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883. 假想敌人

时间:2021-06-26作者:斜线和弦

    www..,最快更新飞越泡沫时代 !

    今时今日,要办个大型音乐节。不论是仅限女性的阵容,还是不限性别的阵容,都不是难题。不论是赞助商,还是可邀请的阵容,这些都不在话下。

    举办这一次的音乐节,目的是在于给当下的乐队热潮再添一把火,推到更高的高度。既然如此,制定计划的时候,就不能只把目光放到演出的阵仗上面。

    “阵容和规模当然重要。”

    渡边万由美转过了话题,岩桥慎一就顺着她,也聊关于音乐节的事。他说道,“但是,只有现场的规模、以及舞台的阵容还是不够。”

    岩桥慎一这次的计划,除了在湾岸广场大办特办,还要在东京之外设下分会场,以曰本境内的主要城市为目标,对这次的音乐节进行现场直播,制作一次前所未有的“全国音乐节”。

    这种做法,先前闻所未闻,谁也不知道真的做了,会是个什么效果。保守行动、沿用一贯传统的办法,自然是最安全保险的,但不合岩桥慎一想把乐队热潮推到“社会现象”的野心。

    “前所未有”的东西,还不等做,就会自带热度和话题度。阵仗越大了,吸引到的注意力也就越多。同样的,在全社会其实都知道现在乐队正流行的时候,距离“社会现象”,就只差一个能轰动全国的标志性事件。

    岩桥慎一想出这一招,绝不是心血来潮或是头脑发热。

    而领略了太多来自岩桥慎一的“不着调”的点子的渡边万由美,对他想出什么主意来,都不意外。

    不仅如此,音乐节都还没办,岩桥慎一就已经有计划,音乐节结束之后,将电视播放版权卖给nhk的收费频道。甚至,在得知大里洋吉要在香江设子公司、还打算推荐beyon参加音乐节演出之后,还想跟大里洋吉计划,把音乐节转播到香江去。

    但不论是把版权授权给谁使用,在有了计划的同时,首先要做的,是再成立负责制作和发行录像的子公司。不止是为了之后的音乐节,也是唱片公司壮大后必走的一步。

    先前,nzo旗下歌手的巡演录像带,是委托给其他公司代为制作,如今公司既然有了规模,这部分的制作和发行,自然要收回来。

    眼下最现实的,也是收回录像带的制作和发行。除此之外,看重动画业潜力的岩桥慎一,还想涉足动画制作。

    曰本动画制作公司制作的多是儿童向作品,要想更多的借它的便利,nzo这边也得使使劲儿。岩桥慎一还有打算,让nzo和曰本动画制作公司合伙,成立一个新的动画制作工作室,跟它们本部主要的业务区分开来,更深入的参与到动画行业里去。

    ……

    盘子撤下去,岩桥慎一端起咖啡,喝了一口,想起件事来,“到九月份,要跟jvc更新发行委托的合约。”

    渡边万由美“嗯”了一声,“和jvc的合作倒是一切顺利。”

    nzo这种小公司,没有自己的物流,做不到在全国范围内进行唱片铺货,所以,就要借用大公司的发行网,再由大公司抽取佣金。

    jvc当初肯替nzo这种刚成立的小公司铺货和推广,还是看了渡边制作的面子,渡边美佐帮忙牵的线。哪想到,碍于情面收下的这座麻雀五脏庙,竟然让他们也跟着大赚特赚。

    岩桥慎一也承认,跟jvc方面配合的挺默契,两边也没有在发行问题上闹过不愉快。虽说如此,亲兄弟明算账,该掰扯的还是要掰扯。

    他说了句,“现在,nzo的发行委托,可是业界的一块肥肉。”

    只是如今手头的那三支当红乐队,只要能拿到替nzo铺货和推广的委托,就是一笔大大的抽成。这会儿,其他的发行公司,也有主动来跟nzo这边接触的。

    “人往高处走,就算和jvc结束委托,也不能选比jvc差的。”渡边万由美如此表态,“铺货是一方面,还有宣传推广呢。”

    实力差一点的发行公司,抽取的佣金压得也低。但是,宣传推广方面的路子跟不上。既然如此,与其再去跟新公司磨合,不如继续跟合作愉快的jvc继续。

    “是这么回事。”岩桥慎一知道宣传有多重要,肯定不能贪小便宜,“不过,现在的nzo和刚成立的时候不一样,有在抽成的问题上谈条件的底气了。”就算对方是jvc。

    两个人合计了一顿,总算给这顿饭最后收了个尾。

    ……

    六月份,唱片业界从月头热闹到月尾。

    到六月底,中森明菜搭配接下来ntv的水十电视剧的主题曲单曲发行。毕竟是桃浦斯达,就算卖气下滑了,连续的单曲周冠军也在去年被乐队给断了,也照样是歌手当中数得着的,在事务所里,也照样是顶级待遇。

    单曲发行之前,各种大阵仗的宣传纷纷启动,研音也尽心尽力,去联络电视台。

    菊池桃子担任二番的水十电视剧,七月四日开播。中森明菜单曲发行的时间,正好比电视剧播出早了十天。到单曲发行的时候,电视剧已经拍摄完了前三集。按照计划,要在电视剧开播之前,完成前五集的拍摄。

    都是一个事务所的人,还一个演电视剧二番,一个负责电视剧主题曲演唱。中森明菜的单曲上架之后,菊池桃子的经纪人还带了中森明菜的新单曲到片场,以菊池桃子的名义,送给参加拍摄的主要演员和工作人员。

    既然属于同一家事务所,这样的举手之劳,当然不能不做。尽管菊池桃子自从移籍到研音,这么久以来,除了事务所组织的活动上见到中森明菜,其他时候还没见到过她。

    艺人就是这样,各忙各的,各自有各自的团队负责,除非属于同一个派系,或者是有同一个大经纪人带着,要不然,想有点私交也难。

    何况,菊池桃子属于演员部门,中森明菜是歌手部门的一号人物,分的清清楚楚。

    不仅如此,菊池桃子从老东家和平退出的条件是不再唱歌,中森明菜则不想参加电视剧演出。

    当菊池桃子想到这件事的时候,心里多少觉得,既微妙又神奇。她偶尔会想,如果中森明菜积极参加电视剧演出,自己移籍研音的时候会不会遇阻?

    送完了中森明菜的新单曲,今天的拍摄也顺利结束。拍到第四集,最开始有点全看当天的状态如何、决定入戏的速度的菊池桃子,演出也愈发的从容不迫起来。今天的拍摄结束以后,导演还夸奖她的表现力增加了许多。

    被夸奖了,菊池桃子心里也美滋滋的,跟导演道谢。她一鞠躬,跟着她的经纪人也陪着鞠躬,替她感谢片场工作人员的关照。

    这天的拍摄结束,菊池桃子坐进车里,往下一个地点移动的时候,她跟经纪人随口说起来,“要是明菜桑一开始就想出演电视剧的话,不知道我会不会成为研音的女演员。”

    她这话说得像一时孩子气的玩笑,但听着又别别扭扭的。

    经纪人跟她关系不错,跟着回应,“那当然了。”

    菊池桃子流露出点倔强,揪着这个话题不放,“那可就要同时捧两个女演员了。”她性格又好,长相也软和和的,说这些话,像在跟经纪人撒娇似的。

    经纪人笑起来,“事务所要壮大演员业务的时候,哪里会嫌有人气的女演员多。”何况研音还财大气粗、又有十足的发展演员业务的决心。

    菊池桃子抿嘴一笑,“要说有人气,还是明菜桑更有人气。”她实话实说。

    “再说了,桃子酱和明菜桑,是不同的类型。就算同时推销你们两位,也不会走同样的路线。”经纪人说。

    菊池桃子仿佛把中森明菜当成了演员路上的假想敌。

    这点微妙的想法,经纪人隐隐约约觉察到了一点,猜想或许是今天帮忙送中森明菜的单曲,让菊池桃子心里产生了压力。既然是经纪人,自然也有安慰她的义务。

    “是吗?”菊池桃子仿佛替中森明菜想象起了她适合演什么角色。偶像出身的她,不可能忽略中森明菜在舞台上的光芒,她自己也曾真心实意,如观众一般的欣赏中森明菜的演出。

    这会儿,想起中森明菜的表现力,心里自觉不如。

    经纪人笑起来,说道:“今天,导演还夸奖了桃子酱呢。从容不迫的,很有女演员的风度了。”

    菊池桃子有点不好意思,微微低头,谦虚道,“离真正的女演员,还差得远呢。”

    “看得到进步,就有动力,不是吗?”经纪人如此说道。

    菊池桃子抿了下嘴唇,也露出笑容,“有道理。”她附和这一句,顿了顿,“上次,和岩桥桑见面的时候,还被他鼓励了一番。他说,演戏是很有意义的一件事。”

    “之后,又和岩桥桑见过面吗?”经纪人问她。

    菊池桃子先是摇摇头,想起经纪人正在开车,又回答:“没有。”

    经纪人莞尔一笑,调侃她,“如果半年才能见一次面的话,不等‘下次见面时更熟悉’,就已经先全都忘记了。”

    菊池桃子自己是说过,“今天见完面,就比上次见面后更熟悉”。经纪人把她的话记了个七零八落,与其说拿菊池桃子的话打趣她,不如说自己自创了这么一句话。

    不过,说的却是实话。

    菊池桃子听经纪人这么一番话,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对了。”

    经纪人想起件事来,跟菊池桃子一提,“这位岩桥桑,在跟明菜桑合作新专辑。”

    菊池桃子“啊”了一声,抬起头。

    经纪人开她的车,不知道菊池桃子的反应,自己说她的,“正式的合作通稿,似乎打算这张单曲的宣传期过去之后再发,但已经开始制作了。”

    “现在还是保密阶段呢。”经纪人笑笑,“不过,同在一家事务所,偶尔和之前的同僚聊天,多多少少还是听到一点。”

    一个合作企划,那么多工作人员参与。就算保密,也有风声漏出来。不过,有合约的保密条款约束,工作人员也犯不着为这点小事,冒着吃官司的风险去跟八卦杂志泄露。

    经纪人随口一提,“何况,我现在负责的桃子酱你,还是岩桥桑介绍过来的。”

    “也算是一点点关联,不是吗?”经纪人说句俏皮话。

    菊池桃子反应了一下,才笑了笑,回了句,“也是。”与其说是被经纪人的俏皮话逗笑了,不如说是想着应该做出什么回应,这才动用了女演员的演技。

    “说起来,”经纪人当成笑谈,旧话重提,“去年,明菜桑和岩桥桑合作单曲的时候,据说在录音室里大吵特吵,明菜桑气到跟岩桥桑大打出手。”

    菊池桃子听得一愣一愣的,“大打出手?……明菜桑跟岩桥桑?”

    “我想也该是夸张的话。”经纪人自己也不信,“也许是在制作的时候有过矛盾,但如果到了大打出手的地步,哪还会有现在这一次的合作?”

    “传言嘛,就是越传越离谱。”菊池桃子回了一句,自己也笑了。

    岩桥桑那么沉得住气的人,真的会跟明菜桑在录音室里吵架?那明菜桑该是有多不讲道理……

    菊池桃子心里冒出这么个想法,更想笑了。

    今天在经纪人面前,流露出的这份将中森明菜看成了演员路上假想敌的情绪,与其说是她闹别扭,不如说是一时的自艾自怜。

    中森明菜发行新单曲的这一周,菊池桃子之前的唱片公司,发行了她的精选集。

    把手头拿着的原盘录音凑成一张精选集,用的也是偶像时代拍的旧照片。这种精选集,一本万利,面向的也多是曾经她偶像时代的忠实粉丝。

    彻底和唱歌这件事断绝缘分,全心扑在演员的路上。这是自己的选择不假,但是,多多少少为这件事心生感慨,也是在所难免的事。

    尤其,一边是她帮中森明菜宣传单曲,一边是她对自己的唱片闭口不提。

    “话说回来。”

    经纪人忽然说道,“桃子酱要是想和岩桥桑‘下次见面就更熟悉’,就该多见面才对。”

    她突然说了句像助劲儿的话,把菊池桃子听得一愣。

    经纪人主动说这些,可以吗?
小说推荐