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864. 多余好奇

时间:2021-06-17作者:斜线和弦

    !

    ,

    岩桥慎一和齐藤由贵认识,这事叫人意想不到。只能说,业界的人际关系就是如此,看着八竿子打不着的人,说不定还在什么地方见过面、是老相识。

    反过来,同一支组合的成员,说不定还两看两相厌,捏着鼻子在舞台上营业。

    岩桥慎一实在想不起自己几时在轻井泽见过齐藤由贵,可看她那么肯定,自己心里就犯迷糊,也许真的见过她却忘记了。

    他一年之间,去轻井泽那边参加应酬的次数也不少,说不定是真的跟她打过照面。

    可即使轻井泽真的见过,他跟齐藤由贵也不过两面之缘,没什么交情。

    然而,齐藤由贵在说起岩桥慎一时,表露出的亲近感,倒给人一种两人至少是一起喝过几次酒的酒友——如此的印象。

    虽然岩桥慎一心中自认,跟她绝对没那么熟。

    同样的,身为摩门教信徒的齐藤由贵,坚守戒律,不但烟酒不沾,连茶和咖啡都一概不碰。要跟她当酒友,那恐怕只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不过,“岩桥慎一是齐藤由贵的朋友”,知道了这件事,使得原本对他有点敬而远之意味的尾崎丰,态度变得更为自然亲近了起来。

    像是解除了防备心的小狗,也往岩桥慎一那边凑过去嗅嗅。

    一个八面玲珑的烟衣人,对尾崎丰来说,值得尊敬、但对和他交往这件事犯怵,觉得不是一路人。但是,这样的人是齐藤由贵的朋友。

    因为了解齐藤由贵,在她面前感到放松,就连带着对能够和她成为朋友的人产生善意。两个本来就年纪相仿的人,这下才有了同龄人的感觉。

    准确来说,是在尾崎丰眼中,终于有了岩桥慎一和他是同龄人的实感。

    这么想的人,显得颇为天真。但尾崎丰就是这么个人。齐藤由贵这股子在岩桥慎一看来摸不着头脑的善意,反而拉近了他和尾崎丰之间的距离。

    齐藤由贵不紧不慢,看尾崎丰跟岩桥慎一闲聊。她伸手去拿桌上的曲谱,“丰君,这个可以看吗?”

    一点也不介意当着外人的面。

    仿佛两个人是对受到祝福的金童玉女——如果尾崎丰不是有妻有子的话,当红的男歌手和女演员,外型又都俊美漂亮,确实挺般配。

    当然,只要不影响工作,外人不会介意、也不会在意已婚的尾崎丰身边有个不是太太的女人。

    真正会介意和在意的人,也不会出现在这里。

    齐藤由贵目光扫过跟尾崎丰聊得投机的岩桥慎一。

    先前还对岩桥慎一敬而远之的尾崎丰,放下了先入为主之后,两个人聊起天来,倒也轻松惬意。

    她与其说是对岩桥慎一有什么多余的善意,才表现出对他的亲近。倒不如说,是对这个制作人有点多余的好奇心,这才顺势,表露出点他无法拒绝的善意。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表现的像是岩桥慎一的朋友,岩桥慎一也只能接受。

    上次,在轻井泽,齐藤由贵早早就发现,岩桥慎一出现在节目外景的现场。外景结束以后,中森明菜过去找他,两个人一起离开了。

    去年,岩桥慎一制作企划,就邀请了中森明菜。

    要是这两个人之间有什么关系的话,发行《接吻》就耐人寻味。

    齐藤由贵心里觉得有意思,对这个年轻制作人兴趣盎然。被女人喜欢的男人富有魅力,有秘密的男人更有魅力。她打从心底如此认为。

    要不是见过岩桥慎一跟中森明菜结伴走开的样子,齐藤由贵连正眼看他的兴趣都没有。

    尾崎丰大方跟岩桥慎一聊起自己正在制作的专辑,“主题是‘诞生’。裕哉君出生之后,让我思考了许多过去没有思考的事,感觉也是一张让我脱胎换骨的专辑。”

    齐藤由贵在,他也很自然的聊起自己还不满一岁的儿子。同样的,低头看曲谱的齐藤由贵,也一点不介意听他聊家庭。

    听他说完了以后,岩桥慎一礼尚往来,也邀请尾崎丰去听一听zard的录音。齐藤由贵也自然而然跟着,若无其事、又理所当然的样子,堪比在录音室里织毛衣的小野洋子。

    在尾崎丰那边的录音间,齐藤由贵事不关己。反而是到了zard这边,她活泼了不少。也许是因为有乐队的女主唱在场的缘故。

    不过,齐藤由贵觉得,比起女主唱,跟随乐队的工作人员当中,那个外貌出色到能当演员的年轻女性,得更为瞩目。乐队的主唱选个美人,不足为奇。但随行的工作人员这么出众,才显得特别。

    一连见到两个美人,就不由得让人觉得,这位岩桥桑是外貌协会会员。

    齐藤由贵对zard的好奇,其实也是对岩桥慎一的好奇。

    尾崎丰在大众那里的名声怎么样无关紧要,他作为音乐人的才能,业界认可他的声音多得是。zard的这几个人,也都觉得他是个优秀的音乐人。

    先前两边互不打扰,现在,岩桥慎一邀请他过来,三个乐手都表示欢迎。而主唱蒲池幸子,最早听到尾崎丰的歌时,还是个学生,现在能有机会跟学生时代听过的歌曲的创作者坐到一起,交流音乐,让她又是紧张,又是兴奋。

    除此之外,还有那么点不可思议的感觉。在短大念书,去不动产公司当上班族的时候,怎么也想不到,有朝一日,会围坐在录音室里,跟大牌音乐人聊音乐。

    这么一想,就让她稍稍有点自卑,觉得在座之人,要数她最才疏学浅。

    但是,退堂鼓敲了没两下,聊到zard的歌词,尾崎丰夸奖蒲池幸子的歌词写得好,岩桥慎一跟他聊起蒲池幸子歌词当中所构筑的世界观。

    围绕她的歌词聊起来,蒲池幸子一下挺起腰杆,认真起来。与其说是忘记了自卑,不如说,是自觉还有许多要学习的东西,因而,自觉听自己的制作人和大牌创作歌手聊作词。

    托齐藤由贵的福,岩桥慎一和尾崎丰,两个原本只是点头之交的人,关系拉近了不少,甚至还说定,回到东京以后,再见面聊天。说音乐也可以,只是喝酒那更好。

    齐藤由贵那点说不出道不明的善意,还有那不知从何想起的轻井泽一见,对岩桥慎一来说,都不值得放在心里。

    倒是跟尾崎丰约定的回东京再见面,让他记在心里,等着过后兑现。

    天才音乐人,不论何时,都让人能产生兴趣。

    ……

    隔天,岩桥慎一结束出差,启程要回东京。zard那边,还要再继续停留两三天。

    不仅如此,公事一堆的岩桥慎一,还有闲情逸致跟乐队成员说,“东京的行程没那么紧,工作结束以后,想多停留几天自由活动,那也没问题。……但不要停留太久。”

    蒲池幸子把他这宽容的话听在耳朵里,心头一热,觉得这话是说给她听的。

    出道一年多,第一次出国来录音,外加拍摄和公费旅游,zard的成员当中,最高兴的不是别人,是蒲池幸子。

    学生时代,梦想着从事一份能够环游世界的工作,后来,又梦想成为歌手。如今,两个梦想合到了一起,并且还成了真。

    把她从一众模特里选出来,送了她地球仪,令她梦想成真的人就是岩桥慎一。

    蒲池幸子心里装满想对岩桥慎一说的话,虽然万语千言,其实除了感谢还是感谢。但直到岩桥慎一动身离开,都没有和他聊一句工作之外的话题——

    这并不仅仅是因为没有机会。

    想说的话一堆,蒲池幸子一句也没有跟岩桥慎一说,反倒一股脑儿说给了赤松晴子听。

    录音之余,成员们也都各有自由活动。

    赤松晴子是以工作人员的身份跟来,还要负责调度。成员们自由活动时,她反而忙忙碌碌。这几天岩桥慎一过来出差,赤松晴子也被他叫去帮忙。

    因为身份不同,两个女孩子虽然抬头不见低头见,但真正能一起行动的时候不多。

    平日里,跟蒲池幸子结伴出去闲逛的,是这次作为制作人助理一起跟来的大烟摩纪。她加入公司以后,一直在帮zard唱和声。不过,虽然是和声,但公司上下都知道,这是岩桥慎一亲自招进来的人,绝不可能只当和声。

    这一次,她就身份摇身一变,以制作人助理的身份跟来了。

    蒲池幸子尊敬岩桥慎一,就早早把大烟摩纪当师妹看待。大烟摩纪小她两岁,个性率直爽朗,藏不住事,这样的性格,和她相处起来颇为自在愉快。

    家里本来就有个跟大烟摩纪差不多年纪妹妹的蒲池幸子,当起照顾人的姐姐也熟手得很。

    这样的大烟摩纪,能和她愉快的相处,能一起聊些年轻女孩子的话题,但关于自己的梦想、以及帮助她实现梦想的岩桥慎一,蒲池幸子只字不能提起。

    岩桥慎一启程离开,赤松晴子重新归位。zard的录音已经结束,接下来是拍摄专辑内页的照片和v。

    录音既然结束,跟来的音乐制作人就返回东京。岩桥慎一还安排了大烟摩纪去纽约短期学习,她还要为换新地图忙碌。

    拍起照片来,虽然还是早出晚归,工作人员环绕,但零碎的空闲时间也不少。闲下来,蒲池幸子跟赤松晴子,两个人脱队,一起逛逛街。

    “听说,岩桥桑打算在洛杉矶建录音室。”蒲池幸子隐约听到制作人说起过岩桥慎一这次的来意。

    说来颇有意思的一件事,nzo是以让zard出道为契机成立的唱片公司,这件事zard的几个人最清楚不过。当初能做得出为解决合约问题成立唱片公司,现在,这几个见识过岩桥慎一魄力的人,对他突然把脚步迈到海外来,一点不觉得不可思议。

    果真是跟着见识过的多了,早就已经习以为常。

    “要是真的建成了,以后到洛杉矶来的机会更多。”赤松晴子说了句。

    如果真在这里建了录音室,今后,nzo的歌手来这边录音的机会更多。赤松晴子这个幕后烟衣人,少不了常来常往的机会。

    zard大红,赤松晴子从乐队出道起跟到现在,乐队上了正轨,公司又有新人要推出,她也不可能只围着zard转。过后,免不了要身兼数职,同时参与几组歌手的制作。

    到时候,两个女孩子共事的机会大概也会减少。

    岩桥慎一回了东京,赤松晴子回归团队。此刻同行,蒲池幸子那些装在心里,没有对岩桥慎一说的话,现在说给了赤松晴子听。

    “……不过,要对岩桥桑说‘谢谢’的事太多了。”蒲池幸子说。如此一来,反而无法在岩桥慎一面前开口,说出道谢的话。

    赤松晴子却回答,“幸子你,也该对自己说‘谢谢’。”

    “我吗?”她莞尔一笑。

    赤松晴子脚步轻盈,心情平静,“是幸子你抓住了机会,所以才能实现梦想。”蒲池幸子满心对岩桥慎一的感谢,反而让赤松晴子提醒她,最重要的是“自己”。

    蒲池幸子感受到她的好意,“话是这么说……但其实,先前只是不管不顾,把出现在眼前的东西乱抓一气。”

    她说到这儿,话头一转,“要不是遇到了晴子你的话。”

    其实,要说“谢谢”的对象当中,绝不可少的就是把她给带到了岩桥慎一面前的赤松晴子。

    在眼前五花八门、机会和陷阱并存的时候,赤松晴子的出现,让她选对了路。

    “我也想说同样的话。”

    赤松晴子偏过头,看了看低眉敛目的蒲池幸子,“因为遇到了幸子你,把你带到岩桥桑面前,我才算是有了实现自我的资格。”

    取代了她的主唱位置之后,和队友们配合默契的走到了现在,zard大红,证明蒲池幸子的加入是正确的。作为zard的工作人员,从出道前再到现在一直负责乐队的赤松晴子,也因为蒲池幸子加入、乐队重组为zard,实现了自我。

    两个女孩子,无法去谈到底是谁帮助了谁,谁又为谁带来了什么。但仿佛,是因为彼此的相遇,才同时拥有了实现梦想的机会、以及梦想成真的可能。

    这样的共识,在两个人之间流动,不仅是此时此刻,还有更早之前。也正因如此,才让蒲池幸子不对赤松晴子道谢,赤松晴子也不说“谢谢”的话。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