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857. 相互选择

时间:2021-06-17作者:斜线和弦

    !

    岩桥慎一和藤岛景子顺路,一起走了一段。

    先前,在smap演唱会的后台,两人打了个照面,岩桥慎一对这个杰尼斯内定的皇太女印象模糊。不过,越是心知肚明不在一条路上,就越是客气从容。

    倒是藤岛景子,出乎他意料,提到了渡边万由美的名字,“……小时候,妈妈带我去参加渡边制作家举办的聚会,美树桑和万由美桑也都在场。”

    要说从前的话,杰尼斯和渡边制作之间也有一些渊源。

    岩桥慎一随声附和,心里想起渡边万由美和他说过的,在聚会上被喜多川玛丽的行事作风给吓到的往事。

    给人以咄咄逼人感觉的喜多川玛丽,她的女儿藤岛景子,面相多少有点母亲的影子,带着点不好招惹的架势。虽说如此,却又不像喜多川玛丽,实实在在给人以压迫。

    真要说起来,更像个娇生惯养长大的大小姐。虽然,藤岛景子其实跟“大小姐”这个身份相去甚远。直到母亲转正之前,她的身份一直是私生女。

    “万由美桑人非常温柔,我也曾受到过她的照料。”藤岛景子和岩桥慎一聊他的合作伙伴,这其实是出于一种示好。

    喜多川玛丽觉得这个年轻制作人交往好了有利无害,藤岛景子也有意识的,想和他打好关系。就算现在,这位岩桥桑是舅舅喜多川扩的座上客。但有朝一日,说不定自己这边也有和他合作的机会。

    smap出道在即,喜多川扩又委托了岩桥慎一替他培养新人,从一开始就没有到过喜多川玛丽手里的决定新人出道的权力,眼下更不再有机会。

    平家派成了喜多川扩和喜多川玛丽之间斗争的牺牲品,喜多川扩玛丽接收到弟弟的不满,决定要让藤岛景子暂且远离事务所。

    一边是喜多川扩亲自过问smap的出道,定下了今年十月份正式出道的时间。另一边,是藤岛景子卸任平家派的经纪事务,和新任的经理交接完后,就彻底和平家派切割。

    依喜多川玛丽的意思,是让藤岛景子入职电视台,积攒经验,过后再回归事务所。

    藤岛景子对着岩桥慎一,只字不提关于那十二个jr的事,倒是大大方方,和岩桥慎一说起,自己将要在四月,作为电视台新人入职ntv的事。

    她客客气气,“今后,说不定有机会跟岩桥桑或是万由美桑打交道。”

    岩桥慎一回答,“那到时候,可要请朱莉桑多多关照。”

    “没那回事。”藤岛景子微笑了一下,倒像是为了那句“朱莉桑”而笑。她否认道,“我这样的新人职员,是该请你们多多关照。”

    场面上的客套话,岩桥慎一不过听着而已。

    四大民放台当中,要数ntv和杰尼斯关系最好。替杰尼斯的皇太女安插个合适的职位,不过喜多川玛丽一通电话的事。

    大事务所的二代,即使入职了电视台,也不会像普通职员们那样昼夜颠倒的忙工作。与其说是去当上班族,不如说是去历练,熟悉制作流程,交往更多的人脉。

    当然,二代有二代的长处。有些棘手的事,二代一出马,轻轻松松就拿下。

    分别时,岩桥慎一跟藤岛景子相互交换了名片。还没正式入职,藤岛景子的新名片就到了手。岩桥慎一接过来,她入职的是经营企划部。

    ……

    城岛茂的吉他水平,得到喜多川扩的认可。岩桥慎一跟他打过交道之后,也觉得这个年纪不小了的练习生,确实有两把刷子。

    就算不当杰尼斯,去面试地下乐队的吉他手,或是唱片公司的乐手,都不成问题。

    他起先以为,城岛茂只选吉他的坚定,和喜多川扩跟他透过什么风有关系。但是,来看了两次,发现不是这么回事。

    城岛茂1970年生人,比岩桥慎一也小不了几岁。高中毕业以后,没有出道、也没有念大学,还能继续当练习生,别的不说,心态绝对好得很。既然喜多川扩内定了他来当吉他手,岩桥慎一选人的时候,就得设想一支城岛茂待在里面不突兀的乐队。

    要组乐队,只有高超的技术和一股劲头儿不够。或者说,如果只有这两样的话,反而成了劣势。

    因此,岩桥慎一也不是只以一支乐队的班底来选人。而是把这十二个人给分别组成不同的乐队,甚至根据他们所选的不同乐器,在不同的乐队里安排不同的位置,用这样的方式,一方面观察他们的潜力和能力,另一方面,确认少年之间的相性。

    他并不多看城岛茂一眼,反而更加关注另外的十一个jr。

    真要说起来,从零开始组建一支乐队,这对岩桥慎一也是头一回。某种程度上,这次接下了喜多川扩的制作委托,也是在积攒他的经验。

    现在,培养着杰尼斯的练习生的同时,岩桥慎一还在考虑,接下来唱片公司那边要推出新的乐队。

    中午才刚跟渡边万由美聊过being加入burning系的事。being是制作乐队起家,长户大幸也是制作乐队的行家,过后,他那边一定会主打乐队。

    不过,业界的对手多得是,区区一个长户大幸和being,并不值得把注意力都放到他上面。真要是过分关注了being,那才是着了燃烧系的道儿。

    岩桥慎一所思所想的,是在把注意力分到solo歌手的同时,再推出新的乐队。

    ……

    渡边万由美和岩桥慎一道别以后,往老宅打电话,告诉佣人登纪江,晚上要回去和母亲一起吃晚饭。

    事务所上了正轨,唱片公司那边,说是外行不管内行,也不是全不过问。渡边万由美越来越忙,这阵子回老宅的次数不多。

    渡边家这两姐妹,跟登纪江的关系都不错。登纪江有阵子没见到渡边万由美,接到了电话,先欢欣雀跃,定菜单的时候,惦记着她的口味。

    渡边万由美一回去,先从母亲那里听来了个好消息。

    “美树怀孕了。”渡边美佐告诉她。

    渡边万由美“啊”了一声,显然在她意料之外。姐姐和姐夫结婚已经有数年,一直没有生育。突然听母亲说起,有点反应不过来。

    顿了顿,露出个笑容,“是什么时候的事?”又有点沮丧,“没有听姐姐说起。”

    渡边美佐和她解释,“连美树自己,也刚知道不久。”

    这个说法,逗笑了渡边万由美。

    偶尔有时候,渡边美佐也表现出一点母亲的顽皮。她看着笑起来的女儿,“美树打算过后打电话告诉你……不过,在那之前,我先说了。”

    渡边万由美在母亲面前,故意要逗她开心,“那过后姐姐打电话时,我就装作还不知道。”

    “当心美树责怪你。”渡边美佐说她。

    渡边万由美一想,也觉得难为情,“这么久不回来看母亲,被姐姐责怪了也是应该。”

    回来看母亲,听她说起姐姐的好消息,渡边万由美心中,也泛起喜悦,充满了对姐姐的喜爱和依恋。即将成为外祖母,渡边美佐看着万由美,也颇有往事涌上心头的感慨。母女两个,为即将降生的孩子温情脉脉。

    这份温情,使得渡边美佐不愿意过问小女儿的私事。

    ……

    在饭桌上,渡边万由美聊起周防郁雄的新动向,渡边美佐听过,说了句:“现在入场分乐队的羹,不知道是正当时,还是稍晚了些。”

    她含混其辞,渡边万由美听在心里,“要不是忌惮渡边制作和竹田印刷公司,岩桥说不定一早就已经被周防桑给吸纳了。”

    “没有渡边制作和竹田印刷公司,岩桥也不会是现在的岩桥。”渡边美佐说。

    这话听着不客气,但并非是在贬低岩桥慎一。

    渡边万由美心里知道母亲没有恶意,但还是把话顶回去,“正因为是岩桥,所以才会选择让渡边制作和竹田印刷公司站到他这一边来。”

    她说的是岩桥慎一选择了渡边制作。

    渡边美佐听在耳朵里,微笑了一下,“所以,被周防桑吃掉的,就成了being。”

    就是这么一回事。

    岩桥慎一看重的是合作共赢,长户大幸却要当个实打实的一言堂。越是权力集中、他说一不二,那么,也就越是难以发展,更难以承受强大的外力。

    可那一句“岩桥慎一选择了渡边制作”,落在渡边美佐心里,让她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盘子撤下去,登纪江把茶送上来。

    “母亲。”

    渡边万由美又提起,“中午,我和岩桥还在说,打算筹建一座录音室。”

    渡边美佐评价,“现在不是买地的好时候。”

    “这次,我和岩桥各想各的。”渡边万由美仿佛把这件事当成了什么趣事给提起来,“我的主意,是邀请能提供土地的方面来合作……”

    真要说的话,渡边制作名下,就有能提供使用的土地。

    渡边美佐一想就知道渡边万由美的主意,“那岩桥是怎么想的?”

    “岩桥,”渡边万由美笑起来,“他有到洛杉矶建录音室的打算。”

    “真够异想天开的。”渡边美佐评价。

    渡边万由美笑意更深,“岩桥自己也这么说。”

    东京的地价高到反常,眼下又正处在一个不知道会不会崩坏的微妙阶段,不能买东京的地,就把主意打到国外去。

    知道是异想天开,但还是要打这么个主意。如此一来,反而显得这个人可爱。真要说起来,异想天开的事,反而有意思。

    虽说有意思归有意思,做起来无处下手也是真的。

    渡边美佐琢磨岩桥慎一的心思,又思考渡边万由美是个什么想法。她心里回想起那一句“岩桥慎一选择了渡边制作”,忽然开口,“渡边制作也选择了岩桥。”

    “母亲。”

    渡边万由美冷不丁被旧话重提,看着渡边美佐。

    渡边美佐不紧不慢,把话说下去,“渡边制作是最早和外资的唱片公司接触的事务所,业务鼎盛的时候,我和你父亲也很注重和海外的交流……”

    只不过,渡边制作衰落之后,就专注国内,眼睛不再看向海外。

    但是,要说建一座录音室,现在想再笼络,也不是无从下手。只不过,已经熄灭的东西,仍得重新点亮。

    渡边美佐能给的,只有一张地图。即使知道宝藏在哪里,仍需用自己的双腿去找,用自己的双手去发掘。

    至于熄灭了的东西点不点得亮,宝藏又能不能入手,那就不归渡边美佐管了。只不过,就算点不亮,渡边美佐还有如何去找寻火光与可能的宝藏的经验方法。

    兜兜转转,岩桥慎一和万由美,这两个人好像又重走了一遍当初她和渡边晋为了壮大事务所,所走的每一步路。

    但渡边美佐也清楚,只是“好像”。微妙的相似之处,是最不可信的东西。

    唯有一点是真实的。那就是,岩桥慎一和渡边制作是相互选择。

    渡边万由美和母亲说起这件事时,没有想到会听到这些。

    但是,要说她只是当闲话说起,那也并非如此。多多少少,有一点在跟岩桥慎一各自交流了异想天开的计划之后,想要说给母亲听,即使得不到什么建议,也想要倾诉的想法。

    现在,听到这些,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

    破船烂钉,拆下来有没有用,都是未知数。一边是对渡边制作衰落的切实感受,另一边,还在心里替岩桥慎一想,不知道他能不能将这把烂钉利用起来。

    “退上一步,”渡边美佐若无其事,并不为这份物是人非感伤,只觉得再正常不过。她另提起个名字,“amuse的大里君,要是岩桥去找他帮忙,他未必会袖手旁观。”

    之前办音乐节的时候,大里洋吉就协助过渡边制作邀请海外歌手。

    渡边万由美忽而爽朗一笑,“现在说这些还早。”她告诉母亲,“等岩桥考察了以后再说吧。”

    “你不去吗?”渡边美佐问。

    渡边万由美摇头,“我去了的话,就会给他泼冷水。”

    “这么说来,这次你们两个没想到一块儿去?”

    渡边万由美眨眨眼睛,偷起懒来,“只是想要坐享其成,所以躲开了辛苦的事。”

    这样的说法,渡边美佐忍俊不禁。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