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866. 应对方式

时间:2021-06-17作者:斜线和弦

    !

    还没机会当节目的嘉宾,先当一当节目的观众。

    今天晚上,中森明菜还有录音的工作。下一张要发行的正规专辑已经确定了要跟岩桥慎一合作,但在专辑发行之前的这段空档,也不能一点行动也没有。

    开完了和岩桥慎一那边的选曲会,接着就再开新单曲的选曲会。

    反正,她早几年前就不再把单曲收录进专辑,无所谓单曲要跟专辑的风格契合,就算定了合作计划,也不妨碍她放开手脚来选曲。

    一边是等着岩桥慎一那边安排录音,另一边,今年六月份,再发行一张单曲。

    后半年,还要准备今年份的演唱会。除此之外,还有各种偶像的拍摄工作。

    虽说无论是发行唱片的模式,还是本身正在制作的音乐,都已经脱离了偶像的范畴。但研音那边,到底舍不得放弃偶像的工作。

    只要还保留偶像的身份,就能继续参加偶像节目,继续通过偶像的周边来分成。中森明菜人气高,忠实粉丝又多,周边销量在女偶像里数一数二,要事务所放弃这块利益不是易事。

    今天晚上,中森明菜在录音室这边制作新单曲。录音之余,还惦记着那档整蛊节目开播,趁休息时间,在录音室的茶水间里看电视。看看工藤静香要怎么去捉弄人。

    不过,在等着看工藤静香如何去捉弄人的同时,对于“儿子的女朋友是女偶像”这个题目,中森明菜还有着别样的体会。

    ……

    一个不定性的小阿飞,突然郑重其事要把女朋友介绍给父母,会被父母认为是要奉子成婚,这种想法反而是最贴近实际的。

    不过,对电视机前的观众来说,是在知道女朋友是假的、这是一场整蛊的前提下,听到了这句话。因此,被整蛊的小阿飞的父母想法越是实际,对观众来说就越是好笑。

    除此之外,同时收看了月九电视剧的观众,听到这句话时,联想到工藤静香刚出演了的月九电视剧,她在里面扮演的就是个假怀孕的女二号……

    这句“该不会是怀孕了吧?”,效果就越是好。

    电视画面里,节目继续往下进行。

    在小混混本乡的父母,趁儿子和女朋友过来之前聊天之后,镜头又回到小混混本乡和工藤静香那边。

    本乡载着工藤静香来到约定见面的餐厅附近,停好摩托车,一起进去。

    镜头再度切换,等待着的本乡的父母,最先看到走在前面的、同时外表也颇为醒目的儿子。

    跟在他身后的工藤静香微微低着头,半个身子藏在他身后。摄像机打定主意,从此刻起,就不放过本乡父母的表情。

    两个人走近之后,本乡的父亲脸上,露出稍显困扰的表情。

    电视画面当中,还贴心配上解说字幕:“父亲大人似乎有什么问题……”

    综艺节目要出效果,后期的字幕起大作用。有时,明明只是一个普通的表情,被后期给解读一下,就带上点趣味。

    在父母面前显得拘谨而又不善表达的本乡,这副模样,同他小混混的外表,形成鲜明的反差。

    不咸不淡的客套几句之后,本乡向父母介绍,“这是我的女朋友。”

    本乡的父母做好了打招呼还礼的准备。向他们两位鞠躬行礼的女孩子,开口道:“我是本乡君的女朋友工藤静香。”

    哦。

    诶?

    工藤……静香?

    工藤静香?!

    本乡的父母,从最开始的以为只是名字凑巧一样的淡定,再到做完自我介绍的工藤静香抬起头来,看清楚她的脸、还有标志的八字眉后的迟疑。

    真的是工藤静香?

    “哦……你好。”

    本乡的父母亲点头,向她问好。

    ……

    坐在电视机前的中森明菜,看到这一段,忽然觉得脸上发热,不禁用手掌心捧住脸颊。眼睛盯着节目画面,心里想到的,是自己像个冒失鬼似的闯进岩桥慎一家里的事。

    她后知后觉,那算不算是无意中整蛊了岩桥慎一的母亲?

    不过,自己跟慎一交往是事实,不能算整蛊吧?……可那么措手不及的见面,也确实是让千代桑困扰到了。

    中森明菜看着电视节目,自己倒是先纠结了一番。

    话说回来,比起儿子事先说好要带女朋友见父母,结果见到的是工藤静香,毫无防备的母亲,回到家时,站在玄关迎接的人是自称儿子女朋友的中森明菜……还是后者要更加让人惊讶和措手不及吧。

    现实果然要比虚构的节目更加刺激。

    电视里,本乡的父母在努力找话聊了几句之后,终于肯定了儿子带来的女朋友,就是工藤静香。

    餐厅里一切正常,没有摄像机出没。事先也没有接到过要配合电视台做节目的解释。工藤静香这样的大明星,也不能配合自己的小阿飞儿子回来演戏……

    那么,真的是在交往不成?

    老两口满肚子的话想说想问,但碍着工藤静香在场,又不好开口。这时,工藤静香说了句,“抱歉,我去下洗手间。”

    她欠欠身,带着手提包离席而去。

    节目旁白贴心而又坏心眼的配上一句:席间的气氛顿时发生了变化——

    本乡的母亲迫不及待,追问儿子,“真的是工藤静香?”

    “那还有假。”本乡回答。

    本乡的父母抓紧工藤静香不在场的时间,盘问儿子到底是怎么认识的工藤静香。本乡的母亲在确定了儿子的女朋友就是工藤静香后,扭头跟丈夫吐槽:

    “就说工藤静香是那个吧?”

    当丈夫的有点迟钝,反应了一下,“什么?”

    母亲又想把“女阿飞”说出口,又觉得真格的小阿飞儿子就坐在跟前,犹豫不决,对着丈夫露出个“就是这样”的表情。

    不关注娱乐新闻的丈夫继续迷惑,“是什么?”

    本乡的母亲开始对丈夫无语,摇摇头,“没什么。”

    工藤静香离席,为的就是留出让这一家人相互通气的时间。但是,又不能离开太久,一来显得奇怪,二来,独处的时间越久,就越是容易被看穿。

    她适时返回,和已经有了点底的本乡父母继续聊天吃饭。开始有点相信了工藤静香确实是儿子的女朋友,本乡的母亲开始试探着问问题。

    事先对好了台本,本乡和工藤静香一唱一和。

    过一会儿,又换本乡离席。这次,变成了本乡的父母和工藤静香单独相处。本乡的母亲试探着询问她,诸如为什么和本乡交往、有什么打算此类的问题。

    工藤静香有问有答,像模像样的。

    小猫俱乐部时代就有不良少女传言,据说相当不好惹,实际上,却为人率直,爽朗大方。一直认为她确实是不良少女出身的本乡母亲,也开始感到动摇。

    ……

    “工藤静香怎么会是女阿飞呢?”

    “静香酱只是为人不拘小节,有什么说什么。因此被人误解,留下了是不良少女的印象。”

    为工藤静香准备的台本,就是暗戳戳把“工藤静香不是女阿飞”这件事传达到观众的心里。只要坐在电视机前的观众,心中有了这样的想法,那么,台本就算过关。

    明星去整蛊普通人的时候,为了节目效果也好,为了突出明星的特质也好,时不时就需要强调明星的某个特点、或是在明星身上的某个传闻。

    但明星又跟搞笑艺人不一样,基本上来说,除非是玩咖和丑闻咖,否则都要看重大众的印象。所以,要让业界的事务所愿意把手下的明星艺人送来参加节目,就得让他们看到,参加了节目,即使不会好感度大升,但也不会下降。

    真要是弄出让参加的明星声名扫地的企划,那么,节目就算是做到了头。

    节目继续进行,渐渐开始收尾。

    小混混本乡回来,再度变成四个人坐在一起聊天的情形。相互大致有了了解,接下来的话题就更加深入。

    谎言这东西,说的越详细,就越是漏洞百出。

    随着本乡的父母真的开始相信工藤静香是儿子的女朋友,从一开始不知所措的拘谨寒暄转为试探的进攻提问之后,就成了抽丝剥茧、渐渐接近真相的情形。

    通过分别聊天,相信了工藤静香的身份的本乡父母,随着聊天深入,又开始感到动摇。

    而为了节目效果,越是接近揭穿的时刻,聊天的内容就越是荒唐,笑料百出。

    终于,到了本乡的父母隐隐约约感觉到有问题、话题也开始快要兜不住的时候,潜伏在餐厅的电视台工作人员们从四方八面冲出来,揭晓了答案。

    “是的,其实是整蛊节目……”

    “整蛊吗?”电视里,本乡的父母面对突然冲进来的工作人员,以及各路长枪短炮的设施,一时反应不过来。

    “整蛊的内容是,如果工藤静香桑是儿子的女朋友……”

    工作人员边说,还没回过神来的本乡父母跟着点头。

    解释完之后,工作人员闭上嘴,等待本乡父母的反应。

    “……”一瞬沉默。

    本乡的父亲开口,“所以,工藤桑不是……”

    “就说不可能啊。”本乡的母亲此时倒是洒脱起来。

    本乡的父亲嘟囔,“我还觉得很有可能呢。”

    “怎么可能嘛。”本乡的母亲刚才在席间还一副进入状态的样子,现在反而笃定了绝不可能。

    某种意义上,是很容易接受现实的人。所以,既能迅速接受儿子的女朋友是工藤静香,在揭晓这是整蛊后又能迅速接受现实。

    “我觉得挺逼真……”本乡的父亲回道。

    一不留神,变成了本乡的父亲和母亲为这件事相互不服气的局面。

    这场整蛊,就定格在老两口一个努力接受现实,一个还觉得这场经历难以置信,因此各说各的,如此的画面里。

    ……

    岩桥慎一出完差回东京是星期四下午。虽说如此,舟车劳顿,只想着先好好休息。一开始,就没打算看节目的第一期。不过,虽然节目没看成,隔天的星期五晚上,就先跟节目的制作组吃饭喝酒,庆祝节目常规化后的第一期顺利播出。

    节目是岩桥慎一牵头的,现在要应酬,也是他出面,再加上两个渡边万由美事务所的经理在旁边作陪。

    女社长不好在这样的场合应酬,只负责在过后签账单。

    花一般的星期五,花钱如流水一般的星期五。花的不是自己的钱的时候,花起来就格外的潇洒过瘾。

    第一期的节目播出之后,收视率平平稳稳,这个时段来说的话,不好也不坏。不是个值得开香槟庆祝的开局,但只要过后不出现收视率腰斩的情形,至少这一年之内也都能平安无事。

    朝日电视台是综艺弱台,本来就没几个能拿得出手的综艺节目。

    一方面,综艺弱台的印象在观众心中已久,不少人是会下意识觉得朝日电视台出品的综艺节目没什么可看之处。另一方面,因为是综艺弱台,所以对节目的收视率要求不是那么的紧张,不至于泰山压顶。

    首播结束,接下来,是要不断调整企划内容,保留好评的企划,拿掉反响不佳的企划的阶段。

    首播的阶段就谈成功或失败为时过早。综艺节目这东西,开播的时候,其实只是个半成品。要真正做成完成品,播出之后调整个半年六个月的,这才能说是“完成品”。

    调整的阶段,收视率起起伏伏,都在可接受的范围。同样的,调整阶段过去之后,如果收视率不佳,就也得考虑应对方式。

    渡边万由美的事务所参与了节目制作,承担了一部分的制作经费,一方面,这使得她和岩桥慎一对节目的话语权更多,另一方面,也提高了朝日电视台对节目的忍耐度。

    节目首播,参与赞助的广告商一共有三家,其中有一家是先前乐队天国的赞助方之一,这次开新节目,去找那边接洽,得到了对方的回应。另外的两家,一家和朝日电视台有长期合作关系,另一家,则是成田宽之在中间牵线搭桥介绍来的。

    进入新的一年,这个姐夫跟岩桥慎一的联络较前一年要更频繁了一些。成田宽之看好岩桥慎一,觉得关照这个小舅子,为他行方便,是件不会错的事。

    岩桥慎一也心安理得,去跟成田宽之沟通,能要点关照就要点关照。

    姐夫看人要看前程,这点无可厚非。不仅成田宽之琢磨岩桥慎一的前程,岩桥慎一也琢磨成田宽之的前程。

    这个姐夫能力极强,时运够的话,将来大有可为。

    岩桥慎一在业界影响力高了,能成为姐夫的助力。成田宽之爬得上去的话,也能成为岩桥慎一的依仗。

    眼下,姐夫和小舅子两个,相互配合,是一加一大于二的事。岩桥慎一也好,成田宽之也好,两个人谁也不傻,都不会白白浪费掉眼前的资源机会。

    星期五晚上,喝酒娱乐招待一条龙。星期六下午,又跟姐夫成田宽之去横浜打高尔夫。在横浜住一晚,隔天午后回东京。

    回了家,休整一番。到晚上七点钟,去一趟华纳的录音室。

    跟中森明菜合作的专辑,为了迁就他的行程,拖到现在也没有第一次试音。好处是要拖到九月份发行,制作时间宽裕,不必加班加点。

    傍晚,岩桥慎一准备出门。吃点东西之后,到录音室去。不过,刚走出公寓没几步,传呼机响了起来。

    他看了看号码和内容,往附近的电话亭走去。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