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877. 欲说坏话

时间:2021-06-26作者:斜线和弦

    www..,最快更新飞越泡沫时代 !

    下下个星期五,岩桥慎一喜提周刊杂志版面一块。距离上次作为美和酱的工作人员,享受马赛克糊一脸的待遇登上北海道地方周刊杂志以后,时隔大半年,又一次在周刊杂志上亮相……

    当然,北海道那次也不算亮相,“纯属意外”。

    而这次的待遇就比上次要高得多,非但没有马赛克糊脸,他本人的大名还被明晃晃挂在了标题上,甚至还出现在了周刊发行前、报纸摊的发行预告里。

    只不过,是跟尾崎丰和冈村靖幸,三个人共享发行预告和杂志版面。

    尾崎丰和冈村靖幸,这两个是业内知名的好朋友,同时也是知名的玩家,他们两个出双入对去跳个舞,这种事平常到如吃饭喝水,除非实在没得可写,或者新专辑发行前需要小作文提升曝光度,其他时候根本没有占版面的必要。

    而岩桥慎一幕后黑衣人一个,公开露面的次数一只手都数得过来,狗仔都不会特意去记他的长相。反正幕后黑衣人,私下里想怎么玩就怎么玩,除非玩得太大闹上《周刊文春》,否则,也没人关心他今晚在哪里喝酒,明天和谁兜风。

    就算哪天他跟艺能界的明星被拍到了,只要认得另一个明星是谁,临时去求证也来得及……

    于是,在拍到他和尾崎丰、冈村靖幸这哥俩夜游的时候,狗仔就去求证了一下。

    业界当下最瞩目的岩桥制作人,跟尾崎丰和冈村靖幸,三个人跳舞跳遍东京的知名迪斯科。

    因为一起被拍到的还有岩桥慎一,让尾崎丰和冈村靖幸出来跳舞这点小事有了占点版面的价值。同样的,和岩桥慎一一起出来的是有名的两个天才歌手,也让岩桥慎一晚上去跳舞这件事有了被写上一写的价值。

    两边相互成就……虽然未必想要这种成就。

    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也确确实实都有姓名。

    不过,头一回登上杂志,是被马赛克糊一脸的工作人员。第二回登上杂志,又是和一英俊、一可爱的两个青年一起。也有够别致的。

    既然喜提的是星期五的版面,那么,拍到了他们三个的,自然也是“星期五”了。

    《friay》以高清大图出名,清晰到堪比摆拍,这次拍到岩桥慎一跟尾崎丰和冈村靖幸三个人夜游,自然也是几张又清楚、构图又漂亮的照片。

    报道的标题,还把岩桥慎一这个赋予了这条平平无奇的街拍以发表价值的制作人给放到了前面,写道:

    “岩桥制作人出乎意料的夜生活。和尾崎丰、冈村靖幸同时出现在迪斯科。”

    八卦周刊这东西,一向是真假参半,把芝麻绿豆的小事夸大三倍后再放上去。在《friay》撰稿人的描写下,岩桥慎一在迪斯科如鱼得水,相当受欢迎,“据说岩桥桑是跳舞的高手,连那位以华丽舞蹈著名的冈村靖幸也对他的舞技赞赏不已。”

    迪斯科内部又不能让狗仔进去拍,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谁也不知道。但是,尾崎丰和冈村靖幸都是玩家,岩桥慎一能跟他们哥两个玩到一块,就先给报道增添几分可信。

    ……

    星期六上午,岩桥慎一跟中森明菜那边早早预约好,过去录音。一早,大本去接她,路上,透过后视镜,暗暗打量中森明菜。

    今年的梅雨季已经开了个头,一早就是阴天。不过,中森明菜却一早就劲头挺足,看着心情不错,丝毫不受天气和早起的影响。

    那张将作为菊池桃子担任二番的水十电视剧主题曲的单曲,将在六月底发行。现在刚六月初,单曲就已经制作完毕,过后还要去拍摄单曲的封面、以及宣传用的v。

    年中的单曲制作完,眼下,手头就先忙着制作新专辑。

    岩桥慎一大忙人一个,一个月也排不出几天时间来跟中森明菜录音。急又急不来,发行时间拖得又远,干脆仗着制作时间宽裕,两边慢工出细活。

    这边,中森明菜到了录音室。那边,岩桥慎一还没来。不过,不是迟到,是中森明菜到得早。提前一步过来,为接下来的录音做准备。

    她忙着的时候,小助理又是准备水,又是给她拿靠垫,连打发时间的书报杂志也准备好。中森明菜喜欢读时尚杂志和八卦杂志,她的录音间里就常备最新一期。

    桃井小助理把要准备的准备好,大本走过去看看,打量桌上的杂志。想了想,趁中森明菜还没过来,找出《friay》,放到最上面。

    杂志封面上,本期看点的标题一览无余。岩桥慎一的名字,一眼就看得到。

    果不其然,中森明菜从洗手间回来,舒舒服服坐好,伸手去拿杂志看的时候,一眼就被《friay》的封面给吸引了。

    准确来说,是被岩桥慎一的名字。

    她想起那天晚上,和岩桥慎一打电话,他告诉自己,他跟尾崎丰和冈村靖幸从朱莉安娜跳到aharaja的事,还有两个人完美擦肩的事。

    竟然被《friay》拍到,还被登在了杂志上。

    不过,尾崎丰和冈村靖幸都是很醒目的人,被狗仔一眼认出也正常。

    中森明菜想着那天晚上既巧合又不巧的事,觉得有意思,拿起那本《friay》,不紧不慢翻看着。

    把不感兴趣的内容草草翻过,有意思的就多看两眼。岩桥慎一跟尾崎丰和冈村靖幸一起玩,不是什么大新闻,被安排到了杂志的“前菜”页数里,一本杂志没看多少,就翻到了。

    杂志内页里刊登的照片相当清晰,岩桥慎一和尾崎丰、冈村靖幸,三个人站在路边,正准备上车。照片里,冈村靖幸嬉皮笑脸的跟岩桥慎一说话,尾崎丰则在一边点烟。

    拍得还挺帅气的嘛。

    中森明菜看看照片,又读起内容。里面写岩桥慎一是跳舞的高手,在迪斯科里广受欢迎,人气不输给身为明星的尾崎丰和冈村靖幸……

    别的有没有夸张不知道,但跳舞高手可是真的。

    中森明菜津津有味,在岩桥慎一到来之前,读着有岩桥慎一出场的小作文。

    趁岩桥慎一还没来,录音师进了对面的录音间,大本状似不经意,路过沙发背后,瞄了一眼。问道:“岩桥桑吗?”

    中森明菜扭过头去,笑着扬起那本《friay》要给大本看,“是岩桥桑跟尾崎丰桑和冈村靖幸桑一起,去了迪斯科跳舞。”

    大本“哦”了一声,“岩桥桑和那两位也有交情吗?”

    他想了想,又评价道,“不过,要说那位岩桥桑,绝对是迪斯科里的高手。”

    “大本桑看过这期了吗?”

    中森明菜听经纪人这么说,下意识想到。可话说出口,又觉得刚才大本的反应,不像是已经看过了这一期的《friay》。

    果然,大本摇头,“哪有空呢。”

    “辛苦啦~大本先生。”中森明菜笑眯眯地给叫苦的经纪人打气。

    大本收下这顽皮的鼓励,继续说他的,“杂志虽然没看过,不过,我想岩桥桑应该是很擅长出入这些场合的人。”

    中森明菜“哎”了一声,听不懂大本的话。

    机会就在眼前……

    趁此机会,大本打算把那句一直憋在心里的劝告夹带着说出去——

    这时,录音室的门打开了。

    岩桥慎一迈进来,回身把门关好,跟这边打招呼,“早上好。”不是第一次来录音,也就用不着挨个问好。

    中森明菜见他进来,笑着冲他挥舞手里的杂志,“岩桥桑,你上杂志了哦!”

    “那个啊。”岩桥慎一应了一声。

    杂志发行之前,《friay》的编辑部早就通知过他的唱片公司。又不是什么大新闻,这种街拍新闻,也就随便他们发了。

    他走近过去。

    这个中森明菜笑嘻嘻的和他说,“岩桥桑,这上面写你是跳舞的高手。”她眨眨眼睛,揣着明白装大蒜,“真的吗?”

    岩桥慎一微笑了一下,“当着明菜桑的面,可不敢说自己是跳舞高手。”

    被奉承了一句,中森明菜露出个高高兴兴的表情。

    大本在旁边看着这两个人的互动,心里暗暗想到,这位岩桥桑还真是会说话。三言两语的,就把明菜酱给哄得高高兴兴。……到底是风流才子。

    而明菜酱也偏偏就吃这一套。看她这高兴劲儿,讨厌岩桥慎一已经是不可能了。

    第一次合作的时候,为她大骂“你这家伙!”头痛,不住地给岩桥慎一鞠躬,过后还要殷勤招待他赔礼,心里叫苦。现在想来,能用鞠躬解决事情,是何等的轻松和幸福。

    刚才,也就差了几分钟而已。

    本来,大本是打算借着这一期的《friay》,趁机把岩桥慎一的真面目透露给中森明菜。就这几分钟的功夫,这就功亏一篑。

    那句要说又没能成功说出口的话,到了嘴边又咽下去,堵得大本心里别扭。这位岩桥桑不是挺会迟到的吗?这么准时过来做什么?

    ……

    当然是过来录音了。

    登上《friay》的街拍新闻,这点小事,不值得占用太久的时间。中森明菜跟他开过了玩笑,放下杂志,离开小休息室,和岩桥慎一一起坐到讨论桌前。

    录音间里忙活的录音师也过来,三个人先确认上次的进度,再确认今天录音的流程。进了正轨,各种工作都有序可循,录音前的碰头会进行的挺顺利的。

    两边今天白天都全天有空,倒是晚上,岩桥慎一有个什么年轻企业家聚会要参加,而中森明菜,则要出趟国,飞一趟巴厘岛去拍摄。一出差,又是好几天。

    那一边忙着录音,这一边,大本又收起个人的想法,重新拿出经纪人的专业。看着时间,吩咐桃井小助理负责去订餐厅。吩咐完了,自己也另外找个地方去打电话,替中森明菜接工作,也替中森明菜和电视台、广播局等各方各面联络。

    中森明菜要遵守她饿着肚子唱歌的秘诀,和她吃过一次宵夜,知道了这件事,快到中午的时候,岩桥慎一倒是先跟她确认起了午休时间。

    “一口气唱一天,也不出状态。”他说的挺有道理,“过了中午,下午三点半再继续。”

    中森明菜“嗯~”了一声,反应的不大痛快。倒不是不高兴的“不痛快”,而是拿不定主意的“不痛快”。

    她跟岩桥慎一说,“那午休这段时间,我就得想办法打发一下。”

    “既然是‘午休’,休息不就好了。”岩桥慎一话赶话。

    中森明菜哧哧笑,开始她的歪理,“我的话,休息用的时间,有三十分钟就可以了。”

    “精力还真充沛。”岩桥慎一回了句。

    中森明菜露出个被夸奖了的表情。虽说岩桥慎一的话并不是在夸奖她。

    下午三点半才进行下一轮录音,既然如此,中午饭,也就不必过分拘束自己。她和岩桥慎一还有录音师,再加上大本,连桃井小助理也一起,热热闹闹吃午饭。

    饭桌上热热闹闹,中森明菜倒是开心得很。她出身大家庭,小时候,一到饭点,一家人把饭桌围得密不透风,人多了吃得也多,是商店街有名的买米大户。肚子填得差不多,她适可而止。慢慢喝着茶的时候,忽然提起来。

    “现在在吃的要是晚饭的话,就邀请岩桥桑,之后去迪斯科玩了。”

    “什么?”岩桥慎一被她突然飞过来的一球打中。

    中森明菜眨眨眼睛,“想看看岩桥桑舞蹈高手的舞技。”

    岩桥慎一为这话而笑。同席的大本,为这句话在心里叹气。桃井小助理听在耳朵里,又是想着岩桥桑原来是舞蹈高手,又有点想看岩桥桑跳舞。还有些想看这两个人一起跳舞。

    胡思乱想一顿,也在心里觉得,现在吃的要是晚饭,那就好了。

    “那就下次。”岩桥慎一的声音,打断了小助理的胡思乱想。她抬起眼睛。

    岩桥慎一提议,“下次录音的时候,把时间定在晚上。”他说道,“早点开始,早点结束。之后,大家一起去跳舞。”

    录音师听了直笑,“我的舞技可不怎么样。……到迪斯科去,只想看着台上的老师,跟着她们随便跳一跳。”

    岩桥慎一随口把话一接,“迪斯科嘛,就是随便跳跳才有意思。”

    三言两语的,又约定了要一起跳迪斯科。

    小助理心想事成,等着过后去凑热闹。大本在一边听着,又是佩服岩桥慎一,又是一阵头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