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873. 随心所欲

时间:2021-06-17作者:斜线和弦

    !

    ,

    ,飞越泡沫时代!

    和长户大幸合作了十多年,跟着他一起创业的织田哲郎,对being接受burning的收编这件事产生了不满。

    织田哲郎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一个作曲家,在being十年,虽然我行我素的时候不少,但对being的大事从来没有掺和过。

    原先一起共事过的副社长月光惠亮和长户大幸意见不和退出being时是如此,音乐制作人中岛正雄取代月光惠亮加入being成为长户大幸的左膀右臂时也一样。哪怕这次being接受burning收编,并入vermillion唱片,织田哲郎最开始也没有二话。

    矛盾最早出现,是因为burning常年涉足版权经营,这次和being合并,对being手中所握有的唱片版权也做不到视而不见,因此,周防郁雄提议把这笔版权出借给burning运营。长户大幸既然一朝投入burning系,既然已经当了家臣,免不了想趁机表忠心——何况,既然俯首称臣了,要想保住手中的东西,也不是易事。

    反正版权出借给burning运营,他也跟着赚钱,是笔不错的生意。长户大幸要跟着周防郁雄喝肉汤,但这一做法却招来了织田哲郎的不满。

    尽管长户大幸一再强调,只是出借版权给burning运营,创造更多的价值,但这个说法却不能取信与织田哲郎。两人为此产生争执,虽然最后还是以长户大幸胜利告终,但织田哲郎却并不是被说服,更像是在兄长的威压下,不情不愿的屈服。

    虽然到最后,织田哲郎还是跟着长户大幸转为vermillion唱片的一份子,但对于being终于有了唱片公司,能够大展拳脚这件事,却变得兴致缺缺。似乎,在这个固执的作曲家眼里,跟burning牵扯这么深,就失去了大展拳脚的机会。

    哪怕周防郁雄其实并不是那种会去干涉创作的老板,但在公司成立之初,在版权问题上被迫屈服于长户大幸,这种受制于人的感觉深植织田哲郎心中,让他不痛快。

    原先,只有being的时候,织田哲郎事事听长户大幸安排,也把长户大幸当兄长来信任。但是,对周防郁雄,织田哲郎并没有这样一份信任。

    这事说大不大,织田哲郎情不情愿,到底妨碍不到长户大幸的决策。再说,过去这一阵,版权运营起来,让织田哲郎看到这事非但没有损失还赚了一笔,他也就无话可说,到时候,那点艺术家的小脾气自然也就烟消云散。

    长户大幸了解织田哲郎,自认能把他拿捏得住。

    因而,尽管对于织田哲郎这份不满感到烦心,长户大幸却并不为这点事急躁。他心里琢磨着,这段时间,多跟织田哲郎沟通,安抚他的情绪。

    织田哲郎这个人,个性飘忽,像只在外流浪过以后又被人收留的猫。所以,要跟他打交道,就得用那种有一点距离感、但同时又能让他觉察到被关照的方式恰到好处的相处方式。

    不过,不管如何对待他,长户大幸都不会真的让织田哲郎“随心所欲”。

    织田哲郎是个天才,毋庸置疑。天才难以被世人理解,要理解他、包容他,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得来的事。长户大幸自认做到了这两点。既然如此,收取相应回报也理所当然。

    rev出道,还得指望织田哲郎的曲子。

    好处是,织田哲郎在being十年,being的曲库里,也攒了一些事先买下来的他的曲子,培养个把歌手乐队的,一时半会儿不成问题。

    至于想要让rev发行不是乐队成员写的歌,长户大幸也不觉得怎么样。前有唱过织田哲郎歌曲走红的tube,现在再有一支rev那又如何?

    现在的乐队仿佛走进了一个非要“自作自唱”的圈子里,反而限制了许多可能。长户大幸既要跟随现在当红的乐队的脚步,同时,也要把路给拓展开。

    再说了,being、不,现在是vermillion唱片,也不止织田哲郎这一个作曲家。而加入了burning系以后,再扩招新人,签约到新的作曲家,这些也都是手到擒来的事。

    b’z的松本孝弘和稻叶浩志,两人一个负责作曲,另一个负责作词,分工明确,不必担心。这张牌能打好的话,也前途无量。

    倒是rev的主唱长山洋子。出道之前,长户大幸还要派人对她紧急培训,手把手教她怎么作词,既然是乐队的核心,作词和作曲,两样总得沾一样。何况,一支乐队,歌词的风格前后统一了,这样才能建成属于自己的风格。

    远到中岛美雪和松任谷由实这两个最具有代表性的创作女歌手,近到姓岩桥的滑头小子现在力推的zard的蒲池幸子,歌词细细品味,其内核是来自于“同一个世界”的。

    除了握在手里,出道和即将出道的这几张牌之外,加入了burning系之后,资金和资源都充裕的情况下,长户大幸正要大展身手。

    曾经签在being旗下的乐手、词曲作家,都不是没有出道的机会。对外举办甄选会,通过和buring系的其他事务所联合,一起制作新人,都是机会。

    最近,还有个叫上杉升的、在being旗下的音乐培训班学习的青年,深得长户大幸的青睐。虽说这个上杉升青涩了一些,个性也不太懂变通,有点倔强叛逆。不过,既然要做摇滚乐,有个性也是好事。

    不仅如此,他作词有灵气,唱功也好,还是个相当硬派的帅哥。外貌协会终身会员的长户大幸,对这个外形出色的上杉升满意得很。

    这么个青年,能撞到being的手边来,长户大幸总归不能放过他。虽说现在还没有跟being签约,仍旧只是定期到being的培训班去上课,和being的音乐人交流,但长户大幸也有意识的和他攀谈,邀请他到being的录音室,逐步建立起信任。

    手中有好牌,未来能看到的和看不到的好牌也不少,长户大幸再度志得意满。

    ……

    在rev铺天盖地的出道发布会报道下,宇德敬子的正式出道确实显得低调。岩桥慎一看到当天的报纸之后,也有如此的感觉。

    虽说如此,反正他又没打算把宇德敬子的宣传密集期安排在这时候,无所谓什么风头不风头。

    再说了,既然要推销创作女solo歌手,那么,耐心就是必要的。三张单曲卖不出成绩就雪藏到合约结束或者直接赶回老家,那是前几年推销偶像时的路子。

    不过,rev的主唱选择了女偶像长山洋子。

    看到这条消息,让岩桥慎一多少感觉到意外。有一种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的感觉。长山洋子是签在burning本部的歌手,近几年又没什么成绩,谋求转型也正常。

    女偶像转型去当乐队主唱,也不知道这个rev会做出什么样的音乐。

    长山洋子女偶像时代,唱功是同期偶像里数得着的,当个乐队主唱不难胜任。而且,她过气已久,没什么在旁边扯后腿的粉丝,再不转型,就得回老家结婚了。除此之外,最重要的,她在偶像时代,并没有确立什么鲜明到一转型就让见过她偶像样子的人不适应的风格。

    这样一来,没有人气,风格不太鲜明,反而成了她改行去当乐队主唱的优势。

    哪像那个组了la·mu—的菊池桃子,人气还在的时候就改行,被粉丝给一通抵制。当然,也和菊池桃子偶像时代的风格鲜明,而偶像时代的风格又跟乐队时期反差太大有关。

    不过,时到今日,都已经决定放弃唱歌专心演戏了,陈年的老黄历翻着也没意思。虽然是菊池桃子自己,主动提起来了报纸上大张旗鼓报道的rev,还有长山洋子的名字。

    菊池桃子和长山洋子,两个人是同一年、同一月出道的同期生。刚出道时,也一起参加节目,虽然谈不上很熟悉,但多多少少,也曾有过接触。尽管随着各自的工作步上正轨,格差拉开,也就没什么再见面的机会,自然而然疏远了。

    “我记得,洋子酱是演奏三味线的高手。”

    菊池桃子跟岩桥慎一回忆道。她眯起眼睛,不知道是便于回忆,还是因为送入口中的食物味道不错的心满意足。

    她相当淑女的小口吞咽,接着往下说,“她最早好像是以成为演歌歌手为目标的,但因为年纪太小,被公司用‘没有十六岁的演歌歌手’给拒绝了。”

    岩桥慎一听着,附和一句,“记得石川小百合桑,也是偶像出道,过后转型了演歌歌手。”

    “没错。”菊池桃子点头,“洋子酱好像也很向往石川桑。”

    不过,长山洋子没走成石川小百合的路,倒是成了乐队的主唱。

    两个人正在六本木的义大利餐厅一起吃午饭。

    上次,被菊池桃子给捉弄一顿,吃了她亲手准备的晚饭的时候,岩桥慎一和她说好,作为答谢,过后再回请她。

    当时把话说定,岩桥慎一公事繁忙,一拖就拖出去将近一个月,早把这事给忘干净了。再想起来,还是菊池桃子给他打电话,和他说,自己参演的电视剧开始拍摄了。

    接到电话,岩桥慎一才想起还欠她一顿说定了的,又迟迟没有兑现的饭。

    菊池桃子自己也觉得,特意打电话给岩桥慎一,告诉他自己参演的电视剧开拍,这件事做得过于刻意。

    电话打出去的时候,心里演练,如何才能不经意让岩桥慎一想起之前说定的事。但真的打了这么通电话,反而觉得扭扭捏捏的样子过于可笑。

    说好要回请的人是岩桥慎一。

    她反而放开了心,主动提起那顿约好了的饭。当时,在电话里,岩桥慎一多半是已经想起了这件事,当她说到的时候,明显听到他的声音有所变化。

    被找上门来,岩桥慎一也觉得把约定好的事给拖了这么久,有点过意不去。他流露出点歉意,菊池桃子反而替他开脱,“最近常常能在电视或是报纸上看到nzo旗下的歌手们的情报……”

    “公司的各位那么忙,您一定比所有人都忙。”她善解人意。

    虽说是讨巧的话,但菊池桃子心里也的确这么想,且并不认为自己是为了在岩桥慎一那里留下好印象。

    她体贴岩桥慎一的忙碌,岩桥慎一反而故意不顺着她的话说自己的忙碌,就是不走她准备的台阶,反倒转过话题,说起那顿拖了快一个月的回请的饭。不谈自己的忙碌,这种做法当中,暗含一点礼貌的疏离感。

    “菊池桑有什么喜欢的菜式?”他问。

    菊池桃子却不肯自己选,“既然是岩桥桑回请,就交给岩桥桑好了。”在电话里,她语气轻快,“我信任岩桥桑的口味。”

    “而且,”她旧话重提,“我的话,不论是平民的口味,还是华丽的东西,都没问题。”

    菊池桃子的话说的宽松,既然如此,岩桥慎一就在电话里和她定好了回请的这顿饭的时间和地点。说定时间之后,他先给餐厅打电话预订位置。

    ……

    吃完了午饭,菊池桃子的经纪人过来接她。今天下午,菊池桃子有电视剧的拍摄。她参演的电视剧,七月四日播出第一集,离开播还有一个半月。

    正式开播之前,她要先拍好前面的五集,余下的另一半,等到电视剧开始播出之后再边播边拍。这次,她担任二番手,戏份吃重,相当忙碌。

    岩桥慎一客气问她,“拍摄的情况如何?”

    菊池桃子回答,“第一天的时候很顺利,还被导演夸奖了。”

    岩桥慎一礼貌点头,“是吗?”

    结果,她话头一转,“那时还在心里得意呢,心想没什么难的。结果,下一场拍摄,就露了怯。”

    菊池桃子露出个有点沮丧的表情,“我不是剧团出身的演员,也没有从小角色开始磨炼,本身呢,也不是那种天生的演员……所以,一边要努力,另一边也很受状态的影响。”

    她认认真真,对岩桥慎一吐露自己第一次担任二番的烦恼。

    “菊池桑演的是什么角色?”岩桥慎一随口一问。

    她告诉岩桥慎一,“是位就职于杂志社,即将结婚,并且希望婚后也继续留在心爱的编辑部工作,不回家当主妇的女性。”

    “原来如此。”他点点头。

    心想,倒是当下这个时代挺典型的情况。centerclass=”car”>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