一问。

    不许再说“对不起”。实在想说的时候,就改成“明菜,亲你一下,可以吗?”,如果还生你的气的话……

    “不让。”中森明菜回绝。

    岩桥慎一有点泄气,“还在生气吗?”

    其实,也没弄明白为什么她生了气。就连中森明菜自己,一口回绝的时候,也说不清楚是真的在生他的气,还是故意要如此。

    “真的还在生气?”他把脸凑近过去,认认真真端详她的表情。

    中森明菜扭过头去,“不许再问了。”

    岩桥慎一更拿不定主意,认认真真考虑起自己刚才的话哪里不对劲儿。他越认真,落在中森明菜眼里,就越是好气又好笑,终于忍不住——

    凑过去亲他一下。

    “好啦!”没有在生气,没有了!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