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874. 兑现约定

时间:2021-06-17作者:斜线和弦

    !

    “因为刚好是和我自己的个性不太一样的角色,所以,想要进入状态,就要慢一点。”菊池桃子跟岩桥慎一说。

    “菊池桑是结了婚之后专心做主妇的类型吗?”岩桥慎一听话听音。

    菊池桃子点点头,“希望晚一点结婚,结婚的同时就减少工作……当然,还是单身状态的现在,说这些也只是想象而已。”

    她自己打趣自己,岩桥慎一为之一笑。

    “拍摄之前,开碰头会的时候,编剧老师说起,如今,不愿回家成为主妇的女性越来越多,而男性当中,渐渐开明起来、愿意支持妻子外出工作的也变多了……”

    “过去,外出工作的太太,大多是因为仅凭丈夫的薪水不能支撑家庭开销这样的理由。但近些年来,想要实现自我的价值,因此决定婚后也继续工作的女性正在不断增加。”

    菊池桃子说的头头是道,岩桥慎一听着这些话从一个女演员嘴里说出来,觉得有意思。她抬起眼皮,看到岩桥慎一带着笑意的脸,忽然觉得害臊,把话给打住了。

    其实岩桥慎一并没有在笑她,菊池桃子忽然住了嘴,让他一时也不知道做什么回应。顿了顿,才道:“听菊池桑说这些,你所出演的角色,就很有意义了。”

    他慢慢说下去,“想要实现自我的价值,希望婚后也能留在职场的女性在现实中增加了,于是,在影视作品当中,就有了她们的形象。演出这样角色的菊池桑,现在是这一形象的代表。”

    当然,如今这个相对宽松了的就业环境,也跟泡沫时代经济景气有关。

    菊池桃子听着这话,不禁莞尔,“突然觉得自己在做很了不起的一件事。……明明自己的个性和要出演的角色并不一样。”

    “演戏不就是这样吗?”岩桥慎一回答,“演一部戏,就成为一个不同的人。”

    他语气宽容,菊池桃子仿佛受到岩桥慎一的鼓励。想再说些什么,岩桥慎一包里的传呼机响了。

    他说声“抱歉”,起身离席,去回电话。

    ……

    出乎岩桥慎一意料,电话是尾崎丰那边打过来的。

    上个月去洛杉矶出差,跟尾崎丰遇到,当时是约定,回了东京以后,有机会见面交流。不过,跟菊池桃子这边这顿饭局一样,拖着拖着就忘到了一边。

    这阵子忙忙碌碌,不写到行程本上的事,一忙起来,就不知道塞到哪个角落里去了。

    美和酱跟中村兄这阵子,以二人体制dreams e true的名义,去履行去年跟富士胶卷那边定好的招待演出。

    每场招待演出的场子规模都不大,到场的观众,对于这个缺少了长颈鹿男的二人dreams e true倒也没有意见。不过,招待演出这东西,到场的不是关系户、就是抽奖抽中的幸运儿,未必是乐队的支持者,真正考验新体制口碑,还要等后半年的主题巡演。

    这阵子,岩桥慎一只顾着忙nzo这边的事,参加dreams e true的活动,也是直接去录音室。就算偶尔到索尼那边去个一两趟,要跟尾崎丰来个偶遇也不容易。-真要说起来,在唱片公司里,还没有在电视台同一层的摄影棚里偶遇什么人的概率高。

    当然,岩桥慎一也不是对跟尾崎丰来往没什么兴趣。正相反,一个成功的男solo,音乐人中数得着的天才,多多交流一下也不错——就算录音室里有个“小野洋子”在织毛衣。

    初次见面,尾崎丰给岩桥慎一留下个不怎么主动的印象,因而,突然接到尾崎丰打来的传呼,才让他觉得意外。

    不过,想想看,毕竟是个学生时代呼朋唤友搞破坏的人物,总不会真的是个不喜欢社交的人。非但不像岩桥慎一想象中那么高冷,并且,还有点心血来潮式的热情。

    这通电话就是这么回事。

    尾崎丰正好今天傍晚有录音,晚上九点钟结束。择日不如撞日,给岩桥慎一打传呼,邀请他晚上到录音室跟自己碰面,之后一起去喝一杯。除了他之外,还有他的朋友,名叫“冈村靖幸”。

    岩桥慎一无所谓多认识一个,确认今天晚上没有应酬,于是答应下来。挂了电话,再回去,刚才的话题被自然而然揭过去。

    ……

    “今天,谢谢岩桥桑的招待。”

    盘子撤下去以后,菊池桃子向岩桥慎一道谢。她一笑起来,娇媚的双眼皮下,眼睛亮晶晶,显得心满意足,“……想把这家店写进自己的‘理想口味’里。”

    “那是什么?”岩桥慎一听着有点玄。

    菊池桃子解释,“我喜欢料理,也喜欢品尝料理,尝过的店当中,有觉得很不错的,就会记录下来。之后,隔段时间,定期前往光顾一次。”

    “原来如此。”岩桥慎一点点头,明白这是菊池桃子变着法的称赞,不禁笑起来。

    菊池桃子的经纪人迟迟不来,岩桥慎一不便起身走人。一边喝咖啡,跟她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消磨时间。

    两人面对着面,菊池桃子目不转睛,看岩桥慎一端起杯子喝咖啡,把他看得有点摸不着头脑,“怎么了吗?”

    菊池桃子轻轻摇头,抿嘴一笑。眨了眨眼睛,才慢吞吞说,“岩桥桑知道吗?最近很流行痣算命。”

    “算命?”

    她点头,“说是看痣生长的位置,就能占卜运势。当然,是只看脸和手的痣生长的位置……就像面相和手相那样。在新桥一带,有位很厉害的占卜师,每周都在杂志上登连载。”

    岩桥慎一“哦”了一声,想了想,“刚才,该不会在找我哪里有痣吧?”

    菊池桃子露出个不好意思的微笑,“被您识破了。”一边说道,“……没有看到您的痣。”

    岩桥慎一和她开玩笑,“所以,是个让人看不透运势的人。”他说句玩笑,菊池桃子倒是当真了,点点头,一本正经的感慨,“听上去真厉害。”

    “还是算了吧。”岩桥慎一笑着摇头,捕捉到菊池桃子眼中的一丝狡黠,回过神来,不禁夸奖她,“菊池桑的演技才厉害。”

    菊池桃子抿了下嘴唇,说了句:“在岩桥桑面前,我可不演戏……”刚才那一下,不算是故意演戏。不如说是小小的捉弄。

    她抬起胳膊肘来,“这儿。”菊池桃子指给岩桥慎一看手腕内侧,“这颗痣,占卜师说,代表工作上的运气会很不错。”

    那双圆乎乎的,大姑娘似的手腕,就在岩桥慎一面前。

    岩桥慎一叫她天真的语气给逗笑了,“现在确实工作顺利,刚刚得到了水十电视剧的二番手角色。”倒也不说扫兴的话——明星艺人去算命占卜,蒙也蒙得中几句。

    菊池桃子点头,垂下眼皮,“是代表工作上会有贵人相助的痣。”她声音听着颤颤悠悠,“我觉得很灵验……”

    岩桥慎一一笑置之,不把这个话题深入下去。

    ……

    菊池桃子的经纪人过来接人,见着跟菊池桃子相谈甚欢的岩桥慎一,有点没想到,赶紧打招呼问好。

    经纪人一来,这顿回请的饭也就到此结束。

    三人一起离开餐厅,之后,菊池桃子跟着经纪人去电视剧的拍摄现场,岩桥慎一回去上班。

    菊池桃子跟岩桥慎一道别,“承蒙您的招待,我今天很高兴。”五月中旬,天空还正爽朗,午间阳光明媚。菊池桃子眯起眼睛,和岩桥慎一挥挥手。

    她客客气气,大方爽朗。

    道别了岩桥慎一,坐进车里。经纪人发动车子,把车缓缓开上主干道。她对菊池桃子说,“没想到是岩桥桑。”

    研音派给菊池桃子的,是名三十岁出头的女性经纪人。菊池桃子挺好说话,个性也好,跟经纪人相处的还算可以。

    菊池桃子给经纪人打电话,让她到这边来接人的时候,说是和朋友在这边吃饭。可没想到,她嘴里的“朋友”是岩桥慎一。

    经纪人意外,菊池桃子不当回事,“嗯”了一声,“是岩桥桑。”

    “桃子酱和岩桥桑似乎关系很不错。”

    菊池桃子摇头,“也没有‘很不错’。”

    “但是,也并不很疏远?”经纪人配合她的话,回了句。

    被模仿了语气,菊池桃子抿着嘴唇笑起来。轻轻点头,“今天见完面,就比上次见面后更熟悉。”

    这话像在兜圈子,但经纪人这份职业,一向是听话听音,点到为止。

    说完这句,菊池桃子闭口不再多说。既然如此,经纪人也就跟着打住这个话题,没有围绕岩桥慎一再多说什么。

    不过,岩桥慎一如今是业内当红的人物,经纪人当然知道他如今抢手得很。

    ……

    岩桥慎一中午还完菊池桃子这顿欠了一个月的饭,晚上又要去兑现拖了一个多月的跟尾崎丰的见面约定。

    等他到了约定见面的录音室,被前台的招待小姐带到尾崎丰在的那一间,才知道这不是在制作尾崎丰的专辑,而是在制作冈村靖幸的专辑。

    尾崎丰跟冈村靖幸是同年,但冈村靖幸略年长几个月,两个人亲如兄弟,彼此之间,随叫随到。冈村靖幸发唱片,尾崎丰就过来帮忙。

    这两个,一样的少年才子。

    有尾崎丰高中退学后就被索尼的制作人挖出来,成为“十代教祖”,还有同样是高中退学后就进了索尼当音乐人,起先是混幕后,但录音的空余间隙随便跳点想起一出是一出的舞,就被制作人相中觉得“舞姿闪闪发亮有星味”,拉出来出道当歌手的冈村靖幸。

    当然,两个人合得来,不仅仅因为都是天才,还因为各方面都合拍。包括一起去饮酒作乐、做点只有两个人哈哈大笑的恶作剧之类的事。

    少年才子这种生物,能够自由自在的前提,必定是身后跟着成队的大人负责善后就是了。

    跟在商业成绩上也取得了成功的尾崎丰相比起来,冈村靖幸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太拿得出手的唱片销量,这和两人的音乐风格不同、受众不同有着莫大关系。

    尾崎丰是非常正统的曰本流行,但身为prince狂热粉丝的冈村靖幸,深受偶像影响,所制作的是吸取烟人音乐风格的作品。

    支持者称呼冈村靖幸是“曰本的prince”,对他的音乐才能,还有在舞台上的表现都给出相当高的评价,也有一批忠实的支持者。不过,就眼下来说,属于他的商业市场还没完全打开。

    不过,只要有一批忠实的支持者,他本身包揽作词作曲编曲编舞十项全能,凭借自己的才能,将发行一张唱片的成本压得不能再低,靠包装和外部词曲作家提供歌曲的歌手,一张唱片要卖一万张才能回本,换成他的话,三千张就可以。

    再加上开演唱会场场满员,即使完全不红的时候也不会亏本。何况,现在的冈村靖幸,尽管没有“大红”,也不是无人问津的什么阿猫阿狗。

    对创作歌手来说,只要灵感还在,沉下心来慢慢制作音乐,职业生涯长得很。

    也因为商业成绩不那么出众,不必急着巩固人气,冈村靖幸在音乐制作方面也更加自由。用不着赶进度,也不必遵守一年两张单曲一张专辑这样的规律,尽管慢工出细活,打磨自己的作品就好。

    真要说起来,比起制作自己的音乐,尾崎丰对过来给冈村靖幸帮忙,和他一起慢吞吞的制作音乐,反而更觉得心情惬意自在。

    ……

    尾崎丰主动联系岩桥慎一,兑现在洛杉矶的见面约定。一方面是那点心血来潮式的热情,另一方面,也是他个性使然,说好了的事,就非得兑现不可。

    因而,当时打电话的时候劲头十足,真见着了岩桥慎一本人,就又回到那副不善跟大人打交道的样子。见了面,微微一笑,多少显得青涩,“岩桥桑。”

    见过一次面的尾崎丰,态度这么含蓄,反倒是冈村靖幸这个初次见面的人,大大咧咧,跟岩桥慎一嬉皮笑脸的打招呼,“欢迎您来,制作人桑!”

    这两个人,虽然都比岩桥慎一年长个半年几个月的,但纷纷表现出了年下的风范。

    所以说,岩桥慎一看着比他们两个年长,绝对不是他长得显老,只因这两人永远是少年。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