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854. 自树一敌

时间:2021-06-17作者:斜线和弦

    !

    “你很讨厌我吗?长户桑。”

    旁边的马场俊一,看着长户大幸因这句话绷起脊梁,心里想,周防社长说到做到。他看着这个不久之前在电话里满口自己是音乐人、宁可公司规模小、只要能坚持自己的理念,弱小也无所谓的制作公司社长,露出一丝看热闹的微妙神情。

    想看看这位长户桑,今天晚上还能不能再说出“自己是音乐人”这句话。

    马场俊一这点略带幸灾乐祸的想法,并不是因为周防郁雄安排的小阿飞们刚刚把长户大幸吓了个半死、所以才产生的。而是来自于另外的一件事。

    长户大幸勉强一笑,到底也不是三言两语就被吓到屁滚尿流的无能之辈,稳住心神,“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事?对周防社长,在下只有尊敬而已……”

    “那我可就放心了。”周防郁雄面带微笑。

    长户大幸在一边赔笑。稳住了心神,大脑开始飞速运转,思考周防郁雄使出这一出,到底因为什么,又是在图谋什么。

    他和周防郁雄唯一的交集,就是前阵子,周防郁雄想要吸纳自己的being加入burning系。而自己当时拒绝了周防郁雄的招揽。

    支使两个小阿飞袭击他,这是报复、还是威慑?

    要只是为了报复当时的拒绝,那么,就没有必要把他带来包厢。此时此刻,更不会只字不提刚才小阿飞对他的所作所为,仿佛这真的是在俱乐部里偶遇,就派了人邀请他过来坐坐。

    如此一来,答案就在眼前。

    周防郁雄今天晚上这一出,毫无疑问是对他长户大幸的威慑。而这份威慑的意义,无非还是为了上次没有成功的招揽。

    先礼后兵。

    软的不吃,现在,周防郁雄彬彬有礼的面皮撕破,露出狰狞的本相。

    如果长户大幸还固执咬定自己宁可不扩大规模、也要当个坚持自己理念的音乐人,那么,周防郁雄就真的能成全他这理想主义的发言,让being从此再难出头。

    就像刚才,两个小阿飞锁住他的脖子、让他动弹不得那样。这位周防社长,不仅能真的掐断他的脖子,也能掐断being发展的命脉。

    先前计划的跟星辰事务所当兄弟公司的事,假如成功了的话,长户大幸有了一条明晰的发展道路,虽说有可能被burning穿小鞋,但毕竟还有靠山。

    当时,胜利的曙光就在眼前,让长户大幸能断然拒绝burning的招揽。

    而现在,他把全部的精力放到跟星辰事务所那边打好关系、却被那个岩桥慎一暗算,导致计划全盘落空,此时此刻,赤手空拳,毫无防备招架之力。

    新的靠山一时找不到,burning的势力却如泰山压顶,让他胆战心惊。

    长户大幸心里正翻江倒海,忽然,听到周防郁雄说:“nzo的那位岩桥君,跟星辰事务所合作成立了子厂牌,要进行新人发掘计划。”

    他心里一动,仿佛被周防郁雄给看穿、知道了自己先前的计划和依仗。要真是如此,那being在周防郁雄面前,就更无招架之力。

    但是,周防郁雄却绕开了长户大幸最想知道的事,转而鼓动他,“那位岩桥君,也不过才入行几年而已。趁着乐队的东风,一口气就拓展了势力。

    “长户桑制作乐队的经验丰富,也不是没有成功的先例。此时此刻,正是乐队的黄金时期,如果错过,该是多么可惜的事。……机不可失。”周防郁雄说。

    长户大幸默然不语。周防郁雄也不着急,心里对这次亲自劝说把握十足。只要搬出“岩桥慎一”这个名字,把长户大幸给拉到自己的阵营当中来,就是可行之事。

    退一万步,如果这个关西老小子再嘴硬,就让他尝尝真正的厉害。

    越是打定了“得不到就毁掉”的主意,周防郁雄就越是来得淡定自若。他这样,落在长户大幸眼里,就坚信这位周防社长还有后招,且对他先前的失败运作已经心知肚明。

    要是点头答应,成了burning系的一员,那么,也就意味着做了周防郁雄的家臣。燃烧系,进去容易,要走难。

    对习惯了当一言堂的长户大幸来说,头顶上多了位越也越不过去的大家长……虽然没有被卡住脖子,但也是在脚腕上,栓了一条铁链。

    可要是不答应,周防郁雄必定让being永不能翻身。到时候,到时候,不要说找那个姓岩桥的滑头小子报一箭之仇,连being本身的存续,都危机重重。甚至,看那几个小阿飞下手的凶狠,他的人身安全也成问题。

    ……说不定,要被周防郁雄逼得退出东京圈,缩到关西活动。

    此时此刻,似乎已经被别无选择。

    长户大幸有苦说不出,不敢怪周防郁雄软硬兼施的做派、且心知要快点飞黄腾达,莫过于投入这艺能界头号势力麾下,于是,只能在心中加倍恨岩桥慎一。

    一定要从那个姓岩桥的滑头小子那里,报得一箭之仇!

    “长户桑的制作公司里人才济济,好牌不少。”周防郁雄又开口,对being的底细了如指掌。

    “b’z颇有些前途,现在还要依靠其他公司帮忙发行唱片太寒酸了。本来,应该可以得到更周到的宣传计划和宣传资源的。还有那支为了《樱桃小丸子》特意组成的乐队……”

    周防郁雄仿佛故意拿话戳长户大幸的肺管子,又提到跟岩桥慎一有关的事。

    被暗算、被卡脖子、被狠狠摆了一道的苦楚与怒气,又在长户大幸心中涌动。他嘴里发苦,慢慢开口,“确实……being太弱小了。”

    “如果能有更多资源支持的话,必定有更好的前途。”

    长户大幸话说出口,认命一般的松了口气。先前纠结过的,反而不再在意了。

    ——假如长户桑改了主意的话。

    ——不会改变的。绝对不会改变主意。

    往日里斩钉截铁的拒绝,顷刻间烟消云散。他转动眼珠,看了一眼在场的马场俊一。对方那张斯文的脸上,挂着一丝淡淡的笑意。

    这笑容是什么意思?

    长户大幸脑袋里天旋地转,思绪放空,胡思乱想。这时,他被周防郁雄的声音又拉回了现实。

    “既然我们有着差不多的想法,那么,接下来,就要请长户桑多多支持了。”

    长户大幸坐正了,向周防郁雄低头,“之后,就唯周防桑马首是瞻吧。”

    周防郁雄满意地笑了,自我辩解道,“我并不是一手遮天的蛮横头领。我只是个愿意为有能力的人提供足够的支持,有点喜欢多管闲事的人。”

    “是。”长户大幸神态谦恭。

    既然决定了要成为burning系的一员,话已说出口,就随机应变。

    定下了名分,周防郁雄就在这里招待长户大幸。两边人热热闹闹喝了几杯,约定好过后周防郁雄会再请客招待他——

    到那时,就是详谈如何接受burning的帮助,如何合力去走下一步。

    喝完了酒,马场俊一送长户大幸出去。路过那几个小阿飞时,长户大幸下意识缩了下肩膀,马场俊一看在眼里。

    送他出包厢,跟着长户大幸来的那名职员,早被叫来等在外面,接自家社长回去。

    长户大幸红光满面,跟马场俊一道别。

    直到离开俱乐部,坐进车子里。回到自己的空间里,长户大幸完全放松下来,忽然,胃里抽痛了一下。他把手放到自己的脖子上。

    ……

    送走长户大幸,周防郁雄心情大好。

    马场俊一恭维道:“恭喜您。”

    周防郁雄笑道,“这次,要多谢nzo的那位岩桥君。要不是他,我们说不定拿不下being。”

    要不是岩桥慎一断了长户大幸的念想,又让长户大幸深恨他、一心想报仇,他周防郁雄也不会捡到这么趁手的一个便宜,将being收入麾下。

    “nzo的岩桥桑是位了不起的人物。”马场俊一说。

    周防郁雄点头,“确实。任谁知道了这位,都要说一句厉害。”这个人做过的桩桩件件,无一不表明他心机深沉,行事稳妥,是个角色。

    先前,长户大幸斩钉截铁,拒绝burning的招揽。马场俊一觉得此事另有隐情,建议周防郁雄调查。

    一查,还真的查到点蛛丝马迹。

    burning再强,也断然没有去招惹企业财团的本领。星辰事务所就不属于burning系,且burning一向与那边井水不犯河水。

    长户大幸要是真的谈成了,burning也没有办法。

    但任谁也想不到,半路里,岩桥慎一使出这么一招,把长户大幸的算盘给搅得一团糟,逼得他不得不重新图谋。也就给了burning趁虚而入的机会。

    岩桥慎一手下的zard,经纪约签在星辰事务所,他防备长户大幸,在情理之中。这一招反击,确实反击的漂亮,连周防郁雄都要佩服他,下手够精准。

    这要是能为自己所用,一举在唱片业界杀出一片江山,绝不是妄想。

    可这个青年千算万算,算不到burning在后面等着。

    岩桥慎一把长户大幸逼出星辰事务所,看似清除了障碍。但长户大幸加入了burning,岩桥慎一就在无意之中,给自己树了一个更加棘手的敌人。

    “同行相轻。”马场俊一说了句。

    周防郁雄听了,哈哈大笑。

    马场俊一将周防郁雄这副志得意满、只等着借长户大幸这把刀,从唱片业界分一块蛋糕的样子,心里想,小室哲哉提到的那个“爱贝克斯·dd”,应该是没戏了。

    长户大幸的being加入,更不会有人对那个一心要专注做高速舞曲的松浦胜人感兴趣。马场俊一开始计划,过后跟小室哲哉见面时,劝他趁早放弃那个一副无精打采模样的家伙。

    ……

    东京夜夜笙歌。

    一家店倒了,立刻又有另一家新的店开张。不论社会上发生什么,永远都不必担心东京的夜晚失色。

    这天晚上,岩桥慎一跟星辰事务所合作的干部一起喝酒。子厂牌草创,要打点准备的事多得很,两边的沟通也一刻不停。

    谈大事时,岩桥慎一的应酬就不是单打独斗,跟着一起来的,还有唱片公司这边的工作人员。既帮忙说话,也帮忙喝酒活跃气氛。

    休闲一下、说点正事。过后,再转换下个阵地,继续重复这一套。

    厂牌成立了,接下来的计划要如何制定,这些都等着要个章程。宇德敬子出道,这算是“定礼”。关键的,是之后的新人发掘计划如何运作。

    现在,两边达成的共识,是先举办不公开的甄选会,面向大众招收新人。

    至于招到的新人是乐队、还是男女歌手,这些事先都不做假设。本身,这次的“新人发掘计划”,也并不局限于某一种类型。

    虽说如此,看星辰事务所的意思,还是希望能通过子厂牌推出乐队。眼下乐队热,又有岩桥慎一出手,不可能放弃发掘乐队,不可能放弃看上去最有前途的东西。

    和跟渡边万由美合作时,渡边万由美那种心照不宣的默契、不假思索的支持不一样。跟星辰事务所合作,岩桥慎一就不得不分出一部分精力,用到跟他们的干部扯皮上面。

    新一年,岩桥慎一开年以来就忙得团团转。整个业界都把目光投到他身上,主动找上门来的合作和制作委托多得是。

    还是有成立子厂牌这件大事挡在前面,替他拒绝了不少不想掺和的合作计划。

    即使如此,他手里除了这件大事,以及nzo本部的歌手发片计划,还是另外攒了两三件。其中一件,就是跟中森明菜的合作专辑。

    合作专辑的事谈拢了,专辑的主打歌定了《接吻》,之后,要确定专辑的整体风格,再根据确定下来的风格收歌。

    岩桥慎一在乐队圈一呼百应,《接吻》既然是original love创作,专辑其他的曲子,他的想法,也从乐队那里收歌。

    到时候,还能有个“整张专辑全部由乐队提供”的话题。

    等把歌收得差不多,就要安排着发合作通稿。专辑制作完成,发行前说不定还得安排两个人在音乐杂志对谈,聊聊专辑。

    合作厂牌也好,合作专辑也好。做别的也好……

    什么事都一样。

    没影儿的时候,要为了能够促成某件事而努力。但往往事情决定下来以后,才只是个开始而已。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