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869. 握手言和

时间:2021-06-17作者:斜线和弦

    !

    动员吃东西的人,反倒是吃的最少的。

    中森明菜像个挑食不好好吃饭的小姑娘,漫不经心拈了粒红豆放进嘴里。岩桥慎一平时见惯了她吃起东西来眉开眼笑的样子,忽然见着她这么矜持,还有点怪新鲜。

    不过,说是矜持倒也不算……

    这个桃浦斯达,把红豆粒放进嘴里,抿着嘴唇,小松鼠似的,用门牙一点点啃。这副不怎么讲仪态的模样,跟矜持也不沾边儿。

    可爱的话,那倒是还挺可爱的。

    她心情不错,嚼完了红豆粒,抬起眼睛,看看岩桥慎一,旧话重提:“岩桥桑,我脸上有东西吗?”

    岩桥慎一又被她给问了个措手不及,心里有些拿她没办法,干脆不接话茬,吃他的宵夜。晚饭,被菊池桃子给连捉弄带招待的吃了一顿,忙活到现在,还真有点饿了。

    真被晾了一下,中森明菜不觉得没趣,心里偷着乐,又像只小松鼠似的,啃她的红豆粒。

    中森明菜的小助理去准备宵夜,结果,整个录音室里,就中森明菜这个正主儿没怎么动,只跟红豆粒较劲。还是岩桥慎一自己没忍住,多问一句:“明菜桑不吃吗?”

    “嗯……”

    中森明菜一下下点头,“等下还要再去试音,空着肚子比较容易出状态。”

    岩桥慎一头一回跟她在录音室吃宵夜,自然头一回听到她这说法,有点稀奇,“还有这种说法吗?”

    “是中森流的独家演唱方法。”中森明菜一本正经。

    说的真够玄的。

    岩桥慎一才知道她录音时还有这样的独家秘笈。跟她相熟的录音师给她做个证人,“确实,是明菜桑特别的录音规矩。”

    虽说今天晚上也不是正式的录音,不过,要试音决定唱法,反而注重状态。

    岩桥慎一听个稀奇,倒对她又多了点了解。心里稍一琢磨,就明白为什么这个自己还要空着肚子录音的中森明菜,反倒第一个提出来先去吃点宵夜。她的小助理去跑腿准备宵夜,她自己又是录音室的主角,要是她不发话,其他人也不好说休息吃东西的话。

    他想说点什么,往中森明菜那边看一眼,正瞧见她对着桌上的宵夜鼓起一边腮帮子,一副想吃又先不能吃的模样。

    忙活一晚上,她自己更是工作量最大的那个。自己琢磨着唱完了,还要听岩桥慎一和录音师的建议,一遍遍尝试,肚子肯定早就空空的。

    那几个红豆粒,解不了肚饿,倒只能勾出馋虫。

    岩桥慎一把想说的话收起来,连同目光也一起收回来,自己吃自己的。吃饱喝足了,跟中森明菜说声,“多谢招待。”

    又跟她的小助理道谢,“辛苦了……”他语气迟疑。

    小助理欠欠身,“我姓桃井。”

    一张小圆脸,个头不高,剪着齐耳的短发,看着像个女大学生。这副长相,跟“桃井”这个姓倒是挺般配的。岩桥慎一点点头,“辛苦了,桃井桑。”

    桃井小助理觉得这么郑重其事的“桃井桑”怪有意思,对着年轻的制作人,自觉对他单方面挺熟悉的,也不拘谨,和他提建议,“叫‘桃井’就可以了,岩桥桑。请您多关照。”

    大本在旁边听着,心里想,桃井对着岩桥慎一,话似乎有点多。

    岩桥慎一接受提议,顺便就改了口。

    宵夜吃完,休息够了,再继续刚才的工作。中森明菜饿着肚子,劲头儿反而最足。商量完了,再进一次录音室,干脆不出来,就用麦克风跟岩桥慎一沟通试音。

    再唱完这一轮,指针指向十二点,中森明菜再从录音间出来,岩桥慎一扭头跟她说了声,“辛苦了。”

    中森明菜不声不响,走到他身边,拿起耳机。

    听完刚才的录音,今天的试音就到此为止。明天是星期一,真要说的话,岩桥慎一这个上班族,午夜还在加班,有够敬业。

    虽说如此,录音结束,他没打道回府,反而问中森明菜,“明菜桑接下来有安排吗?”

    中森明菜看着他,眨眨眼睛。

    岩桥慎一冲她笑笑,“要是不急着回家的话,请你吃点东西,行吗?”他提了一句,“刚才,承蒙招待了宵夜,想回请一下。”

    大本在一边听着,耳朵抖了一下,悄悄瞄了一眼岩桥慎一。

    这个岩桥制作人,倒是挺会顺杆爬的……

    岩桥慎一继续顺杆爬,有理有据,“再说了,刚才,只有明菜桑没吃东西。”

    饱饱的吃了一顿中森明菜那边招待的宵夜,还指挥饿着肚子的中森明菜唱了一晚上歌,工作结束了,回请她一顿宵夜,这很合理。

    中森明菜确实饿着肚子唱了一晚上。这会儿肚子空空的,岩桥慎一要请她吃宵夜,她瞧着岩桥慎一若无其事的表情,一边在心里念他“真会装蒜”,一边笑眯眯答应,“好啊。”

    嘴上答应着,腿上行动起来。她接过小助理准备好的茶喝两口,先去洗漱,趁这空档,小助理替她收拾东西。

    大本客客气气,跟岩桥慎一说场面话,“多谢岩桥桑的招待。”

    “哪儿的话。”岩桥慎一也客客气气,“是我这边要道谢,所以才回请明菜桑才对。”

    大本面带微笑,心里对他这个见缝插针的本领佩服得很。……怪不得,能当得成左拥右抱的风流才子呢。

    ……

    录音室和电视台,附近都少不了二十四小时营业的咖啡馆、饮食店,就为了这帮工作起来不分白天烟夜,凌晨两点钟都能上工的业界人士准备。

    中森明菜,大本和桃井小助理,再叫上录音师,一起去附近吃东西。

    录音结束了,这个桃浦斯达总算一身轻松,对着菜单大点一通。当着制作人的面,还想要酒来喝。

    不出所料,被岩桥慎一提醒,“录音期间,还是注意保护嗓子比较好。”

    中森明菜盯着这个制作人看。

    大本熟知她那副吃软不吃硬的脾气,在一边绷住精神,做好打圆场的准备——虽然在录音室里不骂“你这家伙!”了,但也不代表录音室之外的地方就能平安无事。

    岩桥慎一不紧不慢,“录音结束之后再喝也无妨。”他也不回避中森明菜那副不高兴的小表情,“到时,要是明菜桑没跟我吵翻天的话,就一起喝几杯,怎么样?”

    中森明菜让他的话给逗笑了,“什么‘吵翻天’啊。”这个家伙,先是借着制作人的身份耍威风,又趁机说这些有的没的……怎么有这么会装蒜的人?

    心里碎碎念“真会装蒜”的中森明菜,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装蒜的本领也不差。

    ……可到底,最后还是没有喝酒,老老实实捧着水杯。

    一向吃软不吃硬,越是被管束,就越是不肯服气,这样的中森明菜,竟然听岩桥慎一的话。

    桃井小助理心里早就藏着个疑影,旁观这两个人的互动,非但不觉得奇怪,联系到自己的小发现,反而觉得有意思。只有大本,看在眼里,意想不到。一边惊讶这个中森明菜竟然能被岩桥慎一的话给约束住,一边又在心里吐槽这个年轻制作人。

    就这么三言两语,既安抚了中森明菜的情绪,让她高高兴兴接受了自己的提醒,还又趁机约定了一次过后私下见面喝酒的机会。这个岩桥制作人,不止是得寸进尺的本领让人刮目相看。……同样的,跟女人相处的本领,也确实非同一般。

    “明天、应该是今天了。”中森明菜看看手表,跟岩桥慎一搭话,“星期一,岩桥桑还要去上班。”

    岩桥慎一答应着,“就属星期一忙。”

    中森明菜抿嘴一笑,“结果,这个时间还在这里吃宵夜。”

    “唱片公司那边是工作,和明菜桑一起录音也是工作。”岩桥慎一公事公办的,但说的是实话。刚才饱饱吃了顿宵夜,现在,又换成他浅尝辄止。

    准确来说,整个席间,只有中森明菜这个饿了一整晚肚子的人大快朵颐。岩桥慎一见惯了的,那副吃到好吃的东西就眉开眼笑的模样,这会儿又回到她脸上。

    但也或许,这个中森明菜这么高兴,理由不止是因为肚子饿了以后能饱餐一顿。

    岩桥慎一来时是搭地铁过来,还有一起来吃宵夜的录音师要回家。这顿饭快吃完的时候,大本跟两个人商量,起身去准备出租车。

    中森明菜吃饱喝足,跟他们道别,“多谢招待,岩桥桑。”

    岩桥慎一认认真真,“要是回答‘这是答谢明菜桑刚才的宵夜的回请’的话,可要跟你没完没了的相互道谢到天亮了。”

    中森明菜脑筋转的快,“那样的话,就作为拉着岩桥桑没完没了说到天亮的歉意,再请您一顿早饭。”

    这话她自己说出口,自己先笑起来。像个要讲笑话,结果先逗笑了自己的人。

    “道谢完了又道歉……”

    岩桥慎一也笑,“那还不如说是握手言和后的早饭。”

    他说笑归说笑,话说出口,趁机和中森明菜说,“上次合作的时候,稍稍有点意见不同的地方。希望这次的合作,能够顺利进行下去。”

    中森明菜“嗯、嗯”点头,“请多关照了,岩桥桑。”

    两个熟的不能再熟的人,现在客客气气的说着话。但有些意外的,心里并没有那种在装不熟的感觉。之所以如此,大概是因为先前也少在这样的场合相处。

    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因为相互看到了对方陌生的一面。

    想到这些,中森明菜心里热乎乎的。大本送岩桥慎一和录音师上出租车,再送她回家。明天上午,不光岩桥慎一要去上班开会,中森明菜十点钟也有工作要去做。

    这次见面试完音,星期三,她要去巴黎出差一趟。下一次再进录音室,照样还是得约时间。她心里计划着,又想快些把专辑制作完成。又想,反正九月份才能发行,慢慢来也无妨。

    可不管怎么说,今天的第一次试音,中森明菜心里挺满意。岩桥慎一退后一步,给她打辅助,由着她来主导,她施展开了手脚,唱高兴了,又被他请客吃了顿宵夜,更觉得满足。

    心满意足了,就舒舒服服的陷进座椅里,放松心弦,等着回家。

    在自己的车里,中森明菜什么都写在脸上。大本瞄着后视镜,把她的模样看在眼里,觉得她的神情显得孩子气。

    光看她现在的样子,就知道今天晚上的录音也好,之后去吃的宵夜也好,都合她的心意。

    大本自己在心里左想右想,不愿意中森明菜跟岩桥慎一那种人有什么牵扯。可这一次的试音,非但没有了之前火爆的“你这家伙!”,反倒都摆出一副要好好合作的样子。

    好好合作是挺不错,但那个岩桥制作人,为什么总变着法子约明菜酱出去吃饭?

    送中森明菜回家的路上,大本想着这些,觉得这个发展又是意料之外,又是情理之中的……别的不说,上次合作要真是两个人相互记恨,也就没有这次合作了。

    不打不相识?

    大本叹口气,决定暂且打住。就这一瞬,忽然听到后排传来的声音,“大本桑在叹什么气?”

    中森明菜语气关切,对经纪人的烦恼并不袖手旁观。

    心肠这么好……

    大本想着,笑着回答,“没什么。上了年纪,偶尔就是想叹口气放松一下。”

    “现在就说上了年纪……”中森明菜笑起来。不过,还是接受这番说辞,且跟着出谋划策,“要是喝杯啤酒的话,这声叹气就一点也不显眼了。”

    “明菜酱也想喝一杯吗?”

    中森明菜笑着摇头,“现在可喝不成。”

    这话说的,不知道是指这个时间太晚,不想再去喝酒。还是在说,录音期间不能喝酒。要是往日,大本会不假思索确定是前者,但今晚一过,就下意识想到后一个理由。

    车子停在楼下。

    中森明菜神情开朗,跟大本和小助理道别,“今天辛苦了~”

    刚才吃饭时,跟岩桥慎一和录音师都有说有笑,刚上车的时候,也精神百倍的。路上放松了弦,到这会儿,声音听着总算有了倦意。

    走进大楼之前,中森明菜下意识抬头,自己那一户的灯没有亮。虽然自己心里也知道,这个时间,灯光不可能亮起。但还是抬起头看看。

    明知徒劳也还要去做的事。她这么想着,不禁一笑。

    不过,心中并不感到寂寞。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