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859. 指明方向

时间:2021-06-17作者:斜线和弦

    !

    既然要招待风流才子,当然是要投其所好。

    涉及到了公事,必然是要尽心尽力。大本把个人的想法放一边,力求把这个年轻制作人给伺候好。

    而岩桥慎一心里想的却是,中森明菜的经纪人未免也太过热情周到。

    华纳那边的人也都清楚,今天晚上的主角是岩桥慎一,对他极力奉承。一帮年纪几乎都比岩桥慎一年长的男性,把他当座上客捧着。这阵仗,连陪酒小姐都对他格外殷勤。

    吃好喝好,一路玩到凌晨,研音来的人替岩桥慎一准备出租车。他坐进车里,研音的经理点头哈腰,“之后,就请岩桥桑多多关照了。”

    岩桥慎一向他还礼,说好“之后再约时间。”

    选曲会开完,等下次再见面,就是要预约个两边都合适的时间,到录音室去试唱。而在正式开始制作之前,还要按惯例,对外发行通稿,宣布两边的又一次合作。

    不过,一进四月,他要忙一阵,反而得中森明菜那边迁就他的时间。

    ……

    四月,新的会计年度开始。

    nzo这边,今年要大展拳脚,扩大规模,招了不少新人职员进门。虽然刚转过年,就是股市大崩盘,但放到整个狂热的社会里,这盆冷水还不足以给人的头脑降温。

    社会照样繁华热闹,大学生们也还保持着往年的就业行情。

    只有一件,往年大热门的金融证券行业,今年开年,突遭大难。直到去年十二月,社会上还到处是叫嚣日经指数能冲破五万点的声音,那时跟证券公司签了内定书,潇洒享受完关岛夏威夷、最差也有冲绳和伊豆游的大学生,转过年来,就尝到迎头一击,进退两难。

    不过,一小撮人尝到苦头,不影响还没尝到苦头的人继续甜蜜蜜。

    去年nzo招新时还不太容易,到了今年,在业界有了名气,面向大众也推出了有名的作品,再招收新人,就来得顺利了许多。应聘者当中,还有了名校生的身影。

    比较有意思的是,因为最近这一二年里,都市白领时尚剧成为一时的电视剧热门,连带着年轻人对其中主角们从事的行业——诸如出版社、唱片公司、电台等等……充满了兴趣,以及浪漫的想象,为此而产生了投身这些行业的人也增加了不少。

    除了招新,今年,还招募了一部分有工作经验的唱片业从业人士。

    zard和bolan两支乐队前后脚走红,一大红,事情就变多,团队的人手就要增加。乐队上了正轨以后,除了往团队里加人,原先带红他们的工作人员也被置换走了几个,再去负责新出道歌手团队的组建。

    而人手扩招,又有更多的制作计划,唱片公司的场地也要跟着扩大。

    公司的选址在青山,不论去电视台还是录音室都挺方便。不过,规模再继续扩大的话,就得考虑搬家的问题。

    再搬家,就不是只租下一两层了。

    当然,不论搬去哪里,又是个什么搬法,这个节骨眼,肯定是只租不买。

    宇德敬子的出道发布会要在四月中旬开,作为nzo和星辰事务所“新人发掘计划”的第一张牌被放出来。

    除了这场出道发布会之外,还一并对外宣布,将要在十月召开不对外公开的甄选会,有意者现在就可以准备报名。

    而报名表详情,会登在音乐杂志、以及面向少男少女们的时尚杂志上。

    甚至,岩桥慎一的计划,在宇德敬子发行的第一张单曲里,也附带这个新人发掘计划的招新广告。

    “如果你想像宇德敬子这样的话。”

    那么,就按上面印着的招新信息,把自己的试唱带和信息寄过来。

    新人发掘计划以甄选会的形式开始,跟星辰事务所合作选人,合作决定最后能出道的人,这样一来,也就能保持让星辰事务所那边放心的公正。

    bolan跟the blue hearts今年也都预定了要发行新专辑,bolan在四月,the blue hearts在七月。

    除了新专辑,bolan在三月有一张先行单曲,后半年还预定有两张常规单曲。而the blue hearts在今年也有两张单曲的发片计划。

    一年两到三张单曲,一张原创专辑,再配合主题巡演,大致上如此。

    zard这边,今年份的专辑主题巡演从下半年开始,三月底,乐队前往洛杉矶。大烟摩纪作为制作人助理,也跟着去了,等帮忙制作完zard的专辑,她还要转道去纽约学习。

    要出道,得压到今年的最后一两个月。

    岩桥慎一并不打算让大烟摩纪在明年年初出道。在大烟摩纪出去短期留学的期间,她的出道计划也要定好。

    今年作为主打推出的两个solo歌手,宇德敬子和大烟摩纪。

    除此之外,作为乐队起家的唱片公司,在大红了三支乐队之后,仍旧得继续推出两支新的乐队。

    不过,考虑到今年要主打zard、bolan、the blue hearts这三支当红乐队,又得让这三块招牌更上一层楼,又得保证不分散了他们的风头,今年推出的乐队,除非一炮走红,多半还是会采取厚积薄发的走势,在这一年积累,平稳过渡到明年,再完全发力。

    有这三支当红乐队在手,就能保证今年也大赚特赚。

    今年,跟星辰事务所达成了深入合作,倒让nzo这边谋求跟业内其他事务所之间的合作、替其他事务所制作新人歌手的脚步给放慢了。

    当然,放慢不代表不走了。该接受的邀请还是要接受,该谋求的合作还是要继续合作。

    ……

    一进四月,一场接一场的会要开,岩桥慎一忙得脚不点地。而在他忙着的时候,dreams e true那边,美和酱跟中村兄为了还去年马戏团巡演欠富士胶卷的债,这个月分别要在东京和大阪各开两场招待演唱会。

    以招待演唱会为开始,试行二人体制的dreams e true。

    新年之初,为了这个调整,索尼那边发了相关的通稿。

    乐队里的吉祥物宣布往后不再出现在主题巡演现场,这种新闻一发,就得有“dreams e true长颈鹿男即将退队”这样的风言风语。

    通稿发完以后没多久,二月的时候,乐队就以三人体制参加了《music station》开年的特别节目。在节目里,主持人塔摩利问他们,“乐队是不是要变为二人体制?”

    一向当吉祥物访谈时不说话的长颈鹿男,破天荒开口:“第三人不是正在这里吗?”

    话说出来,逗乐了演播室一众人。

    也包括电视机前的观众。

    对普通人来说,能在电视里看到、买的唱片也有他参与,就不会觉得乐队里少了一个人。至于平时的主题巡演,只要绝对主角美和酱在,就没有太大的影响。

    真要说的话,注重华丽舞台和梦幻感的马戏团巡演,长颈鹿男置身其中,仿佛正是舞台的一部分。但对于普通的演唱会来说,他的存在就没有那样的重要。

    不仅如此,在新的一年实行的这个新体制,还向大众传达了一件事。那就是,乐队的长颈鹿男,头套下的人自始至终都是同一位。

    宣布了长颈鹿男不参加主题巡演,反而证明了长颈鹿男的不可取代。

    ……

    四月初,新入职员工的入社式,岩桥慎一和渡边万由美都要到场。

    尤其渡边万由美,她不仅要在唱片公司这边的入社式露面,还有事务所那边的入社式等着她。

    除此之外,渡边制作那边,每年一度的新人入社式之后,还有对新人们的招待会——仍旧是渡边晋时代那种师徒名分大家庭管理模式留下来的人情味管理。

    渡边万由美分家出来了,但在渡边制作本部还挂着职,到时候也得露个面。

    岩桥慎一跟渡边万由美在一块儿,就觉得轻松了许多。就怕人比人。

    开玩笑的。

    入社式结束,两个人去社长办公室旁边的小会客室小坐。

    忙了一大阵公事,岩桥慎一也好,渡边万由美也好,都有点刻意避开严肃的话题,也好真的休闲放松这么一会儿。

    办事员把茶送过来,当着渡边万由美的面,岩桥慎一自在地舒展双腿。她看在眼里,笑了一下,忽然说起,“我姐姐今年十一月份生产。”

    “啊。”

    岩桥慎一没想到她说这个,坐正了一些。顿了顿,“那真是恭喜了。”

    渡边万由美像是不方便替姐姐收下祝贺似的,端起茶杯。

    “美树桑生产的话,我也应该准备礼物,对吧?”岩桥慎一像在说傻话,“就算别的不提,正树桑一向都非常关照这边。”

    渡边万由美觉得岩桥慎一这么说,是因为吉田美树先前对他的为难。但不是因为他记仇,不如说,是在没有得到一个完全和解的信号时,不知如何安置的礼节。

    “十一月份呢。现在考虑礼物为时过早。”渡边万由美回了句。

    岩桥慎一一笑,“说的也是。”岔开话题,“今年正月里,我还去森桑家里拜访了。”准确来说,是森进一在家里办聚会,邀请了他过去。

    昔日,他是小经纪人,森进一是大物歌手。如今,森进一绝对不会在岩桥慎一面前主动提起那段经纪人往事,而同样的,面对森进一的邀请,岩桥慎一也一定客客气气,给足面子。

    “森桑的儿子贵宽君也两岁了。”

    岩桥慎一随口说起,“有点内向的小孩子。不过,听森桑说起,家庭聚会的时候,倒是会对着麦克风大唱特唱。虽然按森桑的说法,也不知唱了些什么。”

    渡边万由美莞尔,“真严格。”才两岁而已。

    “确实严格。”岩桥慎一也笑,“森桑的说法,父母都是厉害的歌手,就算唱得比一般人好些,也只是一点生来的小聪明,不值得一提。”

    森进一摆起严父的派头来,在外人面前,也不肯说孩子一句好话。不仅如此,好像对儿子将来入行当歌手这种事,也没什么兴趣。

    渡边万由美皱眉,“昌子桑听了,会伤心的。”目光落到岩桥慎一不在状态的脸上,心里想,这些是男人想不到的事。

    四月中旬,还有朝日电视台那边,那档整蛊节目要开播。虽然具体的制作不用他们这边插手,但开播前后,作为企划者和投资方之一,该过问的地方也少不了。

    胖胖青年秋元康总揽台本制作,他掺和进来,要邀请小猫俱乐部出身的女偶像,就好说话得很。

    准确来说,是邀请工藤静香来扮女阿飞的事好说话。

    至于其他的小猫们,组合解散以后,因为业务能力不佳、把电视台上上下下得罪了一遍,不是被封杀、就是光速查无此人,不然就去当底层写真偶像,还能有机会接到这么份工作邀请的已经没几个。

    节目第一期,选的嘉宾里最大牌的就是工藤静香。

    渡边万由美想着工藤静香自小猫俱乐部时的声名在外,笑着说他,“你也够坏心眼的。”让个被盛传是女阿飞出身的偶像,真的在节目里扮小阿飞的女朋友。

    岩桥慎一也笑,搬出胖胖青年来挡枪,“按秋元桑的话来说,‘不是很有趣吗?’”

    渡边万由美略有些无奈,说他,“怪不得你跟秋元桑能合得来。”

    这话真说不好是夸奖还是挖苦。可不论哪样,岩桥慎一倒是泰然自若,收下她的话。

    zard这周要先回一趟东京,过后再返回洛杉矶。专辑制作期间,两地飞行也是常事。渡边万由美问岩桥慎一,“你什么时候去洛杉矶考察?”

    岩桥慎一和她说,“总得准备一下。没头苍蝇似的闯过去,肯定只能碰壁。”

    “我母亲。”

    渡边万由美突然说起。

    岩桥慎一看着她,似乎猜到渡边万由美要说什么。他要确认似的,问了句:“美佐桑?”

    渡边万由美“嗯”了一声。

    “母亲的意思,”渡边万由美和他说,“就算帮不到什么大忙……如若是有需要的地方,也不会袖手旁观。”

    这句“就算帮不到什么大忙”,由她嘴里说出来,叫人听着就不是滋味。岩桥慎一心里大概也有数,能从渡边制作那里得到什么程度的帮忙。尽管如此。

    他笑了笑,“对没头苍蝇来说,有个方向,就是帮大忙了。”

    渡边万由美并没有笑。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