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876. 早知如此

时间:2021-06-19作者:斜线和弦

    !

    平日里聚会时免不了喝个尽兴的中森明菜突然转了性,小泉今日子又是扫兴,又是觉得稀奇,多少担心起来,“明菜酱身体不舒服吗?”

    中森明菜摇头,和朋友解释,“这阵子正在制作新专辑。”

    没想到是这么个理由,小泉今日子露出个“就这样?”的表情。

    “只是要进录音室而已嘛。”她觉得中森明菜小题大做。倒不是不体谅朋友,而是往日里从来没听中森明菜因为要进录音室而暂时戒酒。

    中森明菜拉长声调,“嗯……”了一声,半是同意小泉今日子的话。不过一开口,说的却是:“新专辑的制作人架子超级足,喝了酒被听出状态不对就会被骂。”

    她恶作剧的劲儿上来,睁眼说瞎话,背着岩桥慎一偷偷编排他。

    中森明菜会被制作人骂服气?

    不仅小泉今日子不相信,相熟的这几个朋友都知道她的脾气,跟制作人在录音室打起来有可能,就算当时被制作人的气焰压制住、过后也绝对不会乖乖听话……

    可现实摆在面前,今天晚上,她就真的滴酒不沾。

    药丸裕英心眼实,真的好奇起来,“是哪一位制作人,架子这么足?”

    小泉今日子半信半疑,瞄一眼中森明菜,一眼识破她在忍笑。到底是合拍的好友,这种事上也默契十足,拿出挽袖子的架势来,气势汹汹怂恿她,“这么会摆架子的制作人,明菜酱越退,就越容易让他得寸进尺,不能这么轻易就退缩!”

    “那个,kyonkyon……”药丸裕英头上冒烟线。

    小泉今日子这劲头,恐怕下一句就是怂恿中森明菜跟新制作人打起来。……制作人再凶,再不讲理,也只能合作一次再不打交道,没有跟制作人打起来的道理。

    中森明菜一笑破功,“开玩笑的啦。”

    “就说嘛。”早就识破的小泉今日子得意洋洋,“明菜酱才不是轻易就能被吓住了的那种人。”她旧话重提,“既然如此,就喝一杯……”

    资深老酒鬼小泉今日子,继续试图把中森明菜拉下水。

    结果,中森明菜继续拒绝诱惑,“还是不要了。”她跟朋友解释,“虽然会被制作人骂是假的……”

    正因为知道朋友们不会相信她会被一个制作人给吓住,她才会这么编排岩桥慎一。

    她说道:“不过,我和制作人桑商量了唱法之后,为了保持住现在的状态,决定先暂时不喝酒。”

    “不喝酒才能保持住的唱法?”小泉今日子听着云里雾里。

    毕竟是只靠可爱就能天下无敌、唱功什么的不存在的小泉今日子。虽然也是个大偶像,但是,听起录音的这些事来,还觉得玄之又玄的。

    中森明菜认认真真点头,拉长声调,“没错~就是这样。”这高高兴兴的样子,小泉今日子看在眼里,忽然问了句,“明菜酱还没回答呢,现在合作的,是哪一位制作人?”

    “这个嘛。”

    中森明菜没卖关子,“是岩桥慎一桑。”

    小泉今日子“哦”了一声,“就是那个最近很有名气的制作人。”她想了想,“听说是入行没多久就成名,被叫做‘点金手’的人,顺风顺水的很。”

    她对年轻制作人没什么敬畏之心——对年长的也不见得有。明明中森明菜刚才解释了是玩笑,小泉今日子心里却还惦记着,“这样的人,孤傲一些、架子大一些也不奇怪。”

    中森明菜打断她,“并没有……”

    小泉今日子拿出“老娘天下第一”的架势,信誓旦旦,“要真是那种很会摆架子、耍威风的家伙,就该好好捉弄他一顿,给他点下马威瞧瞧。”

    中森明菜半是无语,半是好笑。小泉今日子怎么突然有这么足的劲头,还是对着一个素未谋面过的制作人?

    “算了。”

    小泉今日子耍够了威风,放过中森明菜,“既然是为了工作,那就不勉强明菜酱了。”她刚才的劲头儿又跑到了新的地方,摩拳擦掌,“那我就替明菜酱,把她那份也一起喝掉。”

    毕竟是声名在外的“老娘抽烟喝酒泡吧醉倒在玄关但老娘是个好girl”的小泉今日子。

    她一边满不在乎的把酒往喉咙里倒,一边大发豪言,“我的话,就算是要去逃命,也要把后备箱的一半留出来,摆满伏特加和威士忌。”

    这话说出口,在座的众人都哈哈大笑。

    酒喝下肚,小泉今日子口无遮拦,“总之,要戒酒无论如何都是不可能的。如果世界上有一个戒酒的理由,只有可能是怀孕了要生小宝宝……”

    她话头一转,“不过,我打定主意,不想让和自己有关系的小孩出现在世界上。”小泉今日子沾沾自喜,“所以,尽管可以大喝特喝,一生都喝个尽兴。”

    中森明菜听着朋友的豪言,不禁笑起来。

    倒是组织了聚会的药丸裕英,听到小泉今日子的话,不知为何,神情显得微妙。

    虽然是“82组”的聚会,但同为82组的石川秀美,今天晚上并没有到场。中森明菜扭过头,问药丸裕英,“秀美酱不方便来吗?”

    一整晚,众人都等着有谁先提起石川秀美,中森明菜把话挑开,其他人就等着听下文。

    药丸裕英“哦”了一声,“是有些不方便。”

    “话说回来,”小泉今日子问他,“你们两位,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她语气直接,不客气得很。如此语气,脸皮薄点的,就该觉得不自在了。药丸裕英似是还半遮半掩,但话语其实已经很坚决,“很快就见分晓了。”

    见分晓这样的话,听着利落极了。

    中森明菜在一边旁观,觉得这个朋友此刻帅气得很。同时,也在心里,替他和石川秀美祝福。

    ……

    聚会玩得挺尽兴,跳完舞,小泉今日子又要去续下一摊继续喝,她的经纪人和助理鞍前马后,等着过后把喝得颠三倒四的小泉今日子扛回家。

    中森明菜要坚持到专辑制作完再喝酒,就不再去凑热闹。参加聚会的众人兵分两路,喝酒的继续去喝,不喝酒的,在maharaja跳完了,又准备转战朱莉安娜。

    连蹦两场迪,这才散场。

    热热闹闹了一整晚,回了家,小狗健太跑到玄关来迎接,一下下轻轻咬她的裤脚。被小狗缠着撒娇,不至于觉得家里冷清。

    中森明菜带健太去楼下转了转,小小狗的活动量有限,不多时就又上来。把小狗安顿好,自己也去冲个澡,换了衣服。

    一安静下来,精神舒展,身体放松,今晚说过的话,发生过的事,就都在脑袋里转来转去。

    转来转去,想起岩桥慎一来。

    她去给岩桥慎一打电话,看看时间,又从拨他家里的电话,改为给他打传呼。回电迟迟不过来,中森明菜打开电视。

    这个时间,电视台开始上深夜档。深夜档不像黄金档,得考虑老少咸宜的受众不能太过火奔放,因而各种放得开。

    也因为放得开,各路创意齐飞,也时有口碑制作突破时间档的限制,成为一时话题。

    中森明菜把电视看得津津有味,跟着哈哈大笑,电话响起来的时候,早就忘了给岩桥慎一打过传呼的事。

    她抓起听筒,“莫西莫西——”

    岩桥慎一在电话里和她说,自己刚到家,“今天晚上累坏了。”

    中森明菜“嗯?”了一声,语带关切,“应酬很忙吗?”

    “不如说强度有点大。”岩桥慎一告诉她,自己和尾崎丰、冈村靖幸,三个人从平价迪斯科朱莉安娜,一路蹦到豪华迪斯科maharaja,跳了一整晚。

    岩桥慎一舞技出色,这点被冈村靖幸发现了以后,这个人来疯的顽童,更舍不得就这么散场,连尾崎丰也跟着凑趣。

    某种意义上来说,一个稳重的让两个天才觉得充满“大人感”的人,忽然间展露出了在迪斯科里如鱼得水的一面,那种反差,就一并消抹了距离感。

    跳完了舞,岩桥慎一就跟他们没什么两样,成了能够当朋友相处的人。

    岩桥慎一说他先去朱莉安娜,又去maharaja,中森明菜听了,忍俊不禁。她边听边笑,把岩桥慎一给弄糊涂了,“这有什么好笑的?”

    越问,这个中森明菜越像是成心的,笑得越厉害,把岩桥慎一给笑得心里像有只猫在抓,就想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心里真觉得急躁了,他就闭上嘴不说话,等着她笑。这一招,就对中森明菜有用。论沉不住气,这个中森明菜可严重多了。

    本来是要捉弄岩桥慎一,他不给反应了,她这招就用不下去。

    “真狡猾。”中森明菜嘀咕他。

    这语气,这下,换成岩桥慎一笑她了。

    中森明菜跟他撒娇,“不许笑。”

    岩桥慎一更觉得有意思,“就许你笑,不许我笑?”

    “反正你不许笑。”中森明菜不占理,嘴上也虚,就跟他耍赖撒娇。

    岩桥慎一“嗯”了一声,“那你告诉我,刚才在笑什么?”

    “那你刚才又在笑什么呢……”

    中森明菜胡搅蛮缠的时候,接起话来倒是挺快。不过,自己把话说出来,也觉得自己不讲理到怪好笑的,想说什么,电话那头,岩桥慎一倒先一本正经,回答她。

    “觉得你可爱,所以才笑。”他说。

    中森明菜“嘁”了一声,“这么会找理由,不狡猾才怪呢。”

    再胡搅蛮缠下去,能把这没营养的对话进行到天亮。岩桥慎一一时嘴快,想夸一夸女朋友,非但没有夸到位,还误打误撞,开启了女朋友的话痨模式。

    所谓的拍那啥却拍到了那啥啥上面。

    可是,这种胡搅蛮缠当中,实则暗藏一丝微妙的,对岩桥慎一的期待。

    “其实。”

    那一份期待感淡去了,中森明菜终于和岩桥慎一揭晓答案,“今天晚上,我也到这两家店去了。”

    “是吗?”岩桥慎一感到意外。

    中森明菜“嗯”了一声,“不过呢,顺序和你刚好相反。先去了maharaja,又去了朱莉安娜。”她揭晓了答案,又开始觉得好笑。不过,这次却屏息凝神,听着电话那头,为这个巧合忍俊不禁的岩桥慎一。

    “还能这样。”岩桥慎一笑过了,感慨一句。

    “要是能遇到,说不定就一起玩了。”中森明菜又有点想跟他摆架子,“跟你说哦,我其实认识尾崎桑。”

    岩桥慎一第二次意外,“你们两位还有交情吗?”

    中森明菜一被追问就泄气,到底不是那种会吹牛的人,一五一十告诉他,“其实是在参加节目的时候见过面。之后,偶尔遇到,喝过一两次酒。”

    其实,参加节目遇到的那次,尾崎丰还向她要了十张签名照,说是替他自己和朋友们要的。不过,中森明菜总觉得,他人的支持喜爱,不是该由她到处乱说的事。

    “原来如此。”

    岩桥慎一点头,半开玩笑,“早知道,就先不去朱莉安娜了。”

    他的玩笑话听着一本正经的。

    中森明菜哼哼唧唧,“早知道……”

    “早知道。”岩桥慎一像跟她对着干,逗她玩。

    中森明菜心想,自己偷偷编排岩桥慎一,要是今晚真的在这两家店里遇到了,同行的朋友们大概会为那样的巧合反应精彩。以小泉今日子的性格,绝对会去搭讪岩桥慎一,试一试他到底架子有多大。

    这么想着,中森明菜却说,“今天晚上,我可一点酒也没有喝。”

    “怎么样?”她像要邀功请赏。

    岩桥慎一夸她,“真厉害。”

    真被夸奖了,中森明菜又开始嘴硬,“我可不是因为想要被你夸奖才一点也不喝。”她别别扭扭的,就是要跟岩桥慎一对着干。

    可话说的别扭,却也的的确确是实话。

    “我知道。”

    岩桥慎一顺着她的话说,但绝对不是哄她开心,“是因为了能把专辑做得尽善尽美。”

    中森明菜没忍住,笑了一下。

    就算只是在电话里说话,就算一整晚擦肩而过,就算真的在同一家店也未必有机会碰到,就算这个跳舞跳了一整晚累坏了的家伙只能跟她打打电话……

    但当她说什么的时候,岩桥慎一就明白。

    即使看不到脸,即使肩膀碰不到他的肩膀,即使这样或是那样……即使如此。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